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幽龙凰 > 第1327章你这后辈入赘了

第1327章你这后辈入赘了

    嗡

    伴随着灵力输入,那巴掌大的阵法完全点亮,但他没有半点罢休的意思,依旧在不知疲倦的大快朵颐。

    敖玉城也不敢轻易松手,任由他将体内浩如烟海的灵力抽取出去。

    他一只手抱着姚鸿胭,一边输送着灵力。

    那阵法亮起来的时候,是晶莹的蓝色,但随着敖玉城输入的灵力越来越多,那光逐渐变成了金色,最后金色逐渐变淡,最后几乎是纯粹的银色。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当最后一缕金色彻底消失的时候,敖玉城手下终于传来的不一样的波动。

    震动感戛然而止,下一瞬间,阵法上的光芒骤然放大,将两个人同时笼罩了进去,一道极为强悍霸道的空间之力覆盖上来,不由分说将两人拉扯了进去!

    这个过程实在是太快了,加上手背阵法吸附着,敖玉城只来得及将姚鸿胭抱紧,下一瞬间就卷入了空间之中!

    眩晕只是很短暂的一小会儿,两息过后,敖玉城脚下一沉,人已经站在了地面上。

    他下意识的防备起来,却只看见一个空洞的房间。

    房间四周绕着墙放了很多架子,在房间的正中心,有一个圆形的台子,似乎是祭台之类的东西,不过那上面此时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敖玉城打了个响指,房间中亮起火光来,他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怀里的姚鸿胭依旧处在沉睡的状态中,眉心处的龙凰印记忽亮忽灭,只是亮起来的时候,那光芒比刚才要明显的多。

    难道走对了?

    敖玉城有些惊喜,抱着姚鸿胭在这里面转了好几圈,在一个角落的位置发现了一扇门,除此之外,周围的架子上放着不少的卷宗,他拿起来一看,竟是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上面密密麻麻、极为详细的记录了外面残次品的创造过程,包括如何将一头活生生的蟠龙或者凤凰的一部分取下来衔接在一起,如何将两个独立的神识打碎又融合到一起。

    整个过程可以用简单、粗暴、残忍来形容。

    每一个卷宗中有三个案例,而这样的卷宗,光是这个房间中,就放着上百个。

    而且这里面记载的都是比较成功的,所谓成功的,就是没有完全失去神志,还保有部分龙族或者凤凰一族实力的残次品。

    这些都算是成功的,那外面那些呢?

    敖玉城不敢想象在这一场浩大又疯狂的实验中,究竟有多少龙和凤凰经受了无法忍受的痛苦而无法死亡,这种残忍的实验,完全建立在两族强悍的生命力上。

    当初,又有多少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呢?

    搁着时间和卷宗,敖玉城都仿佛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和深深的绝望。

    他远离了那些书架,最后来到了祭坛的边上。

    从祭坛上面模糊的印子来看,这里应该曾经躺着一个巨大的东西,不过如今那个东西已经不见了。

    在祭坛的一角,敖玉城还看见了一片布料,拿起来看了看,是一种灰白色的粗糙布料。

    他记得简家主的画像,那画面上,胭儿的衣服便有一部分是这种灰白色的布料制作的。

    而这里,按照宇荒之地的人的实力,是不可能进来的。

    难道说,这里便是当年胭儿来过的地方?

    敖玉城想了想,最后竟是走上祭坛上,打算感受一下这里的空间波动。

    不过很快他便失望了。

    经历了时间的洗礼,这里的空间早就恢复如初,感觉不到半点空间波动的痕迹,更不用说从这里感知到当年胭儿身上的空间波动了。

    找不到半点需要的痕迹,敖玉城也不气馁,他抱着小姑娘,往那门边而去。

    姚鸿胭眉心处的印记不断的闪烁着,似乎也在催促着他赶紧离开这里。

    敖玉城把人又抱紧了一点,往那门口而去。

    由于他不知道门的那一边会是什么东西,因此他他必须小心再小心,临近门口的时候,想了想,还把姚鸿胭放到了背上,这样如果正前方出现了攻击,也不会挨到姚鸿胭的身上。

    关于姚鸿胭的一切,敖玉城都必须小心再小心。

    他催生出藤条来,将人固定在背上,又设了结界,做好这一切,这才打算去开门。

    虚空中。

    一龙一凤凰看着眼前的画面,同时把视线集中在敖玉城背后的龙凰身上。

    几年不见,这小丫头哪怕是在沉睡,她身上的气息之强悍也令他们震惊,相比起当初那个弱小的龙凰,如今的姚鸿胭眉眼间,已经多了令他们生畏的气质

    “凤凰,我好像知道这小子来找什么的了。”无广告网am~w~w.

    蟠龙盯着姚鸿胭看了许久,直到看到姚鸿胭眉心处闪烁的印记后,这才开口。

    他对于敖玉城把传承搬走的行为也不恼,反正放在这里也不见天日,索性便让自家的小辈带走了又如何?

    倒是那龙凰回来了,令他比较意外。

    凤凰丝毫不意外。

    “当年那丫头来的时候就该找到的,但她自己记忆不完全,现在回来找,也正常。”

    蟠龙想着那个东西,眼神逐渐变得悠远。

    “凤凰啊,你说我们当初是为了什么,明明是一个等待的命令,却妄图以微末之力造神。”

    凤凰眼神冰冷而空旷,他看着画面中小心翼翼呵护着怀里龙凰的敖玉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道:“如今大陆已经分裂万年还多,人族、妖族强盛,你我的时代早就过去,又何必感叹后悔。”

    “我不后悔,”蟠龙微微摇头,巨大的脑袋在虚空中摆动格外的显眼,“上万的死亡....等得就是这一份机缘吧。”

    “机缘?”

    凤凰有些不解,当年那场一意孤行的实验几乎耗尽了两族的底蕴,甚至引起了大战,导致了大陆分裂,蟠龙如今,又为什么说是机缘?

    蟠龙并没有注意到凤凰的情绪,他看向面前的画面,眼神充满感叹:“这可是龙凰的始祖,能被这小子拿下来,也算是诸天万界龙族的机缘了。”

    搁着和亲呢?

    凤凰翻了一个白眼,毫不留情的打碎蟠龙的幻想:“以龙凰一族的强盛,你这后辈是入赘吧?后代就算强大,和你蟠龙一族也没啥关系吧。”

    蟠龙:“......”

    蟠龙憋了半天,最后就憋出来一句话:“好歹也算是我家的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