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社恐老祖不知道自己有个恋爱系统 > 第 23 章 信誓旦旦

第 23 章 信誓旦旦

    小弟子愣在原地,只能磨磨蹭蹭地将自己手中的妖骨递了过来。

    看着近在眼前的妖骨,摩罗心里不仅没有开心,反而有些许的暴躁。

    他得到的獓狠之蛋因为在冰渊中冰冻了太久,所需要的精血要大大多于当年鬼离孵化敖乌的数量,只怕他不把这八万妖骨偷完,精血根本就攒不够……

    亦或者,他可以去找找堕神神格的位置,搞他一滴精血。堕神修炼的是万道之道的众生道,只要是这世间众生,堕神的精血就都是万金油。

    只是这个念头只是在他脑子里一过,就立刻打消了。

    当年之战他和堕神损伤都极大,堕神这些年一直在休眠,估计休养得应该比他要好,即便他能找到堕神神格,只怕一时半会儿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小弟子看着面前的首座大师兄脸色一直在变幻,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敢问,只能闷闷等待着。

    就在这时,小弟子听见一声如金玉碰撞的嗓音在他旁边响起,侧头一看,来人容光灼灼,眉目妍美,正是掌门弟子苏履青。

    小弟子连忙行礼。

    成瑜也被迫低头,向苏履青问安。

    “成瑜怎么了,面色如此惨白?”苏履青对这个四代弟子中的第一人还是有些印象的。

    “无妨。前些日子受了些小伤。”成瑜口气如常的回答。

    修真者受伤也是常事,苏履青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她询问二人,“听说林剑心回来了,你们见到了吗?”

    小弟子连忙道:“剑峰主和老祖宗一起回来的,我刚看见他去食堂方向了,苏师伯我给您带路。”

    苏履青一双斩魄双刀提在身侧,昭示着她去找林剑心绝非是普普通通聊天。

    小弟子立刻联想到灵台上的传言,据说本次陪同老祖宗去魔窟的本来是苏履青,林剑心为了躲避宗主的惩罚才横插一脚,截胡了当时正在闭关的苏履青,苏履青大怒,这些日子没少找剑峰的茬。

    如今罪魁祸首回来了,只怕得大打出手了。

    小弟子平常遇见这种事,定然有多远跑多远,但是今天偏偏转了性,主动在前边带路,百般热情周到。

    等两人都走远了,成瑜身上附身的摩罗才反应过来。

    ——等等,似乎刚刚要到手的妖骨跑了!

    ··

    白霜撇了一眼头顶。

    林剑心的剑气裹挟着苏履青的刀光在半空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偶尔力量外泄到某座山峰上,整个山头就如同被陨石砸过一般寸草不生。

    白霜抬手朝两人身上扔了个结界,将外泄的力量包裹在结界中,她也不打算劝架,只当没看见,继续引着姜蒿向玉竹峰走去。

    “因为离踏雪殿比较近,所以周围会比较安静,如果姜道友喜欢热闹,我就让他们重新给你安排一处住处。”

    “已是极好,无需再给他们添麻烦。”姜蒿已经很满意了。

    玉竹峰竹林清幽,溪水潺潺饶峰而过,莺啼虫鸣惬意悠然,这些都让他很是舒心。

    “对了,有件事想请教道友。”

    姜蒿看她面露忧色,示意她直接说。

    “毛球自从魔窟回来,便一直精神不好,整日里昏睡,不知道友可知这是为何?”

    姜蒿看着她,好一会儿才没忍住垂目一笑。

    “你不知道你伤了摩罗,是吗?”他问道。

    白霜面露苦色,“道友莫要玩笑,我为了抓住他准备了许多年,还是被迫放走了他,心中苦闷当真难言,但总归都是可以接受的结果,道友又何必安慰我?”

    即便是在鬼离面前,她也只是表现如常,无人知道她因为那一刻的选择失去了她多少年来等待的机会……

    就像摩罗气急败坏骂的那样:正常人谁会天天在怀里揣着个两千斤重的定魂钟?可她却日日夜夜不忘随身带着。

    可惜她准备再多,终究心有挂碍,比不得摩罗无心无情,只能任由他逃脱。

    “你确实是伤了他,我从不说谎。”

    白霜一怔。

    姜蒿这才仔细解释:“当时你前去平息魔窟暴走的灵气,毛球却并没跟你前去,它去跟踪了趁机逃跑的摩罗。”

    白霜摇头:“当时太乱,我居然没注意到,它被摩罗伤到了吗?”

    “不,它吃了摩罗两根手指。”

    白霜这才想起,似乎毛球后来回来,的确是一直趴在她肩膀上撑得打嗝。

    姜蒿接着说:“摩罗是只天鬼,他不像其他恶鬼一样由人死后的魂魄变化而来,他天生天养,生来便是恶鬼,因此身上鬼气极为精纯,难以克化,字灵它只是……撑得晕过去了。”

    弄明白了毛球的病因,白霜满脸尴尬地离开了玉竹峰,她的识海中,心魔正在捶地爆笑:“哈哈哈哈哈那只毛脸阎王居然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撑晕过去了哈哈哈哈!”

    白霜提醒她:“你小心点,一会儿被它听见又欺负你。”

    心魔谨慎地四处张望了一下,看了眼自己身上已经渐渐消退的储备粮三个大字,酸楚地说:“这日子没法过了,还有你这死鬼,人家被这么欺负,你都护不住人家,当初我被托付给你——”

    眼见心魔又开始胡搅蛮缠,白霜连忙闭上了嘴,只当听不见她念叨。

    白霜突然觉得有一种被偷窥的感觉,回头一看,却空无一人。

    白霜皱了下眉头,盯了虚空片刻,这才慢慢离去,看着白霜离去的身影,玉竹峰的竹林中,果然渐渐浮现了三个人影,这三人身上没有丝毫的灵力波动,如同一件死物,他们静静立在那里,仿佛随时可以融入万物之中。

    其中一位年长的老者看起来稳重谨慎,他抬手随意一挥,整个玉竹峰立刻笼罩在一片结界中,这结界极为隐秘安全,即便是大乘期的修士,想要进入其中也困难重重。

    年轻的两个修士就显得活泼些了,其中一个虎牙青年戳了一下身边的人:“那女人是谁啊?怎么感觉尊者对她态度很不一样?”

    他身边的冰块脸女子抱剑不语。

    虎牙青年早就习惯同伴这个德行,“尊者这次总算大发慈悲给我们找了个好住处,再也不想常年露宿在荒郊野外了!”

    虎牙青年一边说,一边挽起袖子,他是个勤快的性格,一抬手就有连续七八个灵术施展开来,一边清扫着小径间的落叶,一边从储物袋里翻出灵茶给众人泡茶。

    冰块脸女子则自顾自往竹枝上一站,轻盈得仿佛是一只蜻蜓,虎牙青年喊她帮忙收拾住处,她也只当没听见。

    老者随意看他二人打闹,眼中流露出一丝极浅的温柔,他端着泡好的灵茶,向竹林间的小亭走去。

    “尊者,已经安排妥当。”

    姜蒿点了点头,他周身渐渐起了变化,原本凝实的身影逐渐成了半透明状,他身形逐渐拉长,头发缓慢生长,他随手充当发簪的那一支藤蔓不堪重负地滑落至脚边。无广告网am~w~w.

    他的五官也在逐渐变化,原本属于姜蒿的温文的五官变得精致令人屏息,如同群玉山头,惊鸿一瞥的瑶台仙人,只是他的眼睛还是那般平寂,是一种窒息的平静,似是无人能撼动分毫。

    正是因为这种近乎不近人情的平静,让他的容貌不再有姜蒿的温文气质,而带着一种孤高的漠然,如隔云端。

    他向老者示意:“辛苦了。”

    “这是我的荣幸。”老者忍不住,还是开口问道,“听说您在魔窟遇到了摩罗,却从始至终未曾出手,他的獓狠战体还未成型,尊者何不先下手为强?”

    姜蒿目光落在老者身上。

    他明明一句话都没有说,却让老者觉得自己刚刚定然是问了个极蠢的问题,“尊者恕罪。”

    姜蒿却还是给了解释:“非我不能也。”

    老者闻言一震,面露苦涩。

    姜蒿剩下的半句话没有说出来,但是他已然明白。到尊者这种程度,能够被阻挡只有两个原因,一是规则,二是天道。

    天道不在他们这边。

    “所以不是摩罗灭世,而是天道欲灭世吗?”老者胸口愤懑难平。

    姜蒿不语,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老者索性不再进行这个话题,他心中苦涩,对于尊者来说,他只要尽到了自己的义务,即便真的灭世,他也顶多只是惋惜吧,只怕心中甚至不会因此掀起半分波澜……

    老者转移话题,谈论起白霜:“是个好苗子,临走前甚至隐约觉察到了我们藏身之处,已隐隐领悟规则之力,他日成就定然在我之上。”

    姜蒿似乎笑了笑,极浅,很快散去。

    “尊者有意对她传承众生道,是吗?”老者询问。

    “正是。”姜蒿似乎疑惑他为何这般发问。

    老者道:“这女子个人作风不是很妥当,是否要属下出言提醒?她有个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却又有黑龙敖乌天天嚷嚷着要入赘,属下担心她乱花迷眼……”

    姜蒿却不介意,“她半生艰难,活着已是不易,如今肆意一些,我见了也高兴,这些无妨。”

    老者见他如此,知道不必再劝说,躬身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