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神也有青春期吗[西幻] > 第 24 章 我很乐意作为家长代表

第 24 章 我很乐意作为家长代表

    相比起骑士长埃里克对自己的态度,殷棠更为在意的其实是怪物化的西里尔。

    那一天她与这名帝国长子交手的过程中,并未察觉到任何一丝的不对劲,对方身上也并没有被种下了邪恶诅咒使得人转化为这种怪物的倾向。

    所以只可能是在那一次与自己交手之后才染上的诅咒,那这范围要想找起来可无异于大海捞针。

    虽说得益于骑士团的效率绝大部分城民被及时疏散,但公然在大街上这么发病,总有这么几个别有用心的人会在上面做文章。

    更何况,西里尔是皇储。

    虎视眈眈盯着他屁股底下那个位置的,可不仅只有几大家族。皇室的天要变了。

    这么想着,殷棠脚步折回学院里开设的摊铺,想要买两个尖叫冰激凌球去哄小煤炭。

    这小破孩一路上都摆着张臭脸闷闷不乐的,她都想不通这一次以撒是为啥生气。

    这个时间正好是饭点,参与返校日的学生跟家长要么去体验学校食堂要么出去饭馆,故而两边摊铺对比起上午的人头攒动显得较为冷清。

    她很快排上了队,语气熟稔道:“要两个球,分开打包,谢谢。”

    “又见面了,姐姐。”

    突然小摊前传来一道有几分熟悉的清脆女声,殷棠从透明冰柜上抬眼,就看见那个名为莉娜·琼斯的少女弯着一双大眼睛冲自己笑。

    那一次跟西里尔在服装店起了冲突,最后就是莉娜帮忙着拦下来,阻止巡逻骑士的赶来。

    “你怎么会来学校呀,是来看艾伯纳老师嘛?”少女身穿笔挺的学生制服,领口下方除了熟悉的琼斯家族徽外还别着级长徽章。

    殷棠瞥了眼,恰好是魔法五级a班,与之前那个出身于麦考林家贵妇的儿子是同一级的级长。

    ——也正好是以撒转去的班级。

    “不是哦。”殷棠了然,抬眼也对着少女笑笑。“我是来陪小孩返校的。”

    莉娜洋娃娃似的眼睛瞪圆了,小嘴微张满脸不可思议的模样。“啊,小……孩?”

    “对,我的养女,跟你同级。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你不应该喊我姐姐,而是,姨?”

    莉娜眼神慌乱地在魔女那张几百年都不会老的艳丽面庞上停留,又默默消化了半天那个“姨”字,终是无法违背着良心喊出口。

    “嗯,我还是喊您学姐好了,反正您跟艾伯纳老师是同期嘛。”

    殷棠不置可否,手臂撑在柜台上看理应出身高贵的少女以熟稔利落的动作制作冰激凌球。她指尖无规律地轻点柜台,突然貌似不经意道:“对了,之前我们出去吃饭的时候看见骑士团护送大皇子回城,中途西里尔却突然发病了。”

    莉娜握着制冰机的手似是有一瞬间的僵硬,紧接着她转过身,姣好面容上是恰到好处的关切。

    “怎么会这样?伯母说牧师大人已经彻底治好了西里尔哥哥的病呀,西里尔哥哥现在怎么样了?”

    殷棠眼睛锁定着少女面部神情,一字一句道:“我看到西里尔全身上下都长出了透明黏膜,脸上黏着的是一根根触须,像是一只巨大的水母怪物。”

    莉娜瞳孔紧缩,手中未成形的冰激凌球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怎么会,西里尔哥哥……”

    ——就是个普普通通被宠大的贵族小姑娘,偶尔出来体验次生活罢了,至于这么吓人家?

    殷棠心中做了判断,目光却流转于莉娜滴水不漏的惶恐神情上,久久未转移视线。

    半晌,她接过貌似被吓坏了的少女手中的冰激凌球,从口袋里掏出两个铜币放在柜台上。

    “抱歉跟你讲这些,只是上次我看你跟西里尔关系很好的样子,所以想提前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嗯,没关系的,我只是……只是太意外了,没想到会这样。”莉娜神情怔怔地跌坐在椅子上,“伯母的病还没完全好转,西里尔哥哥又出了这种事,她压力该有多大啊。”

    “对,王后的病还没好?都已经快过去一个月了。”殷棠回想起上一次西里尔身边的那个炼药师跟自己要魔花时的急切样子,又道,“会不会是什么家族遗传病?”

    “我没有听伯母他们说过。”莉娜神情黯淡地摇摇头。

    见她暂时没有了再交谈下去的想法,殷棠简单道别之后便也举着尖叫冰激凌回到休息区。

    一头海藻般璀璨金发的少女呆坐在摊铺柜台后,眼神空洞着仿佛什么都没有,又好像蕴藏了错综复杂的万般思绪。

    ……

    殷棠回去的时候正好赶上礼堂的新生欢迎会,艾伯纳一席正装人模人样地在台上发言,底下伊娃一边嘲笑他一边跟以撒分享上学时候艾伯纳的糗事。

    “好歹给人留点面子。”

    殷棠挨个给他们发尖叫冰激凌。好在因为时间耽搁久了上头的小人已被高温融化,不然在人头攒动的礼堂里吃这种东西除非天生脸皮厚。

    站在高台上发言的艾伯纳一眼就看见了各色正襟危坐的家长学生们中间,那三个在底下明目张胆舔冰激凌球的异类。似是注意到他的目光,面容同学生时代一般再未变过的伊娃笑着挥了挥手。

    艾伯纳:“……”

    帝国最年轻的大魔导师后槽牙磨着忍了又忍,终于在某名黑发魔女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包蚯蚓干给大家分着嚼的那一刻忍无可忍,扬声魔咒对准那个方位。无广告网am~w~w.

    “我看我一个人在上面干讲好像也没什么意思。这样吧,不如我们随机邀请一对学生家长上台,让她们来为大家分享一下心得体会怎么样?”

    伊娃嘴皮子无声动了动似是在骂人,殷棠叹息着将蚯蚓干重新放回储物袋,拍拍手刚准备给艾伯纳一个面子。

    她提着裙子站起身,就见礼厅的入口处骤然传来一阵压抑着语音的骚动。

    身边以撒随意搭在扶手上的手臂肌肉蓦地紧绷起来,整个人眼瞳中放着凶光似是只被激怒的狂犬。

    而金发男人的马靴踏落在地面上发出利落的碰撞音,一身戎装裹挟着仿佛刚从战场上下来的肃杀,大步迈着朝这个方向走来。

    “我很乐意一同作为‘家长’代表发言。”

    他面向魔女骤然冷冽下来的黑瞳,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