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我是葫芦娃人柱力 > 第18章 偷袭

第18章 偷袭

    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当宗介被山中清风叫醒的时候,知道自己到了应该前去巡逻的时间。他不情愿地站了起来,本来睡得还算是舒服,可是现在却让他觉得相当的不对劲。

    穿了个蓝药他就直接往前走去,连看都没有看过他一眼,山中清风自然也没有任何的犹豫,也没有任何的表情,直接就躺在了地上防护,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眼中。

    对于他们之间的交流方式,自然他也没有任何的不舒服,毕竟这已经是日常了。宗介一个人独自走向了自己应该去的地方也看不出来有丝毫的不舒服。

    寒冷的夜风吹过他的身体,让他的每个毛发都竖立了起来,这让动静不禁裹起了自己身上的战术服,看着自己身上着一身军绿色的马甲让他这才明白自己现在真的是一个忍者了。

    其实无数次宗介都在想着自己究竟为什么会站在这里,而且要做着这样无聊的事情,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会是这样的一个人,甚至来说,他从来也不会觉得自己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你宗介这种淡泊名利,不将一切放在心上的人来说,他根本就不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也不在乎别人觉得他是多么的吊车尾,他只是在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力和自己的想法在进行着活动。

    对于一切,他曾经都不放在心上,甚至来说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值得他去守护的东西。

    在宗介的心里,他只要能安全的活下去就比什么都重要了,可是现在的情况却让他不得不认真地再去考虑一下自己的未来了,再怎么说他现在也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忍者,需要做的事情和承担起的责任也是相当的高。

    看着远方传来的各种鸟兽声音,他也没有任何的害怕,而是直接坐在了地上。

    本来就知道今天晚上应该不会有什么样的意外发生,所以他也就显得特别的轻松,坐在那里左顾右盼以后,他就直接将身体靠在了一棵树上等待着黎明的到来,只要天亮以后他们就可以再继续出发了。正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再次听见了不同寻常的声音。

    以宗介的本事来说他自然是毫无害怕的,所以他也没有显得有多么的惊讶,依旧是在那里静静地坐着,等待着危险的到来,很快在黑暗当中再次爬出了一条蟒蛇。

    看来这个地方的蛇类倒是相当的多,而且刚才就是因为这些蛇才会吓星彩一跳。

    只要不是敌人前来宗介也没有打算杀生的意思,只是任由她在这里盘旋而过蟒蛇吐着信子,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类仿佛也是产生了一点点的意外,在他的世界观当中,无论是谁见到他都会觉得相当的害怕,甚至来说见到它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不过面对这样一个毫无动摇的人,他也觉得相当的费解,只见它吐着信子向着宗介开始进发。

    一人一兽距离的只有一拳之隔,两个人盯盯的盯着彼此,仿佛在黑夜之中他们就是唯一的伙伴,不过现在宗介也没有做出任何防御的手段,只是在那里看着他。

    当他们的瞳孔相遇以后,这条蟒蛇突然发动了进攻,看起来他对于宗介的态度相当的不爽。血盆大口对着宗介的胳膊就狠狠的咬了过去,原本以为一口就可以让他丧失行动能力,即使不能将他杀死,也会将他给吓跑,这才能达到他的目的。

    不过当他它的长牙咬在了宗介胳膊上的时候,顿时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蟒蛇或许永远也不会想象得到,人的皮肤竟然会如此的坚硬,它的长牙竟然无法将它给穿透,甚至还会将自己最具攻击性的武器给折断。见到他满嘴的鲜血往后撤退,让宗介不禁发出了笑声:“你这个畜生简直就是不知死活,竟然还敢袭击我。”

    见到他速度的撤退,宗介的心情也没有产生任何的杀机。只是觉得特别的有意思。

    就仿佛是恶作剧般的中间还朝他笑了一笑,这让蟒蛇更加的觉得害怕,他速度的就隐没在了黑暗之中,再也不敢出来和他进行对战。

    小小的意外并没让宗介的心情产生任何的坏处。相反她觉得今天晚上所遇到的这些事情,一件比一件奇葩。

    正当他觉得今天晚上应该就这样平安度过的时候,只听见耳边传来了几记破空声。

    这可让他瞬间就站了起来,他可知道这个不是什么动物,而是忍者在林中穿梭的所发出的声浪。

    与此同时宗介的手上还多出了一把手里剑,这是他长久以来所锻炼出来的能力,即使他的体术是那样的垃圾,不过对于一般的镜框,它还是可以做出很强的反应的,凭借他的顺风耳,任何细微的声音都逃不过他的感知能力,见到对方并没有现出身来,宗介不得已的情况下再次开启了自己的能力,千里眼。

    这双眼睛,要比写轮眼和白眼要更加的强悍,因为它可以看到千里之外的事物,甚至来说对于黑夜也是可以穿透的。

    极速的寻找一番,他瞬间就发现了敌人的踪迹,原来是三个年轻人,而且他们的身上所佩戴的匾额,应该是属于雨忍。

    想不到敌人来的这么快,而且他们看起来也没有任何的害怕,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之间的互相关联和他们所行动起来的默契都让人觉得他们应该是训练有素,看起来应该属于是上忍的级别。

    而且他们所前进的方向赫然就是自己的宿营地。

    如果不是有星彩在那里的话,宗介才懒得过去提醒,想到了那个女孩可能会发生意外,宗介一级就往前跑去,随后还用自己的信号弹向那里狠狠的扔的过去,希望可以尽全力地提醒他们。

    巨大的红光在这林中爆发了。

    与此同时前方还传来了一阵一阵的战斗声音。

    宗介自然是心急如焚,完全没有顾及到前方有什么样的危险,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要保护好星彩。

    正当他疯狂的往着苏营地方向跑去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脚下。

    当他的脚踩在一片枯树叶上的时候,突然发现有许多的起爆符,顺着他的腿就开始往上蔓延。

    原来这帮混蛋早就发现了自己的所在,然后在这里进行了埋伏。

    意图自然相当的简单,就是要阻止自己过去救援。

    这样的起爆符的数量,看起来就是要他的命。

    不过宗介岂能是被他们锁机外,只见他依旧不顾一切地迈开长腿再往前跑着,身边传来了阵阵的响动声。

    起爆符伴随着火光,在他的身边炸响,虽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样的伤害,不过爆炸引发的气浪也将宗介直接掀翻在地。

    周围的起爆符更是引发了连锁的反应,将这地上的土完全地掀翻了,掩埋在地了他的四周。

    宗介吐掉了嘴里的土,潜力的爬了起来,还想上前去寻找,去帮忙,不过当他还没走几步的时候,他的脚仿佛碰到了一根细线。

    他心知坏了,果然许多的飞剑还有飞镖都对着他疯狂的射了过来。

    这些混乱在短时间之内竟然可以设下如此精妙的陷阱,居然还没有发出任何的动静,简直也是人才。自己果然没有想错,这些人就是来对付他们的,而且他们的功力应该属于上忍的级别,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所有的武器打在他的身上,都已经纷纷折断,掉落一地完全没有产生任何的效果,所以宗介也没有觉得什么害怕依旧在往前冲去。

    当宗介跨过一切的障碍,来到苏营地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看起来战斗已经结束了,战中一郎和山中清风,两个人正在那里互相检查的伤势。

    看起来他们没有受到巨大的损伤。不过当宗介往旁边一扫,却没有发现星彩的踪迹,这才让她觉得特别的害怕,他立马不顾一切地问道:“人呢?”

    山中清风叹了一口气,平静的说道:“敌人突如其来的进攻让我们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星彩,因为他的忍术弱小,被敌人给抓住了。”

    听完他的话,东健自然没有其他的反应,直接就要去寻找敌人,要救回星彩,不过现在的山中清风却拦住了他:“你冷静一点,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护送水神之键回到波之国,你现在前去的话将会影响任务的进度。”

    不管怎么说,自己现在也是一名忍者,不能意气用事,但是现在宗介却问道:“难道我们就放任不管了,任由星彩落在他们的手中吗?”

    旁边的山中一郎走过来说道:“敌人竟然能在短时间之内将他给擒拿住,就说明他们早就已经暗中跟随我们了,一直在等待着下手的机会,而他也发现了我们并不是特别的好对付,所以他们今天前来积极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要夺走星彩。”

    “而拿下他的原因,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为了要控制我们要胁我们拿出手中的宝物。”

    “身为忍者,无论到任何时候都要保护好任务品的安全,所以这件事情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选择,必须要保护好水神之键,第一时间赶往波之国,这才是我们需要做的任务。”

    这话于情于理你来说没有任何的错误,不过宗介却不愿意做这样的选择:“我明白,我明白我们身为忍者的重要性,还有我们需要承担的责任,不过再怎么说精彩也是我们的伙伴,难道你就这样放任不管?”

    其实山中一郎现在也特别的纠结,虽然他这个人为人相当的自私,也比较混蛋,不过对于这件事情来说,他还是觉得应该先去救自己的队友,不过现在一想起自己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他不禁看向了自己的父亲,希望他会有什么样的看法。

    山中清风,自然是坚持己见,“这件事情不用多说了,我们立即要出发,无论是发生什么样的情况,我们都要以任务品为重,如果我们可以尽快的到达波之国的话,再回来救她也是可以来得及的。”

    “而且你放心,只要敌人没有将任务品给拿到手的话。精彩就不会发生危险,因为他们还要利用他用来要挟我们,所以这一点你可以完全的放下心来。”

    不过一想到星彩可能遭受到的痛苦,现在的宗介自然不会答应:“这样吧,我们兵分两路,我自己先去救人,你们先去互送任务品,到达波之国,我们到那里再相见吧。”

    听到他这么说,竟然要独自的前去救人,山中清风自然也是想要阻止他,不过一想到她自己的能力。山中清风,最终还是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就分头行动,不过我希望你可以小心一点。毕竟对方可是三个人,凭借你的能力即使再过于强大,恐怕也会发生意外的。祝你好运!”

    随后他们父子二人就离开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犹豫只留下了宗介一个人留在了这里,宗介看着他们离开,心中自然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虽然是有一点点的不满,但是一想到任务还没有完成,这也是让他没有任何办法的。

    毕竟不管怎么说,身为一个忍者完成任务才是他们最重要的选择。

    见到他们走后,中间立即开始检查起了现场留下的痕迹,希望可以找到来人的蛛丝马迹,不过当她检查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遗留物。

    或许这件事情真的就像山中清风说的那样,他们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意图也相当的明显,就是为了要捉住青菜,所以他们的攻击速度相当的快,完全没有任何的犹豫,甚至来说他们一次多余的动作也没有。

    这样的行动素养完全体现出了他们的合作默契,更是彰显出了他们的实力。

    用出各种忍术的话,会让他们耽误时间,甚至来说还会让他们陷入危险的境地,他们自然不想和对方进行纠缠,只是想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务,现在来看他们已经成功了。

    看来对方的心思完全没有任何的犹豫,也没有其他的多余的事情,所以现在他就知道自己将会面对的是一群高手。

    即使自己有着不一般的能力,可是要面对这样的人,他也是显得有一点点的犹豫,毕竟对方可是三个人,如果他们用各种计谋将自己给困住的话,那就不知道如何吃好了,而且宗介也明白一点,他其实这种能力也是有弱点的。

    如果被他们发现的话,恐怕他自己也会深陷重围,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性了,但一想到自己现在应该所做的事情,他立即将自己的心思给鉴定好了,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立即就开始向着他们逃走的方向进行了追赶。

    你看这里的山中清风两父子也是没有多想,只是希望可以尽快的离开这里,然后完成任务,在路上,山中一郎不禁问道:“父亲就让宗介一个人前去,真的可以吗?”

    山中清风听他这么说也是显得有一点意外,“怎么你还在乎那个臭小子的死活吗?他死了的话自然对我们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山中一郎立即说道:“这一点我自然知道啊,只不过我现在担心的是星彩的安危。”

    “他和宗介并不是一路人,而且他一直都在为了我们这个团队进行着努力,所以我不希望他会出现任何的危险,父亲,要不我们也回去救她一下吧。”

    山中清风倒是说道:“哼,你明白什么那几个可是雨忍村的上忍,他们所使用出来的能力,极为的不好对付,尤其其中的一个还是拥有血继限界的忍者,难道你没有发现吗?”

    黑暗中短时间内就可以发现敌人是什么样的能力可以来说,现在的山中清风果然相当的强悍。

    “那个血继限界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应该是属于三上一族的人。”

    “他们的能力就是会将部分的身体进行石化,从而达到无坚不摧的效果。”

    “面对那样的对手,一般人来说根本就无力抵抗,如果我们现在贸然的前往的话,定然也会受到他们强有力的阻击。”

    想不到竟然有这样高手的存在,山中一狼自知自己应该不是他们的对手,没有办法他也值得听,从父亲的指令开始向着波之国疯狂的前进。

    想到现在宗介所遇到的事情,他也没有任何的担心,恨不得他直接死在对方的手中。

    眼下的宗介正在追寻着敌方的踪迹,不过任由他怎么样的寻找,这里好像都没有他们的线索。

    正当他准备回村求援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地上有个不大的发夹。

    他瞬间就认了出来,这正是星彩的东西。

    原来星彩也一直在暗中想着办法,看来他将自己的东西遗留在这里,就是希望大家可以来救她,所以她才故意的遗留下的痕迹。

    捡起这个东西,宗介紧紧地握在了手里,他发誓无论如何也要将她就回到自己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