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喻小妍墨景宸 > 第207章 黑手

第207章 黑手

    喻小妍和墨景宸渡过了这一次许文宁和林子华的联手设计,也不敢完全放松。

    在墨景宸和她仔细嘱咐了之后,喻小妍才对林子华的态度有稍微的松动,但还是不让他真正接手事务,只是在他交完报告之后开始安排一些小工作,美其名曰从基层做起。

    而她也发现,林子华的工作效率似乎并不高,经常能够看到他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地走来走去。

    喻小妍虽然奇怪,也没有过多干涉,只是任由他去了。

    八宝的全身检查安排下来了,喻小妍特地请了一整天的假,去医院全程陪护,检查完之后,她又上楼去墨以成的病房看了看。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医生正好在查房,喻小妍直接推门进去,医生看见是她,一时间脸色有些变换,像是下意识把手里的病历翻过一页,开始在新的一页上记录墨以成的情况。

    喻小妍走上前去,医生才问:“这位小姐,你是……?”

    旁边陪着的护工这才说:“这是墨先生的未婚妻,墨先生之前吩咐过,只要是这位小姐过来,就不用和其他人一样对待。”

    医生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似的,看见喻小妍探究的眼神,又说了一句:“因为墨先生的要求特殊,所以我们从主治医生到护工都比较紧张,而且又涉及到家族内部……”

    医生笑了笑,没敢继续明说,喻小妍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才问:“墨董情况怎么样?”

    这个墨董当然是为了和墨景宸的“墨先生”区别开来,医生和护工都相互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墨以成还在双眼紧闭,像是睡着了的样子。

    喻小妍等了一会儿,才听见医生开口:“病人的情况相对来说比较平稳,但是还没有能恢复,可能还要休养很长一段时间。”

    医生说着,就看见喻小妍点了一下头,他才继续说:“这段时间之内语言能力和各项生理功能可能都没有办法恢复,目前只能躺在床上。”

    喻小妍明白了,看着眼前的墨以成,忽然有些感慨,仔细想一想,之前的很多事情都和许文宁有脱离不开的关系,现在也算是他的报应了,这样一报还一报,再加上宝宝们也逐渐对他谅解了,她心中的怨恨也少了不少。

    墨以成要是知道现在的许文宁在做些什么,恐怕也是要被气得心脏病发。

    她突然就觉得墨以成似乎有一些可怜。

    “那麻烦医生和护工能好好照顾墨董。”喻小妍叹了一口气,“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的话……”

    她皱了皱眉,恐怕墨景宸也不能够放松。

    “这样,我的孩子就在楼下的病房,这是我的电话。”喻小妍从旁边的桌子上拿了一张纸,向医生要了笔,写下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再递给医生,“如果墨董有什么情况,也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医生收下喻小妍递过来的纸,脸色也有一些微妙,但是还是看了一眼内容,笑着说了一句:“好的,喻小姐。”

    喻小妍这才稍微放心一些,又问了护工一些问题,确认墨以成现在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状况之后,又下了楼。

    宝宝们放学来看八宝之后,又要求要看墨以成,喻小妍带着他们上楼,正好碰见来探望墨以成的许文宁。

    许文宁刚好从病房里出来,一开门看见喻小妍和宝宝们,还有些惊讶,马上又转换成平常的样子了,不知道为什么,喻小妍从她的脸上好像看到了一丝惊慌的情绪。

    喻小妍下意识往病房里面看了一眼,护工并不在里面,之前墨景宸还对护工下了命令,想必许文宁的惊慌就来自这里,她是偷偷过来的。

    喻小妍心里突然觉得有点不对,想要进去看,许文宁却先把她拦在了门口,似笑非笑的:“景宸也是,居然让你一个外人自由活动,反而不让我看我的丈夫。”

    喻小妍没说话,旁边的九宝因为上一次的经验,知道她来者不善,直接开口了:“爸爸不让你进去,是因为你进去就会吵到爷爷,爷爷也不想见你。”

    “之前难道还不够明显吗?你在的时候,爷爷都已经那样了,我们在的时候爷爷可没有,再说了,要是真的为了爷爷好,你就应该听爸爸的话,好好呆着,不是在这里和妈妈吵架。”九宝一张小嘴叭叭叭的,看得许文宁一阵生气,她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只是对九宝笑了笑,就像只把她的话当做是小孩子的玩笑话。

    许文宁看着眼前的人:“你们一口一个爷爷,好像当初对你们做那些事情的不是他一样,这样双重标准,难道就是你们妈妈教你们的?”

    七宝听了这些话正一阵生气,许文宁就开口了:“不过呢,我现在还有工作要做,也就不和你们在这里说这么多了。毕竟我也不像喻总经理,有这么多时间,下班可以用来照顾孩子和别人,工作也可以分派给手底下的人做。”

    许文宁的语气满是讽刺,也没有多看喻小妍和宝宝们,就往出口的方向走了。

    宝宝们看着她去的方向,七宝还冲许文宁做了个鬼脸,被喻小妍拉住,说了一句:“我们现在直接进去看爷爷吧。”

    喻小妍这才带着宝宝们进去了,护工也回来了,手里还提着热水壶,想来是去打热水了,看见喻小妍和宝宝们,也是惊讶。

    喻小妍解释:“我带宝宝们来看看爷爷。”

    护工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喻小妍看床上的墨以成,他似乎睁开了一点眼睛,但是好像还是没意识的状态,而他氧气管旁边居然有一点水渍,看起来很奇怪。

    喻小妍心里怀疑,嘴上没有说,护工这时候要打热水给墨以成擦脸,也看见了那一块水渍,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喻小妍。

    两个人的对视说不出的诡异,喻小妍才说了一句:“以后要是没什么事,就不要离开病房太长时间了。”

    护工的眼神闪了闪,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