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社恐老祖不知道自己有个恋爱系统 > 第 22 章 摩罗败退

第 22 章 摩罗败退

    眼见摩罗已经被摔打得无力反抗,受黑龙的肉身限制,他很多自己的手段都无法使用,只能冒险从黑龙的肉身里脱离。

    白霜发现他的这个意图,当即从储物袋中掏出了定魂钟,这是一件灵器级别的法宝,对付鬼修有奇效。

    摩罗见此,又骂了一声:“你大爷啊!你怎么准备这么齐全?你是早知道会遇到我?还是原本就天天都带着这个玩意呢?这玩意一两千斤你整天揣怀里?!”

    白霜点头:“正是。”

    摩罗定眼一看上面的卐字金光,心态更是崩溃:“上面居然还有佛修加持?”

    “正是。”白霜继续说。这件法宝她每隔十年就去星辰寺加持一次,从未间断,即便是当年和快穿女主交易期间,也委托她不要忘了此事,从定魂钟的保养情况来看,快穿女主也算尽职。

    摩罗一肚子气:“你一大乘期老祖,出趟门要不要这么谨小慎微!你接下来是不是还要撒一把符箓?”

    白霜当即一拍储物袋,一堆黄表纸飞窜而出,七上八下地浮在周围:“正是。”

    摩罗:“……”

    眼见摩罗已经被逼入绝境,林剑心已经开始提前欢呼了,却见此时,远处一道红光冲天,紧接着,整个魔窟像是地龙翻身一般震动起来,周边灵气暴走。

    这股莫名的灵气暴走对修真界的修士影响不大,但是凡是眼角带红的魔窟修士,都觉得头疼欲裂,浑身上下每条血管都滚烫得仿佛要炸开了一样。

    鬼离皱眉:“糟了。”

    没空再去管白霜那边的战斗,他凌空而起,将浑身上下所有力量凝聚在双手上,接着他狠狠捶在地上,周遭灵气渐渐平静,刚刚还疼得恨不得满地打滚的魔窟修士总算缓过劲来,但是有些修为低的,已经晕厥在地上不知死活。

    然而受影响的范围还很大,鬼离看着远处的红光,气的咬牙切齿。

    红衣鬼修说:“是那四个鬼王,他们联手了,八成是投靠了摩罗。”

    “除了他们还能有谁!”鬼离眼角欲裂,一滴血泪流淌下来,“这帮混账,我魔窟上万修士的命,将要绝于他们之手,我他日必寝其皮,啖其骨!”

    景琛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疑惑,他选择询问身边的姜蒿,毕竟这个男人看起来似乎什么事都知道的样子:“这是怎么了?”

    姜蒿果然知道:“魔窟的‘气’失控了。”

    景琛表示自己不是很懂。

    姜蒿解释得更细致一些:“魔窟中有一种气,这种气相当于一种□□,魔窟自产的灵石能够克制一大部分毒性,但是还是会有一小部分毒性累积在他们身体里,具体表现就是他们眼睛和眼角上的红色。刚刚有人引发了魔窟的灵力暴走,造成了这种‘气’失控,魔窟修士们身上的毒性被引爆,除了一些高阶修士,其他修士都会受影响。”

    景琛恍然大悟:“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你们做不了什么。”姜蒿的视线空落落,看似微笑,却又格外冷漠,“如今只能看白霜的选择。”

    ··

    就在鬼离和红衣鬼修打算分头行动,能救几个是几个的时候,却见一道青影从眼前闪过,迅速朝那道红光处飞去。

    紧接着,一道硕大的白光凌空落下,像是冲出乌云的一轮巨日,光芒万丈霎时照亮了整个魔窟!

    巨日之光迅速压制了那道残破的红影,紧接着四散开来,所到之处暴动的灵气霎时平息宁静,只余下细碎的白光,像是一群曳尾的萤火虫。

    鬼离辨认出刚刚冲过去的青色人影是白霜,他回头看向刚刚的战场,敖乌摔倒在地,正迷迷糊糊地摇着脑袋,摩罗已然不知所踪……

    鬼离知道,白霜刚刚距离生擒摩罗只有一步之遥,可她竟然如此干脆地放弃了……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白霜回返,她脸色有些苍白虚弱,过了会儿,毛球也从不知道哪里飘了回来,继续在她的肩膀上趴好,重重打了个嗝。

    周围的魔窟修士已经明白刚刚有多生死一线,纷纷鞠躬向她道谢,道谢的人越多,白霜脸色白得越厉害,脚步都有些不稳。

    魔窟修士越发感动,以为她是为了救他们才导致如此,惹得周围的魔窟修士越发热情,还有许多修士从老远从远处架云而来,只为说声谢谢。

    鬼离扶额,这帮人对他这个魔窟之主恐怕都没这么热情过……

    他看白霜脚步虚浮,自然明白是因为她看见人多就头晕的怪毛病,主动替她解围,挥袖斥退了众人。

    人群退却,白霜总算能喘过气,鬼离迎向白霜,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大家都是太感激你,所以格外热情了些,甚至我都没想到你会这么选择,我以为你会选择继续纠缠摩罗……是我小人之心了。这次太辛苦你了,你这会儿怎么样?要不要去鬼宫歇歇脚?”

    白霜被他的热情吓到:“……你正常点,你还是像以前那样,骂我一句‘没出息,居然能被活人吓成这熊样’,我还习惯一些。”

    “以前那都是误会,误会。”鬼离继续笑,不知怎么的,这会儿他怎么看怎么觉得白霜顺眼。有实力、有地位、人还年轻,打着灯笼也找不到更好的了!

    白霜遥遥头,她看了眼摩罗刚刚逃离的方向,自然知道已经彻底失去了这次机会,越发无精打采起来,她询问:“敖乌没事吧?”

    “没事没事。”鬼离瞥了一眼不远处鼻青脸肿、一脸茫然的敖乌,宛如一位冷血继父,“他皮厚,耐揍的。”

    “……那时候不早,我们一行人就此告辞。”白霜打算离开。

    鬼离点头:“没问题,我这边还有些内务要处理。改日一定登门道谢。”

    “客气了。”

    “没有客气,你不知道此次灵气暴动若是没你的控场,会造成多大的损失。敖乌——”鬼离随手一抓,将刚恢复人形的少年黑龙从远处抓了过来。

    敖乌迷茫地看了父亲一眼,揉了揉发痒的鼻子,结果将鼻血揉了个满脸开花:“父亲,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是不是被谁揍了一顿啊?”

    “没有,是你自己撞在地上撞晕过去了。”

    “真的?”

    “真的。”

    鬼离平日里信誉极好,敖乌也二话不说就信了:“父亲叫我做什么?”

    “白霜老祖要离开魔窟了。”

    敖乌脸上流露出失望,他也想随白霜一道离开,可是知道鬼离一定不会允许,只能闷闷打算告别。

    熟料鬼离接着说:“你也随她一道走吧,父亲这些日子应该顾不上你,你要跟着白霜老祖好生学习本领,不要一身天赋,却不会使用,只能被当作沙包打。”

    敖乌欢呼一声,却又觉得不对劲:“我什么时候被当作沙包打,刚刚吗?父亲不是说我自己撞的吗?”

    鬼离不理他,定眼看向白霜,“麻烦你了,请一定照顾好他,就把他当作长宁宗的自家弟子,他的吃穿用度我随后遣人送去。”

    白霜有些茫然,隐约记得自己是来送敖乌回魔窟的,怎么又要将人带回去?只是她脑子晕晕乎乎,刚刚从人群中逃出来的迷茫感还没散去,糊里糊涂被鬼离忽悠着点头答应。

    等她再回过神来,一行人已经在魔窟之外了,吞了妖丹的魔窟圆脸修士也跟了来,面对白霜眼神,瑟瑟说道:“我主说,我是敖乌少主的陪嫁……”

    白霜脑仁有点疼。

    ··

    长宁宗内,白霜从魔窟返回的消息半个时辰就通过灵台传到了各个角落,宗门上上下下欢喜地像是过年一般。

    “也不知道老祖宗这次给我们带了什么好玩的!”

    “说不定是好吃的呢。这些日子,剑峰因为隐瞒老祖宗的食方,整个山头都被罚,所有剑峰弟子们放下长剑拿菜刀,负责给整个宗门做饭,你别说,还真挺好吃的!”

    “大概拿剑和拿菜刀都是相通的吧,听说有个剑峰弟子还领悟出了一套剁土豆泥剑法。”

    “听起来毫无威慑力的样子……”

    “快,主峰发妖骨了!元婴以下一人一根,是老祖宗从魔窟带出来的一只獓狠后裔的妖骨,合体期修为,音修们磨成粉来擦琴弦,剑修们拿来拭剑,体修们拿来磨牙的不二之选啊!”

    “嗷嗷嗷我爱老祖宗!”

    “爱老祖宗的人一路排到众仙之巅了,请不要插队。”

    “为什么体修就只能用来磨牙,涉嫌辱体了!”

    主峰上。

    刚出关的四代首座弟子成瑜拿着一根妖骨,他模样与平常无异,只是眼眸中多了一丝近乎于褐色的暗红,若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无广告网am~w~w.

    他看着手中妖骨,看样子恨不得将它捏碎成粉末。

    “全发了?”他从牙缝里憋出来一句话。

    “是……”小弟子们瑟缩地回答,“一切都是老祖宗的意思。”

    成瑜当然知道肯定是白霜的意思,否则谁敢处理她的战利品?

    成瑜看向主峰前殿。

    两个领到妖骨的练气层小修士正在费力地拖着妖骨回去,骨粉在石阶上磨了一地,也懒得回头看一眼,那大方的样子让成瑜牙齿咬的更紧了。

    “对了,老祖宗交代了,你们谁去给犬先生送一根?”有弟子远远吆喝。

    “我去吧,犬先生在哪呢?”

    “大门口看门呢。”另一个弟子回答。

    “……狗也有?”成瑜听了远处弟子们的对话,眼睛红得更厉害了,“那为什么我不能有?是我还不如狗吗?”

    此时此刻,成瑜身上附身的摩罗当真恨不得掐死白霜。

    他来长宁宗,自然是因为还没放弃獓狠战体的炼制计划,本想寻个恰当时机将妖骨偷走,如今还叫他怎么偷?从八万个弟子手中偷八万次?

    小弟子看他凶狠的样子,瑟瑟道:“师兄别生气,因为您修为已经到了元婴期,所以内务部门就没有将您算进来,要不您把我的拿走?”小弟子打算装模作样客气一下。

    熟料换了个芯子的成瑜完全不知道客气这两个字怎么写,径直伸手:“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