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成为神豪以后 > 第117章 你是水蜜桃味的(万字求月票)

第117章 你是水蜜桃味的(万字求月票)

    你们作死过吗?

    没有吧。

    我孙伊灵作过耶~

    还是三番四次的在‘刽子手’面前恶心他。

    “唉……”孙伊灵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自古美人命运多舛,我孙伊灵也逃不过宿命。”

    魏凛拿起球杆擦了擦,望向站在门口叽里咕噜自语的孙伊灵,“你杵在门口干嘛,过来摆球!”

    “我?”孙伊灵惊讶,“马上。”笃笃笃跑过去摆球,心里诚惶诚恐,不知道他们三个待会要对自己做什么,但是要让我出卖自己,我一定不干的。

    王思明靠在台球桌,“孙伊灵你不是挺骂人的吗,在网上公开骂我的时候多嚣张,现在哑巴了。”

    孙伊灵硬着头皮装疯卖傻的笑了笑,“嘻嘻嘻,校长好久不见,最近你又长帅喽。”

    王思明呵了一声,“你少来这套,你这个女人鬼点子贼多。”

    秦峰放下王老吉走过来打量孙伊灵,“比直播间更好看,身材挺不错的。”

    “蟹蟹秦少夸奖,秦少你也好帅,么么哒。”

    “哈哈哈……”秦峰笑着指了指她,知道这女人古灵精怪,现在开始收买人心,让大家心软放了她。

    其实孙伊灵之前能认识王思明和秦峰二位超级富二代,足矣说明她有很强的交际能力,而且王思明还馋而不得,这足以说明她不像其他网红那样王思明手指一勾就倒贴上去,就这一另类的亮点才有资格让秦峰组个局故意来整蛊她,若是一般贪慕虚荣的女人,何须浪费‘三位老师’亲自下场辅导,早就置之不理了,毕竟孙伊灵还是挺有趣的一个女孩子,是他们见过中不会因为魏秦王身份就趋炎附势。

    此时她球笨手笨脚的在摆台球,魏秦王擦着硬邦邦的球杆看着她,她尽量不让自己的衣领领口曝光,心里暗骂‘三个贱男人看什么看啊!’

    摆好球,孙伊的目光看向正对面的魏凛,“魏公子我真的错了,我能不能别跟我一个小女生一般见识嘛。”

    魏凛啪的一下球杆开球散开在台球桌上,“王思明该你的。”

    孙伊灵心叹一声,“好小气。”

    王思明:“魏凛这样吧输了的人罚酒,一局一杯,怎么样?”

    听到王思明叫魏凛的真名,孙伊灵芳心一动,轻声问道,“魏凛?你不叫魏昆,你叫魏凛,是‘鹿林见深’那个林吗?”

    “正气凛然的凛。”

    “略~一点都不正气凛然,就只知道欺负我一个小女生。”她无聊的坐在旁边沙发上喝着可乐埋怨道。

    魏凛说:“我今天吃了头孢不能喝酒。”

    秦峰说:“你要是输了,孙伊灵替你喝。”

    “我?”孙伊灵惊讶。

    “算了吧,人家一个一个我是小女生,要让她喝酒出了门又骂我欺负她。”

    “不不不,魏公子我不敢骂你了,我喝我喝还不行嘛,可是我酒量不太好,魏公子你一定不能输知道吗?”

    一听不胜酒力,秦峰就笑了,“来来来,开整!”

    三人握着硬邦邦的球杆啪啪啪的在台球桌上打进洞里。孙伊灵安安静静的在沙发上看着他们,发现私底下三人其实就是那种三个大男孩玩耍开玩笑,目光自然是多注意到那位神秘的魏公子,觉得吧他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象,长得又高又帅,笑起来是女孩子最喜欢的那种有点坏坏的感觉。孙伊灵意识到自己思想走偏了,摇摇头保持清楚,“这是一匹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千万不能多想,要不如一定被他吃得渣都不剩。”

    虽然孙伊灵觉得魏公子各方面都很优秀,但这打台球的技术太臭了,你找不到洞吗?都在洞口了你都进不去,我去,急得孙伊灵想上去掐死这只‘小可爱’。

    魏凛自嘲‘今天的技术回潮了,打不过他们,但魏凛很倔强,屡战屡败。’孙伊灵一杯接着一杯的红酒灌下肚,“魏公子要不别打了,我真的喝不了,再喝我真醉了。”

    “那就再玩几局。”

    “噗――”孙伊灵吓得放下酒杯,笃笃笃跑到魏凛身边握着硬邦邦的球杆,“求求你啦~”撒娇!我孙伊灵今晚就豁出去了撒一次娇,男孩子最受不了女孩子撒娇了,魏公子应该也受不了吧,“好不好嘛~”

    “你不是还没醉吗?”

    “我?醉了!”说完就趴在台球桌上演出一副醉意浓浓的样子。

    魏凛笑了笑,“孙伊灵你该去演戏了。”说完放下球杆,秦峰看了看腕表,招呼去餐厅就餐,三人理都没理她,谈笑间走出台球室,孙伊灵气得跺了跺脚,想抓狂尖叫又不敢声张,“我忍!”笃笃笃的跟上去了餐厅。

    海鲜大餐摆在桌上,醒过的罗曼蒂康迪倒了四杯,吃货孙伊灵看着一桌平时都吃不到的高档海鲜大餐,索然无味,可怜巴巴的看着身边的魏凛,手又在下面拉了拉他的衣角,“还是很气吗?”再次切换风格,变为哄小气鬼弟弟的那种大姐姐。

    “把这瓶酒喝完我就不生气了。”魏凛把一整瓶罗曼蒂康迪放在孙伊灵面前。孙伊灵松开衣角,板着脸,“那你还是继续生气吧!”孙伊灵又不傻,自己真要是喝完一整瓶铁定就醉晕了,哪知道他们会对自己做什么,才不会上当呢。于是她就无精打采的吃着帝王蟹,听着他们聊天,聊天内容吓死人不偿命,全是几千万上亿的乐子脱口而出,要是知道他们三人超级有钱,孙伊灵铁定就打电话让精神病院把他们带走了,太吓人了。

    王思明:“听说你买的湾流G650到了?”

    孙伊灵咬着筷子看向对面的王思明,“校长,湾流是什么?”

    王思明:“叫爸爸我就告诉你。”

    孙伊灵:“嘁!我问秦少,秦少最好了,他一定会告诉我。”

    秦峰笑了笑,“湾流是一家飞机制造厂商,主要是做私人飞机这块的,魏凛之前订了一架私人飞机今天到了。”

    孙伊灵:“噢,那你们三个是不是人手都有一架私人飞机?”

    秦峰点头,“都有,不过魏凛这家才买的,算是最新款吧,魏凛那天坐你的飞机去平流层玩玩。”

    魏凛笑了,“平流层没意思了,下次我带你们玩个更有意思的,保证让你们大开眼界。”

    魏凛有多刺激有多鬼点子,秦王二人是见识过了,不得不佩服他的路子野。

    秦王二人表示尽快安排。

    孙伊灵:“刚刚平流层玩什么?”

    魏凛:“我发现你这女人咋那么多好奇心呢!”

    孙伊灵:“我一个小女生好奇你们有钱人每天怎么玩的,这样我下次开播的时候好跟粉丝吹牛嘛。”

    魏凛笑了笑,这女人这话的重点是‘下次开播’,意思很明显是在试探魏凛,‘我还有机会吗?’

    魏凛就不表态,急得孙伊灵尿都要出来了。

    秦峰:“对了,帝都新城区明溪那块新楼盘现在是什么情况?”

    魏凛:“搁置在,我对那块楼盘不感兴趣,再少的钱我也不接盘。”

    王思明和秦峰知道为什么魏凛不接盘,不过现在他们好奇孙伊灵这脑袋瓜子知不知道,“孙伊灵你那天晚上直播聊了你的魏公子,你说说他为什么不接盘。”

    孙伊灵随口说道,“不外乎就是担心接盘后有人戳脊梁骨,说他冲着那块地才搞得王小波父子家破人亡,对吧魏…公…子!”

    魏凛坦然的点头,“对!就是这个原因,虽然我不在乎别人的想法,但有时候个人形象和公司形象还是要的,不能让人觉得我们公司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公司,我们公司可是良心企业。”

    “嘁,你就一点都不良心,你的公司也不是什么良心公司。”孙伊灵又一次嘴贱嘟囔一句,魏凛道,“孙伊灵我看你是真的活腻了。”

    秦王二人起哄:“魏凛掐她嫩肉!好好教训教训她!”

    “不要……我错了!”吓得孙伊灵腿夹紧,“我闭嘴,我再也不说话了。”

    秦峰:“孙伊灵你应该是看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太多,对魏凛有深深的误解,魏凛这人虽然不咋地。”孙伊灵嗯嗯嗯的点头表示同意‘人不咋地’,秦峰笑着继续说:“但他做企业可是讲良心的,为宁医院的收入很大一部分都用于慈善事业,比如给特困家庭病人免除医药费、派医疗队去山区给老人免费诊断、而且人家对员工也很好,吃穿住行都不用愁。”

    “吃穿住倒是正确,行目前还没有。”魏凛随口说的一句话,其他人愣了愣,这话是又要搞事情了?

    员工吃魏凛的,穿魏凛的,住必贵园,行呢?

    王思明笑道:“魏凛你该不会要买个汽车品牌吧?”

    “嗯?”孙伊灵惊骇的眼神望向魏凛,魏凛笑了笑,“到时候有这个想法。”

    秦峰一拍巴掌,“好家伙!整个生态链建成了,你就霸道了,全是吃穿住行全是为宁集团旗下的,而且全是奢侈品,住必贵园的房子,戴百达翡丽,穿你合作的阿拉玛西服,开着豪车去上班,这特么人生赢家。”

    “魏公子你们公司还缺人吗?我要去!”孙伊灵举手,“放在你要封杀我,我也不打算直播了,我就跟着你去上班,将功补过!”

    魏凛笑了笑,“你长得又一般,当前台不合格。这样吧医院太平间却一个背尸体的,你去吧!”

    “……当我没说。”

    饭后,一人一颗木糖醇嚼着,秦王二人借口有事先走了,临走之前秦峰拍着孙伊灵的肩膀说,“孙伊灵加油,睡服魏凛你就起飞了!”

    此时孙伊灵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看着坐在餐桌前玩手机的魏凛,孙伊灵挪动椅子坐进,壮着胆子一把将他手机抢了过来扣在桌面上,“我们有必要好好聊聊!”

    魏凛呵了一声,“我们两个有什么好聊的?”

    “我的未来!魏公子我之前得罪了你,是我的无知,我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别再折磨我了,你知道这几天茶饭不思,也睡不着觉失眠了。”

    “所以你就在我每条斗音下面留言说你错了?”

    “嗯嗯嗯,我真的错了,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好不好嘛。”又伸手拉了拉魏凛的衣角摇了摇,她现在是知道魏凛其实喜欢捉弄人,但还算有愤怒,不是那种见到女人又要扑上去肉抵的,所以胆子大了点,只要撒娇使劲撒娇,没有男孩子能抵挡的了。

    “走吧。”

    “去哪儿?好吧我不问。”

    跟着魏凛走出了俱乐部,杨猛拉开阿尔法车门,两人上车后关闭,驱车离开。

    孙伊灵本想坐对面的,但看到魏凛上车后就坐在靠窗的位置,把旁边的位置留了出来,孙伊灵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是让自己挨着他坐,看在他长得挺帅符合自己男神的份上,孙伊灵矜持的走过去坐下,孙伊灵是颜狗,可以说很多人都是颜狗,面对异性超高颜值的份上,会产生互相吸引。魏凛闻了闻,“什么香水?”

    “就一般的古龙香水,”扭过身,“魏公子你说句话嘛,到底原不原谅我,我真没看开玩笑,我这几天真的失眠了,你那么厉害王小波都惹不起,我更惹不起,你难道非要让我给你跪下你才原谅我吗?”

    魏凛抬手搭在她肩膀上,她僵硬了一秒就松懈了,“你搭我肩膀,我就当你原谅了。”

    “孙伊灵你这女人能不能别像唐僧一眼念念念的,烦不烦。”

    “我不念了你是不是就原谅我了。”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下车。”

    “不要,我闭嘴!”

    “这还差不多。”魏凛靠在位置上,那只搭在孙伊灵香肩上的手把她搂过来,孙伊灵没有反抗,只是怯生生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魏凛,“要干嘛~”说着就抬手捂住被魏凛瞄了两眼的领口,奶凶奶凶的说,“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对我乱来,我就告你。”

    她不说还好,越说魏凛越过分,手从肩上滑落到细腰上搂住,大拇指和食指掐了一点点她腰上的嫩肉,疼的孙伊灵“啊~”叫了一声,挥着小拳头就打他,“你烦死了,掐疼我了,你把手拿开,听到没有,啊~,你还掐我,你咬你。”孙伊灵气得啊,她可从来没有被男孩子虐过,眼前这位魏公子是真不懂得怜香惜玉,真掐嫩肉,气得孙伊灵一口就咬在魏凛的肩上,隔着T恤狠狠的咬出了一圈咬印才松口,看着T恤上牙印一圈的口红,孙伊灵嗤的一声笑了,“你再掐我,我还咬你。”孙伊灵警惕的同时,手一直按住魏凛放在腰上不安分的大手。

    钱是男人的胆,更是征服女人的利器。而有钱又有颜还特神秘的魏公子,几个buff叠加下,孙伊灵作为一个女孩子,是对他这款男孩子有很浓厚的兴趣,而且心里面知道自己他动手动脚的时候,已经是放过自己不会计较一个女孩子在直播间口出狂言的那些小事了,毕竟这么大一个老板那点肚量还是要有的。

    此时保姆车箱内幽蓝色的氛围灯烘托着气氛,孤男寡女的坐在一起,彼此的手还纠缠在女子细腰上,有些暧昧的气氛就已经在车厢内迷茫了,最最最关键一点是魏凛移动荷尔蒙深深的吸引住了孙伊灵,孙伊灵很清楚这一切的前提不仅仅是他长得帅,最大的原因是‘他有钱,他太有钱了,她能满足女孩子一切幻想’,不过孙伊灵并不是随便就和男孩子上床的女人,面对魏公子不安分的手,只要禁区不让你触碰,就腰给你摸摸,也没什么,反正你摸完了必须要不针对我,我还等着直播赚钱买大house呢。

    “你住哪儿?”

    “你要干嘛?”孙伊灵立刻警惕。

    魏凛笑了笑,“这么晚了送你回家,莫非你还想跟着我回家?”

    “不敢不敢……我住的老小区,没钱住必贵园,xxx小区。”

    “一个人住,还是和你男朋友住?”

    “我哪儿来的男朋友,几百年前就分手了,我一个人住的小房子。”

    魏凛点点头,手摸着孙伊灵的细腰,越摸越觉得心里痒痒的,索性抬起另一只手搂着孙伊灵的后脑勺,把她拉近,她感觉半边脸都麻了,心说魏公子是真老手,太会撩女孩子了。

    “你要干嘛?魏凛我警告你,我孙伊灵不是随便的女……人……”说完,魏凛已经吻了上来,她闭着眼睛挥拳打了两下就改为拽着魏凛的衣袖。

    魏凛向来很直接,才难得拐弯抹角,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好感度’作为辅助软件,知道到达80后,就可以掌控全局,如果没到80就为所欲为,很有可能对方会翻脸。

    女神权限+初体验双报告都表面孙伊灵是优,再说了系统特别标注这几天是她的安全期,这么好的机会魏凛会放过?

    片刻后分开,孙伊灵推开魏凛,矜持的扯了扯衣服,“你讨厌,我以为你和王思明他们不一样,没想到你们都是一样的。”

    话虽如此,但好感度骗不了人的,孙伊灵的好感度破80后,还涨了2个点,达到82。魏凛最近用好感度做了几次试验,比如和女朋友蒋梦婕在一起的时候,撩到85分以上后,对方就会接受愿意和魏凛发生关系。所以……还差3个点。

    其实,不需要那么高的点,只要男孩子主动一点,即使分数没85一样可以,只是魏凛喜欢乐趣,这种循序渐进的把分数叠加上去。结果都是一样的,但叠加分数的暧昧过程才是最欲罢不能的。

    魏凛砸吧嘴,“水蜜桃味的还没尝过。”

    “好渣!你是在集邮吗?品尝各种口红味的女孩子?”

    “水蜜桃味的我还是第一次尝,来我再尝尝。”魏凛搂着孙伊灵肩膀肆无忌惮的说道。

    都亲过了,孙伊灵也不装什么淑女了,“你先答应我,再让你尝一次,你就放过我?”

    魏凛点点头。

    孙伊灵抿了抿嘴唇,“OK,达成协议。”说完,抬头跨过魏凛的大腿坐在他腿上,还恶狠狠的说,“亲,让你亲个够!嘴巴亲肿才能松!”

    魏凛笑了笑,“就喜欢这这股狠劲。”

    “真想掐死你。”孙伊灵埋怨瞪了一眼,然后挽起秀发用橡皮筋扎成丸子头,眼神一秒变为魅惑,俯身主动献吻,这一次比刚才自然多了,勾着魏凛的脖子,闭上眼睛尽情享受美妙的瞬间。

    ‘叮!孙伊灵好感度85。’

    吻了!稳了!

    阿尔法停在一处老小区门口,孙伊灵下车,看着魏凛嘴唇上沾着口红,深鞠一躬,“谢谢魏公子手下留情饶了小女子一命。”

    魏凛擦了擦口红,“不请我上去喝杯水吗?”

    孙伊灵瞄了眼放在车内的一件红牛,“魏公子你高贵,我住的地方太简陋,你去了有失身份,还是算了吧。”

    魏凛下车抬手就搂着孙伊灵的肩膀往小区走,“我又不住,我就上去喝杯水就走。”

    “……我去超市门口给你买。”她要挣脱,却被魏凛拉了回来,打骂着走进了小区单元楼,进入电梯上楼时候,孙伊灵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这次是真紧张了,夜色迷茫最容易滋生不该发生的事了,但刚才在车上已经彼此都别撩得火大,有些事自然是要进入下一步的。虽然才认识魏公子,虽然还不算了解魏公子,虽然自己平时不是随便的人,但她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也是想要的,毕竟我一个‘老阿姨’单身好久了,遇到这款有钱又帅的男人,私吞!今晚必须私吞。

    电梯里,孙伊灵的虽然还有最后一丝女人该有的矜持,但身体是靠近魏凛的,肢体语言上分析是默认了。

    18楼电梯门打开,魏凛喜欢这个自己一样的数字。

    “屋子有点乱,你别嘲笑我。”门口孙伊灵警告魏凛一声,然后打开门走进去,脱掉拖鞋,“呃……没男士的拖鞋,反正你也是喝杯水就走的,就不用换了。我去给你拿水。”笃笃笃的跑向厨房冰箱拿水。魏凛在环视一圈,房子是套一的,卧室打扮得粉粉嫩嫩的,摆着直播设备,后面则是一张卡哇伊的公主床,客厅就很简单,但摆着一些女孩子喜欢的花花草草,这个感觉是很整洁的,没有一丝丝男人的气息。

    “你在找什么?”

    “我看看有没有男人藏在你家。”

    “……无语,你不就是男人吗?”

    “呵、”魏凛接过元气森林,喝了一口在沙发上坐下,伸出手拉着孙伊灵。

    孙伊灵握着魏凛的手,走到他跟前。

    魏凛把握着她的手,改为双手搂着她的腰,她并没有任何抗拒,而是视而不见的就这样被他搂着,“你喝了水了,还不走吗?”

    魏凛索性把她拉到自己腿上坐着,孙伊灵大大方方的正视魏凛,难以想象前几天自己还在直播间讲那位魏公子的故事,结果几天后却坐着他腿上,真是够玄幻的。

    当一个女人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卸下所以的伪装,露出真实可爱的一面,她搂着魏凛的脖子,俏皮的笑了笑,说道:“问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了,我就奖励你。”

    魏凛勤劳的双手在干嘛已经不重要的,都是在为了待会做准备。

    “什么问题?”

    “那天在直播间我那样得罪你,你是不是特生气,特想砍死我?”

    “嗯,特生气,所有我今晚就要消消火气。”

    “哎呀,我说真的,你到底有没有生气?”

    所有的谈心对话都是意思的,都是在即将发生的事情做最后的情调。

    “没有生气,我当时都不认识你,我会生个毛的气,当时觉得没什么意思,就退出直播间睡觉了,第二天才醒,看到你给我发了无数条好友请求和道歉留言。”

    “哦……”孙伊灵失落的叹息,“原来是我想多了,我还以为你气炸了,吓得我好几天都失眠了。”说完她就趴在魏凛的肩上。

    倘若是愣头青时期的魏凛自然是不懂的,现在的魏公子很懂女孩子此时说‘失眠好几天’+‘倒你肩上休息’是什么意思了,女孩子终究是矜持的,只会有暗示让你去揣摩她此刻的真实想法。

    魏凛扭头看着孙伊灵清澈的双眸,“既然失眠了好几天,那现在就去睡吧。”

    “不去。”说完,抱紧一点,扭过头去,暗示得在明显不过了。

    魏凛没有说话,只是抱起犹如树袋熊似的孙伊灵走进了房间……

    ……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洒进屋子里,魏凛拍拍孙伊灵的屁股,“去弄早饭,我饿了。”

    “不去,太困了。”

    “你倒是吃饱了,我还饿着了。”

    “说什么都不起床”孙伊灵缩进被窝抱着魏凛继续睡。

    看吧,这就是小女生和大女人的区别,要是安娜的话,起身就去弄早餐了,小女生孙伊灵这种就会只会陪你玩陪你闹。不过两种风味,不同的体验倒也不错。

    中午,两人才醒吃了外卖,魏凛当然是要走了,穿着一件大号白T恤的孙伊灵在门口抱着魏凛,“就不能多陪陪我吗?”

    “要上班,加百号人等着我吃饭。”

    “呵、所以拔调无情喽?”孙伊灵这女人很直接的,很口无遮拦的,性格使然她不会趋炎附势,就是这点才是吸引魏凛的主要原因,魏凛笑了笑,“胡说什么呢。”

    “你难道没那样想?我不信。”

    “哈哈哈……服了你了,跟我来!”魏凛把她拉到窗边,从后面搂着她,指着高楼大厦远处,“看到那栋楼没有?”

    “看到了,不就是你必贵园高级豪宅小区吗?”她看着那几栋位于魔都黄金地段的必贵园小区,没有去管身后人的手rua氖纸。

    “从今天以后你就不用住这个老小区了。”

    孙伊灵猛然回头,惊讶和错愕的表情看着淡定的魏凛,他随口一说就是一个普通人奋斗一辈子的终极目标――魔都一套房。

    “顶楼有套500平的现代风格的大跃层送给你。”

    滴滴滴,魏凛的手机响了,是王思明打来的,魏凛松开氖纸,接了起来,“喂干嘛?”

    王思明:“就打电话问问魏公子在干嘛呢,呵呵呵……”

    魏凛理所应当的说:“在孙伊灵家才起床,待会在聊,先挂了。”手机一扔,魏凛突然又来了性趣,也懒得回房了,就在落地窗前吧……

    王思明此时酸死了,自己馋了孙伊灵不止一天,以至于馋而不得在网上撕比,对方还扬言‘有钱了不起啊,我孙伊灵不稀罕’,没想到魏凛在直播间铺垫了三天,亲自下场了一晚上就拿下了。自豪感爆棚的王思明点燃了一支烟,他需要反思一下自己输在哪里,当然不是惦记孙伊灵,而是男人和男人自己的差距在哪儿!

    快一点的时候,魏凛终于是走了,孙伊灵没再拦,怕了他了,不敢拦了,拦下来受苦的只有自己。

    她泡了一杯咖啡坐在窗边,望着远处那栋以前经常奢望的必贵园豪宅,虽然和魏凛接触只是短短的一日,但一天中又要好多个日出,闻了闻自己身上还有他的味道,突然就觉得昨天之前那种生活回不去了。她明白搬到如果自己从这栋破旧老小区搬到那栋豪华公寓顶楼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昨天秦峰说的‘睡服了魏公子你就起飞了’,对的,去了那栋顶楼自己的确是少奋斗几十年,不需要在趋炎附势的讨好任何人,因为去了那栋楼就意味着背后从此有个‘魏公子’撑腰。

    但她明白一切都是有代价,去了那就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

    寸土寸金魔都黄金地段500平顶楼公寓,虽然不是黄浦江附近,但价值也在近7000多万,这诱惑无法阻挡。而且她觉得魏凛还不错……

    想了很久,孙伊灵给魏凛发了一条微信:【晚上来吗?】

    魏凛在车上看到这条微信,自然是知道她说的是那套顶楼公寓,“做早餐我就来,要不然我晚上不去,免得我出钱出力还饿肚子。”

    孙伊灵:【OK。】

    一种默认的契约算是达成了。

    ……

    魏凛没回公司,而且去了为宁医院,也没直接上楼去办公桌找周集他们开会,而是让杨猛把车听到车位上,让他自由活动电话电话,便戴上口罩去挂了个号――中医杨仲恺的专家号。这是为宁医院最好的老中医,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轮到魏凛进去了,进去后关上门,解开口罩,杨仲恺都下一跳,“魏院长,我还纳闷了这个病人的名字怎么和你一样,还真是你。你来微服私访吗?”

    魏凛:“别紧张,我不是微服私访,我就来看病。”

    杨仲恺一愣,“看病?魏院长有什么病?”

    魏凛手指在桌上弹了弹,说:“其实也不是什么病,呃……老杨这样跟你说吧,就是最近那方面太勤了,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

    杨仲恺点头:“噢,年轻人精力旺盛是好事,但过渡就不太好,魏院长要有节制,不可贪欲。”

    魏凛点头:“就是,要禁欲。所以我找你给我开几副中药保保身体。”

    杨仲恺一愣,欲言又止的说:“院长你是最近次数多了,那方面出现障碍了?”

    一听这话魏凛急忙摇头,“没有!我好的很,我就是担心长此以往下去身体遭不住,所以…老杨你给我抓一副中药。”

    杨仲恺噢了一声,“年少不知那个啥可贵,老来望那啥空流泪是吧?”

    魏凛一拍巴掌,“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杨仲恺点点头,“这下我明白了,魏院长日夜操劳,是需要调理一下,你等等我给你开一副中药调理调理,保证八十岁了还稳健如年少!”

    “好的,老杨我信你!”

    魏凛是真信杨仲恺,这人虽然马上六十了,但最近娶了个二十八岁的娇妻,说明杨仲恺厉害!有他的保养秘诀,所以才来找他。

    男人嘛,特别是魏凛这样女朋友多的男人,更应该为以后的幸福生活考虑,趁年轻多想想以后的事,不寒碜。

    魏凛戴上口罩,“我就先上楼了,熬好药找个小护士给我端上来。”说完就离开诊室。

    魏凛拥有为宁医院最大的好处就是随便浪,一堆专家教授保驾护航,前提是别把身体累垮了。

    回到办公室,周集过来汇报了一下最近的工作,周集这人其实最近觉得自己郁郁不得志的,自己是最先跟着老板干的,到头来罗成彬那王八蛋发展的好,直接干到总部副总的位置去了。

    魏凛见他故意一副郁闷的臭表情,笑道:“老周你别天天在我面前哭丧着脸,都跟你说了医院这么重要的地方必须你把关,我难道亏待过你吗?”

    钱是真没亏待,对于这些大佬来说钱真就是数据了,只是谁的数据多谁的数据少而已,大抵是没什么区别的。只不过男人嘛到了这个阶段看中的不是钱多钱少,而是事业心,想证明自己厉害!

    魏凛继续说:“老周你是从心脏科老专家一步步干到现在的,你的特长是医疗体系,必贵园是卖房子的你又搞不懂。”

    魏凛想了想,“这样吧…我看你闲着也无聊,我让安娜拨一部分款给你建立一个研发团队攻克心脏病,争取拿个诺贝尔医学家。”

    “这――”周集都吓了一跳,诺贝尔医学家,听起来好遥远,好像老板在打发我别天天缠着他。

    魏凛:“既然我们医院那么先进,我又不缺钱,就应该为国家做点贡献出来,快去吧。”

    “是!我努力!”老板都这样发话了,周集只能死了那条线,好好的搞研究。

    周集走后,魏凛在微信上给安娜说了一遍,安娜回复:【钱都得烧吗?】

    魏凛:【是为人类做贡献,争取多一个中国人去诺贝尔领奖,你一个美国人懂个屁!】

    安娜:【……你再说我是美国人我跟你急。】

    不一会儿,一个漂亮的小护士拿着保温杯敲门进来了,“院长你的药熬好了。”

    “谢谢。”魏凛瞄了一眼这小姑娘,“还有事?”

    小护士犹豫了下还是鼓起勇气说:“院长虽然我不能越级给你反应医院的不良风气,但我还是要说。”

    “噢?”魏凛放下保温杯,靠在椅子上双手交叉,“说吧,只要是不公平的我都会严肃处理!”

    小护士点点头:“我要想你举报副院长周集!”

    魏凛眉头皱了皱:“说!周集干了什么!”

    小护士:“院长你不知道周院长把我们医院搞得乌烟瘴气,还包养女医生,利用职务之便给女医生谋取不正当利益,入住我们公司必贵园的高档别墅!而且还不是一个,是包养的两个!我若是不举报这种事,我良心不安!”

    魏凛义愤填膺的说:“有道理,我明令禁止任何利用职务之便的事情,没想到周集还敢顶风作案,真不把我放在眼里,说吧!到底包养的那几个医生,你给我说,我立刻处置!”

    小护士:“就是因为他这样的败类才把我们医院搞得乌烟瘴气,一个两个医生,一个叫温情,一个叫温浪!”

    “噗――”

    魏凛一口中药喷了出来,“啥?”

    “老板是不是挺震惊的我们医院的孪生姐妹都被那个败类给……哼!”小护士一拳重重的砸在办公桌上,“老板你不知道啊,她们两姐妹本来是实习的,结果实习没多久就被周集破格提升为编制内医生,这是我们医院都知道的秘密,而且那两姐妹虽然工作很认真,但平时周集经常去找她们说话,而且我好几次看到她们两姐妹上了豪车。之前我还纳闷她们住的是老小区,就在上周我跟踪那辆豪车,才发现她们搬了新家,住在郊外一处本小区的豪华别墅你!每天有人接她们上下班!”

    “老板,你说这种事是不是该严惩这种把医院搞得乌烟瘴气的败类!”

    “呃……”魏凛愣了愣,“这个嘛……嗯……咳咳,呃……”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因为是我啊!

    周集就一个跑腿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