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我是葫芦娃人柱力 > 第21章 高手

第21章 高手

    此时前往波之国路途当中的山中两父子。现在谁都没有停歇下来的意思,甚至来说,两个人经过了一夜的纠结,现在对于他们的安危坟墓都不放在心上了。

    本来山中一郎对于星彩还是有着丝丝的幻想,不过经过自己父亲的教育已经让他明白了,如果想成就大事,利内心一定要狠。

    只要能斩断对于女人的羁绊,那就再也没有任何的事情,可以阻碍他前进的步伐。

    经过一夜的颠簸,两个人的体力仿佛都受到了巨大的影响,速度也逐渐的减慢了,现在的山中一狼就是站在了原地,大口的喘着粗气,看起来也累得不轻,不得已的情况下,山中清风也只得让他在原地进行休息。

    看着他的模样,山中清风过去说道:“儿子,我希望你可以坚强起来。不过就是一个女人而已。他也不是出身自名族望门。”

    “如果你要和那种人进行联姻的话,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父亲自然不希望你会娶她为妻,如果你喜欢的话,等我回去以后会帮你物色一个完美的女人,做你的老婆。”

    “不过你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并不是男女之情,而是要完成好自己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

    山中一郎突然打断了他的话,表情坚毅的说道:“会有父亲,你不用多说了,我自然明白应该怎么去做,这一点你可以不要惦记我一定会做到最好的,而且我会为了家族的荣耀做出最多的牺牲,做出最大的努力,这一点你可以完全的放心。”

    听他这么说,山中清风,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我知道这么做对你来说牺牲是很大的,不过为了完成我们的心愿这是必须的,毕竟人生当中也没有多少事情会任由你的意思去做。既然有太多的身不由己,那就要尽力的去解决这件事情就可以了,当你成为这世界上的神明也就没有任何事情,不是你做不到的。”

    “父亲这一生的心血都是为了你,所以我就希望你可以尽全力的达到我的希望,也会完成我这一生的夙愿。”

    说着说着山中清风突然动了情,看起来热泪都已经在眼眶里进行打转。见到父亲这副模样,山中一郎立即安慰道:“父亲你别这样,我完全听懂你的话就好了,这点你可以放心,而且我一定会完成你所有的计划的,这一点你可以不用惦记。”

    听他这么说,现在的山中清风才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自己的儿子果然是那种明白事理的。

    休息了一会儿,两个人便开始继续前进,而且他们的心中和谈话内容里,根本就没有在乎过现在的宗介和星彩他们所会遇到的处境。

    甚至来说,他们在心中已经将两个人完全的抛弃了,觉得他们根本没有活命的机会,不过现在的山中清风却明白一点,就是宗介应该是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毕竟那个人是身怀超能力的,不过当她想到她一个人面对三名上忍的情况下,就算他有什么样的能力想要施展出来,恐怕也不会那么的容易。

    想到这一点,自然是让他的心中充满了快乐,心想这个小子总算是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和对待,如果他能死在这里的话是最好不过的。

    眼下的宗介正在面对着龟田,两个人面对面的站好,谁也没有首先出招,只不过是在观察着对方,心想到底用什么样的方法可以将它给击败。

    苟一点知道他刚才展现出来的能力,实在是过于让人惊叹了,尤其他的这一招隐身,自己想要破解的话,看起来也会相当的费劲。除非只有做到。万全的防御才可以既然想到这一点,对于他来说自然不是相当的困难,毕竟他的其中最强大的能力就是会将自己的身体石化变成坚不可摧的模样,无论对方使用出什么样的物理袭击,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的作用。

    这一招跟宗介的刀枪不入也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所以这次两个人比拼的更是最为强大的忍术。

    可是现在的宗介并不知道他会有这样的本事,所以他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上前,不过在他靠近这个危险的时候,突然再次使用出了隐身的招数,正当归田还想要上前将他给压制住的情况下,见他突然在自己的面前消失,以后马上也是往后一闪,并没有敢轻易的再上前进行寻找,而是开始了自己的防御模式。

    使用出这一招之后,他的身体马上就发生了变化,看起来她的皮肤已经发生了质的飞跃,这颜色已经逐步的开始变,红随后又开始加深。这一点让在暗中观察的中介,也是觉得有一点点的不可思议,这人到底使用的是什么招式

    为了验证一下他的招式,冬季突然拿出了几枚手里剑,对着他的几个弱点部位直接扔了过去,当他的手里剑接触到对方皮肤的时候。直接听见叮当作响的声音,这些手里剑也都是断为了两节坐在了地上,没有穿透他的身体。

    原来如此,这必定也是刀枪不入的功夫,想到了这一点,他也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就准备换个地方再次进行找机会攻击,不过就是因为他刚才使用出了这样的武器,瞬间就将自己的位置给暴露了。

    身为上忍的龟田能放过这样的机会,对着他刚才袭击的方位瞬间就冲了过去,速度之快也是超乎了宗介的想象,这个人竟然还会有如此的实力,真是让人不可以小看他。

    在他刚要后退的时候,龟田也突然拿出了手里剑,对着他的咽喉部位就狠狠的扎了下去,这自然让宗介也大惊失色了一下。他本能的往下一蹲的同时,这手里剑顺着他的头发就擦了过去,仿佛知道他应该就在附近。现在的龟田也没有放松,手中的动作依旧在疯狂的向着4周开始了,扔出暗器。

    躲开了他这轮攻击的宗介立马和他拉开了一点点安全的距离,现在的龟田知道,如果想要将他给击败的话,必定要让他现出身来,如果这样一直下去的话,恐怕自己也没有太好的可能。

    想到了这一点,只见他立马往空中一跳在。手中结印的同时,也在用着自己最为熟悉的战斗模式和他进行周旋。

    见方的宗介,虽然不知道他要使出什么样的本事,不过就凭着自己现在的这份能力他也对自己是毫无办法的,这一点他是觉得没有任何可以将自己给击败的可能性,所以他也显得游刃有余,不过当这个龟田吃法完毕之后,只听他大吼一声。

    水遁·绿藻之术!

    宗介站在那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见到自己的头顶上仿佛出现了一片巨大的水幕,呼通一声就往下进行拍来宗介自然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立马就往前跑去,不过这水波的攻击的范围实在是太大了。在他躲避的同时,自己的小腿上也是沾到了水花。

    就在他觉得已经躲避过去,到达安全地方的时候,龟田突然双眼看向了他这里,运用出了水遁,射出来水波箭向他攻击。

    难不成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的位置不成?想也不想,宗介立马就往后一闪再次的躲避了过去,不过没有想到现在的龟田仿佛真的已经看穿了一切,马上就对着它的各种弱点部位进行着疯狂的进攻,这才是让宗介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

    正在他躲避的同时,他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就是自己的腿弯部位竟然已经变成了绿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等他细想归田再次的冲上来,这次他不但使用出了水遁,更是用自己的手里剑将他开始的进攻,而且这些位置都已经将它的退路完全的封死了。

    无法躲避的情况下,总经验索性也不逃走了,直接站在了原地,他知道无论是什么样的物理攻击或者是忍术,想要将他给击溃的话,根本就不可能站在那里任由着攻击落下宗介,只是扫了扫身上的水,对于那些手里剑,他根本没有有任何的意外。

    不过当她将身上的水珠扫掉以后,这才发现了一件事情,就是他身上的那些地方都已经变成了绿色,这也让他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刚才所有的弱点都会被他发现,原因就在这里,这水主要是沾到了人的身体,就会让自己的身体变成了其他的颜色。

    即使自己现在还是处于隐身的状态下,不过这颜色可不会随着自己而消失。就是凭借着这一点,所以他才会明白自己的弱点。

    看来隐身之术已经被他给破掉了,再这样继续下去仿佛自己又会特别的搞笑,想到这里他立马将自己的隐身之处给收掉了,而站在他对面的鬼田则是得意的说道:“你的能力也不过如此,除了隐身之外你还有刀枪不入,不过当这两样攻击全都消失殆尽的话,我看你应该怎么办,看看你还有有没有什么样的能力可以和我进行战斗,真的是太可笑了。”

    宗介看着自己身上的颜色显得也是有一点点的不开心,“喂,你知不知道我这衣服可是很贵的,就算是战斗你也不用将我的衣服给搞坏吧,再着说了,如果真的已经脏了,你把我要洗呀。”

    原来是因为这个,所以中介才会显得有一点点的愤怒,并不是因为自己的招数被破了,而让他显得有一点点的紧张,这话说的可是让龟田有一点意外,他立马说到:“死到临头了,你竟然还敢这么嘴硬,看来我不使出杀手锏,你是真不知道死活了。”

    后方的龙二更是大声的喊道:“大哥别和他废话,赶紧干掉他。”

    宗介刚想和她对骂,不过现在的归田已经冲了上来,而且是用自己的拳头对着他的身体,心脏部位就狠狠的穿透了过来。‘

    面对这样的攻击东界自然也没有任何的意外,马上就将自己的身体转了过去,与此同时还向他扔出了几枚手里剑,这就是他唯一的攻击模式,因为他还没有将自己的水火能力展现出来,而是留在了自己最为需要的时候使用,毕竟面对这样的对手,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压力,只不过和她进行了一点点的周旋,也是希望可以见识常有什么样的忍术可以使用也让自己开心一下。

    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将超能力隐藏了在自己的心中,所以他还没有说真正的使用过,面对这样艰难难逢的机会,他自然要好好的过把瘾。

    不过当这几枚手里剑打在他身上的时候,瞬间就列为了两节,现在的宗介也明白了,原来这种物理攻击对他也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如果说是这样的情况下,那他的水火,会不会也是会如此没用,想到这一点,他的动作突然出现了缓滞,而就这样的一瞬间,现在的归天已经冲了上来,对着他的腹部,狠狠的一拳就打了过去。

    虽然这攻击没有穿透他的身体,不过也让宗介感觉到了特别的疼痛,他瞬间把腰给弯了下去,想要延缓一下,不过还不等他有任何反应的时候,这个龟田立马再次的进行了连招,他的拳、肘、膝瞬间都使用了,完全将宗介当成了人肉沙包。

    龙二一方面在大声的喊着好,一方面表情显得相当的亢奋,知道大哥总算是为自己报了仇,见到宗介现在被人家打的这样的惨烈,他的心里就别提有多么的痛快淋漓了。

    现在的宗介一边进行着防御,一边在想尽一切的办法摆脱这种境况,不过因为对方的攻击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让他也是有一点点的无可奈何,甚至来说自己的身体能力已经完全的被他给压制住了,无论是他想怎么样的往后闪去,对方也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只不过是用着自己的拳头对着它进行全方面的击打。这让宗介十分的不好受,他哪里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无论是面对是谁他都会尽全力的进行摆脱,不过现在就因为自己的隐身能力已经被他破掉了,自己只现在自己使用出这种招数的话,也是没有办法可以将自己给脱离出去。

    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只能站在这里任由他的锤打。

    以体术来说他自然是没有办法可以逃脱的,所以现在他的心中只能期待这一点,就是对方的体力见底或者是他自己主动的撤退,这才是让他可以逃脱的机会。

    其实按照一般情况下来说龟田也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必定就这样疯狂的向前压去的时候。他的体力和他的攻击频率都会出现相当大的问题。

    尤其在他每次进行打击的时候,毕竟自己的身上都会出现漏洞,不过他现在却明白眼前的这个人根本就不会任何的提出,只要自己就这样进行攻击的话,那她可真的就是没有任何可以逃脱的机会。

    想到这一点,他也显得特别的开心,直接击打起来,痛快淋漓,将刚才所有压抑的怒火完全的展现了出来,让他这样的嚣张,让他这样的欺负自己的兄弟,这都是他所应得的报应。它的每一拳每一脚用起来都是力道十足,不将对方给打趴下,他都觉得自己没有使用出力量。

    你双手抱头的情况下让他也十分的难受,难道说自己今天就这样的被他给打败了吗?这怎么可能?必不得已的情况下,宗介只好用尽全力的挣脱了一下,不过还不等他有什么反应的时候,对方一拳就打在了他的嘴上,差一点将宗介的牙都给打飞了。

    尽管如此,宗介依旧在那里进行着等待,终于她实在是忍受不了的情况下,张开了嘴对着他,就是一道闪电喷涌而出。

    这样的招数,哪里是龟田能想到的,尤其距离这么的近,他根本就没有任何躲避的可能性,瞬间就被这道闪电给击中了。

    被击中的同时,他觉得自己身上出现了巨大的疼痛,甚至来说还让自己后退了几步,看起来他也没有任何再和他进行战斗的力量。

    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龟田觉得自己心口上有一股火焰,仿佛在燃烧。

    不过他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任何的损伤,毕竟他的能力就是如此。

    他后退的时候,宗介现在也可以趁机缓了一口气,毕竟刚才的那轮打击对于他来说也实在是过于。凶狠他他也很少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随后他慢慢的往后退去。也是在缓着自己的力量。

    不过很快,对面的龟田仿佛比他的恢复起来要快。只见他揉着自己的心口说道:“真没有想到,你竟然还会使用雷遁,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不过这样的攻击,对于我来说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而且我也看明白了一点,就是你的能力是,不用结印,就可以使用出忍术。”

    “虽然看不出来你的查克拉量,不过我现在可以确定一点。”

    “你,是一个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