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夺凤台 > 第3章 把嘴闭上

第3章 把嘴闭上

    大军凯旋,却丝毫没有获胜而归的气氛,就连那号角都吹得有几分凄哀。

    陆辞秋想起那人的内伤,说起来,今日那人也算是替她解了围,要不然她出手弄死太子的小妾,这事儿少不了要拉上左相府与她共沉沦。

    她是不在意左相府死活的,却也不愿意把陆家搭在太子那个渣男身上。

    南岳京都名唤望京,这是望京城里最大最宽的一条街道,太祖皇帝为其命名为春熙,取春日光辉之意。

    走回左相府的路很远很长,有血顺着额头和脚踝淌下来,一步一个血脚印,触目惊心。

    一路上很多人都在看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可她却顾不上这些,只在心中迅速复盘今日之事。

    很快就得出一个结论来:左相府的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可她却偏偏要在那没有一个好东西的家里,继续活下去。

    那今后谁主沉浮,就得各凭本事了!

    终于到了记忆中的家,陆辞秋盯着府门上方“左相府”三个字,嘲讽的笑丝毫不加掩饰地在嘴角泛起。

    裴氏一族精忠为国,女儿远嫁京都却被赶下堂,她实在很想好好会会那位父亲,看看那么个不要脸的人,是如何爬到左丞相这等高位的。

    这时,府门开了,一群女眷从府门里走了出来。

    走在最前头的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穿着一身桔色罗裙,梳着俏皮的双平髻,发髻上还各坠着两朵小巧的珠花,衬得本就白嫩的小脸更加的讨人喜欢。

    这是原主同父异母的妹妹、陆家庶出的五小姐,陆夕颜,今年十三岁。

    此时陆夕颜正提着裙子往门外跑,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喊道:“大姐姐,快点来呀!”

    一声大姐姐,陆辞秋一下子想起原主记忆中,那个挥之不去的噩梦。

    陆家大小姐陆倾城,贵妾云氏所生,今年十六岁。

    因是陆家这一辈第一个女儿,故而很得父亲器重。

    再加上她生得实在美丽,故而陆萧元一直都把很高的期望寄托在这个女儿身上,甚至将她的母亲云氏从贵妾抬到妻位,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这个女儿。

    母亲是妾,她便为庶。母亲若是妻,她便为嫡。

    端庄优雅的陆大小姐,身为庶女时都让京中权贵望尘莫及,何况人家现在是嫡女了。

    陆辞秋眼看着陆家这位大小姐款款走来,细腰柳眉,身形高挑,穿了身水红色带着银丝的绣花长裙,裙角坠了一块儿鱼形玉饰,腰间细纱轻束,还梳了个飞仙髻。

    更显得人如仙女一般。

    此刻陆倾城亦加快了脚步走出来,边走还劝着陆夕颜说:“十一殿下班师回朝,按说咱们去看也没什么错。但咱们毕竟是未出阁的姑娘,所以待会儿一定记着,只在巷子口远远跪迎就是,可千万不要往前头挤。还有,快把幂蓠戴上,这样子招摇过市像什么样子,我们……呀,二妹妹!”

    说着话,总算是看到了站在府门前的陆辞秋,陆倾城那一脸惊讶的样子就像是见着了鬼。

    但也很快就恢复神色,赶紧跑过来拉住她的手,“二妹妹你这是去哪了?为何头上有伤?可是有人伤了你?”

    还不等陆辞秋答话,就听陆夕颜尖叫一声:“陆辞秋?太子殿下居然没打死你?”

    陆倾城佯装不解,“五妹妹这话是何意?”

    陆夕颜就说:“今日太子殿下以正妃的排面纳妾,我觉得这样的场面二姐姐看不到,真是太可惜了。所以才好心同她说了此事,让她前去观礼。”

    陆倾城一下就急了,“五妹妹!我不是和你说过,此事万不可告诉二妹妹,免得她伤心吗?你怎么……”

    “哎呀大姐姐!”陆夕颜一跺脚,“我若不说,她还在那做太子妃的梦呢!也不瞧瞧自己如今是个什么身份。哼!天生就是让人厌弃的东西,娘不要她,未婚夫也不要她,还妄想跟大姐姐你分享嫡女的尊荣,呸!做梦!”

    她越说越来劲儿,“陆辞秋,从今往后你就只配活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终年不见阳光,慢慢的发霉生蛆。很快所有人就会把你给忘了,我们府里从此以后就只有一位嫡小姐。”

    啪!啪!

    陆辞秋一把抓过陆夕颜的衣领子,抬手就是两个耳刮子甩了过去。

    手劲儿也是大了些,直接打得陆夕颜嘴角带血,脸当时就肿了。

    “二妹妹,你……”

    “把嘴闭上!”陆辞秋目光凶残地投向陆倾城,“戏演得不好也就罢了,话竟然还这么多。再废话就把你牙掰掉!”

    今日之事必须得有个说法,但不是现在。

    她这一身的伤须得尽快治疗,能将原主致死的伤拖到现在,她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再与陆家人周旋了。

    有些事固然要做,但是不急,待她伤好之后,陆家人就得面对一个事实——

    她陆辞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