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食肉之羊 > 第五章

第五章

    “当然要去见面!”骆慈斩钉截铁地说道,“当初就和你说过,要小心谨慎地处理,结果还是被你搞成这个鬼样子。如今,那个姓孔的女生既然主动约你谈谈这件事,那就说明真的已经对她造成了不小的困扰。”

    周节趴在教学楼3楼的栏杆上,看着下面行色匆忙的同学,长叹一声,“我当然知道已经给她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其实就在昨天下午,我看见她们班的班主任老师把她叫到办公室去谈话了。”

    骆慈背靠着栏杆,扭头看向周节,忿忿不平道,“真是个老巫婆,就爱多管闲事!她们班的班主任是学校有名的老顽固,但凡她认为的有一丁点苗头,就要打着为学生好的旗号实行她园丁的职责,咔擦一声全部剪掉,丝毫不在乎是不是她想的那样。姓孔的那个女生,估计昨天狠狠地被批了一顿,以后她在班上很难再抬起头了。”

    周节深吸一口气,跺跺脚,“我这就找她们的班主任说清楚,我和她真的没什么,不是他们说的那样,那些话......我听着都恶心!”

    骆慈一把拽住周节的胳膊,“动点脑子行不行,你如果能说得通,那些人早就不会传你们的谣言了。你现在去找她的班主任算是怎么回事,果真是她被欺负了,你就立马帮她出头,充什么英雄好汉!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非要把家长都请来你才满意?”

    周节烦躁地抓了一下头发,“那要怎么办?你说,她约我见面是不是让我以后别再去找她?”

    骆慈拍了拍周节的肩膀,宽慰道,“现在其他的都先别管,看看姓孔的那女生怎么说再做打算。如果她真要跟你一拍两散,根本连约你见面的必要都没有,直接打电话和你说一声,或者写个纸条,甚至这些都不用做,只要躲着你一段时间,慢慢地自然你就识趣了,不会再去找她。所以,今天下午你必须要去和她见面。”

    “可是,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我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周节痛苦地蹲在地上,一脸懊恼地说道,“见了面,我要说些什么才能抚平对她造成的伤害啊。”

    “你什么都不用说,”骆慈摸着下巴说道,“既然是她约你去的,你只需要静静地听她怎么说就好。多说多错,少说少错,毕竟这事是因为你第一时间没有勇气站出来澄清,才会走到这步田地。”

    “骆慈,”周节站起身来,低头盯着自己破烂的运动鞋,面色哀伤地说道,“难道我这种人真的不配拥有朋友吗?”

    “说什么混账话,”骆慈怒声道,“我不是你的朋友吗!世人就是这样,他们只会相信自己看到的那一部分,然后就在脑子里胡思乱想,拼凑一个事实出来,认为那就是事情的全部。这件事,错的不是你,也不是那个姓孔的女生,是这个混沌的狗屁世道!”

    看着低头不语的周节,骆慈沉沉地吐出一口气,“你和她约的什么时候?在哪里见面?”

    “下午6点,就在学校旁边东湖的凉亭,”周节捂着脸说道,“真希望以后我和她还能做朋友,还可以一起聊聊,谈谈一些有趣的故事。不,哪怕什么都不说,只要.....她心里还愿意拿我当朋友就好.....”

    骆慈上下打量了一眼周节,看了一眼手腕上电子手表的表盘,“现在还有一些时间,”从兜里掏出一把零零碎碎的钱币,“走吧,我带你好好去整理一下,形象好一点,说不定她看着你的心情也会好一些。”

    “这怎么可以.....”周节连忙推辞道,“这钱你攒了好久才存了这么一点,你不是说要买什么物理实验材料的吗.....”

    “物理实验材料以后还可以再买,”骆慈咬咬牙说道,“你这事情迫在眉睫,虽然她不会和你彻底决裂,但说不定这也极有可能是你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打定主意后,骆慈拉着周节就朝学校外面狂奔,就像两匹驰骋在草原上欢快的小马驹。

    骆慈带着周节首先来到学校旁边的理发店,平素他们为了挣点零钱,经常会帮理发店的光头老板打扫清洁卫生,所以关系还算不错。光头老板在得知事情原委后,很爽快地只收了骆慈1块钱,三下五除二,就将周节头顶上那团乱糟糟的头发剪掉,换上一个干净清爽的寸头发型。

    接着他们又逛了附近的服装店,买了一套打折的运动服。周节一扫之前的阴霾,脸上重新绽放出像阳光一般耀眼的笑容,他很喜欢这套衣服,左胸位置黑色的面料上刺绣着逼真的狼头,简直精巧至极。周节甚至想要留存起来,等过年的时候再穿。最终,还是迫于骆慈的那寒霜一般的眼神不得不穿在身上。

    最后,他们又走进一家鞋店,和鞋店老板你来我往地砍价,买下了一双周节平时做梦都不敢奢求的球鞋。至此,骆慈的口袋彻底空了,分文不剩。看着重新装扮后的周节,骆慈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算是有我四分之一帅了。”

    周节作出一副呕吐的样子,“真是够不要脸的,夸人都不忘记自己臭美一番。”

    骆慈抬眼望了一眼湛蓝的天空,拍了一下周节的后背,“去吧,时候不早了。”

    周节眼睛微微泛红起来,声音有些哽咽地说道,“骆慈,谢谢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永远都是.....”

    骆慈鼻子有些发酸,将脸扭向一旁,双手十指交叉枕在脑后,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径直向前走去,“真够肉麻的,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和姓孔的那女生慢慢聊,明天见!”

    周节用手擦了擦鼻涕,看着骆慈远去的背影,微笑着低声说了句,“明天见!”

    说罢,周节深提一口气,转身向东湖走去,仔细地盯着脚下,每一步都走得特别小心,他不想弄脏骆慈给他新买的球鞋,这是他这辈子收到最好的礼物.....

    孔悦呼出一口浊气,挂断和周节的通话,从书架上取下一本长弓难鸣最新出版的推理。几个月来,他俩都是以此为纽带,维系着那在风雨飘摇中脆弱不堪的友情。事实上,下午她从班主任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仓皇逃跑的身影,她知道那人就是周节。

    所以,她今天主动和周节打了一个电话,听着电话那头车来车往的喇叭声,孔悦知道周节一定又是在学校门外的小卖部守了一下午她的电话。其实,她约见周节的目的,不是为了剪断他俩的联系。相反,她是想告诉周节,不论外界如何谈论他们的关系,只要自己内心坦荡就可以了。

    她,想要继续和周节做朋友,想要周节继续将中的故事讲给她听,想要和周节互相分享生活中那些有趣或者无趣的事情,想要固执地守在周节身边,证明给那些乱嚼舌头的人看,他们不是那些人口中那种龌龊的关系,他们只是互相给与勇气和慰藉的好朋友!

    孔悦正想要翻看手中的,因为她决定明天见面时由她将里的故事将给周节听。忽然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响动,孔悦连忙放下手中的,欢欣雀跃地朝楼下跑去,嘴里高声呼喊着,“爸爸,是你回来了吗?”

    刚走下楼梯,就看见父亲孔武脸色铁青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孔悦以为孔武在外面受了什么气,迈着小步凑到孔武面前,抱着孔武手臂乖巧地说道,“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我还没做饭呢。爸爸,别黑着脸,一点都不好看,你今天想吃什么,女儿都给你做。”

    孔武粗鲁地甩动孔悦抱着的手臂,指着跌坐在地上的孔悦,面色阴沉地说道,“为什么!是我对你不够好吗?”

    孔悦从未见过父亲如此暴怒,惊恐地缩起脖子,战战兢兢地说道,“爸,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孔武从兜里掏出一大把账单,扔到孔悦的身上,“我说最近怎么家里的电话老是欠费,好啊,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可你还没成年呢,这就开始在外面勾三搭四了,你让我这张脸往哪搁!我好吃好喝地养着你,辛辛苦苦地赚钱供你读书,就是让你在学校里跟那些混账小子眉来眼去的吗!”

    能伤害自己的,永远都是身边亲近之人。孔武的话就像一把把闪着寒光的刀子戳进孔悦的心里,积压在心底的委屈此刻顿时爆发,眼泪像决堤的河水一般淌了下来,孔悦泣声道:“爸.....你说的话太难听.....我没想到,你居然也和那些人一样,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让你失望?呵呵,”孔武怒极反笑道,“真是死不悔改,跟你那个贱人母亲一样,连你也开始嫌弃我没本事,是不是也想跟别的男人远走高飞!”

    说到此处,孔武更加怒火中烧,走到客厅座机旁,按下播放键,座机的扬声器立刻传出孔悦和周节之前的谈话。孔悦瞪大眼睛看着孔武,双手用力地攥紧裙边,身子微微颤抖地说道,“你居然偷听我的电话.......”

    孔武冷哼一声,“我要是不偷听,恐怕连你明天跟别人跑了,都还不知道为什么,”咬牙切齿地说道,“今天你班主任老师给我打电话说这事,我还不相信呢,没想到一回来就听到你要和那小子约会,真是把我的老脸打得啪啪响啊!”

    孔悦低着头从地上站起身来,“爸!我和他真的只是朋友.....”

    孔武抱着膀子,冷笑一声。

    “算了,既然我怎么说你都不相信的话,”孔悦朝着客厅大门走去,“那我就离开这个家吧,这样就没有人会给您丢脸了.....”

    孔悦用力地拧了一下门锁,刚要打开大门,一只大手突然按住了门锁。孔武一把拽住孔悦的胳膊,拖着孔悦朝楼上走去,“别痴心妄想了,”将孔悦扔进二楼的卧室,在外面关上门,掏出钥匙反方向拧了几圈,扭动几下门把手,确认已经无法打开,“我会和你老师请假的,等你什么时候知道反省了再出来,这几天你哪都别想去.....”

    孔悦望着紧闭的房门,心如死灰,面色苍白地趴在地上低声啜泣着,无力地央求道:“放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