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社恐老祖不知道自己有个恋爱系统 > 第 16 章 白霜无耻

第 16 章 白霜无耻

    龙骨剑剑光闪过之处,是个圆脸的魔窟修士,他很快发现了这次偷袭,当即后退两步,侧身一躲,预计完全可以跟那道剑光擦身而过。

    然而此刻他的对手不仅有白霜,还有发狂的元神,在他身后,那一缕凝结着大妖生前无边战意的元神正在用双爪抓地,坚实的地面像是不结实抹布一样,碎成寸段。

    若是搁在往常,两者都是小场面,圆脸魔窟修士自忖应付这些绰绰有余。

    但是此时此刻,他正在退后侧身躲白霜的剑光,冷不防被元神在背后来了这么一下釜底抽薪,脚下立即一松,整个人无法掌握平衡,直接向前栽倒,正撞在白霜冷寒的剑光上,仿佛故意送上门碰瓷的一样。

    下一个瞬间,他整个人就被剑光击飞,撞在了后边的石柱上,后背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他咬牙站起来,想看看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搞偷袭,他们魔窟修士可不是好惹的!他还有四五个兄弟都在这里呢!

    结果,待圆脸修士定眼一看,才发现刚刚倒下的不仅是他,他的三个兄弟们也一个个都在地上打滚哀嚎,只剩下老大还坚持站着。

    圆脸魔窟修士愣在原地,他们兄弟几个,最次也是元婴期修为啊,搁在小一点的门派都足够被称一声老祖了,为什么会被人如此毫无尊严地按在地上锤?!

    是的,战败他能接受,但是他无法接受如此没有尊严的战斗方式。凭什么?就是抓四只猪,这一丁点时间也不可能抓完啊!

    ··

    石林中心处,战斗正酣,魔窟修士们的老大这会儿应付面前的青衣女子还能勉强不落下风。但是那青衣女子却滑不溜手,而且还总把那凶恶的元神往自己这边引。

    此举让老大有些束手束脚,最重要的是,青衣女子仿佛知道元神会如何出招一样,一出手就像是在和元神打配合。

    每当这元神施展捶地神技,青衣女子就空中压制,让老大躲无可躲。

    每当元神击他脑袋,青衣女子就攻他下盘,他进退维谷,不得不选择脑袋和下盘到底舍弃哪边。

    若是再这么打下去,他迟早要落入刚刚四个小弟的后尘。他瞥见圆脸修士傻傻站在那里,立刻吼道:“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把这元神给引走!”

    “是是……”圆脸修士唯唯诺诺地答应,一刀劈向了元神,元神犹豫片刻,转变目标朝他攻去。

    老大这边压力骤减,刚要上前擒拿那青衣女修,熟料她却将手中剑往地下一插,地面剑气激荡,不远处正在试图把元神引走的圆脸修士脚下再次一松,哀嚎一声:“不是吧,你又来!”

    接下来的场景像是刚刚的翻版,只不过这次是圆脸修士把自己的胸膛送到了元神的爪子上。

    紧接着,失重感再次传来,圆脸修士再次被击飞到刚刚的石柱上,旧伤未好又添新伤,疼的他浑身直哆嗦。

    而刚刚的元神失去了他的牵制,重新向老大攻去,老大才解脱了片刻,就又重新束手束脚起来。

    这次,元神被他们的车轮战激怒,它暴戾地吼叫一声,口中开始泛起炎火。

    这是傲狠后裔都会的一个技能,鼻息炎火。炎火温度极高,粘身难灭,极为难缠,一般人遇见都恨不得有多远躲多远。

    老大紧张起来,他慌张要跳出元神的攻击范围,然而与他交手的青衣女子却变得越来越难缠,手中龙骨剑挥飞如雨,打地鼠一般把他定在原地。

    老大赫然明白,刚刚这个女人根本没尽全力!

    他气不打一出来,索性转变了战斗方式,不再妄图逃出,而是试图将白霜也拉扯到炎火的攻击范围之下。

    老大此刻发了狠,抛弃了素来的冷静,以一种鱼死网破的劲头重新开始战斗!

    炎火不停地喷射在二人头顶,老大头发都燎秃了一片,再看白霜,却总能运气好躲开。

    老大不信这个邪,抬头看元神又在酝酿新的一波炎火,立刻再次向白霜攻来,趁她不备,掏出储物袋中的复刻捆仙绳,将白霜手腕一捆,恶狠狠道:“大家要死一起死!”

    捆仙绳是修真界的一件仙器级别的宝物,而复刻捆仙绳顾名思义是捆仙绳的复刻版,威力大大不如,而且使用次数有限,老大本来想把这个当做自己的秘密武器,没想到现在就被迫拿出来了……

    但是,这波不亏,起码他找回了兄弟们的尊严!

    那青衣女子被捆仙绳一捆,果不其然愣在原地动弹不得,老大嘿嘿一笑:“怕了吧?让你知道下我们魔窟修士的厉害。”

    青衣女子叹息一声,怜悯看他一眼。

    老大陡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仰头一看,炎火瞬间而至,他浑身上下皮肉被烧的迅速开裂炸开,疼痛立刻传至四肢百骸。

    那青衣女子呢?

    透过层层火舌,他看见青衣女子连动都没动一下,凶狠的火舌刚蔓延到她脚下,就后继无力地终止了,连个火星子都不曾在她身上点起……

    老大猛然明白了……

    她刚刚不是凭运气没被炎火点燃,而是她清楚炎火下落的每一次力度、角度和时间,她有百分百的把握完美躲开!

    然而终于看清楚这一切的老大已经被炎火烧了个外焦里嫩,虽然还有一口气在,但是也再无反抗之力,只能任人鱼肉了。

    混蛋!以前谁说他们魔窟修士没脸没皮的?分明是修真界的修士更无赖吧,他这次不是败在这青衣女人手里,而是败在大妖元神手里!

    至于这个青衣女子,只是个利用元神的卑鄙无耻之徒罢了!

    修真界修士的尊严呢?节操呢?没带进魔窟来吗!

    老大撑着一口气环视周围,看向刚刚那三个作壁上观的修真界修士,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一群狐假虎威的玩意,今天若不是这个青衣女无赖,他能一个人打他们仨!

    ··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林剑心看着白霜挣脱复刻捆仙绳,大步向他们走来,连忙上前相迎:“师叔风采依旧啊!”

    “白霜道友!”景琛落后林剑心一步,敬佩道,“你是怎么做到的?太令人目眩神迷了……”

    只有花怨晚后退了几步,来自对手的直觉告诉她此时靠近危险,看着自己身边拼命往前凑的两个大傻子,花怨晚出声劝阻:“你们且等等,大妖元神还在她身后呢!”

    元神追的极紧,完全没有放弃攻击的打算。

    林剑心鄙夷看了花怨晚一眼,景琛则稍露疑惑。

    就这么一个迟疑的功夫,白霜的龙骨剑已经迅速飞来,剑尖三尺的周围都凝结了许多细小的冰刃。

    剑尖不是冲别人,正是冲三个修真界修士而来!

    林剑心诧异,连忙要躲开,冷不防追击而来的元神重重一掌拍来,想要偷袭他,且这一剑一掌角度都极为刁钻,像是经过极为精密的计算,让他躲得了这个就无法再躲避那个。

    果不其然,林剑心躲了龙骨剑,却没躲过元神的偷袭。整个人立刻飞了出去,重重撞在了不远处的石柱上。

    不远处第二次重新爬起来的圆脸修士看见这一幕,不顾浑身上下的疼痛,激动地握拳:“对!就是这种感觉,还有刚刚用剑插地那一下,快也让他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