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我是葫芦娃人柱力 > 第22章 得救

第22章 得救

    月上枝头。

    宗介和龟田彼此遥遥对望着谁都没有动过,不过空气中仿佛有着淡淡的杀气在蔓延。

    双方都知道先露出破绽的那个人必定会遭到严重的攻击。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看谁先沉住气,找到对方的弱点,然后加以打击。

    战斗经验来说还是归田要更胜一筹,毕竟他在这个世界当中已经成名已久。

    细微的观察下,发现了宗介的目光有了一丝收缩,他二话不说的速度上前对着他的身体两侧,就扔出了几枚手里剑。

    现在的宗介也明白自己的包裹之中并没有多少的暗器了,如果再用自己的武器进行回防的话,恐怕一会儿就会没有任何的可用之物。

    想到这一点,他速度的开始向前跑去。准备用自己的身体去硬扛下这个攻击。

    幸亏他有着刀枪不入否则的话现在一定会命丧当场。

    以龟田的本事来说啊,自然当手里剑扔的精确无比。

    这些手里剑纷纷断为两节,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意外。

    与此同时,龟田还速度的开始结印。

    火遁·龙炎弹!

    几枚球状火焰速度的从他嘴里开始,向外喷去,就仿佛如同子弹一般,开始对宗介进行精确的打击。

    攻击看起来相当的迅速范围也极为的广,不过现在宗介却没有发出任何惊恐的表情。

    他虽然着葫芦三娃的能力,但是面对敌人的攻击,他依旧会感觉到疼痛,并不会让他的痛感神经也消失掉。

    躲了几个火球过后,宗介站在一棵树后大口的喘着气,讲不到这个人的忍术能力,竟然会如此的强悍。

    看得出来他的忍数量应该学的也相当的多。

    用出了这么多的招式,竟然还没有一个重复的,真是让宗介也算是大开眼界了。

    人生当中的第一个任务居然会如此的难做,这不禁也让宗介觉得有一点郁闷。

    再也没有什么多想宗介立马就站了出去,不过他也开始丹田用力,顿时一股强力的火焰瞬间冲向了龟田。

    这是他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也是让龟田觉得大惊失色,他哪里想到这个小子竟然会如此的强悍。

    按照他的想法,宗介虽然不是那种特别容易对付的人,但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厉害。

    不过他现在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象,甚至来说,他现在好像对于宗介的攻击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

    不仅如此,他通过宗介镇定的神态,也可以想象得出他应该还有一些杀手锏,没有完全的释放出来。

    开了他的火焰以后,归田也是觉得有一点点的难办,不过他现在却没有任何的犹豫,再次的开始,用自己的忍术对他进行了攻击。

    只不过这次他却不等楚昭的时候,宗介率先的压制住了他的动作。

    呼啦~~

    对令归田和后面龙二都震惊的一幕发生了,二人永远都想象不到,一个人竟然可以从手中发出如此多的水量。

    这让滔天之中两个人震惊的看着他,谁也没有动过,简直就不可以相信,这竟然会真的发生。

    巨浪狂冲而下,让这两个人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忍术,竟然可以拥有如此强大的能力。

    最让他们不可相信的就是宗介的查克拉储存量,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甚至来说除非是拥有人柱力的忍者才会有这样的能力。

    如果他两样都没有的话,那让他们只能想起一个人和他如此的相近,那就是号称无为忍受的干柿鬼鲛。

    除了他以外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释放出如此巨大的水量,又在这平原地区竟然可以造成巨浪滔天的模样,简直都是不可以想象的事情。

    难不成他是鬼鲛的徒弟吗?

    想到那个传奇的忍者,龟田自然觉得十分头大,自己自然也是不想面对这样厉害的忍者。

    他原本以为,只要捉住星彩,那她的整个计划和任务就算是大功告成的,可谁曾想居然会在这里出现意外。

    不仅如此,甚至来说,这个忍者的能力早就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看起来想要将她击溃的话也不是太简单,不得已的情况下他立马就往后闪去,而且还将自己的能力完全的释放了出去。

    本来他的身上就仿佛如火炭一般的颜色,现在在他的查克拉加持之下更变的发黑发红,就如一个行走的木炭。

    宗介对于他的表现也没有出现任何的惊慌,只不过心中却在纳闷。

    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搞的?竟然可以将身体变成这副颜色,自己刚才通过攻击已经了解了,他应该就是和自己的三娃有着能力相同的力量,看来想要击溃他的话,还是需要自己更加强大的武力才可以。

    见到龟田现在一个人已经完全地压制不住了,后面的龙二不得已的情况下也冲了上来。

    “大哥,我来帮你!”

    水遁·天然!

    巨浪之中突然暴涨出了几处喷泉,向着宗介就开始了进攻。

    看起来这几柱喷泉仿佛有了生命力一般,对着宗介的身体各个部位就开始了埋葬。

    不过宗介也可以想象得到,必定是因为他们有查克拉的控制,所以才可以做到这一点。

    按照正常的情况下来说,他们都认为宗介一定会躲避,即使不那样做的话,也会速度的闪开一边不会和这波涛进行搏斗。

    站在自己所造成的水面上面,宗介居然也没有躲开,而是张开的嘴竟然将他所用出的忍术完全的吸收到了自己的肚子当中,这简直不可思议。

    见识过许多的忍者,也见识过许多的怪事,但是像这样还可以将自己用出的招式吸收的人,还是头一遭龙儿不禁退后了几步,哑口无言的看着宗介,根本没有任何的动作了,他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另一侧的龟田更是如此,他紧紧握着拳头,盯着刚才眼前所发生的那一幕,如果他还能继续活下去的话,或许这件事情会永远的扎根在他的脑海之中,但也挥之不去。

    这样的场景,完全颠覆了他的三观,甚至来说在他的理解当中,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难不成这个人就是神话吗?怎么可以拥有这样的能力?

    还在他想事儿的时候。知道自己所造成的巨浪如此之多,如果不加以控制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宗介立马往后一跳,对着这些波浪,立马使用出了自己的雷击之术。

    闪电仿佛如一条银蛇一样,在他的口中进行着变化。在他扬头和甩头之间,地面顿时被分割成了两个巨浪,就直接落入了坑洞之中,不停的在里面进行着翻涌。

    真是想不到一个忍术竟然道出了一条小溪,这简直就不是他们任何人可以办到的事情。

    只此一招就让两个人彻底的丧失了勇气,再也没有敢和他进行战斗的力量了,宗介也知道,即使自己有着这样刀枪不入的本事,但在他的面前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可言。如果他还能展现出各种不同的能力的话,那自己将会不堪一击,如果知道这件事情到最后一定会死路一条的话,还不如现在就向他缴械投降。

    龟田自然是一个知道轻重的人,也是知道自己的性命比任何的东西都要重要,什么名节名誉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不在乎的,本来他就是一个为了完成任务可以不惜任何手段的人。

    见到他往上走了几步,宗介也立马谨慎了起来,以为他还要进行攻击,但是想不到鬼田竟然主动的对他讲道:“我们不要再打了,我承认我输给你了,恐怕再打下去的话,我们对你也没有任何的好办法。”

    话音落下,她的皮肤颜色也开始逐渐的回归了正常知道自己所有的忍术,对这个人都没有任何效果,再打下去恐怕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对面的龙二更是如此,见到自己的大哥都已经缴械了,他也没有再坚持的意义,便也走上前去,默默的看着两个人也不说话,在等待着宗介的意思。

    这个真是让宗介觉得有一点不可理解,毕竟自己现在还没有真正的赢下他们二人,而且自己的能力基本也使用的差不多了,如果再要是进行下去的话,恐怕自己将会使用出宝葫芦了。

    看着他们二人对自己投降了,宗介也就放下了警惕,看着龟田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也就不用再打了,我早就已经说过了,我不想和你们进行争斗,只要你们家人给我放了,那就万事大吉,可是谁曾想竟然会演变成这副模样,算了,我也不想和你们多计较,赶紧和我回去放人吧。”

    听他这样就答应了,龟田和龙二自然也喜出望外,本来以为这样的人还会使自己的能力去刁难自己,根本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如此的好商量。

    在几个人回去的路上,他们都想问一问冬夜到底使用的是什么的能力,这到底是忍术还是血继限界?、

    不过想了一想,他们二人终究也没有敢开口,生怕惹怒了宗介,让他翻脸不认人的话,那他们可就危险了。

    走在他们身后冬季也一直在考虑着,如果就这样让星彩知道了自己的真本事,他会不会产生什么样的惊讶,而且他会不会将自己的事情给说出去,如果说出去的话,到那个时候自己会不会遇到危险?

    就在这种反反复复情绪当中,宗介也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解决的好办法,甚至来说他也在担心面前的这两个人会不会对把他的秘密说,公之于众。

    如果要让他们永远的保守秘密,那做法就只有一个,让他们彻底的失去生命。

    不过为了保存秘密,就这样杀人的话,对于宗介来说他自然是不肯做的,本来他就不是一个特别嗜杀的人,否则的话他现在早就已经挑起了纷争。

    看着他们二人走在前面,宗介也没有多说话,只不过是默默的跟随。

    正当他们还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前方跳下来了一个人,让三个人都是一愣,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了,男人竟然也是木叶村的。

    “站住,你们是谁?”

    宗介看着对方也有点不太熟悉,毕竟他在村里对这些人者之间的事情也不感兴趣,所以平常也不太认识他们。

    见到对方是宗介的人,龟田自然也是恭敬有加的施理道:“我们是雨忍村的人路过这里,打扰了,对不起。”

    龟田自然知道,如果他们发现了星彩的下落,必然不会和自己这么的客气。

    他的话只是让对方点了点头,不过他的目光却紧紧盯着后面的宗介,毕竟现在宗介的地方上也缠着木叶的标识。

    “你是谁?怎么会和他们在一起?”

    宗介上前一步说道:“我叫宗介,我在这里执行任务。”

    这人想了一想,并没有多说什么,“那你们走吧,我现在正在执行警戒任务。例行盘查而已。”

    见到他就这样轻易的放行了,宗介也没有多说什么,对他只是点了下头就赶紧和这三个人继续往前走。

    不过当他们几个人即将路过这个男人身边的时候,他突然拦住了宗介,一把就将他拉在了身旁,对着其他的两个人说道:“你没事吧,是不是他们威胁你做什么事情?”

    原来她在担心着自己的安危这一点让宗介有一点点的感动,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会如此的谨慎,根本就没有给对方任何的机会,看起来也是一名有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忍者了。

    他的这个举动则是吓了龟田他们一跳,生怕宗介会说出一点什么来,否则的话他们可就没有命再逃脱了。

    不过还好,宗介也是怕这件事情越搞越复杂,只能说道:“姐姐姐姐姐妹姐姐姐姐妹你误会了,我们真的只是在执行一个联合任务而已,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没事的,而且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妥当,实在是让您担心了,对不起。”

    见到宗介浑身上下也没有受伤,而且他的表情镇定自若,也让这个男人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一点冒失了,别点头说道:“是我诗里的才对,没有搞清楚事情的状况,也没有信任你们,对不起,是我的错。”

    对他笑了一下,宗介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便赶紧和他们离去,生怕其中再发生变故。

    当几个人再次回到那里的时候,星彩依旧被捆绑扔在地上。

    小夫则是端着刀坐在一旁,紧紧的盯她。

    见到他们几个人就就这样的回来了,小夫表示相当的意外。

    “你们.....”

    不等他多说什么,龟田示意赶紧放人。

    此时的星彩也瞪大了眼睛,完全想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竟然会让他们态度转变如此之快。

    最让他吃惊的就是宗介居然浑身上下毫发无伤,这才是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的事情,难不成还有一点奇遇发生吗?

    检查了一下星彩,浑身上下也没有什么样的伤害,只不过是手脚有一点点的发麻。

    宗介也不想留在这里,听他们说那些废话,也是怕自己的秘密会被他们泄露出去,赶紧拉着星彩的手说道:“好了,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也不想留在这里,我们再见吧。”

    小夫自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到嘴的鸭子岂能就让他这样的飞走,立马上前一步大声的说道:“站住!”

    宗介和星彩吓了一跳,两个人赶紧回头看去,见她摆动着大刀就要冲过来,可是一旁的龟田赶紧拦住了他。

    “大哥你就这样放他们走了,那我们的任务怎么办?佣金还没有收到手,我们怎么向他交代啊?”

    “你不用再说了,我心里自然有计较。”

    至于是谁安排的这件事情,宗介也是没有兴趣知道,他只想现在自己就要赶紧离开这里。

    任由他们仨在那里进行着争论,他也不管不顾的拉着心态,直接就走了。

    现在的星彩自然是满腹疑问,仿佛有很多的话想要说,不过这也是知道现在并不是好时机,就赶紧跟随着宗介往前走去,希望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长这么大,她也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的危险,甚至来说还差点丢掉了性命,这让她如何不惊恐。

    帮他们两个人走到了一条小溪旁,这才停住了脚步,这里正是刚才宗介所制造出来的溪流。

    蹲在那里洗了洗脸,星彩的心情,好像才逐渐的放松了下来。

    “宗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竟然会如此轻易的放过我们,按照他们的性格可不会这样啊。”

    自己自然也不知道如何向他去讲述整个事件的过程,宗介挠了挠头说道:“这件事情想要和你完全解释通的话,好像有一点点的困难,不过你可以相信的就是,有高人在帮助我们。”

    这话说的星彩自然是深信不疑,他只是以为宗介什么都不会,他哪里会有能力去救自己,想到这里她点点头说道:“这么说来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如果下次遇到他的话,我可要好好的谢谢他呢。”

    唉,想不到自己费了这么大的功劳,居然交给了一个无中生有的人,想一想也真是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