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我是葫芦娃人柱力 > 第34章 搜集

第34章 搜集

    望着前方黑红色的鲜血,宗介也知道自己现在到了最危难的地步。

    这封印术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如果自己真沾到的话,恐怕真的就会被拖入黑渊之中,再也没有了任何翻身的机会。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突然觉得自己身上出现了放松,瞬间落在了地面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宗介连滚带爬的在起身,往回一看。

    见到山中一郎站在那里,眼神空洞,仿佛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难道是他生了什么病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实在是太走运了。

    还在他想事的时候,对面的加藤刚突然发出暴喝,伴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隆声,整个球体形状的封印术,瞬间消失于无影无踪。

    封印危机总算是解除了,不过现在他需要面对的就是活死人山中一郎。

    这个混蛋刚才差点要了自己的命,现在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看起来自己要好好的教训他一下才可以。

    正当他想要动手的时候,远方突然传来了制止声。

    宗介回头一看,发现来人是一位漂亮的小姐姐,不仅也愣在了原地。

    如果他没有认错的话,应该是山中井野。

    宗介自然知道两个人的关系。

    真是想不到在这里竟然会遇到她。

    看来一场大战是在所难免了。

    想到自己将要再次的拿出能力,别也让中介不禁头疼。

    不过,现在井野看起来好像并没有要和他争斗的意思。

    面带着微笑,井野走向了宗介,轻轻的对她说道:“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是想要和你发生争斗。”

    “是我用心转身之术救下了你。”

    对于这个神奇的忍术宗介自然相当的明白。

    这个是山中一族的秘术,可以控制人的精神。

    想不到今天在这里竟然可以见到,甚至来说竟然是山中家族的人,救了自己一命。

    “对不起,是我误会了,可是你为什么要救我,我们根本就不认识。”

    山中井野摇头说道:“我们虽然不认识,不过刚才所有发生的事情我都已经见到了,山中一郎确实做的有一点过分。”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同一个村里的队友,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许他有着自己的理由,但是因为我看见了,我就不会这样允许。”

    想不到这个女孩竟然还是一个特别有正义感的人。

    宗介面带疑惑的说:“其实至于是什么原因,我也猜想不到我们刚才在一起还顺利的进行合作,但现在突然发生了这样的变故,也是让我有点摸不到头脑。”

    “或许我们之间,还是有存在着什么样的误会吧,毕竟我们也是刚刚的组队。”

    听他这么说,井野则是说道:“那只有将他叫醒,才可以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宗介想了一想,觉得恐怕也只有这样做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井野回身看向山中一郎,结了一个法印,“解!”

    说来也神奇,忍术收回去以后,山中一郎如梦初醒。

    当他见到井野以后,马上就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如果不是她在暗中捣乱的话,自己刚才恐怕已经成功了。

    可是面对自己的姐姐,他也没有办法承认刚才的所作所为,毕竟那种做法并不是特别的光彩。

    “姐姐,你怎么来了?”

    看着他力保泰然的模样,宗介觉得十分的好笑。

    这个混蛋竟然面对着自己即将被拆穿的窘境,竟然还可以保持翩翩风度,也当真是一个人才。

    山中井野也自然没有给他任何的笑脸,“我来到这里只是意外,不过刚才的事情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

    “哦?发生什么事了吗?”

    现在的山中一郎只有硬着头皮在装傻充愣,如果自己就这样承认的话,恐怕也是没有办法去面对宗介的。

    见到他这副模样,宗介只好上前一步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你刚才好像是什么疾病突然发作,所以你才会在暗中偷袭我。”

    听完这话,山中一郎立即摊手表示无辜,好像刚才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是他做的一样。

    “这怎么可能,今天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早就已经死在这里了。”

    “我现在对你只是心存感激,怎么可能会在暗中出手看你呢?这一定是搞错了。”

    山中井野也看着自己的弟弟这副模样,心中也不禁冷笑。

    她可是相当的明白自己的那个叔叔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且自己的这个弟弟从小也特别的功于心计。

    看着他这副死不承认的模样,山中井野自然也没有什么话想和他多说了。

    “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们就赶紧回去吧。”

    “这路上所发生还有刚才我所见到的事情,我都会一五一十的向火影大人汇报。”

    “至于她相不相信你,那就是纲手大人的问题了。”

    听完这个话,山中一郎可是有点惊慌失措,他可不想就这样的事情给闹到这么大。

    “等一下!”

    看着两个人刚要离开,他立即的阻止住。

    “这些事情真的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刚才我也恐怕是疾病发作了,好像是得了失心疯。”

    “我....”

    不等他说完,宗介和井野都不想再听他在这里胡说八道,只是想赶紧的离开。

    知道自己这个理由实在是没有任何的说服力,他只好站在原地说道:“我承认刚才那一些事情都是我做的。”

    听完这话两个人才站住了脚步,回身望着他。

    山中一郎仿佛也是下了很大的勇气,低下头静静的说道,“其实我就是出于嫉妒心,看着宗介那么厉害,自然不想让他超过我。”

    “所以刚才在情急之下,我才会使出这样的阴招。”

    “知道自己错了,也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所以我现在很后悔,可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生了,我也没有什么多说的。”

    “宗介我也不奢求你可以原谅我,但是现在我们终归还没有将任务进行成功。”

    “你还是需要我的一切的事情,等我们回到村里,你再向我的父亲,向火影大人去报告吧。”

    “我愿意接受一切的惩罚。”

    宗介自然知道即使自己上前将他给举报了,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凭借山中清风的本领,还是可以保住他的性命。

    倒不如直接卖一个面子给他,让他知道以后不要再轻易的对自己出手,给他一个教训也就算了。

    “听你说这番话我真的相当的感动,因为这是你第一次向我道歉,我也是从来都没有想过你会这样做,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我们谁都不要再说了,我也知道我们曾经有过许多的矛盾。”

    “有些事情也是我做的不对,所以我们就算是扯平了,谁也不要再提了,将这一页翻过去就可以了。”

    山中井野也没有想到宗介竟然会如此的大度。

    刚才自己的性命都快要被他给拿下了,现在竟然可以选择原谅,这种心境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这让战争经验也不禁重新审视了一下,面前的这个少年。看得出来他说的都是真心话,而且他的表情也没有出现任何的犹豫。看来确实他的心中所想和他做法也是一致的。

    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有这样的胸怀。

    对于宗介的这个表现,让井野在内心当中不禁也是为他称赞。

    井野走过去,语重心长的对山中一郎说道:“弟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也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觉得有些事情你也是受你的父亲太多的的蛊惑,所以你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我当着你的面评价你的父亲,不算是太好,但是我确实需要这么说,我觉得他再这样一直下去的话会害你的。”

    “希望你可以明白,他对你的并不是爱而是一种强大的压力,我也希望你可以幡然醒悟,明白自己究究竟应该如何去做。”

    “既然你们是队友你也明白这件事情了,所以我就觉得你还是认真的向他道歉,以后你们大家还是会成为好朋友。”

    宗介也明白,现在井野正在为他找理由,也是不希望自己将这些事情给搞得太大。

    山中一郎自然也不是一个笨蛋,也是明白自己姐姐的良苦用心,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只好忍气吞声的说道:“宗介对不起,刚才的事情是我错了,我不应该那样做,我现在在此真诚的向你表示道歉,我我希望你可以原谅我从此以后我们一定会好好的相处的。”

    宗介挠了挠头,觉得也是有一点点的不好意思,和他轻轻的握了一下,又立马的松开。

    其实对于宗介来说,他想要对付的自然不是山中一狼,毕竟他也只是一个少年,和自己的岁数差不多,自然也会做出许多的事情来。

    而他背后的那个男人才是真正的麻烦,这件事情如果被山中清风知道的话,还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反应,到那个时候恐怕自己将会再次的陷入危险之中。

    现在能这样完美的解决好这件事情,也算是不错的结果了,想到这一点他的心情也逐渐的好转。

    这时候山中井野问道:“对了,你们究竟在这里做什么任务啊?而且那个人究竟是谁,怎么会这么强悍呢?”

    山中一郎说道:“他叫加藤刚,是村内的叛忍,我们也是受到了命令前来阻击他的,不过命令却是让我们将他给带回,因为他的手中还有着一份重要的情报,不过刚才因为情急之下他竟然发动了封印术,所以才会导致如此。”

    “这一点我也是没有想通,为什么会用生命去保护这份情报,而且他这份情报到底在不在他的身上也是一个未知数。”

    “所以我就觉得这件事情还没有真正的解决,我和宗介应该继续的往下追查。”

    宗介想了一想,虽然也是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不过听他的话,也是这个道理,就这样回去的话,恐怕是没有办法去面对山中清风的。

    他的命令可不是要让自己杀了他,而是要夺回情报将他带回。

    可是现在的任务已经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甚至来说,或许那个重要的情报就是他自己本人。

    不过加藤刚已经永远的陷入了黑暗之中,自己是没有办法再将他给带回去了。

    那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全力的找到那份情报的下落,这才是他们最需要解决的麻烦,如果真的找不到的话,那也没有办法,只能选择回去。

    而现在的事情也就僵持在了这里,如果大家再继续下去的话,无功而返该怎么办也是他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毕竟他们已经出来这么久了。山中清风也应该会特别的担心。

    自己即使没有任何的把柄在他的手上,不过他也想尽快的回到村内,不想在这里交流,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了,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一样的麻烦。

    但是现在想来想去,他也没有要走的可能性,只能说:“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就继续吧,对了,井野姐姐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

    宗介自然是出于好心,希望他可以安全一点,但是想不到山中井野竟然说道:“起来我最近自然是相当的轻松,也没有什么任务在身,不如我就和你们一起前去吧,毕竟我也知道了这个任务,或许我也可以帮忙的。”

    多一个人自然是好事,不过也就意味着他们暴露的机会大了一点,所幸现在也没有任何的敌人赶来捣乱,想了一想,宗介和山中一狼对峙的一眼两个人也就同意了他的做法。

    就这样,三个人开始踏上了寻找情报之路。

    不过现在他们的表情和心中都是特别的迷茫,因为没有任何的思绪可以找寻的到,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尤其是对于那个加藤刚他们也十分的不熟悉,不知道他在这里还会有什么样的藏匿地。

    不过现在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在这附近开始一寸一寸的寻找,希望可以找到他的蛛丝马迹。

    这样一来的话,他们所主的范围可就相当的广泛了,一时半会儿也是找寻不到他们的下落。

    看得出来,这三个人的表情都相当的心急。

    可是现在无论他们怎么样的着急,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这样一步一步的进行着前进。

    很快当天黑以后三个人再次的聚集过后分享了一下彼此今天所遇到的事情,还有搜集来的情报,最后他们将所有的事情放在了一起进行整理,发现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也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

    难不成这个人就是一路的来到了火之国的边境线,准备直接出去吗?

    可是这显得又是不太可能,毕竟他们接到消息已经是五天以后了,按照正常的情理来说,来到这里也就两天就足够用了,为什么他可以在这里逗留三天?难道是已经将情报传递出去了吗?

    更多的因素在他们的心中进行着纠缠,不过谁也没有任何一个肯定的看法。

    宗介自然是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只是坐在那里看着他们两个人在进行着分析。

    对于这些事情,他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发出任何意见,只是听从他们的说法就可以了,自己作为一个执行者和山中一狼的保镖,这样平静也就足够了。

    也省得他去思考一些事情。不过现在的山中井野却在问道:“宗介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宗介没有想到他会叫,自己他立马就说道:“我倒是没有什么看法,我听从你们的安排就可以了,你们说什么我就直接去做这就够了,所以我觉得我的经验实在是太少了,而且我在学校当中也算是吊车尾,所以大家对于我的说法也就不用放在心上,我就成为一个执行者就足够了。”

    看着他这么谦虚的模样,井野更是笑着说道:“你也不用这样的妄自菲薄呀,而且你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发表你的意见,如果说的对的话,我们大家也也都会采纳的,根本就没有什么。”

    可是宗介,依旧说道:“我对于这方面真的是不在行啊,而且一郎应该知道我们可是同班同学,他对于我的所有事情都相当的了解,他也知道我这个人一向都是没有任何主见的,在学校当中就是听从老师的话,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喽。”

    山中一郎自然知道,宗介说的也是实话,这个小子本来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分析能力,那只不过是因为有着超能力,现在才在这里和自己耀武扬威,否则的话,自己现在早就上去开始狠狠的教训他一顿了。

    “是啊,姐姐,其实宗介的学习成绩一直都不算是太好的,这样还是太为难他了,你就直接说我们应该怎么做就可以了。”

    不过山中井野却说道:“不要胡说八道,我倒是觉得宗介相当的有内秀。”

    “人家不说不代表人家不知道,哪里像你啊,什么事情都挂在嘴上。”

    山中一郎多了吐舌头,觉得自己刚才不应该这么说,反而又被她批评。

    宗介抻了个懒腰,对他们说道:“好啦,你们先在这里想事情吧,我就先回去休息了,有什么需要直接通知我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