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我是葫芦娃人柱力 > 第43章 翻脸

第43章 翻脸

    眼下的场景真是出乎了她们所有人的意外。

    原本葵司以为这其中的一个糕点必定会有毒,这样她就可以确定这件事情是佐佐木所做。

    只等了半天却也没有任何的消息,这让她不禁也产生了怀疑,难道是自己猜错了吗?

    可是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这个人的嫌疑是最大的,毕竟宗介吃了他的东西,才会这样。

    纲手叹了口气说道:“你们先不要这么着急,毕竟现在我用百豪之印的忍术已经将宗介的性命给稳住了。”

    “但是接下来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找到毒素到底是什么,这样我才可以有办法去解救他,否则如果乱吃药的话,会对它的身体造成巨大的损伤。”

    听到这话,葵司立马说道:“纲手大人,我这现在就去找佐佐木,我会试探他,看看这件事情到底和他有没有关系,如果真是他做的,我会求他将解药给挑出来的,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不过知道她一个人去有点危险,所以纲手觉得这个方法并不可行,但是想要拒绝她,可以找不出其他的理由。

    无奈之下,只能赞同了她的做法。

    星彩自然想要陪他一同前往,不过却被葵司给拒绝了,知道这件事情还是她一个人去做比较好。

    而在病房内的宗介,现在躺在抢救床上,一副快要断气的模样。

    昏迷之中,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做了一个很深的噩梦,无论他怎么样的挣扎都无法醒过来。

    而他的身边都是是漆黑一片的海水。

    让他的嘴里放满了苦涩的滋味。

    怎么搞的,自己怎么会掉落在这里?

    这应该中了别人的幻术。

    宗介一直在这样的想着,也在努力的往上游去,希望可以挣脱现在的束缚,可是无论他怎么样的驱动,根本就是无济于事,这漫无边际的海水瞬间将他给包围了。

    正在他努力往上游的时候,头顶上突然掉落下了一根绳子,他一把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开始向上爬去。

    虽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将会面对什么,但是他也清楚的明白一个道理,如果自己不尽快的离开海水的话,一定会被它给淹死的。

    也不知道爬了多久,宗介也没有任何感觉到上方有边际,但是他现在什么样的想法也没有,就是要努力的往上爬。

    终于当他累得气喘吁吁停下来以后,才开始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一定是中毒了,而且看起来自己现在好像伤得特别的重。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会遇到现在的这幅境况?他想了一想,觉得这件事情一定和佐佐木有关系。

    从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对自己有着特别大的敌意,而且刚才来看望自己的时候,他的目光当中好像流露出了一种杀机,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不过当他中毒一直到现在,他才反应过来,这件事一定和他有关系。

    看来一定是他在暗中给自己下的毒药,所以才会让自己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不过他现在也知道好像自己没有办法可以去解决好现在这个问题。。

    看来自己的生命就要掌握在这几个女孩的手中了,如果他们能发现自己已经受到了严重的生命威胁,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就自己回去的,这一点呢宗介是相当有自信。

    休息了半天,宗介知道自己应该继续了,否则的话也不知道要在这里停留多久。

    ................

    烤肉店,本是开心,吵杂的地方,现在一片死寂。

    坐着的佐佐木,根本不敢看葵司。

    气势佐佐木觉得很是丢脸,再怎么说,自己被她当众辱骂,这让他如何接受的了。

    店内的许多人,也是呆若木鸡,根本不敢乱动。

    佐佐木平静的说:“小葵,这件事情和我真的没有任何的关系,我觉得你应该相信我。”

    看着他的模样,葵司指着他说:“住口!”

    “这件事情不是你做的,难道是黑豆做的吗?”

    “宗介突然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定是中了毒,而且所有的迹象表明这件事情一定和你有关系。”

    “大男人,你敢做不敢认啊!”

    佐佐木强忍着怒气,“小葵,别闹了,回去吧。”

    看他伸手要抓自己的胳膊,葵司嫌弃的打开了他的手,“干嘛,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不和我说清楚,我和你没完,而且我也要告诉你,我们的队友关系彻底的结束了。”

    “我不答应!”

    葵司给了他一个白眼,转身就要走,佐佐木赶紧拦住了她的去路。

    “为什么?难道你真的就是为了那个臭小子,他到底有什么好的?你竟然会如此的青睐他。”

    听到这话,葵司不怒反笑,“宗介当然好,因为他是我的朋友,而且他做人光明磊落,哪里像你这副模样。”

    “如果你看他不爽,你可以真刀真枪的和她进行正面的对决,你这样在暗中做这些卑鄙事情算什么英雄?”

    佐佐木握着拳头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也不想和我在一起。”

    “但是,我对你不够好吗!”

    “宁愿选择一个那样的垃圾,什么忍术都不会的人,你难道真的心甘情愿吗?”

    “反正我是不服气的,我是不会让你和他在一起的!!”

    葵司指着他说:“我告诉你,这件事,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我喜欢谁,我和谁在一起,和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你也不要替我的事情操心。”

    “其实你不承认这件事情,在我的心中凶手就是你,即使你不交出解药也无所谓。”

    “因为我心里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宗介!!”

    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佐佐木心急的问道:“那是谁?!”

    奋力的挣脱了他的控制,葵司生气的说:“你做什么,你每天都疑神疑鬼的,我实在受不了!”

    “我心累了!佐佐木,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不知道你每天在暗中跟随着我,给我的心理压力会相当的大,而且我会每天过得特别不开心。”

    “如果你真的喜欢我,想让我开开心心生活的话,你就不要再这样做。”

    众人也都听明白了,原来佐佐木实在是太多疑了。

    这种事情,反过来说,他也是太在乎葵司了,但是呢,他却忘记了,抓的太紧,女孩会疼的。

    正在这个时候,刚从卫生间出来的宇智波黑豆,突然发现了两个人正在争吵。

    他知道本来都是队友搞成,现在这副局面实在是不好看。

    所他慢慢的向收银台处移动,希望赶紧逃离这里,心中更是默念着,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结账。”

    不过收银员正在专心的看戏,居然没听见。

    这让黑豆很郁闷,“喂,结账!”

    “哦哦哦,好。”

    不过是稍稍提高了些音量,葵司瞬间就发现了黑豆。

    呀!

    他怎么在这里,搞什么,居然不出现。

    这时佐佐木依旧在不依不饶的追问着什么。

    “好啦!你不要在烦我的,我告诉你,我确实有男朋友!”

    “小葵,我知道,你说的是气话。”

    这时候,在众目睽睽之下,葵司居然走向了黑豆。

    刚刚结完账的宇智波黑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葵司一把将他转过身。

    烈焰红唇,轻轻的吻了上去....

    什么?!

    发懵的黑豆,睁大了双眼,紧紧的盯着葵司。

    而葵司则是笑了下,随后对着佐佐木说:“喏,你看见了,就是他!”

    天雷勾地火!!!

    “我X你祖宗,你居然和我喜欢的女人在一起!!”

    佐佐木瞬间就冲了上来,更是从背后抽出了手里剑!

    噼里啪啦....

    店里顿时就乱套了,所有人都跑了起来。

    宇智波黑豆赶紧拉住了葵司的手,往门口冲去。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他却知道不能和走走路动手,毕竟他现在正在怒头上,而且他们还是好朋友。

    这时葵司抄起了一把椅子,居然要冲上去还击,宇智波黑豆赶紧说道:“还打什么,快跑!!”

    他们随着人流往门口跑去,但是拥挤的人群,自然将不大的出口,堵的严严实实。

    没办法了....

    宇智波黑豆一把将葵司拉到了身后,对着追来的佐佐木说:“佐佐木,这是误会,我们是清白的!”

    “少跟我废话,你这个混蛋!!”

    正当宇智波黑豆刚想反驳的时候,葵司突然猛的推了他一把....

    “哎呦!”

    趴在地上的宇智波黑豆,撅着屁股,就要退回来。

    不过,葵司对着他的屁股,就是狠狠的一脚,“让你装熊!”

    宇智波黑豆被踢了出去后,滚了几滚,他居然还有心情回身骂道:“混蛋小葵,你....”

    “啊!!小心!”

    在葵司的大声提醒下,宇智波黑豆余光看见了对自己头部扫来的手里剑,他本能的就低头避了过去。

    刀我?

    小子,你还嫩!

    趁这个机会,一旁的葵司动手了。

    她端起盆热汤,冲杀了过来,“黑豆,让开!”

    哗啦!

    连汤带水,顿时浇了佐佐木一身,烫的他嗷嗷叫喊起来。

    宇智波黑豆根本就不想动手,只能尽全力的劝说着双方不要再打。

    可是现在葵司却指着他说道:“你都不知道这个混蛋做了什么啊,他竟然会向宗介下毒!差点要了他的命。”

    听到这话自然让他也是大惊失色,他也没有想到佐佐木,竟然会这样做。

    眼下,双方互相喘着粗气,虎视眈眈的看着对方,一脸的不服气。

    黑豆想要劝说,就慢慢的说道:“做个梦,如果这件事情真是你做的,还是赶紧交出解药吧。”

    “中间那个人我也算是比较熟悉,他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可以了。”

    可是佐佐木却说道:“你们又没有任何的证据,为什么要诬陷我?如果你们再这样说的话,不要逼我生气。”

    葵司冷笑道:“除了你以外,你认为还会有第二个人会这样做吗?因为只有你这个混蛋才会用这样的方法去害人。”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当初我们去砂忍村执行任务,在经过屠人沙漠的时候,那里有一种奇怪的毒虫。”

    “名字叫做噬心虫。”

    “本来这件事情我都没有放在心上,就是因为刚才和你战斗过后,我用热水浇了你的身上,它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味道让我记忆犹新。”

    “那种虫子无论是火烧还是用利刃,都无法将它杀死,可是,它最害怕的就是热水。”

    “所以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样的味道。”

    “对于一些从来都没有去过沙漠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毒,而且也不知道这个毒虫应该如何用,但是你不同,因为我们三个人当初都面对过。”

    “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可以说?”

    听完他的话,佐佐木也觉得相当的震惊,想不到眼前的葵司,竟然会有这样的分辨力。

    知道自己恐怕没有办法再抵赖了,佐佐木只好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直接扔给了她。

    他二话不说的直接转身跑了出去,黑豆都想要拦他,却被葵司给制止了。

    “让他走吧,毕竟我们曾经是同伴,而且就这样将他给抓住的话,他的下场一定会相当的惨。”

    想不到在最后的时候,葵司还是心软,放过了他一马。

    就这样,带着解药,葵司再次速度的回到了医院,把它交给了纲手。

    不过具体的事情,她却一笔带过,根本就没有将佐佐木的事情说出来。

    这瓶解药果然相当的神奇,刚给宗介服用不一会儿,他竟然可以慢慢的恢复了意识。

    想不到这次又是大难不死。

    回到病房内以后,宗介看着周围的几个人。

    表示相当的感动。

    而当宗介知道的事情经过以后,自然也相当的愤怒。,

    那个混蛋佐佐木,竟然一心想要搞死自己。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不如用一种最简单直接的办法,不要再这样的玩我。

    若不是葵司的帮忙,否则早都已经死了。

    越想越气的宗介,看着旁边的水杯,毫无预兆的一把就将它摔碎在地。

    咔嚓!!

    看着崩碎四周的玻璃,让众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宗介。

    发泄过后,冷静下来的宗介马上也是低下了头,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病房里陷入了一片死寂,各怀心事的几人,都在想着同样的事情,那就是怎么才能保护好他的安全。

    星彩弱弱的说:“要不....要不你就离开木叶吧。”

    话音刚落,纲手马上反对,“不行你要走了的话,我们更是没有办法保护你。”

    可星彩却说:“可是我如果不离开这里的话,那他将会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多了。”

    纲手坚持自己的意见,“那情况是不一样的嘛,如果他就这样的离开,那一定会更加落入敌人的陷阱!”

    二人之间你来我往的唇舌交锋,让宗介觉得内心越发的烦躁。

    “好了,你们不要再争论了。”

    阻止了两个人,宗介想了想说:“我或许不是一个什么强者,但是我知道怎么活下来。”

    “你们你为了帮我,已经付出了太多,谢谢。”

    “如果我就这样投降认输的话,那实在对不起你们对我的好。”

    “所以我会留在这里继续战斗。”

    “而且如果我离开的话,恐怕山中父子还会做出更多的恶事。”

    “为了不让他们将目标转移,我宁愿承受现在这样的事情。”

    病房内再次陷入了沉默,这样的结局是他们所有人都不愿接受的。

    可又找不到反驳点,毕竟宗介说的话是没错的。

    不但如此,葵司帮助宗介这件事情,恐怕会让佐佐木更愤怒。

    本来他就和宗介有矛盾,如果离开,更会借机大做文章。

    以前他一直没有动宗介,只是因为他喜欢葵司,不想在给她造成压力。

    现在来说他已经没有什么在乎的了。

    综上考虑,看来这一关,宗介是极难翻过去了。

    .............

    自从假如下忍,宗介遇到的阻碍和挑战就接连的的发生。

    不过很幸运,他都有惊无险的躲了过去。

    不单单是凭借着他的实力,也有很多的运气成分夹杂在其中。

    人算不如天算,即使他有冲天翼,也无法冲破遮天网。

    现实的事情摆在了桌面上,想要活下去,就不可能躲避。

    否则到那个时候,恐怕不单单是山中父子会追杀他,佐佐木也都会望风而动,将他碎尸万段。

    在这样惶恐不安的情绪之中,几个人一起陪着宗介捱到了天亮。

    葵司心思比较柔软和善解人意,知道他们相当的烦躁,就特意给众人买了几杯凉茶,希望可以去去火气。

    可惜他们都是无心品尝,星彩更是放在了一旁,惆怅的说:“难道真的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纲手看着她的模样说道:“这样吧,这件事情由我出面,我去找山中父子谈一谈。”

    不过宗介想了一下,还是说道:“算了,如果就这样撕破脸的话,恐怕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