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宗皇帝成长计划 > 第三章 你这是在逼朕发飙啊!

第三章 你这是在逼朕发飙啊!

    持龙旗禁军,列队前方,分作十二队,前方引路,旗帜纷飞,肃穆异常。

    华盖伞、旗、黄麾、绛麾、玄武幢等仪仗簇拥萧承车架,手持斧钺刀枪的禁军们列队四周,仪仗尽数打出,浩浩荡荡朝中庆城而去。

    此时,在一众禁军视线之中,已然出现了中庆城那宏伟壮阔的城墙。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位禁军驾马狂奔,口中急呼道:

    “陛下有令,暂停脚步!”

    数千禁军听闻命令,当即脚下一顿,呆立原地,一丝不动。

    萧承褪去战场之上所穿的重铠,换上一身更显华贵尊严的金色鳞甲,头戴十二瑬冕冠,骑着战马,越过一众禁军来到最前方。

    “陛下,为何突然停下?”战场之上走过一遭,气质更显野性的杨大眼跟了上来,小心问道。

    萧承轻笑一声,道:

    “咱们日夜兼程,提前归来,总要让朝中百官准备准备吧,先去一趟感业寺!”

    杨大眼闻言,连忙拱手道:

    “是!”

    萧承话音刚落,大军并着皇帝仪仗,转身便朝感业寺而去。

    来到感业寺山门之下,望着眼前雄伟山门、绵延至山上的汉白石石阶、还有那袅袅升起的青烟,萧承忍不住再次发出一声感慨:

    “真有钱啊!”

    杨大眼眉头一动,小心翼翼道:

    “恭喜陛下!”

    萧承闻言,看着面露憨色,但实际心中却比别人还要通透的杨大眼,不由朗笑一声,一夹坐下战马,高声道:

    “上山,见佛祖!”

    话音刚落,他坐下战马便长嘶一声,四蹄撒开,沿着这宽敞连绵的汉白玉石阶,朝感业寺中跑去。

    萧承这一动作,让这段时间,在萧承身边随着他将夏国腹地搅得天翻地覆的千余骑兵,当即跟上。

    战马嘶鸣之声不绝于耳,刀剑虽未出鞘,当已是锋芒毕露。马踏山门,直朝感业寺而去。

    其余数千禁军,亦有面露迟疑之色的将士。

    毕竟佛门在云国根基深厚,军中将士,就算没有多少人信佛,但也对佛门极为尊重。

    但迟疑片刻之后,这些禁军将士,还是动作起来,在禁军将领的安排之下,把手山上各处要道,直接将整个感业寺封锁了起来。

    而此时,感业寺中,本就惴惴不安,担忧着京中局势的慧痴,听到这战马嘶鸣之声,猛地一惊,差点没挑起来,口中急忙问道:

    “怎么回事?是有人打上来了?”

    此时围绕着慧痴身边的一众僧人,也皆有些手忙脚乱,连忙道:

    “方丈请放心,已经派人去查探了!”

    慧痴恍然若失地点了点头,然后又猛地抬头,脸上闪过一丝惊慌,厉声道:

    “先安排寺中高手,时刻准备送我出去!”

    身边跟着慧痴的僧众眉头微微皱起,道:

    “方丈,一切尚未确定,不应到如此地步!”

    “你们懂什么!”慧痴嘴里呵斥道,却也说不出什么原由。

    这个时候,一年轻僧人匆忙跑了进来,气喘吁吁道:

    “禀告方丈,陛下……陛下回来了!”

    慧痴闻言,原本就不坚强的心理,顿时害怕起来,抓着身边僧人的僧袍,慌张无比道:

    “不好,这是出事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快,带着人护送我离开感业寺。”

    为首的僧人,看着慧痴这幅模样,眉头皱得更紧了,脸露失望不满之色,道:

    “如今大法师不在,方丈便是主事之人,岂可如此不堪?当今皇帝亲临,虽不知其中原由,但为了方丈此前所谋划的大计不露马脚,不惹人怀疑,还请您前去相迎!”

    慧痴闻言,双眼一瞪,咬牙道:

    “相迎?如此时机,去相迎便是送死!我不管,立刻送我离开感业寺。”

    为首僧人闻言,双手合十,口念阿弥陀佛,然后双眼一厉,看着慧痴,呵斥道:

    “只要我佛门在民间的根基未失,历代皇帝都不能拿我们如何。方丈若是出逃,必定会被扣上什么不知道的罪名,这才是不明智之举。”

    为首僧人的这幅态度,让慧痴心中又是一颤。

    他环顾大殿之中坐着的一众僧人,就将众人皆是默然地看着他,不发一言。这些人只这幅态度,丝毫没有帮着慧痴他说话的意思。

    这个时候,慧痴突然心中一凛。

    曾经的他,自以为没了慧开大法师的掌控,便可再无掣肘。但今日所见,寺中僧众对自己真正的态度,才让他突然反应过来。

    原来他自己也不过是慧开、不,是佛门推出来的一个傀儡而已。

    意见相同时,听慧痴的。意见不同时,那可就是他们说了算!

    见慧痴讷讷不语,为首僧人眉头一皱,一把揪起他的衣袖,拖着他起来,道:

    “请方丈更衣,前去迎接陛下圣驾。”

    慧痴不敢反抗,只得讷讷地被为僧人们拖了下去。

    萧承纵马狂奔,然后直直停在感业寺封锁的大门之前,饶有兴致地看着这镶铜钉的贵气朱门。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千余士卒也已然追了上来,停在了萧承身后。

    “陛下,末将去叫门!”杨大眼闻言,当即上前一步,急促道。

    萧承胸有成竹地冷笑一声,道:

    “不急,他们会出来开门的!”

    果不其然,萧承说完,话音刚落,寺门便轰然打开。

    浑身颤颤,几乎站不稳的方丈慧痴,在几名僧人的连扶带拖的,给他弄了出来。

    “感业寺僧众,拜见陛下!”

    此时的慧痴,显然是慌张到说不出话来的。这个时候带着僧众对着萧承行礼的,便是刚刚执意要慧痴出来拜见的那个大和尚。

    萧承骑在战马之上,环顾出来相迎的一众僧人。

    人数不多,不过几十人。和当初萧承继位那天,感业寺数千僧众齐出的场景相比,差了太多了!

    除去了护寺僧兵,还有此时在中庆城中的感业寺最后三百精锐,感业寺也实在没人了。

    不过就眼前这几十人,一个个的气息凝实无比,起码是七八阶的高手。为首的大和尚,只看身形气势,似乎是九阶高手。

    一个感业寺,便有如此底蕴。当真不敢想象,这佛门在云国的势力,到底到了何种地步!

    萧承轻笑一声,微微抬手,朗声道:

    “诸位,免礼吧!”

    为首大和尚闻言,站直身形,上前一步,道:

    “贫僧慧行,眼见陛下驾到,想必应当是您得胜归来。我等僧众,于此恭贺陛下!”

    萧承哈哈笑了两声,道:

    “慧行大师客气了!”

    “贫僧斗胆,敢问陛下,既然您已然班师回朝,那又为何不见我寺中随陛下出征的僧众呢?”

    萧承眼睛一动,似笑非笑道:

    “啊,他们啊……有些僧人觉得自己破了杀戒,干脆还俗去了!还有些僧人,自觉罪孽深重,要留在边境教化两国子民,以求赎罪呢!”

    哪有那么多,因为杀人便愧疚难当的僧人啊!此时随军的大部分僧兵,还在石城郡,被大军看守着呢。接下来萧承要动手削弱佛门,怎么可能让这些生力军回来,给自己找事?

    此话一出,慧行和尚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阴沉了下去。

    萧承刚刚所说,在场众人,就没有一个相信的。但只从这话,众人也听出了萧承的意思,之前那些僧兵,只怕回来的可能性实在不大了!

    慧开不在,慧痴不顶用。此时的慧行,已然成了感业寺的话事人。

    他先收敛好情绪,深吸一口气,双手合十行了个佛礼,然后开口道:

    “原是如此啊!到底是这些僧众修为不够,难以参透佛法精妙啊!”

    慧行说罢,故意顿了顿,再次问道:

    “贫僧斗胆,敢问陛下,此时不回京中受百官朝拜,何以来我感业寺中?”

    萧承闻言,心中恶趣味涌上,脸上故作哀叹,道:

    “唉,说起来,朕这次战场之上走了这么一遭,亲眼见着三国将士互相拼杀而死,自己更是上阵杀了不少人,心中莫名愧疚。行至京师之外,突然想起了慧开大法师佛法精深,便想要前来请其为朕解开心中疑惑。”

    慧行闻言,脸色一僵。

    慧开哪去了?感业寺的这些人,都很清楚。

    可如今,慧开杳无音信,倒是萧承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其中之事,虽没有证据,但一众感业寺僧人,心中也已经猜到了一些。

    慧行嘴唇动了动,眼中悲意一闪而过。

    “只怕如今,要让陛下白跑一趟了!慧开法师,如今正在闭关,不能为陛下解惑了。”

    萧承闻言,眉头竖起,脸上流露出怒意,冷声道:

    “朕心中困惑难解,烦躁不堪。就算如此,也不能让慧开法师出关?”

    说完,不待慧行回话,萧承便是冷笑一声,道:

    “好!好啊!感业寺,这是将朕不放在眼中,逼朕发飙呢!来人啊,给朕……”

    “等等!”

    慧行嘴巴微张,实在想不到就因为自己的委婉拒绝,萧承便直接便做出一副要翻脸的样子。

    可是如今局势,今非昔比。萧承身边有大军跟随,而感业寺几乎八成的力量,都不在寺中。慧行实在不敢赌萧承会不会趁机找个借口,便直接动手。

    “陛下,武者闭关,非同小可,绝非有意慢待陛下。贫僧也算精通佛法,不如就让贫僧为陛下解惑吧!”慧行连忙道。无广告网am~w~w.

    萧承闻言,眼睛再次睁大,震惊道:

    “好你个感业寺,朕要慧开法师解惑,而非冲着你慧行来的!尔等这般,就是在逼朕发飙!好啊,来人,给朕……”

    慧行嘴角猛地抽动,连忙抬手阻止道:

    “等等!”

    “陛下明鉴,慧开法师当真不能出面。”

    萧承闻言,眉头紧锁,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感业寺中僧人,忽然沉吟道: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朕忽然想起一件事,听闻最近国中,出现了山野匪徒,霸占寺庙伪装和尚的事情。该不会,你这慧行和尚,便是这般吧!”

    萧承说罢,怒目圆睁,怒吼道:

    “好啊,慧痴方丈这一副被你们强行带出来的样子,果然如此!慧开法师,也只怕遭了你们的毒手了!来人,给朕……”

    慧行嘴巴抽动,无力地张嘴,出声道:

    “且慢!”

    “陛下也有修为在身,知道武者修行,突破时机极为紧要。此时法师闭关,我等当真无法前去打扰。不若请陛下稍等数日,等法师出关,再去为陛下解惑,如何?”

    萧承闻言,神色渐渐平淡下来,点了点头,道:

    “也是有几分道理……这么说,你们不是霸占寺庙的匪徒了?”

    “绝对不是!”

    “慧开法师未遭你们毒手?”

    “绝对没有!”

    萧承点了点头,昂然道:

    “好了,朕知道了,便相信你们一回。三日之后,若是朕见不到慧开法师,可不要怪朕发飙啊!”

    慧行下意识地朝中庆城的方向微微一瞥,想起此时在城中布置的手段,心中咬牙道:

    “好,三日便三日!”

    嘴上是如此说,但这个慧行,此时心中已然打定了主意,等萧承离去之后便安排人手撤离感业寺。以免城中谋划事败,导致这次,佛门势力损失太过严重。

    萧承闻言,打量着眼露深邃的慧行,嗤笑一声,道:

    “好!”

    萧承头都不回,突然沉声喝道:

    “狄青!”

    话音刚落,身后骑兵之中,一个容貌俊秀,身材高大,身穿铠甲的青年,纵马而出,对着萧承拱手道:

    “末将在!”

    云国没有在脸上刺青的刑罚,这面涅将军,脸上也便没有了那刺青,萧承先入为主,让人寻他之时,可是废了不少功夫。

    所幸如此年轻的九阶高手,倒是不多。狄青此前也欲要从军效力,这才终于被萧承的人找到。

    萧承举起手中马鞭,一指前方感业寺中,喝道:

    “慧开法师,乃是我云国大德高僧,既然逢法师突破,朕便让你领五百骑兵,于此地守候,直到三日之后法师出关!”

    狄青闻言,脸上顿时一肃,拱手道:

    “末将领旨!”

    萧承扫视着感业寺僧众铁青的脸色,冷笑道:

    “记住,一步不得离开!一个不得离开!”

    “陛下放心!”狄青冷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