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我是葫芦娃人柱力 > 第32章 封印

第32章 封印

    “一会儿我将这片树林全部烧毁的时候,你赶紧跳上树梢,找寻一下,看看有没有那个加藤冈的身影。”

    这么大一片的树林,需要多么强大的火遁才能做到,这一点山中一郎自然心里有数。

    真的不知道这个小子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能力,竟然可以发动如此强大的火盾,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慢慢的往后退了几步,紧紧盯着他的模样。

    宗介走到了树林的边缘,只见他猛吸了一口气,整个肚子仿佛都鼓了起来。

    在山中一郎震惊的表情之下,宗介张开嘴顿时吐出了一股猛烈的火焰。

    不仅如此,这火焰仿佛无穷无尽的往出倾界,就犹如火山爆发一样。

    炙热的岩浆在空中炸响,瞬间就吞没了整片森林。

    热浪滔天,烤的山中一郎觉得面色发干。

    身体内的水分正在加速流失,这到底是什么?老师竟然可以有如此的美丽,简直超乎想象。

    即使是最擅长火遁的忍者,看到这样的火焰房应该也会大惊失色,震惊到无以言表。

    在山中一郎的错愕当中,宗介竟然持续吐了五分钟的火浪。

    直到他刚刚回过神来,才想起自己还有重要的任务,在身来不及多想,她速度地往上一冲,瞬间来到了树尖之上。

    遥远望去,只见热浪之中,黑烟滚滚。

    现在森林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仿佛天空都已经被他给映红了。

    这是何等的壮观。

    四下看去,也没有发现有什么的人影,或许加藤刚现在早就已经葬身于火海之中了。

    宗介停止了喷火的能力,他也往后一退,因为他也觉得空气当中的炙热,让他也觉得十分不舒服。

    看着自己的杰作,他满意的点点头。

    这也是他第一次使用出如此大规模的力量。

    真是想不到自己的能力竟然会如此的强大,这不禁也让宗介颇为自豪。

    虽然曾经他用这股力量做过许多的事情,不过像这样肆无忌惮的进行使用,也阿姊是头一次。

    他知道现在让树上的山中一郎去寻找敌人的身影根本就做不到,因为他的目光阿爷穿不透这些黑烟。

    所以现在还需要靠他千里眼的能力。

    聚精会神过后,逐渐猛地睁开眼睛,开始四下望去,寻找加藤刚的身影。

    他原本的打算就是要利用这颗烟将敌人给逼出来,现在看起来他已经做到了。

    尤其在这个上,他的千里眼使用更是相得益彰,很快他就在一处边缘地方发现了加藤刚的位置。

    不仅如此,他清晰地看见了加藤刚脸上带着那种镜框是错的表情,此时他正站在一处岩石后面,静静的观望着这里的火势。

    如果没有估算错的话,再有半个小时的功夫,他应该就可以越过边境线了。

    看来自己还算是比较幸运的,在这最后的关头将他给拦住了。

    “喂,走啦!”

    大声的招呼山中一郎,宗介率先的就往前跑去。

    这一点又是让山中一郎对宗介刮目相看,想不到他的视力竟然会如此的好,难道说他还会感知查克拉的存在吧?

    自己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任何的身影,想不到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他就确定了敌人的位置,简直不可思议。

    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超能力,竟然会如此的强悍。

    看来自己真的要对他多加提防了,否则的话一定会死在他的手里。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向前而去。

    很快他们来到了一堆由碎石组成的山谷。

    至于他是如何这么快的确定位置,山中一郎实在是想不通,不过现在他也没有什么机会去问。

    见到宗介已经冲了过去,他赶紧紧随其后。

    很快,在一块巨型的岩石背后两个人站住了。

    在他们的正前方,正有一个男人惊慌失措的看着二人。

    不用说他就一定是那个加藤刚。

    瞪着两个人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他的脚步却在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应该也想到了这两个人一定是来追自己的。

    “你们要做什么?”

    宗介对着山中一郎努努嘴,意思是让他说话,本来自己就是属于帮他忙的,没资格问话。

    山中一郎指的指自己的护额意思很简单,就是要告诉他自己的身份属于木叶村的忍者。

    做完这个动作,他直接了当的说道:“我们回去吧,你跑不了的。”

    加藤刚看着两个人也没有动,不过却说道:“团藏还真是小看我了,竟然派你们两个小娃娃来追捕我。”

    “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现在选择和我合作的话,那我们就一起离开木叶,我们去哪个国家都可以凭借我手中的这份情报,都可以让我们想尽荣华富贵。”

    “为了什么狗屁火之遗愿进行努力,到最后死的可都是你们。”

    “你们可要想一想,一方面是水深火热的生活,一方面是安枕无忧,这样的选择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

    宗介立马上前怒斥道:“住口,你这个厚颜无耻之徒!”

    “你身为木叶村的忍者,竟然将情报外泄。”

    “我告诉你,你会永远地被钉在耻辱柱上。”

    山中一郎更是冲动,瞬间上前同时喊道:“还和他废什么话,动手!”

    这是两个人行动第一次如此的一致。

    面对双人夹攻,加腾刚竟然也自豪的不畏惧,瞬间的从背后抽出了手里剑,和他们进行了拼搏还击。

    三个人纠缠在一起,让大家都分不清对方到底还有什么样的本事,不过现在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都在努力的用着自己,最为高强的体术。

    这样一来,他们之间的实力可就显现了出来。

    自己果然没有看错,最厉害的还是加藤刚,这个人的实力必定是在上忍的水平,否则根本就不会展现出如此强大的速度。

    而最弱的自然就是属于宗介,即使他有超能力在身,不过他的基础实在是太差,有一些攻击步伐,根本跟不上对方的脚步。

    这样一来他的弱点瞬间就被加藤刚给看透了,开始不顾一切的向他进行了攻击,让另外一边的山中一郎压力瞬间减小。

    混蛋,看的还真准。

    知道自己并不擅长于体术,不过现在让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宗介竟然刀枪不入。

    眼看着这招是躲不过去了,宗介索性就站在了那里,一动也不动,任由他的手里剑落下。

    心知自己得手了,加藤刚更是用尽了速度,向他的咽喉处狠狠的刺了过去。

    旁边的山中一郎。想上前去协防也来不及了,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咽喉,被加藤刚给刺中了。

    当啷!

    听对的声音响起,双方三个人都不动了。

    加藤刚望着手中已经断裂了手里剑,那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山中一郎也是过目不忘,或许这辈子都会印在他的脑海中。

    这是一幅怎么样的奇景?

    一个人的身体竟然可以达到钢铁的硬度。

    原本这件事情听,山中一郎早已经听过父亲讲过,不过他却半信半疑,以为是父亲感觉错了。

    不过现在是他亲眼所见,更加震撼。

    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宗介,不过是摸了摸自己的咽喉部位,“嘶....真疼!”

    “打了这么久,到我了吧。”

    加藤刚听到他说完这句话,瞳孔瞬间收缩,赶紧往后一闪,不敢再和他接近。

    山中一郎更是如此,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再出手了。

    而且他最为期待的就是宗介还会展现出什么强大的能力,是他所没有见过。

    刚才的那种火遁,已经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施术的范围之广,更是让他刷新三观。

    “想逃?”

    宗介翻起了一丝冷笑,立马往空中一跳,同时张开了自己的嘴,一道闪电就喷了出去。

    咔嚓!!

    银光闪过,完全封死了加藤刚的退路,后方爆炸引起的气浪,让他直接往前一扑,摔倒在地,显得十分的狼狈。

    刚刚落地的宗介速度的冲了上去,还对准了他的四周方向喷出了一团火焰。

    意思相当的明显就是要封住他的所有去路。

    不过加藤刚在生死面前怎么可能坐以待毙,他马上开始结印。

    丑-申-卯-子-亥-酉-丑-午-酉-子-寅

    水遁·惊涛灭却!!

    一阵山摇地动过后,从加藤刚的脚下突然涌出了一眼喷泉,他冲上了半空之中。

    让人看去仿佛他就立在了浪花中间,如同上古的水神降世。

    “小子,这么大范围的水遁,你还没有见过吧?”

    “或许你连理解都做不到,不过不要紧,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真本事。”

    “不过很可惜,你的生命也将到此终结成为一个水中鬼,实在抱歉了。”

    水遁·冲击波!

    这是何等威力的战斗啊,山中一郎哪里见识过还有这样的水遁。

    宗介站在哪里依旧没有动过,不过一直是在笑眼看着他。

    觉得这个人实在是过于夸张,不过是造出了一点小小的喷泉就可以这样的嚣张,真是可笑。

    宗介甚至还有闲心回头看了一眼山中一郎,发现他的模样,更是在内心当中鄙视他。

    这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吧!

    怪不得山中清风要让你出来历练一下。

    此时几条水柱已经汹涌的向他冲了过来,看样子是要将他直接吞没。

    这样的攻击岂能为难住宗介,他只是张开了嘴,用尽全力的开始往回吸!

    如果说他用忍术手段去吸收忍术,大家还可以理解,也可以觉得这个人应该是有别样的能力。

    不过他现在竟然只是张开着嘴,把这所制造出来的大量的水,全部都给吸到了肚子当中,这怎么可能?

    即使他真的可以做得到,但是他的胃怎么能承受得住呢?

    可是现在看起来他的模样竟然游刃有余,脸色也没有出现任何的犹豫,身体更没有晃动。

    就这样四五条水柱冲击波竟然完全的被他吸收殆尽。

    立于水花之上的加藤刚更是瞠目结舌。

    这人恐怕是什么怪物吧,怎么会有这样的能力?

    展现出这一招过后,山中一郎更是对宗介佩服的五体投地。

    父亲果然没有说错,这个小子实在是太令人惊讶了。

    他究竟还有什么样的手段没有使出来,是自己不敢妄加猜测的。

    将他当做自己的心腹大患,果然没有错,如果将来自己要争当火影的话,他必定就是最大的阻碍。

    就算他没有出色的头脑,不过就凭这样的能力就已经可以称霸整个忍界了。

    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宗介对着前方的加藤刚,笑道:“喂,你就这点本事啊,能不能再展现出一点别的?”

    “臭小子.....”

    寅-丑-申-卯-子-亥-酉-丑-午-戌-寅-戌-已-申-卯

    扬你骨灰!!

    这是什么忍术?

    名字竟然会如此的奇特和直白。

    如果换在平时,宗介还会觉得十分搞笑,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要认真的对待,毕竟这也是对于,对手的尊重。

    还在他不明所以的时候,四面八方突然传来了风声,而且这风,可不是一般的微风。

    如果自己没有感受错的话,这风中竟然带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看来这是一招联合忍术,风遁加上水遁的变化。

    看不出来他还有两下子。

    宗介双手插兜,展现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更是气坏了加藤刚,刚他哪里见过如此嚣张的人。

    死吧!!!

    伴随着一声怒吼,宗介瞬间觉得这些风仿佛实体化了,在他的周围开始不断的进行旋转,四面来风让他的身体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不仅如此,他还感受到自己的皮肤在‘沙沙’作响,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在空气当中产生了别样的变化。

    看见他中了这招,加藤刚得意的说道:“哼,我利用冷风,将空气当中的水分子凝结成了肉眼看不见的冰沙,配合旋风高速的旋转能力,对你进行了切割,不用多久,你就会粉身碎骨。”

    “最后,两股对冲风,就会将你挫骨扬灰,让你永远的消失。”

    这招竟然会如此的狠毒。

    简直就是禁术!

    山中一郎自然都已经看傻眼了,如果这一招用来对付自己,那他恐怕早就已经抵挡不住了。

    可现在的宗介唯一感觉不适的就是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很快,他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被这风给吹散了。

    情况还真的如加藤刚所说的那样,所有的衣服都被疾风吹成了细灰,从而消失不见,甚至连一个完整的纽扣都没有留下。

    感受自己的身体发冷,宗介知道自己的衣服现在恐怕已经全部没有了。

    这小子竟然把我所有的衣服都给破坏了,这让我怎么再去见人,愤怒的宗介,突然往前一冲,完全不顾前方有什么样的阻碍。

    在任何的人眼中都觉得十分的惊悚。

    他能坚持到现在本来就是一个奇迹了,加藤刚自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那如果就这么轻易的能将他击败自己,也就不用使出这招杀手锏了。

    在他的理解范围之内,只要自己长时间攻击他,必定会将他的钢铁皮肤磨透。

    所以他就加大了风的力度,就是准备将他死死的压制在那里,让他动弹不得。

    可是谁承想这样的压力,根本对于宗介是不屑于顾的,他不但能动,甚至还以速很快的速度冲向自己。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慌意乱的加藤刚,马上跌落于地面之上。

    已经冲到他身前的宗介,睁开眼睛,伸出自己的手臂。瞬间控制住了他的咽喉,死死地摁住了他。

    “你的这招十分强大,对付其他人还可以,可惜你挑错了对象。”

    山中一郎看着眼前发生的变化,自然早就不知所措了。

    直到战斗现在结束,他才敢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终于结束了....

    这实在是太强大了,将今天的事情说给所有人听,或许大家都不会相信,还会以为他是看花了眼。

    忍者世界当中根本就不允许有这样的人存在。

    如果有他存在的话,定然会吊打所有的人。

    怪不得他不会任何的忍术和体术,看来他是根本就不需要。

    如果想要击败他的话,恐怕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封印。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他刚想上前去查看情况,不过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就在他们出发前,山中清风暗中的将一封密函托付给他。

    父亲或许早就已经料想到了战斗的结果,只要宗介肯出手的话,那就没有人可以阻挡。

    他郑重其事的吩咐道:“你记住,直到战斗结束以后,你才可以打开,否则的话千万不可以。”

    从来对自己父亲的话,言听计从的山中一郎,自然也是重重的点点头。

    知道现在是时候了,当他快速的打开密函一看,瞬间脸色大变。

    怎么会这样?

    父亲竟然还有这样的安排!

    总结自然还不知道后方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控制住加藤刚,对他说道:“好了,别废话,赶紧将情报交出来。”

    不过加藤刚在他的身下不怒反笑。

    这个让宗介觉得大为奇怪,难道是他疯了不成?

    “小子,别怪我....”

    没有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的宗介,显得十分的疑惑。

    忍法·里四象封印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