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多,俺就吃亿勺! > 第 2 章 第二章

第 2 章 第二章

    姐弟俩站在菜市场的门口,刚从里面出来。比起别人大包小裹的拎了一手的东西,二人手上空了些。

    但林树苗还是一脸激动的拎着手上刚刚买的两只肉鸡,在姐姐的示意下坐上了自行车后座,愉快的盼着快点到家。

    吴树果看见傻弟弟笑的跟个小傻子是的,嘴角不自觉上扬。她俩一直都是能吃饱就行,除了过节很少买肉吃。

    想想鸡肉的味道,吴树果也有些馋了。

    因为归心似箭,自行车踩的跟飞快,二人这回没用半小时就到家了。

    进院喂完猪,吴树果从房子上吊着的筐里翻出了去年晒干的野蘑菇,又抓了一把村里人漏的手工粉条,给正在厨房忙活的弟弟送过去。

    吴树果对于弟弟的教育方式就是能干的活都要干,为了以后独立做准备!自打发现崽做饭比她好吃后,吴树果就把弟弟一顿夸奖,之后当起了甩手掌柜。

    半个小时左右,林树果一打开锅盖,香味儿瞬间弥漫到整个屋里。

    锅内完全被汤汁浸泡的粉条一看就很好吃!

    盛出来时吴树果忍不住了,直接上手拿了一块鸡肉放进嘴里,汤的直呼气也不忘记咀嚼,“好吃!”

    林树苗一看也忍不住了,学着姐姐拿了一块放进嘴里,烫的他赶紧用手在嘴边扇风。

    等饭菜上桌后,一声开饭后,姐弟瞬间打起精神,直接上来一人夹了一口吸满整锅精华的粉条,就着米饭简直香死了。

    “这么炖粉条比肉的香!”

    吴树果沉浸在美食中,姐弟俩人你一筷子我一口,努力干饭全都闷不吭声不讲话。

    可惜林树苗人小肚子小,没吃多少就饱了,吴树果窃笑不已:“既然你吃饱了,那姐姐就不客气了。”

    吴树果先就着粉条跟吸满肉味鲜香的干蘑菇干了三碗饭,之后看盆里还剩一半鸡肉便挑出来一些给苗苗留着,买回肉不容易,都进她肚子怪不好意思的。

    这要是搁上辈子,想从她嘴里夺食,那简直是天方夜谭,吴树果都觉得自己是真变善良了。

    她直接把电饭锅里剩下的大半盆米饭倒入汤汁里,虽然汤有点不够,但足够米饭沾上肉汤味了。吃完用最后的鸡汤泡的一大盆米饭,在弟弟羡慕的眼神中,吴树果拍了拍肚子,一脸满足。

    等吴树果吃完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时,一旁的林树苗熟练的开始收拾碗筷,可见不是第一次做了。

    这也是父母去世后吴树果一手□□出来的。规定家务要一人一半,男子汉要多做家务,照顾姐姐,为以后自力更生做准备,不能依靠任何人。

    蛮族的崽大多数都是这么养的。

    傍晚姐弟二人的娱乐活动就是看电视,林叔跟老妈留下的电视早在一年前就坏了,这是吴树果去镇上的废品收购站花30块钱淘回来的。

    能看不说,还十分清晰。流量太贵,一起看电视也成了姐弟俩为数不多的娱乐。

    村里不少人都知道果果要去城里上学的事,大部分人是既替他们是开心又担心,当然总少不了有人酸。

    “俩孤儿还要去城里念书,真是不自量力。”孙兰芳一脸不屑,觉得他们去了也待不了几天就得跑回来,城里那开销是一般人负担得起的吗?

    旁边的人翻了个白眼,“我看有人是酸的不行,嫉妒人家丫头考上了,你家小子没去上吧?”

    周围人心照不宣,孙兰芳家孩子还是在镇里上学的那,考的都没果果好,刘兰芳当然气不过。

    也确实如此,刘兰芳非常妒忌,自家那蠢小子给他花钱买了多少参考书跟习题,结果还是不开窍。

    那吴树果买不起这些,照样考上了重点高中。刘兰芳能不嫉妒吗?因为这事数落孩子好几回了,恨不得把儿子塞回肚子重新生一个。

    村长马来福作为二个孩子名义上的监护人,早就知道果果考上重点高中的事,但她不可把苗苗一个人扔在这,于是这位村长就想着帮帮忙问问镇上转到市里镇上需要什么手续

    村里自打修上公路后,大家开始种果树卖农副产品,还有搞养殖赶上了一波致富路,村里大部分人日子过得不错。

    像吴树果这样的就是拉低平均值的。

    不少人听了果果的事,回家跟家里人商量了一下,都觉得有钱的出俩钱,没钱的出出力,帮帮这俩孩子,村里难得出这么个有出息的孩子,不能让她因为没钱上学苦恼。

    这么想的人不少,大家集体去找了村长,老魏直言外甥在教育局上班,要是苗苗想一起跟着,他那边给开个转学手续就行了。

    马来福一听这些人的来意,那是开心的笑得合不拢嘴,“好好!我替果果先谢谢大伙,你们先坐着,我这就把果果喊来。”

    村长挂了电话没两分钟,姐弟俩就骑着骑着自行车来了。

    一推开村支部的办公室看见一屋子人刷的回头看自己时,给吴树果吓了一跳,头一缩都想走了。

    “果果来了?来快进来。”马来福招呼二人进屋。

    吴树果只好硬着头皮拉着弟弟进来办公室。

    林树苗也被这么多人慈爱的目光吓了一跳,赶紧藏在了姐姐身后,这些人忒吓人了,这么看他们干嘛?

    马来福跟吴树果说了大家伙的来意后,吴树果很吃惊,蛮族大家都独来独往惯了,除了家人,人际关系很单薄。像这么好心热情的善意,她…好喜欢!更愧疚不该那么欺负人家孩子。

    她默默地把这份恩情记在心里。

    但嘴上依旧很皮的摆摆手,故作一脸惊恐道,“叔叔,你们这么一送,我以后要是考的不好,没出息了还怎么回来啊?你们这不是断我后路吗?我可不要。”

    这话把弟弟感动的泪水呛回去一半,想想觉得姐姐说的很对,这钱收了,他们以后没考上好大学,更没出息后,他们可就没脸回来了!

    “你这臭丫头,就不能想着点自己好?”齐叔笑骂了句。

    其他人也是哭笑不得,这孩子想得还挺多。

    “叔叔们,要不你们别一个人给太多,随便给我跟弟弟点零花钱,别超过一百块,这样行不?”

    马来福扫了眼,屋里十一乡亲,一人给一百也有一千多块。

    一次性给几万块钱确实有点多了,俩孩子在外面拿那么多钱不安全。

    “我看行,咱们就每个人给俩孩子点零花钱吧。”

    大伙都没反对,临走前每人拿掏出了一张红票票,吴树果让弟弟接过钱后给叔叔们道谢。

    林树苗一向听姐姐的话,感激的接过钱:

    “谢谢周叔…”

    “谢谢七叔…”

    “谢谢刘叔…”

    这孩子长得白净乖巧,又这么乖,每个叔叔给完钱后都情不自禁的摸了摸他的头,顺便夸句,“苗苗真乖!”

    十几次下来,林树苗头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如同顶了一个鸡窝,整个人都懵乎乎的。

    无良姐姐吴树果没忍住,噗的笑出声来。

    她就知道叔叔们习惯性摸头,这种好事姐姐怎么能不让着弟弟那?对吧?

    村长马来福也塞给了俩孩子一百块,并叮嘱道:“回家好好把钱放起来,路上别让村里那些二流子看见,到时候丢了可没处找。”

    吴树果深表赞同,钱必须好好放起来,不能丢了。于是拉开上衣把钱藏在了衣服里面缝的暗兜里。

    这波操作看的马来福嘴角抽了抽,这藏钱的手法跟他妈一样,村里老一辈的祖传藏钱手段,这孩子跟谁学的…

    马来福咳嗽了一下转移注意力,“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报道?到时候提前说,我去送你俩。”

    “不用不用,我们能找到地方,去了当旅游了。”吴树果连忙拒绝,村长要是去了,她还怎么打工赚钱?肯定不能让他去送啊。

    马来福看吴树果这丫头不愿意多说也就没再继续问,这丫头向来有主意,于是叮嘱了句,“到城里注意安全,有事给我打电话。”

    吴树果走到门口才想起来忘了件事,不好意思的回头道:“那个…村长,我家还有两头猪,喂半年了,现在卖了太可惜了,你要是要免费送给你家吧。”

    马来福怎么会要,这鬼机灵的丫头不就是想让他帮忙养着吗,还送,他要是真要肯定心疼死这丫头。

    “得了,还跟我耍心眼。赶我家去吧,让你婶子帮你养着,反正一头也是养,两头也是放,跟我家猪一起养着吧。”

    “谢谢村长!你真是个好人,指定长寿!”马屁还没拍完就把马来福哄走了。

    又解决了一件事吴树果轻松不少。

    她到家了先去仓库把剩两袋喂猪的玉米面一起扛了出来,给村长家送过去好喂猪。

    “苗苗,你去那边堵着,我进圈去把猪赶出来。”把玉米面找地方放好后,吴树果指挥弟弟去把道挡住,别让猪在院子里瞎跑。

    林树苗害怕猪拱他,找了个扫帚一脸警惕的挡在身前,等吴树果顺利的把猪赶到了门口才松了口气。

    吴树果一边赶猪一边扛着两袋子玉米面,不知道的人看见了还以为这丫头扛了两袋棉花那。

    看见赶过来的猪,田玉兰也是一愣。不过也大概猜到是自家男人答应帮忙了,既然政府让他们当俩孩子的监护人,帮这点小忙不算什么,于是热情的把俩孩子招呼进来。

    “婶子,又得麻烦你了,等过年杀猪分你半猪肉当寄养费行不。。”

    “你这说的什么话,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还能要你钱?赶紧把猪赶紧去吧。”田玉兰大方道,一袋子玉米面又没有多少钱,反正她也养猪,一个也是养,两也是放。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把猪赶进圈里,田玉兰一提这才知道这丫头刚刚放在地上的东西什么了,“这么大面袋子那!”

    田玉兰不信,自己提了提,沉甸甸的确实是扎扎实实的两袋子玉米面,于是目瞪口呆的把吴树果看了个遍,“天啊!你这丫头什么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