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食肉之羊 > 第十章

第十章

    痛苦是不是拉屎的时候马桶里溅起的水花。

    马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按下马桶上的冲水按键,走出卫生间,一边在洗手池掬起一捧水拍在宽大的脸上,一边没好气地对张小满说道,“两个小时过去了,我挨个问了两三遍也没发现什么端倪。满小子,你就打算这么一直干看着?到了D市还没找到凶手,咱俩可就只能灰溜溜地滚回去了。”

    “再等等,”张小满抱着膀子靠在卫生间门口一侧的墙壁上,“放心,不会让你白折腾这一夜的。”

    “你刚才不是说有些想法了吗,还有那一堆什么略什么力乱七八糟的东西,”马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张小满,就像航行千里的海盗在无人岛发现宝藏一般,“刚才在房间里,不好说,现在出来了,说来听听。”

    “不着急,”张小满慢吞吞地说道,“一只小狗也许可以在它的背上驮两三只小狗,但我相信一匹马也许连一匹和它同样大小的马也驮不起。”

    马良摸着后脑勺,“什么意思?你说的每个字我都听清楚了,连在一起就是不明白你到底想表达的是什么。”

    “伽利略的原话,现在不明白不要紧,一会你就想通了。走吧,”张小满拍拍马良的肩膀,“你不是让人查了13号门外的监控吗,一起去看看吧。”

    马良指了指13号房间方向,“就把他们晾在那里不管了?”

    “反正他们也跑不了,”张小满打了一个呵欠,“就那么耗着吧,我倒想知道谁会先坐不住。”

    马良双手用力地搓了搓脸,“行吧,都听你的,反正现在我是真没辙了。”

    穿过一节节拥挤的人群,两人来到列车警务室所在的车厢。马良右手在衣领处扇了扇,“我感觉这列车就跟一串腊肠似的,咱俩就像是非要从上面一截挤到最底下的两颗花生米,我还是大的那一粒。你说火车上这么多人,廖勇会不会不是房间里的人杀死的。你想想看,一般人犯了事,肯定会马上离开现场啊,怎么可能还一直和死者待在一个房间里。”

    “不错,这么多年过去,看来你也学会开始动脑子了,”张小满活动了几下肩膀,“不过,这个案子的凶手不会这么做。”

    “为什么?”

    “时间,”张小满精神又振奋了一些,通过肢体活动已经暂时将困意压下,“凶手需要确保火车在到达D市前没人发现尸体,这样他就可以若无其事地离开,不然不会大费周章地将尸体伪装成熟睡的样子。一旦有人提前发现廖勇的尸体,又报告给乘警的话,那么火车在到达D市的时候,车上所有人都要接受调查,会增加他露出马脚的风险。”

    “可是,他怎么能保证别人发现不了廖勇的尸体,又怎么能保证别人不去向乘警汇报呢?”

    “这个案子有趣的地方就在这里,”张小满指了指警务室,“先看看监控再说吧,推断始终只是推断,现在需要找出证据来论证我的推断。”

    马良拍拍自己的肥肚腩,“那赶紧的吧,咱们时间不多了。”

    推开警务室的门,马良侧着身子挤了进去,张小满紧随其后,踏进房间后顺手关上房门。仅有5平米的警务室,只放了一张桌子和几个塑料凳,桌子上摆着一台电脑,正前方的墙壁上挂着4块20吋的显示屏。

    一个身穿绿色制服的乘警坐在电脑前,见马良和张小满走了进来,立即站起身来,从旁边抄起两个塑料凳,笑呵呵地说道,“二位快请坐,列车上环境简陋,只能将就一下了。”

    马良捏了一下薄脆的塑料凳,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自己坐上去,塑料凳四分五裂的场景,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将塑料凳放在一旁,打了个哈哈,“坐就不必了,站着精神点。环境简陋没关系,只要能办事就成,我之前让你查的监控视频找到了吗?”

    绿制服即刻将电脑上的一段监控视频投放到墙面上的一块显示屏上,“找到了,确实如他所说,死者是在他洗漱的时候进入的13号房间,而且他回到房间后,很快那老两口就进去了。那么一点时间,应该不足以作案吧。”

    “他有没有可能行凶我们自会判断,”马良面色严肃地说道,“有些事情不能仅凭看到的一点皮毛就下结论,要大胆假设,加上小心论证,这才能找出真相。”在绿制服钦佩的目光中,马良用肩膀碰了一下旁边的张小满,“你怎么看?”

    “你刚才说得挺好的,”张小满摸着鼻子说道,“我正准备洗耳恭听你接下来的高见呢,请继续。”

    马良干咳一声,低声道,“我能有什么高见,不过是装装样子,好歹我也是个刑警队长,不能让这些乘警小瞧不是。你有什么想法快说出来,不然场面上过不去。”

    张小满摸摸鼻子,“怎么看......我想要这么看,”指着墙上的显示屏,对绿制服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廖勇本来是坐在7号车厢硬座上的,麻烦你将廖勇从硬座上离开,一直到进入13号房间的所有监控找出来。我观察过,从7号车厢到4号车厢的13号房间,刚好有4个摄像头,那么就将那4个摄像头的监控视频分别投映到墙上的四块显示屏上吧。”

    绿制服惊叹道,“不愧是做刑警的,观察力就是厉害。没错,5号到7号车厢是硬座车厢,所以只有在两节车厢相接的地方才有监控摄像头,而4号是卧铺车厢,所以在每个房间的门口都有一个监控摄像头。没想到您连这么小的细节都注意到了,我还以为刑警和乘警差别不大呢,看来是坐井观天了。”

    马良傲然道,“白猫黑猫,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这会我们不是也需要你们的协助吗,别那么多废话了,办正事要紧,照他说去做。”

    绿制服顿时身姿挺拔起来,对着马良竖起一个大拇指,转身聚精会神地在电脑上查找相关摄像头的监控视频,然后按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顺序,依次将7号车厢到4号车厢13号房间的视频投映到显示屏上去

    绿制服有些尴尬地挠挠头,“因为时间仓促,我先前只是看了13号房间门口的监控视频,其他的视频来不及查看,所以只好将监控从火车发车到现在所有拍摄到的画面都放上去了.....”

    “没关系,”张小满扶了一下眼镜说道,“接下来,我自己来找就可以,先将所有监控视频的速度调到16倍速。”

    绿制服咽了一下口水,“16倍速.....看得过来么.....”

    马良瞪了一眼绿制服,“他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其他的你就甭操心了。”

    绿制服迅速将视频调成16倍速,一幕幕画面飞快闪过。马良盯着显示屏看了一会,只觉得头晕眼花,索性扭头转向一旁,正好发现绿制服盯着显示屏不断地用力眨眼,抱着膀子道,“没那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小心别把眼睛看坏了。”

    绿制服叹了一口气,不再继续盯着显示屏,将目光转向马良,“太快了,根本什么都看不清,这怎么可能找到死者的相关画面嘛。”

    马良冷哼一声,“你不行,不代表所有人不行,”悄悄用食指指着张小满的脑袋,“他可跟平常人不一样,他的脑子堪比超级计算机。”

    3分钟后,张小满指着左上方7号车厢与6号车厢之间的监控视频说道,“将这个监控视频调到12分07秒,”又指向右上角的显示屏,“将这里的视频调到17分32秒,”顿了一下,“再把左下角显示屏的视频调到33分46秒,最后一块显示屏的视频在48分01秒处开始播放。”

    绿制服张大嘴巴看着张小满,完全没反应过来张小满说了什么。

    马良走过去拍了一下绿制服的肩膀,“愣着干嘛,快把视频切换到他说的时间点啊。”

    绿制服抿了一下嘴唇,涨红着脸吞吞吐吐道,“没....记住.....麻烦您再说一次......”

    张小满微微一笑,“没事,那我就一个个说,你慢慢来吧。”

    等到所有的视频画面都调到张小满说的时刻点,绿制服已是满头大汗,盯着四块显示屏上的画面,只觉得手臂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竟然没有一个是错漏,每一个都是廖勇刚刚进入监控区的场景。

    张小满摘下眼镜,闭上眼捏了捏眉心,叹了一口气,“果然问题出在这里。”

    马良从刚才找出这几个画面之后,就一直死死地盯着屏幕,感觉自己就像是在玩手机上的“大家一起来找茬”游戏,眼睛都看酸了,也没觉得哪里有什么问题,皱着眉头对张小满问道,“什么问题?”

    “主要有三个问题,”张小满深吸一口气说道,“第一,时间问题,廖勇从7号车厢穿过6号车厢用了5分25秒,从6号车厢穿过5号车厢用了16分14秒,最后从5号车厢走到4号车厢13号房间又用14分15秒。”

    绿制服皱眉道,“正常走过一节车厢哪用得了那么长的时间,我以前穿过车厢的时候计算过,穿过一节车厢做多只需要45秒,那还是过道上站着很多人的时候。”

    马良瘪了一下嘴巴,“你也真够无聊的,”转向张小满问道,“还有呢?”

    “第二,”张小满指着左上角的显示屏,“廖勇在离开7号车厢时,手里拿着一袋猪蹄,通过6号车厢后也还在手里,可是在通过5号车厢后就不见了。那么问题来了,猪蹄去哪了?如果是他自己吃了的话,为什么没有看见他将骨头残渣扔进监控区内的垃圾桶里?”

    绿制服又立马附和道,“没错,车厢内是没有垃圾桶的,只有在两节车厢相接的地方才有垃圾桶。”

    马良斜着眼看向绿制服,“别打岔,”沉声对张小满说道,“那第三个问题呢?”

    “第三个问题,也是最主要的问题,”张小满指着左下角的显示屏说道,“廖勇在5号和4号车厢交接处停下来,目光在头顶监控摄像头停留了有足足5秒时间,然后往垃圾桶里扔了一样东西。如此反常的举动,被他扔掉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马良右手握拳捶了一下左手掌心,摆出一副苦瓜脸,“这可怎么办,只剩下4个多小时了,这么多问题都毫无头绪,”一把拽住张小满的手臂,闷头往外跑,“咱抓点紧吧,一样样开始找,我们是先从.....”

    张小满掰开马良的手,“别慌,其实要做的无外乎就是找消失的猪蹄和被廖勇丢掉的东西,其他的问题在你寻找的过程中就会得到答案,找东西的任务就交给你和列车上的乘警,”眯起眼睛说道,“我要回13号房间去,有个人该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