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社恐老祖不知道自己有个恋爱系统 > 第 11 章 初入魔窟

第 11 章 初入魔窟

    心海境内,长宁宗练气层的小修士们聚集在一起,一天的修炼时间过去,他们之中已经有两个到达了筑基期,火急火燎离开经历去渡天劫去了。

    剩下的八个小修士也起码跨越了三到四个小阶,此刻有些疲惫,坐在旁边稍事休整。

    其中一个小剑修从储物袋掏出一堆食物,示意大家吃上一些恢复体力:“这些都是我来之前,师兄师姐们给我的,我们剑峰这些日子都吃这个,比丹药好得多,一些辟谷多年的师叔们都重新开始吃饭了。”

    “怪不得你们剑峰最近集体发胖,你们峰主绰号风流剑,如今双下巴都出来了,我们洞主说,他要是再这么胖下去,可就流不动了!”

    小剑修挠挠头:“只是胖了一点点而已……哎,你们吃不吃呀?不吃我就收起来了!”

    “吃!”练气层的小修士们大多还没辟谷,眼前花里胡哨的食物自然比他们的丹药更有吸引力。

    “这个白白的是什么?”一个长着小鹿眼的可爱女修询问小剑修。

    “雪花酥。”小剑修回答,“里边有能加快灵气恢复的灵果仁,不过师姐说吃这个容易胖。”

    鹿眼女修有些依依不舍地放下,但是甜美扑鼻的奶香味实在是太诱惑,她忍不住自言自语:“那我就少吃点,只吃一两块应该不碍事的吧!”

    她把一块雪花酥塞进嘴里,双眼享受地闭了起来,再回过神的时候,眼前纸包已经被空空如也,她依依不舍地把最后一点碎粒也捏了起来:“这味道也太妙了吧……”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食物的加工方法比丹药烧制更为精细复杂。”另一个丹修附和地说,“是谁想到的?”

    小剑修解释:“是老祖宗给的食方啊。”

    鹿眼女修眯起眼睛:“我听我师父说过这件事,老祖宗给食方不是让你们剑峰批量生产解决宗内财政问题的吗?” m..coma

    “峰主说卖不出去,我们先为大家试试有没有毒副作用。”小剑修也意识到自己峰主是在胡咧咧,小脸微红。

    “怪不得剑峰集体发胖,有人在灵台上问,你师兄师姐还胡扯什么风水好。”鹿眼女修眼巴巴的,“再者,你们卖不出去,还可以给食堂嘛。”无广告网am~w~w.

    丹修将最后一块曲奇饼干从师弟手里抢出来,“他们是怕被大家知道了这里面的好处,以后自己就没得吃了。”

    小剑修无奈辩驳:“喂喂喂,我请你们吃东西,你们就这么对我?”

    鹿眼女修皱着鼻子轻轻哼了一声,从储物袋里掏出灵台就开始邀请自己的师父上线聊天,“师父!您知道吗?剑峰他们居然藏了好多美味,我今天才吃到,本来想给师父留一些的……”

    鹿眼女修所在的妙音洞,洞主是个千年老饕,元婴以上不肯辟谷的修士寥寥无几,这位洞主就是其中一个,本来刚修练完昏昏欲睡,听见好吃的三个字,一个激灵就清醒过来:“是不是老祖宗给的那些食方?”

    “没错!”

    妙音洞主狠狠一锤软榻:“我就知道林剑心那个狗东西没说实话,老祖宗的食方怎么会有差的呢!看他最近肥得小肚子都出来了,还骗我说辟谷丹吃多了,我辟他奶奶个熊!”

    透过灵台的投影,小修士们可以清晰地看见妙音洞主从软榻上翻身起来,鞋子都没穿,抄起自己的灵宝——梧桐七弦琴,气势汹汹地离开,身上的杀气几乎要透过灵台涌过来。

    鹿眼女修见纷争已经挑起,一脸无所谓地挂掉了灵台的聊天,笑眯眯说:“咱们回去应该就能在食堂吃到这些了!”

    众人向她比了个大拇指:“高……”

    小剑修眼巴巴凑过来:“你为什么能用灵台呀?老祖宗不是说不满一百岁不能用灵台吗?”

    鹿眼女修得意:“我师姐的,知道我第一次下秘境,就偷偷塞给了我了。”

    小剑修嫉妒夹杂着惋惜,默默想到自己即将挨揍的峰主,不是他知道消息却不告诉他,而是师兄师姐都不肯借灵台给他,所以……峰主大人一路走好吧!

    由于他们长宁宗弟子的身份,周围人都在或多或少地观察他们。

    发现他们在胡吃海塞的时候,略有些奇怪,听到他们说这些食物比丹药还好用的时候,有些将信将疑,但是看到灵台直接将妙音洞主的影像投放在眼前的时候,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修真界的交流大部分都只能靠传音符,而且传音符能记录的话语也往往有限,还会因为距离而产生滞后性。虽然也有能够记录影像的蜃楼珠,但是也只能记录曾经发生的景象啊……

    刚刚那个场景,明显是长宁宗的小女修和她师父之间的即时通话,这种手段当真是第一次见!

    若是能够搞到手,相当于以后下秘境的时候,就可以随时寻求场外支持了啊!

    当即有修士克制不住过来搭讪:“小友,敢问灵台是何物啊?”

    鹿眼女修当即捂紧了储物袋,其余的长宁宗小修士也紧张起来:“你们问这个干嘛?”

    “哈哈,老朽想买上一些赠予家中小辈,不知可否告知?”

    本以为多少仗着前辈的身份,多少会问出来点什么,熟料这几个长宁宗的小修士看着年纪轻轻,嘴巴却一个比一个严,无论他问什么,只会一个劲摇头……

    罢了,他正好有个远方表弟拜入了长宁宗的御兽峰,以前总看不上这个表弟,如今也只能跟他联络联络感情了。

    见他放弃离开,小修士们都松了一口气,“咱们自己还没轮上灵台呢,可不能便宜了外人!”

    鹿眼女修重重点头:“突然能够理解剑峰峰主了,希望我师父下手不要太狠。”

    ··

    白霜一口气嗑掉了三颗灵玉髓,这才感觉恢复了些许,那些她磕掉的灵玉髓的干核,毛球抱着不撒手,吸溜吸溜地舔着上面残余的灵气。

    卫无垢看它可爱,直接递给它一块完整的玉髓,它却理都不理,继续仰头盯着白霜手里那块快要吸干的。

    “不用管它,它就喜欢这些干瘪的。”白霜把手上玉髓递给毛球,它欢喜地接过去,继续吸溜吸溜,“它觉得这些香,就像是在啃肉骨头。”

    卫无垢无语。

    “这是你的灵宠?”

    “不是。它说它捡了我,要对我负责,就一直跟着我。”

    毛球仰头看着卫无垢,重重地点了下头。它浑身毛茸茸连个脚都没有,所有动作全凭像球一样滚来滚去才能完成,也不知道能负责什么。

    但是,有谁能拒绝毛茸茸呢?

    卫无垢克制了下想摸它一把的右手,询问白霜:“你瞒着他们传音给我,是想说什么吗?”

    白霜正色:“当年茫荡魔岭,有一件事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

    卫无垢听到茫荡魔岭四个字,脸色微微变化,似是不想忆起,但是想到白霜的天灵根就是因为茫荡魔岭而丢失的,还是配合的说:“不一定全能记住,你说一下我听听。”

    “我在心海境中被秘境所困,重新回到记忆里的魔岭之中,我意外发现在我们十二人第一次被蛊惑的时候,其实已经死掉了一个人。”

    卫无垢皱眉:“你确定?”

    “我是天盲,因而对声音很敏感。”白霜解释,“后来我们聚集在林中小屋的时候,你记得我们有几个人吗?”

    卫无垢回忆了下:“还是十二个,多出来的那个人……”

    “恶鬼摩罗。”白霜斩钉截铁地说。“他一直混在了我们中间,最后借助你我其中一人的肉身,最终离开了魔岭。”

    卫无垢怔怔看着她。

    白霜叹了一口气,叫了一声多年未曾用过的称呼:“无垢师兄,我们还是放走了他。”

    卫无垢无言片刻,神色反倒有些解脱,似是终于等来了这个结果:“我会立刻遣人探查,你打算如何?”

    “摩罗善于操控人心,他不能忍耐寂寞。”白霜说,“我们可以等他出现。”

    “好,届时我和你一起。”卫无垢点头,“你接下来打算如何巩固大道?”

    白霜想了想:“我需要去魔窟一趟。”

    卫无垢猛的皱起了眉头,他知道白霜的道有些不一样,但没想到她的大道之力甚至需要魔族的道来巩固,这简直闻所未闻!

    不……

    有一种道确实是需要如此。

    卫无垢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希望你成功。”

    “谢师兄吉言。”

    当白霜返回长宁宗,告诉睡的昏天黑地的黑龙准备去魔窟的消息的时候,可把他激动坏了。

    “我们这么快就到见父母的阶段了吗?会不会太早了点?我看话本子里都会冒出来个恶霸抢亲呢!”

    白霜黑脸:“不许再看那么多话本。还有一事,长宁宗备了一份礼单,需要填上你的名字,你父亲给你取的正名是?”

    黑龙难得露出了尴尬的神色。

    白霜安静等待。

    “白霜,你知道的,我父亲当人的时候不认字,变成鬼也是个文盲,所以起名很随便,你们还是直接不要写什么名字了吧,要不就干脆别备什么礼物了,我们魔窟没有这个规矩……”

    “既然来了人族,自然是要按人族的规矩办。”

    黑龙闷闷,“是哦,我是入赘呢,赘婿是没有人权……哦不,龙权的。”

    他为难地思考了半晌,示意白霜,“你把手伸过来……”

    见白霜迟疑,黑龙索性直接捏着她的手指在她手心上面划拉起来,白霜忍着酥痒的触感辨认,两个歪歪扭扭的字似乎是,

    “——敖乌?”

    黑龙一张脸皱了起来,头上未长成的龙角鲜红一片,“你不要念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