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食肉之羊 > 第一章

第一章

    万籁俱寂的深夜,风在黑乎乎的山林间吹了一声响亮的呼哨。

    孔老五将车停在蜿蜒的山路旁,左右横扫一眼,低头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到了晚上11点,这时候应该不会有人从这里经过。獐头鼠目地走到车尾,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小号旅行袋。顺手抄起旅行袋旁边的铁锹扛在肩上,提着黑色旅行袋往山林深处走去。

    轻手轻脚地走在山林里,夜里凛冽的寒风让孔老五打了一个冷颤。很好,这里阴森的气氛让他非常满意。早就听过这里的一些传说,如今亲自过来,当真没有让他失望,果然百闻不如一见,这里的环境简直就是为他接下来要做的事专门准备的。

    行至山林里那个传说地带的边缘,这里已经生起了浓浓的白雾。孔老五走到一棵不太显眼的松树下,将手中黑色的旅行袋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用力地将铁锹插在地上,对着有些冻僵的双手哈了一口气。跺跺脚,拔出地上的铁锹,开始吭哧吭哧地在树下挖着坑。

    不一会,便挖出一个比黑色旅行袋稍大一些约摸三四尺深的土坑。孔老五随意地将铁锹扔在一旁,双手捧起黑色的旅行袋,放到深坑里,嘴里不停地念叨几句“阿弥陀佛”。林子里传来几声沙沙的细响,像是在回应孔老五一般。

    孔老五咕咚咽了一下口水,快速地将泥土覆盖在黑色的旅行袋上。多余的泥土往旁边抛洒一些,盯着地上微微隆起的小土包,孔老五站上去,用力地踩了几下。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了,捡起地上的铁锹转身离去。

    走到一半,又不放心地回头望了一眼,擦了擦额头的汗。终究是老了,年轻的时候不要说挖这样一个小坑,老家院子里的小池塘都是自己挖出来的,那时候大气都不带喘一下。

    重新回到车子里,孔老五再次望向那片山林,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发动汽车,向着山顶驶去。二十多分钟后,车子在山顶金佛酒店门前的坪坝里停下。孔老五从车上走了下来,锁好车门,径直朝酒店里走去。

    酒店的前台只有一个年轻的女子,正趴在桌子上打瞌睡。孔老五推开酒店的大门,带进来一阵寒风。年轻女子打了一个激灵,瞬间清醒,瘪着嘴从座位上站立起来,见孔老五径直朝自己走来,立刻脸上堆满笑容道:“欢迎光临!您是要办理入住吗?”

    孔老五从包里拿出自己的证件,淡淡说道,“这个点不是来入住,难道还是来吃饭不成。”

    酒店前台脸皮微微抖动一下,强忍怒气,继续笑着问道,“请问您有预约吗?”

    孔老五将手上的身份证递给前台,“没有,怎么,没预约不能住吗?”

    酒店前台并没有立刻接过孔老五的证件,俯下身子一边在电脑上查看,一边说道,“没预约的话,只能先看看有没有房间,要是已经订满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孔老五皱眉道,“这么麻烦?我以前出去办事住的那些酒店可没这么多规矩。”

    “因为咱们这是景区,很多人来游玩都会选择在这里住一晚,房间就有些稀缺,”前台直起身子一脸歉意地说道,“真是抱歉,酒店房间已经订满了,没办法给您办理入住。”

    孔老五歪着头,眼睛的余光瞟见前台的桌子上还有一张房卡,指着那张房卡说道,“什么嘛,这不还有一间房吗,凭什么不让我住,小心我投诉你。”

    “这间房已经有客人预定了,”前台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你就是投诉我也没办法。”

    孔老五看了一下手表的时间,“这都12点了,那人肯定不会来了,让我住得了,我多给你加点钱。”

    前台咬了一下嘴唇,实在不想跟孔老五继续纠缠下去,“这样,我先打电话问问那位客人,如果他真的不会过来了,那就把那间房给您住。但是,如果客人已经在来的路上,那就真的没办法,希望您不要继续为难我了。”

    孔老五撅着嘴,催促道,“好吧,那就快些问,别跟这磨磨唧唧的。”

    前台叹了一口气,一边看着电脑上的预留信息,一边在酒店的座机上按下一组电话号码。电话接通后,前台语气温柔地问道,“请问,是罗先生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子冷冰冰的声音,“是的,你是哪位?”

    “我是金佛酒店的前台,您在我们酒店预定过一间客房是吗?”

    男人迟疑了一下,“没错,有什么问题吗?”

    前台语气小心地问道,“是这样的,这边看您迟迟没有来入住,时间也挺晚的了,而且这边酒店来了新的客人。所以想问您一下,是否还要继续为您保留房间?”

    “不用了,”男人不好意思地说道,“因为一些突发状况,暂时不能过来,一时忘记取消,麻烦你帮我退了吧。我这边还有事,就先挂了,抱歉。”

    “好的,再见。”前台挂断电话,接过孔老五的证件,“那位客人不过来了,我这就帮您办理入住。”

    孔老五抱着膀子不满地说道,“别人一直不来就该早点打电话询问嘛,害我白等这么久,一点都不专业。”

    前台快速地登记好孔老五的身份信息,努力保持脸上的微笑,“这边已经给您登记好,总共480,房间是280一晚,还有200块的押金。等您明天退房的时候,就会把押金退给您。”

    孔老五嘟囔着嘴,从兜里掏出480块钱,“就你这破规矩多。”

    前台把钱放进桌子的抽屉里,将房卡和孔老五的证件交到孔老五的手里,“房间在二楼205,”微微躬下身子,伸出右手指引电梯口的方向,“电梯在这边,祝您好梦!”

    孔老五冷哼一声,大摇大摆地向电梯走去。

    翌日中午12点30分,已经过了酒店退房的时间。前台盯着电脑上的住房信息,忽然注意到孔老五的入住信息,居然还没有办理退房手续。其他房间的客人都是网上预定的房间,而且基本上都会住个两三天,最早的也要明天才会退房。只有孔老五这位临时入住的客人,需要今天12点前就要办理退房手续。

    想起又要跟昨天夜里那位胡搅蛮缠的客人打交道,前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谁让自己干的就是这样一份工作呢,要是自己也能受到良好的教育,绝不会时至今日还是一个小小的前台,挣着一点微薄的工资,却要遭受许多人莫名的责骂。前台拿起桌子上的座机拨通孔老五房间里的分机号码,电话无人接听。

    打开抽屉准备拿出205房间的备用房卡,忽然注意到里面的一双针织手套。这是昨晚给205那个讨厌的家伙办完入住后,自己的二哥下了夜班,不辞辛苦地开车行驶了几十公里的路给她送来的。将自己纤细的手伸进丑丑的花格子针织手套,一股暖流从指尖流入心里,前台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虽然自己很久便不同二哥在一起居住,但是自己说的每一句话,二哥都牢记在心。总会在她不经意的时候,将她随口提到的东西放在她的眼前,一脸宠溺地摸着她的头,告诫她不要太辛苦,有任何难处都要告诉二哥,不管欺负她的人多么厉害,二哥也会让那些混蛋付出代价。

    可是,前台从未跟二哥抱怨过一句工作中的不如意,哪怕有的时候自己当着二哥的面脸上笑嘻嘻的,转过身又躲起来一个人偷偷掉眼泪,也没有吐露过一个字。她知道二哥活得比她更不容易,每次看到二哥身上那些伤痕,她的心里都在滴血,那些伤痕都是曾经二哥为了保护弱小的她留下的。

    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摁亮手机屏幕,前台抚摸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眼眶渐渐红了起来。每一次看到这张三兄妹唯一的合照,都让她心伤不已。大哥已经去世很多年了,这世上只剩下二哥与她血脉相连了。无论如何,她都要尽自己最大努力帮助二哥,减轻一些二哥身上的担子,相互扶持继续在这世间挣扎下去。

    手机上设定的闹钟此时响了起来,这是前台往日中午吃饭的时间,看来今天不得不推迟了。从迷乱的思绪里退了出来,关掉手机闹钟,从抽屉取出那张备用房卡,前台拿起对讲机和正在二楼打扫房间的清洁阿姨简单地说了几句,快速地往二楼孔老五入住的房间走去。

    走到205门前,前台和推着清洁车的阿姨打了声招呼,用手中的备用房卡在房门锁的位置刷了一下。前台推门走了进去,四下扫了一眼房间,凌乱的床上摆着孔老五的衣裤,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异样。

    这时候,突然听到走进浴室打扫卫生的阿姨惊呼一声,前台连忙跑进浴室。只见清洁阿姨跌坐在地上,指着一丝不挂泡在浴缸里的孔老五,瞠目结舌地说道,“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