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食肉之羊 > 第九章

第九章

    黑墨般的浓云挤压着天空,就像一个阴郁的孩子,灰白的脸色逐渐暗沉。压抑的气氛让所有人胸口发闷,静悄悄地站在那片半山腰的林子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山路旁停放着几辆警车,马良牵着一只德国牧羊犬蹲在地上,抓起一把红褐色泥土,捏搓了一下,对着身后的张小满说道,“就是这里,我查过孔老五的行车记录仪,车子是在这停下的。这泥巴也和孔老五裤脚上的一模一样,错不了。”

    张小满瞥了一眼萎靡不振耷拉着脑袋的牧羊犬,对着马良瓮声瓮气地说道,“你确定这条狗能找到孔老五埋东西的地方?”

    牧羊犬闻声耳朵动了动,扭过头,努力撑起沾满眼屎的眼皮,不动声色地盯着张小满,嘴唇翕动,露出两颗锋利的尖牙。马良摸了摸牧羊犬的脑袋,“你可别小看它,阿黄在局里的地位比我还高,已经立下不少功绩,我也是求爷爷告奶奶才把它借来的。”

    张小满顿感脖子上的血液凝固,摸了摸鼻子,在阿黄凶狠的注视下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马良差人将孔老五的衣裤拿来,在阿黄的鼻子前晃悠了几下,又收走孔老五的衣裤,轻轻地在阿黄的背上拍了一下。只见前一刻还有气无力的阿黄,瞬间窜了出去,向林子里狂奔而去。

    马良振奋地站起身子,挥了挥手,对着身后的警员们发号施令道:“跟上!”

    警员们迅速一字排开,跟随着阿黄的身影在林子里搜索起来。

    马良拍了拍手,对着张小满笑道,“咱们也走吧,去见识见识这片传说之地。”

    张小满点了点头,亦步亦趋地跟在马良身后,一边朝着林子深处走去,一边在脑中构建出整座山林的立体图。

    不一会,阿黄在一棵松树脚下停下,对着一个小土包狂吠不止。众人立马围了上去,马良对一名手拿铁锹的警员使了一个眼色,目光深沉地说道,“挖开它,小心一点,不要毁坏了下面的东西。”

    那名警员郑重地点了点,立刻挥舞铁锹,在地上快速地挖刨起来。红褐色的土壤就像被人从大地上剜出的肉,渗着汁液,一块又一块地堆积在松树脚下。

    张小满向四周扫视了一眼,没有和其他人一样留在原地等待挖出孔老五埋藏的东西,而是继续向更深处走去。脚踩在铺满落叶的土地上,发出沙沙的细响,就像是影视剧中诡秘之地魔鬼的低语。

    马良抱着膀子,瞟了一眼朝深处走去的张小满,指了指身旁的几名警员,“你们几个跟在张小满的后面,别让他出什么意外,”对那名挖坑的警员催促道,“麻利点,别跟没吃饭似的。”

    站在马良身旁的几名警员立刻朝着张小满离去的方向追去,绷紧全身肌肉地跟在张小满身后走进山林深处。恐惧往往来源于人们添油加醋的想象,一旦解开那层神秘的面纱,人们就会大失所望地歪着嘴巴,抱怨几句“什么玩意儿”。

    张小满和跟在他身后的几名警员现在就是这样的感受,盯着面前这片幽静的山林,想象中那幅尸骸遍野的景象并没有出现,这里也没有什么长着三只眼,头上顶着一对尖锐犄角的神奇生物。

    碧树山花幽草,一群大大小小的蝴蝶在空中飞舞。迎面而来是湿漉漉的清新空气,携着芳草的气息,拍打在张小满几人的脸上,格外地让人提神醒脑。继续往前走了一段,前面已经没有路了,透过几棵高树可以隐约看见对面山崖的峭壁。

    跟在张小满身后的一名警员一脸沉醉地赞叹道,“真是个人间仙境,和传闻中完全不一样嘛,这么好的地方居然因为那个可怕的传言没人敢来欣赏,太可惜了!”

    张小满走到一棵树下,一片树叶引起了他的注意。将那片树叶拿在手中,又捡起脚下另一片不起眼的树叶,细致地进行对比,两片树叶的构造在张小满脑中如同被置放在显微镜下一般展现出来。

    扶着旁边松树的树干,重新站直身子,忽然瞥见一绺灰色的东西,张小满小心地将那绺灰色物质从树干的表皮缝隙里抠出来,将那片树叶和灰色物质揣进兜里。摇晃几下脑袋,对着身后的几名警员点点头,一起折身返回马良等人挖坑的所在地。

    马良见张小满几人眨眼间便回来,不禁惊奇地问道:“怎么这么快?前面有什么发现吗?”

    张小满从兜里掏出一绺棉质纤维和一片树叶,交到马良手里,轻笑道:“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

    “这算什么发现?棉质纤维也就罢了,至少可以说有人曾经在里面活动过,这片树叶就扯淡了吧,这种叶子在这座山里到处都是。”

    “不,它和这片林子里其他的树叶还是有所不同的,”张小满指着叶子的根茎说道,“根茎上的痕迹表明这片叶子已经脱离树干很久,可是你注意观察这片叶子的腐坏程度,明显就像是刚从树上落下不久。”

    “所以,这能说明什么问题?”

    “说明这片叶子曾经处于一个温度极低的环境当中,”张小满望向前面雾霭重重的山林,“我刚才在脑中构建了这片山林的三维图,之所以往里面又多走了一段,就是想证明我的猜想。”

    马良纳闷道,“林子里什么地方有古怪吗?”

    张小满扶了一下眼镜,“这片林子处在半山腰,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接近林子中心地带的位置,这里的雾霭比山顶上还重。可是,我走进这片林子的深处,雾霭又变得很稀薄,就好像这里雾霭是阻隔这里和林子中心地带的一道帘子。”

    马良撅起嘴巴说道,“当然啦,这可是传闻中的地方,可能正因为这一层层的迷雾,才让孔老五对那个传说信以为真。”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张小满摇摇头说道,“我是说,有人刻意在这里制造了这些烟雾。”

    “谁会在这里做这种无聊的事,大费周章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装神弄鬼,图什么......”

    “先不用理会那人做这些的目的,这片树叶和这绺棉质纤维倒是点醒了我,”张小满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我已经猜到那人是如何杀死孔老五的了。”

    “我还是搞不明白这些东西有什么玄妙。”

    “就像我刚才所说,这片树叶曾经处于一个温度极低的环境,结合这绺我在树干上找到的棉质纤维,以及这里过于浓稠的烟雾,我猜想有人曾经在这里使用过干冰。”张小满凝视那片树叶说道,“干冰的温度很低,直接用手拿取,会被冻伤,这就是这绺棉质纤维出现在树干上的原因。有人使用棉质手套拿取干冰后,手扶在树干上时不小心挂上了一绺。”

    “棉质手套?”马良摸着下巴苦思冥想,“等等,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一双棉质的针织手套。我想起来了!周茹的前台抽屉里,就有一双花格子针织手套,我在酒店调查取证的时候见过。”

    正在此时,那名挖坑的警员忽然兴奋地大叫一声,“找到了!”

    那名警员小心翼翼地刨开泥土,一个小号的黑色旅行袋显露出来。马良走过去拍了拍那名警员的肩膀,“干得漂亮,”舔了一下嘴唇,“现在到了盲盒开奖的时候了,快把袋子打开。”

    将黑色旅行袋从坑里取出来,放在地上,那名警员一点点地拉开旅行袋的拉链。从旅行袋里捧起一个小巧的玻璃坛子,警员头皮发麻地对马良说道,“马队.....是个死胎.....”

    马良和张小满立马走过去,仔细打量玻璃坛子里的东西。碗口大小的玻璃坛子里,装满一种透明的液体,一个贡梨大小的胚胎浸泡在液体里面。从胚胎的外形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一个人形胚胎,马良手臂上的汗毛直立,一拳砸在旁边的一棵树上,对着身后的一名警员问道,“孔老五的女儿什么时候来领认尸体?”

    警员低声答道,“法医那边安排的时间是明天,孔老五的女儿今天就应该已经在来F市了,毕竟从D市到F市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她肯定会提前到。”

    “立刻找到孔老五的女儿,把她带回警局,”马良面色阴沉地说道,“我有话要问她。”

    警员点头应诺,随即朝着山林外快步离去。

    张小满收回停留在坛子上的目光,摇了摇头,长叹一声,“世上总有些愚昧无知的蠢人,犯下了错事,以为求了鬼神就可以高枕无忧。得到鬼神的谅解有什么用,活着的人不会因此消弭心中的仇恨啊。”

    马良攥紧拳头,“这么大的胚胎,在肚子里至少已经有四五个月了,好歹是一条人命啊,没有人可以剥夺他人活下去的权力!”扭过头对张小满说道,“小子,我想聘请你为金佛山案件专案组顾问,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警局会一会孔老五的女儿?”

    “好吧,”张小满打了一个呵欠,“反正待在酒店也是睡觉,就陪你走一遭吧,这案子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