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秘之劫 > 第2章 我真不想毁灭世界(求推荐、收藏)

第2章 我真不想毁灭世界(求推荐、收藏)

    中世纪的城堡为了追求防御力,用巨大岩石堆砌而成,窗户很小,采光条件很差。

    特别是索托斯堡的大厅,哪怕是白天,都要点着很多蜡烛。

    亚伦站在角落中,坐视父亲与大哥,还有一干骑士激烈争论着什么,双目却望着那些白色的蜡烛。

    ‘在这个生产力低下的世界,平民也用蜡烛或者油灯照明,不过城堡使用的是蜂蜡蜡烛,燃烧时极少产生烟熏,而平民只能用石蜡蜡烛或者动物油脂……用多了说不定眼睛都会被熏瞎掉。’

    至于父亲与幕僚们的争论,以及与隔壁领地的矛盾,亚伦心里一清二楚。

    说起来,他实在很佩服前世中的穿越者们,那种一个人就能促进科技大发展,甚至产业升级,宛若脑海之中装了百科全书般的博学。

    到了他这里,作为一个文科僧,却只能回忆起一些极为有限的残缺资料。

    当然,即使是极为有限的资料,在这个时代也异常珍贵。

    但怎么说呢,亚伦·索托斯实在提不起劲来。

    毕竟,有着正统继承人柯林存在,作为老牌贵族的西奥多,根本不可能让自己继承领地,而为了集权,西奥多也排斥一切割裂领土的行为。

    作为家族次子,长大之后最多获得一点微薄的钱财馈赠,然后就要自谋生路。

    亚伦也尝试过一次,经历不少失败,才摸索出便宜耐用纸张的制作方法,从而建造起了一个造纸作坊。

    然后他名义上的那位父亲大人,只是口头夸奖了一句,就命令管家将作坊收归公有了。

    这一举动立即令亚伦死了心,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虽然投胎技术不错,但终究差了点。

    不仅仅古代东方礼教吃人,西方的规矩同样如此。

    在领地之中,领主的话就是法律!任何没有实力的抗争都是笑话!

    甚至,他还需要庆幸,庆幸自己不是平民乃至最底层的农奴。

    曾经,亚伦就看到过一个聪明的农奴孩子,趁着柯林巡视农田的时候,想要举报税务官贪污的问题。

    然后,对方还没有冲到柯林身边,就因为用肮脏的身体挡住了高贵大人的去路,被卫兵直接踢得半死!

    至于呼喊的内容,柯林根本不屑去听!

    从那以后,亚伦就变得更加谨慎,或者说沉默。

    至于搞死柯林,直接上位?

    说实话,他动过这个念头,不过衡量一下双方的支持者,以及在西奥多心中的地位,还是放弃了这个不太诱人的想法。

    毕竟,因为自己的示弱,柯林虽然不太看得惯自己,也没有直接下杀手,让他先发制人,还是有些心里过不去。

    不过区区一座造纸作坊,就当做白吃白喝这么多年的报酬了。

    而索托斯家族与戴维斯家族的矛盾,也是因为这座作坊而起。

    因为造纸作坊的利润,引起了戴维斯家族的觊觎,之前就派过一些探子,后来双方族长讨论过几次,终于签订了和平协议,双方嫡系的婚约就是标志。

    但如今……

    “戴维斯家族不满足于我们之前的方案,想要更多……”

    西奥多拔出匕首,狠狠钉在木桌上,末端还在不断颤抖:“我们要让他们知道,他们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厅堂里的男人们野蛮地嚎叫了起来,其中以柯林最为脸红脖子粗。

    亚伦也跟着喊了几句口号,兴致寥寥。

    西奥多却不知为何,向角落扫了一眼:“亚伦,你也十六岁,是大人了,该上战场获取属于你的功勋。”

    “是,父亲。”亚伦沉默了一下,坦然回应道。

    这毕竟是两个领主为了一头野猪都能打起来的社会,自己拖到此时才上战场,已经足够幸运了。

    ……

    夜幕降临。

    “虽然如此,但柯林被退婚,我却要为他上战场,真是不爽啊,刀箭无眼,说不定就挂了……我舍不得家里的女仆小姐姐……”

    亚伦赤着上身,挥挥手,让一个脸上带着红晕的美丽女仆走出房间,望着关闭的房门,暗自想着。

    嗯,古代娱乐稀少,而他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抵挡不了诱惑,不过好歹坚持到了十六岁,据女仆间的小道消息说,柯林那个混蛋小子十三岁就破了身,真是让人不知该说什么好啊。

    此时的亚伦,感觉心中无欲无求,宛若一位贤者,闭上眼睛就进入了梦乡。

    他睡眠质量一直不错,基本上沾着枕头就能睡着。

    “我闭上眼睛世界就不存在……”

    ……

    身体在下坠,猛地一个激灵。

    亚伦睁开双目,看到了一片蔚蓝的海洋:“又是这里,又是这个梦!”

    作为一名穿越者,他还是有个金手指的,虽然很废物,就是一睡着就会进入这个梦中,并且,维持着清醒,宛若在做清明梦一样的状态。

    在还是婴儿的时候,亚伦就进入了这个梦中,看到了蔚蓝的大海。

    而他自己,则是处于一种十分奇异的状态,似乎悬浮于海面之上,又似乎没有一点重量。

    他仿佛一个幽灵,任何物体都能从他身上穿过,而自己则没有一分力量,拿不起一粒微尘。

    就好像是……一个纯粹的观察者,一个被固定位置的囚徒。

    亚伦甚至怀疑,这只是一个特殊的梦境,而并非什么金手指。

    直到他后来多次尝试,发现进入的都是同一片梦境,才终于不得不承认,这里,或许并不是梦,而是一个异世界。

    “但是……为什么定位在一片大海中?”

    亚伦很是无语,他看着海平面都快看吐了。

    不过,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发觉,自己的意识似乎在一点点变强。

    或者说,每晚的入梦,都是在增强意识的力量。

    直到今晚!

    十六年的积蓄,似乎终于达到了某个极限!

    轰隆!

    亚伦·索托斯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触感。

    他的意识无限膨胀,宛若打破了某个桎梏,无远弗届地延伸、膨胀……

    无序、混沌……自身宛若处于一片虚无的中央,有扭曲的残影伴随着碧绿的火焰与疯狂的笛声起舞……

    强大的力量在心中涌动,似乎自己一伸手,就可以改变眼前的一切!

    他笑了笑,望着似乎十六年不变的海平面,以及天空中那一轮太阳,略带些疯狂地想着:“如果能改变的话,这太阳看着好无趣,如果是红色的就好了!”

    念头刚刚一动,亚伦就感觉自己的意识之中宛若开了一个闸门,积蓄了十六年的力量倾泻而出!

    天空之中,那一颗似乎亘古不变的恒星,表面蓦然爬上一个个猩红的斑点,斑点继而连接成块,将整个太阳染红!

    猩红色的光芒照射而下,遍及大地、海洋……

    在这光芒之中,似乎隐藏着难以言喻的恐怖与诡异。

    哗啦啦!

    海平面分开,一条条海鱼浮现在海面上,继而鳞片炸开,似乎有诸多线虫在血肉之下蠕动,长出锋利的爪子与牙齿……

    怪鱼们聚集起来,互相撕咬、吞食、融合……

    不远处,更大的阴影浮现,一条类似鲸鱼的生物成为了最终胜利者,开始更加疯狂的血肉畸变……

    “我……我不是故意的啊……”

    感受着意识中似乎回到了婴儿时期的虚弱,还有渐渐摆脱疯狂的清醒,亚伦欲哭无泪。

    这时候,在他心中,一道道残破的信息浮现出来:

    【我是梦,是熵,是一切!】

    【我独立于所有维度之外,我不可描述、难以名状!】

    【我无所不能!】

    【我是……‘梦中造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