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我是葫芦娃人柱力 > 第38章 对峙

第38章 对峙

    虽然她们都不知道最关键的问题是什么,不过为什么都有一种感觉,这件事情应该和山中父子有很大的原因。

    至于他们的动机,现在谁也想不清楚。

    这时候山中井野说道:“其实我倒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你们总认为宗介不会任何的忍术,其实我却不这样看。”

    “我觉得他好像是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因为我曾经亲眼的见到过他使用出了巨大的火遁。”

    “甚至来说,他还使用出风遁和水遁。”

    “施术的范围之广并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而且看起来他应该已经有了上忍的水平。”

    望着她们三人惊讶错愕的神情,山中井野坚定地说道:“那这个事实你们恐怕十分的难以接受,不过这真的就是实情。”

    “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恐怕也是很难相信,但真的就是这样。”

    “因为那个加藤刚就是宗介所干掉的。”

    其实说到了这里,山中井野特别想将山中一郎偷袭宗介的事情说出来,不过考虑到他们还是亲属的关系,所以决定还是先不要说比较好,毕竟这件事情还没有确定,就是他们所做。

    听她这么说完以后,星彩也好像想起了自己曾经遇到危险,也是宗介将她救了出来,难道说这个小子真的是有特别的能力吗?

    “井野姐姐,你的这番话我十分的相信,因为我在执行的任务过程当中也是受到了危险。”

    “如果不是宗介帮忙的话,恐怕我现在早就已经死了。”

    “可是当我获救以后质问他的时候,他并没有承认,看得出来,他特别的在意别人知道他的能力。”

    “或许敌人将他抓走就是这个原因,希望可以了解他到底是用什么样的方法可以施展出这么强大的忍术。”

    听着他们的话,身为火影的纲手也觉得现在这件事情十分的难办。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宗介可是火影村的人才,不管怎么来说也要将他的营救回来,如果将他落入在敌人的手中,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危险的情况。

    让他与自己为敌,或者是将他的能力给夺走,对于木叶村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想到这里,纲手立即吩咐道:“这件事情我们一定要保密,如果将宗介的事情说出去的话,必定会引起震动。”

    “所以我决定就让你们三个人临时成立为一个小组,前去营救宗介回来。”

    “有什么样的情况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但是你们也要记住,遇到任何危险的话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等待着我的援兵。”

    “这件事情我们一定要特别的小心,千万不要有任何的麻痹大意,到那个时候恐怕会发生意外的危险。”

    三个人马上站了起来,同时点头答应了纲手的要求。

    对于纲手来说,宗介的能力自然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更让他觉得担心的一点就是,他们也算是朋友,宗介当初救过自己。这次一定要将他安全的带回来。

    如果不是身为火影事务繁忙,刚筹早就已经亲自的前往战场去寻找。

    午夜,山中清风的书房中。

    山中一郎苦口婆心的说:“父亲,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明白你的意思,觉得干掉宗介根本就无所谓。”

    “可是他牵连的人太多,如果他不就这样失踪的话,后果可想而知。”

    “井野姐姐,星彩,包括纲手大人,现在都为了他的下落而心急,一定会将这件事情怀疑到我们的头上。”

    啪!

    狠狠的敲了下桌子,山中清风满脸不悦的说:“那又怎么样,他现在威胁到了我们,难道你要我放过他吗?”

    叹了一口气,山中一郎知道他心中在想着什么。

    可是现在她们追查的正紧,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候,任何的意外都不能出。

    这不单单关系着家族的前途,更牵连着他们的全部身家性命。

    “父亲,事情闹大的话,没有任何的好处。”

    “现在火影大人的命令十分的明确,就是要找回他。”

    “如果一意孤行的话,恐怕就会事与愿违。”

    知道纲手也参与其中,山中清风开始冷静了许多,不得不认真考虑一下,他需要面对和承担的责任。

    砰砰...

    正当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一筹莫展的时候,书房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吓了我一跳...”

    “进来!”

    听到山中清风的命令,妻子从门外走了进来,毕恭毕敬的说:“夫君,外面有一个女孩来找你,说是有重要的事情与你商量。”

    抬头望了眼墙上的时钟,指针已经快要接近12点了,究竟是谁会在这个时间段来这里,山中清风一头雾水。

    “只有她一个人吗?”

    “是的。”

    山中一郎看了一眼疑惑的山中清风,他略想了一下:“父亲,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看看情况再说,我先回避一下。”

    稍稍的整理了一下仪容,山中清风摆手说道:“带她进来吧。”

    躲在内室之中的山中一郎,悄悄的透过书架上的缝隙,向外面偷望着。

    他心中自然也十分的好奇,到底是谁,竟然敢在深夜来访。

    略等了一会儿,听见了两个人上楼的声音。

    房门再次打开的时候,直接一抹俏丽的身影,出现在了山中清风的眼中。

    墨色的黑夜瞬间被点亮了。

    眼前的女孩身穿合体的服妆,脸上更是画着淡妆,优雅当中透露出了一丝丝的冷傲。

    偷偷的咽了一口唾沫,山中清风笑问道:“小姑娘,你是日向家的人?”

    “山中大人,我是日向葵司,不和你绕圈子了,我来这里是为了一个人。”

    “葵司。”

    .....................

    两个小时以前。

    葵司在自己的家中,将自己反锁在了房中,静静的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通过和纲手几人的谈话,她内心已经确定了一件事,宗介必定在山中清风的手中。

    可是这件事情,她却没有透露出来。

    因为她也怕山中清风狗急跳墙,会做出一些对宗介不好的事情来。

    如果能和平的解决这个问题,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了。

    在她的想象当中,他们双方应该没有什么太多的矛盾,只是为了宗介的能力而已,如果及时将他的能力完全地夺走,能将宗介还给他,那也是一件好事。

    可是她也知道山中清风这个人心思特别的缜密,想要对付他并不那么的容易。

    现在明知道前方是龙潭虎穴,可为了宗介,她别无选择。

    自从接下了这件事情之后,葵司曾经多少次问过自己,宗介这个男人,在心中到底占了多少比重。

    最关键的一点是,为了他,做这些事情到底值得吗?

    毕竟他们之间也不算有太深的交情。

    反复的纠缠之中,一个词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

    爱情。

    难道自己喜欢上他了吗?

    这怎么可能,那个臭小子三番五次的不在乎自己,为人还特别的冷漠。

    两个人仿佛是前世的冤家,每次见面都会出现问题。

    尤其现在自己竟然还要去拯救他,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摇了摇头,葵司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想把自己的思绪理顺一些。

    最终,理性战胜了感性。

    在命运的召唤下,葵司开始坐在梳妆台前,开始了化妆打扮。

    因为她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划,无论如何也要救宗介于苦难之中。

    当她将头发梳成了马尾,换上了件便服之后,葵司心绪不宁地坐在了椅子上。

    与每次都是她出任务不同,这次是有求于人。

    对方必定会刁难自己,如果救不出宗介的情况下,恐怕自己都会陷进去。

    纠结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她终于打定了主意,偷偷的出门了。

    一路上,葵司的内心特别的混乱。

    与敌人战斗时,也都没有过如此的心境。

    可当她站在山中清风的面前,那种慌张的情绪,反倒消失的无影无踪。

    听完她的来意,山中清风轻笑了下,脸上更是闪过了一丝疑问。

    这个女孩究竟是如何得知宗介在这里的,难不成是山中一郎故意泄露出去的吗。

    之所以他会这样想,就是因为山中一郎一直在主张放过宗介。

    这小子为了保护家族,故意的在逼迫自己放人。

    混蛋,你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山中清风咳嗽一声,笑着说:“葵司,你应该知道我是谁,所以无凭无据的情况下,你可不要冤枉我啊。”

    “宗介是我的下属,我也一直在寻找,可是我心在根本就没有消息。”

    坐在椅子上的葵司,翘起了二郎腿,眼光深邃的看着他,“山中大人,既然我能来到这里,也就说明一件事,我自然已经掌握了全部内容。”

    “别人不知道,可是我却与你真正的打斗过。”

    “能看穿我们日向家的攻击,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几人。”

    “大家都是聪明人,觉得你还是赶紧放人吧。如果宗介出事的话,恐怕会引起一场大风暴。”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可山中清风还在打马虎眼,“看你说的,身为木叶上忍,我自然要诚实的面对你。”

    “这件事情我确实不知情,你执意认为这件事情是我做的,那我可是要去纲手大人面前澄清。”

    其实山中清风心里也没有底,因为他也知道葵司应该是发现了蛛丝马迹,否则她不会就这样的来质问自己。

    看来这件事情真的特别的难办了,但是既然已经如此,那就不如让它继续的发展下去。

    总之现在的情况就是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想,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只要自己不承认,那就没有任何的办法,就算自己将她给抹杀掉,日向家恐怕也是无能为力的。

    想到了这里,山中清风马上换了一副嘴脸。

    “请恕我多嘴问一句,你和宗介到底是什么关系?”

    葵司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想法,和他话里的意思。

    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葵司面不改色的说:“他是我....男朋友!”

    得到了确切的答案,山中清风身体往后一仰,慵懒的说:“原来是为了爱情啊,小朋友,时间这么晚了,你先回去吧,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看着他得意的脸庞,葵司紧紧握着拳头,深呼吸了一下,“山中大人,有什么条件,你就直接说吧,放心,不管什么事情,我都答应。”

    这一切都被躲在内室中的山中一郎尽收眼底,这种事情他自然是司空见惯的,但今天却不一样。

    他可是知道日向葵司的身世,如果真的碰了她,那这件事情可就大了。

    此时的山中清风早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威严,一脸坏笑的看着葵司,仿佛想要将她瞬间吃掉。

    这种厌恶的眼光惹得葵司,心中满是不悦。

    可现在为了宗介,她也必须忍受这一切。

    从书桌后走了出来,山中清风玩味的看着葵司,“小朋友,你还在等什么,一会儿天都亮了,你放心,只要你让我得偿所愿。”

    “你的宗介,我就还给你。”

    这般没羞没臊的话,让葵司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

    一把打开了,准备轻薄自己山中清风的手,“山中先生,你这个要求难道不过分吗?我觉得你太不尊重我了。”

    想不到她竟然会这样的说,山中清风看了眼,在半空之中的手,表情更是凝固住了。

    从来没有女人可以这样的拒绝他,恼羞成怒的山中清风,一把就摁住了葵司的肩膀,将她控制在了座椅上。

    俯下身子,恶狠狠的对着她说:“你还和我装什么纯洁,现在你想要救人的话,就必须要听我的话,否则只要我的一个命令,他就会碎尸万段。”

    “根本就没有人和你在我的手中逃脱,包括你在内!”

    换作一般的女子,或许也就从了他,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

    可他却小看了葵司,这个女孩发起疯的时候,可不是一般的狠。

    与此同时,眼看事情不受控制的山中一郎,准备冲出来制止这场罪恶的行动。

    但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哎呦!!!”

    伴随着山中清风一声痛苦的喊叫,葵司用自己的膝盖狠狠地撞向了他的裆部。

    强大的贯穿力,将山中清风直接就掀翻在地。

    突如其来的情况惊呆了山中一郎,而葵司却没有任何的犹豫。

    站起身的同时,用脚狠狠的跺向了山中清风的身体。

    有了情绪的加持,葵司攻击起来的力度完全超乎想象。

    每落下一脚,都会疼的山中清风死去活来,就如同一只虫子在地上来回的翻滚。

    “让你轻薄我!”

    “混蛋,你竟然连我都敢动,简直就是不要命!”

    就在葵司火力全开的时候,早已经惊动了山中清风的妻子。

    她立刻就往二楼冲去。

    内室中的山中一郎心中也是在犹豫,自己该不该现身出去。

    被葵司发现的话,自己必然也会陷入麻烦之中。

    可是不出去,又怎么和父亲交代。

    左右权宜之下,山中一郎做出了决定。

    就在他一只脚准备迈出去的时候,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

    还在痛扁山中清风的葵司,突然听到了有人在撞门的声音,这不由得让她也停住了手。

    知道是他的妻子来了,“去死吧你!”

    又对着山中清风的腹部狠狠踢了一脚,葵司才停住动作,站在了原地。

    轰!!

    随着房门被一脚踹开,只见手持一把长刀的妇人冲冲了进来。

    “你在做什么?!”

    看着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的山中清风,场面安静了,妇人想不到眼前的这个女孩,竟然敢殴打山中清风,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可是葵司看起来却没有任何的慌乱,反而悠闲地坐在了椅子上,“你们要做什么,想打我呀?”

    妇人怒目圆睁的指着她说:“哪里来的小姑娘,敢如此的嚣张!”

    这种威胁的话,葵司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山中先生,我看你还是让他们都退下吧,这样对你也好。”

    疼痛中的山中清风,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只得说道:“你...还看什么...赶紧给我...出去!”

    身为家里的主人,他自然不想妻子见到他现在这副模样。

    妻子没有办法,只得慢慢的退出了书房之中,口中更是在威胁着葵司,让她小心行事,不要伤害到山中清风。

    本来以山中清风的本事根本就上不了的,就是因为刚才自己实在是过于大意,才会如此。

    “臭丫头,你真是不知死活,你觉得今天你还可以离开吗?”

    葵司好像根本没有将他的威胁放在心上。

    “我来到这里之前已经通知了所有人,如果我出不去的话,他们一定会来找你要人的。”

    “那个时候,我猜你也不好解释吧。”

    “既然我们没有办法沟通了,但是你要记住,我一定会找到宗介的下落,即使没有你告诉我,我也一定会成功。”

    转身离开了这里以后,葵司其实也相当的后怕。

    谁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想要救回宗介的话看起来也不容易了。

    一切的事情都要顺其自然,万万不可强求。

    宗介,对不起,这件事情都是我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