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社恐老祖不知道自己有个恋爱系统 > 第 5 章 是蜃楼珠

第 5 章 是蜃楼珠

    黑龙直到卫无垢和随侍两人都离开,这才从潜匿的云层中显露身形,他随手一握,将一个圆球从空中收回,熟稔地和守门弟子打了招呼,一甩尾巴就没了影子。

    守门弟子以为他又是去食堂找厨子,也没在意,熟料黑龙径直偏离了以往的路线,向着最高处的踏雪殿游去。

    踏雪殿外的禁制太过强横,黑龙曾经在这里吃过苦头,不敢硬闯,嗷嗷地唤白霜放他进去。

    看到禁制之上打开了一道门,黑龙横冲直撞地进来,憋不住话地问白霜:“你知道卫无垢想和你结为道侣并非出于喜欢,而是出于愧疚吗?”

    白霜一愣:“他何愧于我?”

    黑龙将手中圆球一甩,他刚刚在宗门云海处记录的影像便一五一十的播放出来。

    白霜听到“茫荡魔岭”四个字,心神略有些波动,她默念两句清心咒,将一切压制下去,“我倒是没想到他还记得。”

    黑龙暗暗挑拨:“记得清清楚楚呢,他应该就是心中有愧才会答应于你结亲,你们若因此在一起,那肯定只能成为一对怨侣啊,话本里都是这么说的。”

    白霜微微摇头,“他无需对我有愧,那件事……说实话,我可以理解他。卫无垢其人过于正直,反而会拖累他自己。”

    黑龙自然听得出来她对卫无垢的正面评价,表情立刻垮了下来。

    白霜似乎并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她指着空中的圆球,“这是蜃楼珠吗?”

    “对啊。”黑龙不怎么在意。

    “可以借我看看吗?”

    “送你都行。”

    白霜谢过黑龙,仔细琢磨手中的圆珠,这东西约莫有鸡蛋大小,入手微凉,触感似玉石,表面有些凹凸不平,只需要在其中输入一些灵气,便可用于记录影像,再输入一些灵气,还能用来添加或者修改影像。

    白霜却突然想到这蜃楼珠的另一个妙用。

    她询问黑龙,“这东西你有多少?”

    黑龙瞥了一眼:“深海满坑满谷都是,随便一捡就很多,像房子那么大的都有。”

    “可否给我带回来一些?”

    “行啊,你要多少?”

    “多多益善。”

    “那你等我一会儿。”

    黑龙说罢转身就走,约莫一个时辰后,他带着浑身海水咸湿的气息折返,大嘴一张,一堆蜃楼珠从他那仿佛异域空间的肚子里倾泻而出,成千上万满满当当堆满了踏雪殿的露台,还咕噜咕噜地顺着玉阶往下掉。

    黑龙瞥见其中一个上面沾了自己的口水,偷偷拿尾巴梢抹干净:“够吗?不够我再跑一趟。”

    白霜连忙道:“够了,辛苦黑龙,我让宗门在主峰给你收拾了一个院落,自此以后你就住下吧,待遇等同长宁宗四代弟子。”

    黑龙顿时眼睛一亮:“你答应我入赘了?难道是因为这些蜃楼珠……那不行,那我的嫁妆也太寒酸了,丢魔窟的脸。”

    白霜连忙堵住他接下来的话:“我让食堂给你准备了蛋糕,你现在去应该还有。”

    话音未落,一阵旋风刮得踏雪殿草木乱飞,旋即,连黑龙的一丝鳞片都看不见了。

    白霜拿起手中的珠子,对着月亮照了照,清亮月光穿过珠子落在她的灰色眼眸上,那双最近无精打采的眼睛终于流露出一丝欢喜。

    这玩意稍加倒腾一下,再搞个母珠作为服务器,连上子珠作为局域网,就可以完成手机的功能了啊!要是成功了,以后修炼闲暇之余,她就能打一打5v5排位赛了!

    ··

    一个月之后,整个长宁宗的灵峰洞府都得到了老祖宗赠送的礼物,一种名叫“灵台”的蜃楼珠。

    因为数量有限,每家只分了一百颗,峰主和洞主们看这东西精细却不贵重,探一探级别也只是个稍微高级点的法器而已,以为是白霜送给小辈的小玩意,便挑了一些门内优秀的弟子送去,并没有把这件事再放在心上。

    直到最近。

    他们总觉得门下弟子们越来越奇怪,修炼的路子不知怎么的越走越宽。

    前天妙音洞府一个音修把去世多年的妹妹给练成鬼修傀儡,昨天剑峰上就出了个用体修方式筑基的铁头娃……

    连他们的师长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门下弟子哪里学到这些稀奇古怪的门道。

    而且他们还发现,弟子们最近总爱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若是见师长过来,立刻装作一副无事发生的样子,该学习的学习,该修炼的修炼。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师长们忍不住问询,但是弟子们藏得紧,事情便陷入僵局。

    这天,丹峰峰主满肚子疑惑回到家中,同样是一峰之主的妻子比他提前到家,正在和女儿在那里说私房话,母女两人的声音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往他耳朵里钻。

    “茹儿,将灵台给娘看看,昨天那个评选长宁宗最美峰主的帖子有结果了吗?娘排第几了?” m..coma

    “……第二。”

    母亲顿时横眉怒目:“谁超过我了?”

    “苏履青。”

    母亲一拍桌子,整张梨花木应声而碎,比粉末还粉末:“肯定是那帮狗男人拿脚投的票!苏履青眼里只有老祖宗一个,他们倒是一个个馋得流哈喇子!”

    女儿看着脚下的木屑,瑟瑟挪了挪自己的凳子。

    母亲生了会儿闷气,又喜笑颜开地问,“宗主经常半夜吹唢呐那个话题呢?唉,你把灵台拿出来,娘自己看。”

    女儿幽怨:“娘……你峰上弟子如果知道你这么八卦,真的不影响你的冷艳炼器师的形象吗?”

    “倒也是,不过这是咱们自己家,还有人敢来偷听吗?”母亲嘴上如此说,还是谨慎放出神识扫了一圈,冷不防被门口的丹峰峰主吓了一跳,“你不进屋,待在那做甚?”

    丹峰峰主仿佛才反应过来:“半夜吹唢呐那个是宗主?……咳咳,我的意思是,灵台是什么?”

    灵台是什么?灵台是现如今长宁峰最风靡的法器。若是谁手里有一枚灵台,可以立刻成为宗门里最受欢迎的年轻人。

    从外形上来看,灵台与蜃楼珠无异,但是稍微输入灵气,就可以看到其内部并不是像蜃楼珠一样一片白雾,而是分为四个部分,分别是聊天、论坛、好友圈和游戏,除了游戏部分是鲜红的“待开发”三个大字,其他板块都基本建成。

    聊天板块和传音类似,可以一对一的远距离交流,但是却比传音的距离更广,而且最重要的是,不消耗任何灵气。有机灵的弟子已经在琢磨如何扩大灵台的使用范围了,如果深陷困境,这可是比传音符更有效的救命手段。

    论坛板块是大家相互交流的地方,大多是在谈论修炼的一些瓶颈或者顿悟,也有一些闲杂帖子,比如第一美人峰主评选、剑峰为什么最近集体发胖、老祖宗当年的爱恨情仇……

    至于好友圈,则是大家可以匿名发布个人状态的地方,剑修们晒老婆,体修们秀肌肉,除此之外,好友圈还有话题功能,大家谈论越多的话题,热度越高。

    白霜开发这个功能是为了方便自己吃瓜,结果没想到灵台发放出去的第二天,“谁能入主踏雪殿”就成了热度第一的话题,熊孩子们各抒己见,争论得不亦乐乎,甚至为此大打出手。

    偶尔一个出来劝阻的,却还夹带私货,“你们不要吵了,说实话,我觉得肥水不流外人田,我投苏履青一票!”

    下面一片响应声。

    “长宁第一美人她值得!”

    “什么长宁第一美人,明明是修真界第一美人!”

    “话说苏大美人什么时候从思过崖出来吗?我们要不要去迎接一下?没有苏履青的长宁宗,就像是牛粪没了鲜花……”

    “滚!你才牛粪!”

    “你是哪个峰的?盲猜是体峰的体修蛮子!能多读两本书吗?”

    白霜看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快穿女主的世界会有“删帖”“删热搜”这种事情了,她现在也想做同样的事……

    白霜沉默片刻,默默为灵台上线了防沉迷系统。

    这群小崽子们明显就是太闲了,以后的他们的日常修炼任务还可以再加重一些。

    ··

    接下来的两个月,白霜继续自己的修炼,专心将渡劫境界打磨到极致。

    六月初,宿舜传信说他要在六月初五进入心海境,询问白霜的意思。

    白霜当即同意,双方约定见面的时间地点,白霜便准备出发。长宁宗主得知后,立马将宗门一群同样准备去心海境炼心的弟子们塞给她。

    刚在宗门会议上信誓旦旦自己绝不会不事生产的白霜,只能被迫成为练气层弟子的带队师长。

    飞行法器上,白霜将速度放到最慢,依旧觉得脑壳嗡嗡响。

    她觉得她的那位宗主师侄一定是在报复她,他八成是知道了灵台上那条曝光他诡异爱好的人是她……

    白霜带队的这群练气层的修士们都还不到十五岁,多数都是第一次见到白霜,一个个激动得脸蛋通红。

    “老祖宗,老祖宗,他们说您打遍天下无敌手,但为什么在实力百人榜上只是第二位?”

    白霜被围在中间:“因为我败过一次。”

    “您怎么会失败啊,这不可能!”

    白霜老实回答:“有个老阴比约我比斗的时候叫了十万人在旁边围观,我社恐发作跑了,裁判判定算她赢。”

    小修士们不知道什么是社恐,只知道老祖宗是被趁人之危,义愤填膺地迎合:“她好阴险!我们以后一定要帮老祖宗报仇!老祖宗,她叫什么名字啊?”

    “花怨晚。”

    “啊!是花间派的掌门,我们现在好像打不过她诶……老祖宗您让她一定要等我们长大喔。”

    白霜心中温暖。

    但是话题很快转移:“老祖宗,我什么时候也能有自己的灵台?师兄师姐都有,就我没有。”

    “你一百岁以前休想。”

    “呜,您偏心……”师慈子孝氛围立刻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