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秘之劫 > 第3章 笔记(新书求支持)

第3章 笔记(新书求支持)

    第二天,下绿森林的太阳照常升起。

    亚伦·索托斯心里一边祈祷,一边拉开了窗帘,看到金黄色的朝阳自窗户透过,终于长松口气:“幸好……幸好不是这里。”

    昨晚的梦,或者说金手指世界中的场景,实在太过骇人。

    亚伦·索托斯生怕自己其实改变的是现实世界,那就将自己玩死了,堪称穿越者作死的典型。

    ‘不过,我只是想让太阳换个颜色而已啊,怎么就世界大变了?……似乎那猩红的太阳光中,蕴含着什么可怕的污染,瞬间就让整个世界都开始异变,还有那种力量自带的疯狂感,莫非……是我的金手指有些问题?’

    亚伦索托斯打开抽屉,从中掏出一本黑色笔记,这是他的观察者日记,一半的内容都布满了密密麻麻、只有他才能看懂的方块字。

    ……

    【已知:经过多方打探,目前领地上的骑士与学者并未掌握神秘力量。】

    【已知:‘绿榕树祖母’只是普通的原始自然崇拜图腾,并未展露过神迹。】

    【已知:通过对女仆、以及其他人的暗中试探,并未有人梦中穿越到一个清晰的世界。】

    【综上,可以初步断定‘梦中照见’是我的金手指。】

    【通过设立目标与参照物,持续观察的实验,可以确定梦中世界有着基本的运转规则,并非我幻想出来的世界……与现实世界的时间流速对比并不一致。】

    ……

    【绿榕扎根之月,15日,跟随父亲祭祀了‘绿榕树祖母’,晚上又梦见了那个世界,改变了那边的太阳,导致整个世界疯狂异变……推测我的金手指力量可能偏向混乱?或者蕴含疯狂的因子??】

    硬质的鹅毛笔沾着墨水,在略微泛黄的纸张上留下优美的痕迹,亚伦的表情却是十分凝重。

    他停下笔迹,沾了沾墨水,继续写道:

    【改变世界之后,感觉意识极度虚弱,似乎又回到了婴儿时期。】

    【推测:每一次入梦,或者说现实中每过去一天,我梦中的‘力量’都会强强一分,于昨夜到达了某个‘界限’?虽然积蓄的力量消失了,但质变或许已经发生?】

    【梦中之物无法带到这个世界,梦中的力量,似乎也无法影响现实中的我……那么……这个梦到底有什么用?甚至,连是真是假都无法彻底证实!】

    【总结:垃圾金手指!】

    亚伦划出最后一笔,将笔记本合上,叹了口气。

    在这个异世界,加载了一个废物金手指,实在很令人感到忧伤啊。

    虽然昨晚的表现,证明金手指或许没有那么废物,但也没啥大用。

    面对即将到来的战争,仍旧没有丝毫办法。

    “虽然只是村长乡长级别的械斗,但一不小心,也是有可能会死人的啊。”

    带着一点感慨,亚伦来到餐厅,跟一家人共进早餐。

    早餐还算丰盛,有烤好的培根与白面包,各种新鲜水果,以及牛奶。

    西奥多、索尼娅、柯林、金妮都在。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十多岁,腿上绑着白色布条与木板的熊孩子,正是亚伦的三弟——肖恩·索托斯。

    因为亚伦的生母疾病去世,领主大人很快便迎娶了第三位夫人,感情还算不错。

    特别是在生下肖恩之后,对于柯林而言,最大的敌人与对手便出现了。

    不过此时,熊孩子肖恩一边用刀叉切割着食物,一边似乎是炫耀地瞥了亚伦一眼。

    ‘这算什么?炫耀受伤不用上战场?不,你其实根本不用上战场……’

    亚伦翻了个白眼,在自己位置上坐下。

    西奥多用餐时十分安静,周围侍立的管家与女仆也不敢发出声音,整个餐桌上只有偶尔响起的轻微刀叉声。

    终于,亚伦听到了父亲的声音:“关于这次战斗,亚伦,你有什么看法?”

    “父亲大人……”

    亚伦组织了下语言:“从道义上来看,对方违反了神圣的婚约,我方是有充足的出兵理由的,但从地形上来看,对方占据绿森林的上游,可以顺流而下,机动性很高……”

    庞大的绿森林之地有两家领主,戴维斯与索托斯,据说祖上还有一些血缘关系。

    但毫无疑问,到了这一代,已经非常淡薄了。

    如今,更是即将兵戎相见。

    ……

    早餐时间很快过去,亚伦冷眼旁观,发现索尼娅夫人虽然一派端庄的样子,但偶尔瞥向柯林的眼神,实在十分玩味。

    ‘看起来,这位夫人八成将之前肖恩的坠马,当成了柯林的手笔……毕竟对方是嫡长子啊,肖恩最大的敌人……嗯,我目标最小,但也不能大意,有时候老大与老二打架,很容易将老三打死。’

    一边若有所思,亚伦一边来到了城堡前方的训练场上。

    他原本就有每天锻炼的习惯,而战争将至,更是需要不断磨练自己的技艺。

    亚伦望着自己的武器架,黑木架之上,赫然悬挂着两把武器。

    其中一柄剑有长而细的剑身,复杂而完善的护手,轻盈灵动,是一柄迅捷剑,也是现代击剑的雏形。

    它是亚伦最常佩戴的随身兵器,被柯林恶意地命名为‘缝衣针’,意为女人才用的兵器。

    但亚伦对此笑而不语,他当然知道,穿刺对人体造成的贯穿伤,远比劈砍造成的伤势要麻烦。

    无论是重要脏器被刺穿导致的内出血,还是肠子破损带来的感染,在这个没有外科手术的时代,都是无人能治的绝症!

    哪怕被砍掉一条手或者腿,也比要害中一刺剑活下来的几率大!

    迅捷剑优雅的外表之下,潜藏的是可怕的杀伤力。

    特别是,它比其它剑轻!也因此能更加持久地战斗。

    可以说,在日常生活与街头防身之中,刺剑绝对是最佳选择,堪称西方最强的便携式单挑冷兵器。

    亚伦自然也在刺剑技艺上下了大功夫。

    但此时,却不得不放下它,叹息一声:“不合时宜啊,虽然刺击剑很适合日常格斗防身,因为没人出个门还穿重甲,但战争不同!”

    戴维斯领中的平民自然是无甲的,但骑士不同!

    他们每一个都经过了专业的训练,体魄与杀人技巧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战斗时身上更是会穿着厚厚的金属甲胄!

    那种盔甲包括一系列部件——内甲、胸甲、裙甲、头盔、铁手套……完全就是一个铁罐头。

    甚至,一套制作精良的骑士甲胄,堪比一座庄园的价值!

    正好是细而薄的刺剑之克星!

    亚伦想到这里,直接拿起了另外一把十字长剑。

    它剑刃宽阔,剑柄漆黑,长度接近两米,需要高大的男人才能挥舞起来,在剑刃之上还有锯齿,一切只为了增加劈砍铠甲时的杀伤力,是一柄真正的战场凶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