笔趣阁 > 魔尊追妻路漫漫 > 第8章 姑娘,没事吧

第8章 姑娘,没事吧

    “你要代替影二去黑泽渊?影七,你可想清楚了?”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主动请命的女人,墨宸君的脸色说不出的阴冷。

    她明知黑泽渊凶险,却执意顶替影二前去,呵,他倒是不知道,她对影二的看重竟已到了这种不要命的地步!

    胸口剧烈起伏,墨宸君自己也不明白,为何自己会这般不满。

    “请尊主允了影七的请求。”

    二哥待她如亲妹,她无论如何不能眼看着二哥入那险境而置之不理。

    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黑泽渊,她曾去过一次,什么时候?她记不清了,依稀记得那时候,她还是清虚派的弟子。奉了师父玉虚道人之命,下山执行任务,结果归途中被不知名的力量推入了黑泽渊,几经生死,终是逃出生天。

    直到现在,她还记得黑泽渊内,那死寂之气的恐怖。

    “……”

    墨宸君一言不发,只盯着她瞧了半晌。

    大殿内的温度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低,分不清是被墨宸君的气息所影响还是夜风所致。

    “好,既是你自愿请命,本尊便如你所愿!”

    当影二得知消息的时候,曲卿鸾已经离开了。

    望着空荡荡的屋子,满眼的落寞愧疚。

    那本应是他的任务,却是让阿七替自己承了去。

    他年岁比阿七大,该是他护着她的。

    “首领大人。”

    魔侍见到影二恭敬行礼。

    “魔侍大人来此作甚?”

    每次魔侍来此,都预示着阿七即将受苦,是以影二见到他并无甚好脸色。

    “这个,是七姑娘临走之际托我收捡的,这物件保存时间有限,我实在不知应当如何处置,遂来七姑娘房间看看,有无什么物什可以封存。”魔侍手中,静静躺着两个破碎的糖人。

    影二认得,那是他在灯会上特意买给她的。

    “怎的碎了?”紧绷的脸在看到糖人的时候有些松动。

    魔侍没有答话,只是由着他把东西拿过去。

    “东西放我这儿吧。”影二道。

    “那就麻烦首领大人了。”魔侍俯首行礼,转身离开。

    阿七……

    影二摸着糖人破碎的边角,默念着她的名字,担心着她的安危。

    黑泽渊

    死寂之气比当年更甚。

    曲卿鸾离之尚有百余里,便已能够感觉到那来自深渊的力量。

    好强的邪祟气息。

    站在入口处,强大狂躁的怨灵之气迎面而来。

    循着气息往里走,还没走两步,两道黑影掠过,对她发起猛烈攻势!

    不过是寻常的邪祟,曲卿鸾三两下便给制服了。

    方才的交手让她更加清晰地感知到邪祟的异常,这些邪祟与上次比起来狂躁了许多。

    怎会如此?

    不远处,震天的轰隆响声引起了她的注意。

    邪祟之气似乎都集中在声源处。

    来之前她曾经向陆殒请教过,知晓自己要找的圣物乃是邪祟最喜之物。

    是以邪祟集中的地方,便应是那圣物所在之地。

    于是她朝着声源处逼近。

    越是靠近声源处,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便越明显。

    这气息,至纯至净,夹杂在凶戾的怨气中显得格格不入。

    难不成,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别的人在这里?

    抱着这样的想法,曲卿鸾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

    前方的大树轰然倒塌,好在曲卿鸾身形矫健躲避及时,否则定是被砸个尸骨无存!

    好重的戾气!

    她选了棵最粗壮的树,落在顶上。

    眼上的黑布随着狂风剧烈飘扬。

    就在脚底,邪祟之气凶猛骇然,只要一掉下去,便会立刻被瓜分得魂销骨散!

    “姑娘,莫站高处,会成为这东西的标靶。”

    温润如玉的声音方才落下,曲卿鸾便觉脚下一震,随后大树便坍塌而下,那邪祟顺着树干直冲上来,咆哮着要将曲卿鸾撕碎。

    眼看着那漆黑的利爪便要贯穿曲卿鸾,悠扬的玉笛声骤然响起,邪祟似乎受到了无形力量的钳制,攻向曲卿鸾的力量瞬间削弱了许多。趁着这个空档,曲卿鸾翻身一跃,落在邪祟头顶,玉笛化形成为利刃,狠狠刺向邪祟头皮。

    利刃和头皮接触的一瞬间,电光火石!

    “啧,真硬。”

    皮肉上只被划出了一道痕迹,一点没能刺入其中。

    曲卿鸾轻啧一声,趁着邪祟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脚一蹬,便要从其头顶撤离。

    然而邪祟的速度超乎了她的预料,几乎同时,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意图将她一掌拍死。

    慌忙间,曲卿鸾避开了要害,但手臂还是被擦掉了一块皮。

    这邪祟比寻常的怨气要浓重数十倍!

    而且行动速度也非比寻常!

    若是被它击中要害,自己就算不死也得去半条命!

    曲卿鸾一面躲闪着邪祟的攻击,一面脑内飞快转动寻找对策。

    窈窕身影穿梭在树林之间,利用树形巧妙隐藏自己的身形。

    玉笛声接连不断,音调时高时低。

    方慕白守在一处静静观察着眼前的情势。

    他注意到一个细节,每当玉笛音调高起,那邪祟的动作便会停滞片刻。

    看来,这女子的笛声有禁锢之力。

    背后,仙剑怜光蠢蠢欲动,剑光闪烁,似要冲出剑鞘。

    “怜光,莫急。”

    方慕白轻轻按住剑柄,目光集中在曲卿鸾身上。

    “那女子究竟是何人?竟能将万千邪灵集结而成的邪祟钳制得如此紧迫。”

    轰隆一声巨响,又一棵参天大树倒下,尘土飞扬。

    随着禁锢之力一层层钳制加剧,邪祟的速度已然不复刚才。

    霎那间,曲卿鸾感应到一道至纯剑气,是方才夹杂在怨气中的力量!

    一道灵光闪过,她脚下一转,面向邪祟,背朝着方慕白的方向落去。

    邪祟咆哮着跟着她往下冲,张开恐怖的深渊巨口,眼看着便要将她吞噬!

    只听笛音骤然高升贯耳,强大的咒力如绳索一般将邪祟死死禁锢!

    随后,耳畔劲风扫过,剑气如虹贯日,直入邪祟张开的大口,将其撕裂摧毁!

    结束了。

    邪祟怨气消散,曲卿鸾咬紧牙关静等着承受落地的疼痛。

    然而想象中的疼痛没有来临,取而代之的是温热而陌生的怀抱。

    “姑娘,没事吧?”

    温柔的询问声自头顶传来,身体被人打横抱着,缓缓落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