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社恐老祖不知道自己有个恋爱系统 > 第 7 章 心魔苏醒

第 7 章 心魔苏醒

    宿舜犹豫片刻,决定还是要强行唤醒白霜。

    幻境之中危险无数,即便白霜心中自有盘算,他也无法坐视她在眼前出事。无广告网am~w~w.

    佛家卍字符号在他掌心凝结,金色光芒如同一朵朵金莲般层层叠叠地绽放,忽而化作无形之物,飘入白霜眉心。 m..coma

    白霜瞬间睁眼,然而原本灰色的眼眸却变成一片惨红。

    宿舜立刻警觉起来。

    糟糕,还是晚了一步!

    只怕他唤醒的不是白霜,而是她的心魔!

    宿舜立刻后退两步,金刚杵在他手中凝结成形,他手结降魔印,做出防御的姿态。

    心魔转了下眼珠,看清眼前场景,却咯咯笑了起来,声音慵懒散漫,“小佛子,你可打不过她……快收手,那尖尖的杵头伤了自己可如何是好?”

    宿舜右手金刚杵佛光大盛:“我斗法从未输过白霜,我不想伤了她,你且速速退去。”

    心魔像是听到极好听的笑话,细腰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前仰后合,好一阵,她拿袖子擦了下眼角,语气还是懒洋洋的:“我可不能代表她的实力哦。”

    宿舜皱了下眉。心中暗自觉得奇怪,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难道是在刻意蛊惑他吗?佛子严厉说道:“退!再给你三息时间。”

    心魔娇弱地哼唧了一声,有些不满。她随意挥了挥衣袖,膝上龙骨剑唰地一声出鞘,海域灵气轻轻一荡,空气中立刻凝结成了无数细小的冰晶,“人家居然被一个小佛子欺负到头上了,也是得让世人见识见识她真正的手段……”

    心魔似乎无法像白霜那样直接接触龙骨剑,只能隔空操控,她御剑横空一挥,寒光四合,周围万籁俱寂,似乎是连周遭声音都被这一剑斩断了!

    宿舜抬头定眼一看,发现心魔这一剑竟有雷霆万钧之势,且速度极快,如雷似电,眨眼便至!

    这剑势的威力超过了宿舜对白霜实力的预估,剑光已经袭来,宿舜来不及变招,只能立刻将护体佛光涨开三丈余高,硬生生直接抵消这道剑气的威力。

    然而心魔第二道剑气已经随之而来,而且比第一道速度更快,威力更强大!

    宿舜祭出金身,正准备再次硬抗。

    就在宿舜心神紧绷的时候,龙骨剑却当空抖了抖,像是正在吐息的巨龙突然选择罢工,剑气没了龙骨剑的支持,当即溃散,将附近大大小小水洼中的正心泉被溃散的剑气击散成无数水雾。

    心魔跺跺脚,略微有些不满,但看模样更像是在撒娇,“小佛子,剑剑又不肯听话了……所以我只能自己动手了哦,我们热身结束,要玩真格的啦。”

    心魔说罢,身形已经像是鬼魅一样欺进宿舜。

    这是怎样一种奇怪的身法?!宿舜明明看到她在左边,一道佛光弹过去,她却在右边显露身形,他向右边攻去,她又在左边朝他挑衅地勾勾手指。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的身形太快了,宿舜曾经和渡劫期大圆满的修士比斗过,可以自信地说,即便是跨阶,他也绝对有一战之力,而且未必会输。

    但是现在,他却连渡劫期的心魔的身形都无法捕捉。

    宿舜甚至怀疑,即便是面对大乘期修士,眼前这个心魔也能够不落弱势。若是她可以毫无压力动用龙骨剑,自己可能早已节节败退了……

    心魔的实力是源自于宿主的,所以,白霜到底有多强?!

    宿舜略微走神,一道灵刃擦着他的耳朵划了过去,他躲闪不及,被灵刃割破了脸,鲜血瞬间顺着他的脸侧流向脖颈,白羽般的僧袍染了异色,宛如红梅点点。

    本该乘胜追击的心魔,竟然肉眼可见的慌乱起来了,像是被踩住尾巴一样吱哇乱叫:“啊啊——你在做什么啊,那就是个基础灵刃,我又没用多少灵力,你就不会躲开吗?!”

    宿舜万万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眼中防备之色更甚:“你到底想做什么,少废话。”

    “我还能做什么?!你这小佛子忒得恩将仇报,我只想和你玩玩,你却直接往灵刃上撞,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心魔急的团团转,“啊啊啊你流血了,药呢?你快上药啊!”

    宿舜皱眉,看她鬼魅的身形又要接近自己,心神一动,一点舍利从他眉心飞出,旋即化作无数残影,以狂风暴雨般地向心魔砸去。

    心魔理都没理,直接拿龙骨剑的剑身抵挡了零星几道攻击后,就将身一折,像是在草间跳舞的露珠一样,径直躲过剩下的攻势,直接欺身凑到宿舜脸上,呼吸都打在了宿舜的下巴上。

    心魔观察了下他脸上的伤痕,立刻从储物袋里胡乱拿了一粒不知道什么的丹药,捏碎就直接往宿舜脸上涂抹。

    宿舜高洁傲岸又深受尊重,哪里被女子这般近身过,直接发动护体佛光直接将她弹开,心中隐约动了真火,再次祭出自己的武器,已经不是刚刚的金刚杵,而是一柄通身发黑似乎要溢出来的禅杖。

    心魔辨认出禅杖之上居然有业力,生怕被业力沾染,损失修为,因而不敢像刚刚那般妄为,攻击也变得束手束脚起来。

    这么被压制着揍了几下,心魔的魔性渐渐上涌,眼睛颜色越发艳红,她只是因为被白霜约束才勉强收敛心性而已,魔就是魔,能有几个好脾气的?

    两人你来我往,明显比刚刚更加杀气凛凛,周遭海壁都因为两人的打斗而坍塌不少,这里的动静也吸引了远处修炼的修士,有人忍不住好奇将神识探了过来。

    宿舜由于之前过度使用红莲业火,又耗费大量灵气驾驭业力禅杖,此刻灵气开始有衰竭之势,心魔趁势近身,束缚住他一条手臂折在他身后,冷哼一声:“没力气了哦小佛子,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宿舜再次用护体佛光将她弹开,“你不敢,你怕她。”

    心魔气呼呼地要狡辩。

    但是宿舜说的确实是没错,其实她此刻就如同狗咬刺猬一般,白霜不许她伤人,她自然是不敢破了规矩,但是不惩治一番这个小佛子,她又心有不甘……

    趁着宿舜后退嗑灵石恢复灵气之时,心魔再次施展身法近身他,身形向左一闪,虚晃一枪后,直接击破他的护体金身,而后瞄准他的面门恶狠狠咬了上去,在宿舜的攻击到来之前,蝴蝶一般闪身后退。

    宿舜忍着疼痛捂住额头:“你干什么?”

    心魔朝他比中指:“气不气,气死你!”

    宿舜抬手摸了一下眉心,轻轻嘶了一声,握着禅杖的手指忍耐到指关节惨白。他扔掉手中吸收了一半的灵石,换做吸收速度更快的灵玉髓,此刻,他只想尽快恢复灵力,最好能一禅杖敲死这个心魔。

    心魔乐了起来,“你再来呀,你再打我一下,我还咬你!白霜说不能动手伤人,又没说不能动嘴。”

    心魔正掐着腰笑得花枝乱颤,冷不防身体的控制权被夺回,她毫无反抗之力地被拉回识海中,懊恼道:“不是吧……你这个时候醒?!”

    白霜接过身体的控制权,隐约觉得手脚发热,似乎是比斗过一场,她有些奇怪,四下望去,疑惑看着眼前人:“佛子怎么如此狼狈?”

    宿舜的禅杖离白霜的脑袋只有半寸距离,却看到她那双惨红的眼眸颜色瞬间褪去,灰色的眼眸略微带着些茫然,刚刚戏谑的神色也消失无踪,无辜地抱着头护着脑袋,蹲在地上看着他,像是一只大号的蘑菇。

    宿舜念了三遍佛号,才勉强将业力禅杖收了起来,但是依旧没什么好脸色。

    “谁伤了佛子?”白霜瑟瑟起身,从怀里掏了条手帕递给他。

    宿舜不想理她,但是数百年培养的良好教养还是让他做不出有失偏颇的事情,他接过手帕,语气中的愤怒渐渐平息,却依旧有些不满:“此处除了你我还有谁?”

    白霜自然也反应过来问了一句蠢话,脸色青青白白地变换,仿佛洇水的泼墨画,语气都结巴起来:“她一向混账……我这……对,对不起。”

    “你所畏惧的根本不是自己的心魔,是别的东西,对吗?”宿舜询问,他心中隐约有了猜测。

    常人畏惧心魔如虎,而白霜却和心魔和谐共处。

    常人畏惧幻境如狼,而白霜却要主动沉入幻境。

    他甚至开始怀疑白霜曾经那句她的炼心很难的鬼话,炼心难度大无非是因为心魔强大,但是白霜根本是把心魔当做宠物给刻意养大的吧?

    想到这里,宿舜忍不住又碰了下额头上的牙印,疼痛感立刻袭来。

    ——而且养成了一条大狼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