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多,俺就吃亿勺! > 第 23 章 第 二十三 章

第 23 章 第 二十三 章

    吴树果当时心里就一个卧槽!不问她都差点忘了韩逸的事了。

    这李大庆再傻,也不能一天多了还不联系自己啊!

    吴树果瞬间醒悟,一拍大腿,所以…人根本就不是李大庆抓走的啊!这岔子整得!韩逸…应该还好吧?不知道家里人知不知道,撕没撕票!

    林树苗惊的瞪大眼睛,“不…不会吧,姐,这都快两天了!”

    “咳,你再仔细跟我说说哪天的事。”吴树果掩饰自己的尴尬,她的良心虽然不会痛,但一个优秀的会请她吃饭的邻居绝不能出事!

    这下子遛弯的事又黄了,大妞望着一门之隔的两个世界,急的跺脚,但看俩小主人忙的顾不上它,只能回去化悲愤为食量,干饭!

    吴树果听弟弟说完,皱了皱眉头,“你是说韩逸跟对方走时很平静,没有挣扎?”

    “嗯,韩哥一句话都没说,就跟他们走了。”林树苗肯定道,“不过韩哥跟他们走的很不情愿,回头不断示意让我救他。”

    并不在场的韩逸:……可你们把我忘了!忘了!

    林树苗特意帮忙锁的门怕丢东西,所以家里有隔壁的要是,一打开门吴树果就看见不合时宜的扔在鞋架子底下的手机,蹲下掏出来一看,电量岌岌可危,吴树果满头黑线的看着上面的留言…

    手机便签上写道:别报警!给韩女士打电话!

    姐弟俩全是一脸心虚,赶紧翻开通讯录找到韩女士,把这个迟到的电话打了过去。

    正在美容院做spa的韩文静一点都不担心流浪在外的儿子,她已经让他表哥看着他别让他饿死了。

    电话响了美容师帮忙接通放在了她枕边,韩文静继续优雅的躺着享受美容师的服务,嘴上道:“怎么了儿子?”

    “那个,我是韩逸的邻居,您儿子在昨天中午被一伙黑衣人绑走了。他留下讯息我们才…”

    “什么!”韩文静直惊的坐了起来,急道:“我儿子被绑票了?对方说要多少没有?让他别冲动,要多少我们都给!”

    “我们不太清楚,韩逸留的信息就是不要报警,联系您…”吴树果道。

    韩文静听完就猜到是谁干的了,感谢几句后就挂了电话。气道:“妈的,上当了!这老东西骗我,屁个赌儿子能不能自立,他就是想趁老娘不注意把儿子拐走!”

    刚刚的优雅跟闲逸全都没了,韩女士美容也不做了,示意美容师出去后,怒气冲冲的打了贺志勇的电话,直接怒骂道:“你个老东西!我儿子那!”

    某军区内,喝着茶的中年男人把电话拿的离耳边远了点,等对方骂完才慢悠悠道:“人好着呢。”

    好着的韩逸六点就被人拉起来,现在正脖子上挂着骨折的左手,饿着肚子,苦哈哈的被逼着在挑战极限完成越野。

    不知道韩女士那边是怎么谈的。

    吴树果挂了电话跟身后的弟弟道:“看韩女士的态度,应该是熟人给抓走了,内部纠纷,也不知道这家伙家里干什么的,混□□的吗?”

    姐弟里同时想起韩逸那张走到哪都傻乐跟小太阳一样的形象,“不,不能吧?韩哥一看就是个好人,要是的话这反差也太大了!”

    俩人知道韩逸没事,也就把这事抛之脑后了,除了吴树果后偶尔在吃饭时响起某个慷慨请她吃饱饱的邻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第二天早上,吴树果照例去公司上班,至少开学前这几天还是得去一趟,虽然现在有刘叔这个后门靠山,吴树果也不想太给人家添麻烦。

    “姐,后天学校就报道了,你不需要要买点什么东西吗?”

    洗完头出来的吴树果,想了想:“先去看看再说,也许学校会统一订,你的东西够吗?不够我下午回来去给你买。”

    姐弟俩日常的早上,某卫视的广告上映了。

    广场上伴随着欢快的音乐,路人被口中的巧克力味道惊艳,一个少女吃完瞬间露出满足幸福的笑容,惊艳了一个路过的少年差点从自行车上摔倒,少女抬头看见少年后以为少年盯着的是她手中的巧克力,十分不舍的分享给了少年,二人甜蜜而羞涩的站在了一起!

    最后的广告词:“喜欢你丝滑如巧克力般的笑容,人群中被你吸引!”

    少年是选秀走红的gray,现在是各种品牌的代言拿到手软,这巧克力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而已。

    他的粉丝闻风而动购买哥哥代言的食品等于支持他。

    而在各大卫视的广告上出现后,不太关注选秀的观众们被众多广告搞得不厌其烦只想快点看电视的观众们,瞬间被广告中这个长得清纯可爱,吃的看出来是发自幸福满足的少女惊艳了一秒,记住了她。

    正如广告词所言:在人群中被你吸引。

    而在刘洋洋家,一家三口吃早餐时,电视里刚好播了这则广告。

    因为是老爸的公司,头发长出了些茬的刘洋洋抬头瞄了一眼,结果看见广告里的少女后,拿着杯牛奶的刘洋洋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嘴里的牛奶直接喷了出来,人呛到了。

    “咳咳咳……”刘洋洋疯狂敲着胸口爬在一侧咳出呛到气管的牛奶,脸憋的张红不已。

    坐在儿子对面的刘福也遭了央,整跟妻子聊天结果被这埋汰儿子喷了一脸!

    宋桂琴赶紧起来帮儿子拍背,怕他被呛出个好歹,没妻子关心的刘富只能自己拿餐巾擦干净脸。

    “爸!你怎么能让吴树果当代言人!”缓过来口气刘洋洋愤怒的冲刘富喊到。

    刚要骂人的刘富也愣住了,“代言人?没有啊,我记得市场营销部的文件上说是请的当红小鲜肉gary。关果果什么事?”

    刘洋洋愤怒的拿起遥控器翻了两个频道,终于有一个正在放这个广告的了。

    看见广告中的果果,刘富也惊了。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在拍摄室遇见的果果…不会那时候就在拍这个广告吧?

    刘富仔细看看广告,居然觉得这丫头拍的不错,甚至可以说是异常出彩啊!这吃的美味的表情,看的他都想买一个尝尝了。

    刘洋洋的质问并没有得到回答,因为刘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去公司找了秘书,才知道代言人还是gary,其他都是请的群演。

    一提到吴树果,秘书表情怪异,说群演迟到了,当时那编导拉错了人。

    刘富也是哭笑不得,“1500就雇她拍了?那咱们是赚了啊!这巧克力指定会销量暴增。”

    刚来上班的吴树果还不知道这事,推着自己的小购物车打算去仓库补货,她一天能吃三十多种零食,让今天来拿新品的试吃员瞠目结舌。

    俩人坐那聊了一会就熟络的跟认识了很久了一样。

    “果果,没必要这么拼啊!你还在长身体,吃怎么多垃圾食品以后会变成大胖子的!”同为试吃员的花姐是个热心肠的大姐,不到40,干这行7年了。

    她现在的体重突破150的大关了,整天愁眉苦脸的说想减肥,可惜她的工作就是吃,一边念叨着减肥一边悲愤的往嘴里塞着零食,表情跟上坟差不多了,用她的一句话说就是:“我曾经最热爱的职业现在带给我最甜蜜的负担。”

    当然,叫她花姐,吴树果是被逼迫的,这女人威胁她,如果敢叫她姨,就要她好看,年轻小姑娘什么的,最讨厌了!

    花姐回家也没事,就一直跟吴树果唠到了中午,“哎呀!这都午饭点了走,去食堂吃饭。”

    吴树果茫然,“公司还有食堂?”已经上班三天了,她居然不知道这么重要的事!

    这么一算,她第一天混盒饭没成功被刘叔请客,第二天提前摸鱼,第三天村长来了也是出去吃的。

    “免费的,你没去吃?甜点做的可棒了!你在公司咋不多溜达溜达呢?咱公司福利那可是一顶一的好!”花姐道。

    好吧!一听免费,吴树果更心痛了,她浪费了三次免费吃的机会啊,三次!

    俩人到了食堂,吴树果瞬间被周围一排的食物惊呆了,这么多吃的!她为什么不早点来?

    吴树果拿着餐盘站在排队翘首以盼,终于轮到她们了!花姐嘟囔着减肥,就拿了个窝窝头,跟两个炒蔬菜,吴树果在后面,路过一个窗口看见里面有想吃的就夹点,最后慢慢一餐盘放不下了她才遗憾的回来了。

    她这举动引起不少人注意,有的一看,嗯?这姑娘有些眼熟啊,是自己之前见过她?

    花姐看着拿着小山是的餐盘回来的吴树果倒吸一口凉气,“果果!吃不了浪费食物是要扣工资的!你拿这么多吃不完的!”

    然后吴树果用实力证明了自己,她可以!

    花姐说了一嘴也没再说什么,只想着一会看着的大爷看见了,替吴树果求个情,说这孩子还是第一次来吃应该没事。

    结果就看对面的吴树果用勺子把麻婆豆腐跟米饭拌到一起,然后一口鸡蛋柿子汤,一口米饭,吃的那叫一个香。

    花姐看着看着就馋了,看了眼自己碗里的青青草原,泪流满面,催眠自己这是肉!然后看着吴树果啃鸡腿下饭。等她不知不觉的吃完了草后,吴树果站了起来,花姐以为是吃完了要走,“果果,吃完的餐具不往那边放。”

    “不是,我还没吃完呢。”

    花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