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食肉之羊 > 第二章

第二章

    “一两二两漱漱口,二两三两不算酒,五两六两扶墙走,七两八两还在吼....”

    一个身穿绿色大衣的中年汉子嘴里嘀嘀咕咕着出现在13号房间门口,心思不定,神情恍惚。身子左摇右晃,眯着眼睛好似腾云驾雾。忽地扶住门框,哇的一口,酸辣汤直泻一地。用袖口擦了擦嘴,打了一个响嗝,迈开步子踏进房间。

    一股酸臭味随风而至,睡袍青年左手捏着鼻子,右手指着房门,对着中年汉子寒声道,“把你吐的那些玩意儿清扫干净,臭死人了。还有,记得把门也关上,有前手没后手啊。”

    中年汉子醉眼朦胧地瞅了一眼睡袍青年,“谁爱打扫谁打扫,老子要睡觉了,装什么,穷讲究....”说完,不再搭理睡袍青年,左右张望了一下两边的床铺,走到老头床铺床尾的扶梯旁,蹬掉鞋子,晃晃悠悠地爬了上去。

    睡袍青年冷冷地盯着已经躺在老头上铺的中年汉子,额头青筋暴露。

    老头看到睡袍青年眼里的冰寒,怕两人起了冲突闹起来,连忙坐起身来,掀开被子,趿拉着鞋子站在地上,对着青年挤出一张笑脸,“多大点事,你踏踏实实睡你的,我去把门口清扫了。”

    睡袍青年眼神稍微柔和了一些,呼出一口气,“那就麻烦你了,”恨恨地看了一眼中年汉子,轻啐了一口,“什么玩意!”睡袍青年躺了下去,拉下眼罩,深呼吸几次,努力尝试进入睡眠模式。

    老大娘朝着老头挤眉弄眼,“你可真会当和事佬。”

    老头从行李里拿出一包纸巾,“那还能怎么着,我也有些困了,可不想他俩闹起来,搞得大家都不能睡觉。”

    “你拿卫生纸干嘛,到车厢卫生间去拿拖把啊。”

    “随便用纸把在门里面的脏东西蹭出去算了,”老头抽出一沓卫生纸,“我懒得跑来跑去,列车有打扫卫生的,到时候自然会把门口清扫干净。”

    老大娘竖起大拇指道,“真有你的,擦屁股擦一半留一半。”

    老头朝老大娘吐吐舌头,走到门口,将手上的一沓卫生纸盖在门内一侧的酸辣汤上,用脚尖按在纸上来回蹭了蹭,再将纸巾推到门外。关上房门,对着老大娘笑呵呵地说道,“搞定。”

    老大娘捂着嘴笑道,“快歇着吧,明天有你忙的。”

    老头回到床上,刚闭上眼睛,就听上铺传来一阵震天动地的呼噜声。

    睡袍青年牙齿咬得咯吱响,一把扯过被子蒙在头上,恨不得耳朵上有一个开关,摁一下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就在睡袍青年已经快要习惯了中年汉子的呼噜声的时候,房门再次被人打开,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走了进来。一只手将行李放到房门旁边,一只手拿着电话放在耳边大声地说道,“对啊,你就说精彩不精彩,真没想到,住个酒店还能遇上这样的事情,外面真是太危险了,所以说我不让你出来实在是明智之举....”

    睡袍青年腾地一下从床上弹起来,穿上拖鞋,怒气冲冲地走到门口,砰地一声关上房门,愤懑地说道,“要打电话出去打,没看见房间里有人睡觉吗!另外,进出房间把门关上,难道你睡觉的时候喜欢打开房门被别人欣赏吗?”

    黑色风衣男子干咳一声,“好了,先不跟你说了,我知道泡面不够吃了,明天肯定回来。就因为跟你聊天,害我找了半天的卧铺才找到。等我回来咱们再慢慢聊,挂了啊,”挂断电话,对着睡袍青年满怀歉意地说道,“兄弟,不好意思啊,刚才没注意,打扰你休息了。”

    睡袍青年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也不是说我多管闲事,只是我明天早上有一场重要的演讲,今晚想好好休息一下。”指了指手表的表盘,“时间已经不早了。”

    黑色风衣男子瞄了一眼两侧床铺的编号,走到老大娘床铺的旁边,一边顺着扶梯爬上去,一边对着睡袍青年比了一个“OK”的手势,“了解,你放心,我保证不再发出任何响声,不会影响你养精蓄锐了。”

    睡袍青年无奈地走回自己的床铺旁边,刚要躺下,房门再次被人打开。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身穿黑色正装的男子。女人扫了一眼房间内的情况,咯咯笑道,“哟,这么早就都睡下了啊。”

    睡袍青年脸色铁青地指着房门,从牙缝挤出两个字,“关门!”

    黑色正装男子满脸堆笑,回身把门关上,对着女子啧啧叹道,“还是你这边的卧铺好,多热闹啊。”

    “好什么,八个人挤在一个房间里,一点隐私都没有,”女子拿出车票瞧了一眼上面的铺位号,走到睡袍青年对面的下铺床边,对着正装青年媚眼如丝地说道,“不如我们去你那边吧,我还没见过火车上的包间是什么样子呢。”

    “没什么稀奇的,就跟一些小旅馆的单间差不多,一张床一个沙发。”黑色正装男子脱掉皮鞋,自顾自地躺到女人的卧铺上,左手拍了拍床铺,“快躺下来,两个人挤在一张小床上多有意思啊。”

    女人撇撇嘴,挽了一下耳边的秀发,枕着正装男子的胸膛侧卧躺下,“你刚才在外面说你家是搞房地产的,那你一定有很多房子吧?”

    “也不多,毕竟盖的楼都要拿出去卖,不过我名下确实有两套,一套是四百来平的小别墅,一套是市中心的公寓。”

    女人吃惊道,“四百平还是小别墅啊,我做梦都没住过那么大的房子,”眼珠子滴溜一转,“市中心的公寓有人住吗,是不是里面住着你的小情人啊?”

    “哪有什么小情人,那栋公寓本来就是我家盖的,老爷子给我留了一套,从装修好就一直空着,我都没去看过一眼。都跟你说了,我平常的生活太枯燥单调了,除了帮着老爷子打理公司就是陪着我妈去各种慈善晚会,可不是你想的那种纨绔子弟。”

    “是吗,”女人手指在正装男子胸膛画着小圆圈,狐疑道,“我可在新闻上看到不少关于富二代整出的荒唐事,你就没和他们一样胡来过?”

    “以前是和几个朋友经常在一起疯玩,来来去去就那些,久而久之厌了。我已经很久没和他们联系了,现在啊,我一得空就一个人跑出来四处转转,见识到不少趣事呢,比和那些人待在一起有意思多了。就是管家太古板了,每次订的不是头等舱就是包间,一点都不会揣摩我的心思。”

    睡袍青年侧卧面向墙壁,冷哼一声。

    正装男子声音矮了几分,“咱们小点声,别吵着人家睡觉了。”

    “我们说我们的,他睡他的,”女子撅起嘴巴说道,“这房间又不是他一个人的,有能耐他也去买包间的票啊。”

    正装男子干咳一声,连忙转移话题,“你刚才说你一共交过多少个男朋友来着?”

    “咱们省有多少个城市,我就交过多少个,”女子娇笑道,“怎么,吃醋了?”

    “嚯,26个呐,”正装男子惊叹道,“也不是吃醋,我倒有些佩服你,这样的人生才算精彩啊。听说A市的男人耳根子都特别软,女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真是这样?”

    “大部分是这样,至少我那个前前前男友对我就百依百顺,”女人歪着嘴巴说道,“所以我就跟他分手了,唯唯诺诺的,一点男人样子都没有。”

    “那你觉得D市的男人怎么样?”

    “你不就是想知道我那个和你一样是D市的前男友怎么样嘛,直说就好了,”女子轻笑道,“他和你可比不了,穷嗖嗖的,太抠门了。我实在受够了那种要算计着过日子的生活,你不会像他一样是个守财奴吧?”

    “绝不可能!钱嘛,不就是一张张纸,何必看得太重,”正装男子急忙矢口否认道,“如果整天为了三瓜两枣的操碎了心,没有其他追求,那就不是生活了,勉强只能算是活着。”

    “你当然这么说,毕竟你的身家摆在那里,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女子愁眉苦脸地说道,“我们这种人只要停下来不动弹,第二天就得饿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正装男子轻抚女人的脸颊,“别想那么多,这不遇见我了吗,你的苦日子已经过完了。”

    女子翻身趴在正装男子的身上,将被子扯过来盖在两人身上,“那你可不能做那始乱终弃的负心汉,”在正装男子脸上亲了一口,双颊绯红地说道,“你身上有那玩意吗?”

    正装男子咽了一下口水,摇摇头,尴尬地说道,“没带.....”

    女子从自己兜里拿出一个四四方方十分小巧的红色塑料包装袋,娇嗔道,“好在我这还有一个。”

    正在两人准备干柴烈火的时候,变故横生,火车突然一个急刹,女子顿时被甩下床铺。揉揉脑袋刚要站起来,抬头的瞬间,一张恐怖的脸出现女子眼前,女子尖叫一声,后退几步,指着B号床铺,颤声道,“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