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我是葫芦娃人柱力 > 第14章 拜服

第14章 拜服

    闪电穿过了水龙蛟弹以后,山中清风,不禁在后面笑道:“你也太小看我的力量了,这个忍术可是我最得意的水系忍术,一般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在我这招面前,也需要考虑一下自己的能力,究竟能不能接得住?”

    正当他洋洋得意的时候,都有几个水弹已经在中间的身旁纷纷炸响了,不过在他的肉眼可见之中,宗介居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才是令他觉得很不可思议的事情,难道说他已经借用时空间忍术走掉了吗?

    不过当他仔细看去的时候,宗介居然没有走,而是变小了,就站在了离他不远的地方,而当他准备细看的时候,中介居然再次的暴涨。反而站在了他的对面,看起来丝毫无损,只听宗介说道:“你的这招不错,而且看起来也可以攻击过我的招数,不过很可惜我有这变化无穷的力量,所以你这招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

    还不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宗介居然抬起了一块巨石,对着他的头又砸了过去,山中清风自然不敢和他对战,立马就闪在了一边。

    这样的岩石已经被砸的粉粉碎,这让山中清风也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的战斗模式,而且他经常会这样的厉害,简直就是不可以想象的事情。

    山中清风面对这样的对手自然是没有任何的生分,甚至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和他进行对战的机会,那马上就往后退去,不过现在的宗介已经完全的被他给惹怒了,没有任何的犹豫,立马上前再次举起了一块石头就向他扔了过去,现在的神种情况完全不敢和他接着,马上就是往后一闪,而且眼光看起来也是特别的犹豫。

    但是他却依旧没有放弃,依旧在不断的扔着手里剑,还在使用着一些简单的忍术,希望可以将它给打败。

    对于这些简单的攻击中介根本就懒得理会,完全没有使出任何的功夫进行防御,反而是直接用自己的肉体硬生生的扛了下来,然后继续的往前走。

    见到她越走越近,逼不得已之下,山中清风马上扔出了两个烟雾弹,希望可以趁机逃跑,不过现在这种烟雾对于她来说可能就不就任何的办法,只见中宗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被这一股疾风吹了出来。

    烟雾瞬间就烟消云散了,山中清风站在那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候宗介对他说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坚持一下我的力量吗?那我就告诉你,这就是我最真实的力量,具体是从哪里来的,你自己可以去分析。这个机会了。”

    见到这幅情况。山中清风也是毫无办法了,只能再这样下去,恐怕真的会死在这里,所以他立马就转换了一副嘴脸对他说:“我可是你的老师,你不要这样做,如果你杀死我的话,那样你将会成为叛忍,所有的人都会对你群起而攻之。”

    宗介好像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耳上,而是对他说道:“你说这些话实在是太晚了,如果你刚才对我这么说的话,我还可以考虑放过你,不过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那我就不能留下你了,如果你有什么不服气的话,那你就对死神去说吧,对不起了,山中清风。”

    见到宗介再次举起了拳头,山中清风则是大为惊讶,他马上就跪倒在地,完全一副失败者的模样对他恳求道:“不要你不请你,不要杀了我,我一定会替你保守这个秘密的,我错了我真的已经错了,我和你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差的太远了,对不起,我实在是不知道你有这样的能力我错了。”

    见到他如此的痛哭流涕,宗介当真慢慢的放下了拳头,其实他的内心当中也没有真的想要将他杀死,而只是在吓唬她一下,如果他真的一直在这里逼破自己的话,中间可能真的会下手,不过现在他的政府将则是让宗介相当的满意,只见他抓起了地上的一块石头,用力的将他列为了粉末,最后对他说道:“我希望你可以明白你今天所说的话,而且也希望你可以记住你今天对我的承诺,如果你稍有不慎将我的秘密泄露出去的话,那你的下场就如同这些石头一样,我会让你成为粉末的。”

    山中清风哪里见过这样的人物?马上就低头说道:“我知道了,我真的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和你作对了,我知道。”

    见到他语无伦次地答应了自己,宗介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就往外面走去也不够,他的任何结界直接就往那里进行了碰撞,那巨大的光幕顿时发生了巨大的回音,不过现在的宗介根本就不在乎,直接就往前走去,瞬间将他穿透了出去。

    见到他无视自己所设下的结界,山中清风更是大为惊讶,毕竟他也是这个木叶忍者村里的高级商人,居然被这样的一个毛头小子给破掉了,所有的忍术不会对他卑躬屈膝,在这里痛哭流涕,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的话,那可真的就是丢人了。

    此时的山中清风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眼睛里更是充满了恨意,他知道无论如何也要将宗介给干掉,虽然还不知道他的能力是什么,而且也完全感觉不到它的什么,切记切记,但是他心中却知道这个人一定会有着不一样的能力。

    只要自己将这一点给搞清楚的话,那他就是到达了死期,自己绝对不会放过他的,不过现在却需要时间,可是山中清风却也明白,既然大家都是在一起做任务,那她一定会有特别好的机会能将它给干掉,讲到这里山中清风则是有了一种复仇的快感,他知道只要给自己一点点的机会,他就会将宗介给乱刀分尸。

    离开这里的宗介其实心情也相当的失落,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这样放过他究竟是对是错,毕竟如果这个人这样自己的秘密泄露出去的话,恐怕还会引起一阵动荡。如果他不说的话也是对于自己的秘密有所掌握,他一定会除外积虑地想要干掉自己,看来以后自己的生活并不会那么一样的痛快。

    想到他刚才对于自己的痛哭流涕,还有对自己下跪的场景宗介,都觉得没有任何的快感,反而是觉得相当的麻烦,因为像他那种包括心理极强的人,一定会出现几率的再次。准备射出陷阱,所以他一定要小心翼翼的活下去,而且还要和他做任务的时候,一定要一边提防着敌人,一边还要对付他,实在是过于心累,他想了想还不如直接去找火影达人,然后将自己分到别的队伍里。

    可是这样做的话,他的几率确实相当的小,毕竟自己能来到这里,也是经过山中清风的推荐,就这样的换人的话,恐怕火影应该是不会答应的,不过不管怎么说,宗介也希望自己前去试一试,因为和他在一起实在是太过于劳累了。

    想到这里,中间也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驶入了自己的隐身能力,随后他就快速的向着木叶忍者村开始前进,它的速度要比一般的瞬身之术还要更加的快,很快他就到达了火影大楼,这次他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在隐身的状态下就直接跑到了顶层,希望可以尽快的见到纲手。

    不过很令他意外的是,此时的纲手并没有在这里,而且这里居然空无一人,空荡荡的把我落到办公室之内,宗介在里面先走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任何好玩的东西,我就准备前去寻找纲手的下路。

    正当他走出这里的时候,在路上听见两个忍者说道,也要去寻找火影大人,不过他现在应该是在自己的家中。

    听到这话宗介也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就准备去纲手的家中寻找。

    到达了以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开始慢慢的敲响了门。

    很快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当他看见纲手的时候,差点的晕倒过去,因为此时的她正在穿着浴服,好像应该也是刚刚的沐浴完。

    表明了来意之后,纲手热情的将他迎进了屋内,还给他倒了一杯茶水。

    暗中的吞了一口唾沫,宗介壮着胆子说道:“火影大人,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就是我不想在山中清风的队伍里了,你看看能不能将我安排到其他的地方。”

    纲手听到这话,不禁也是眉头一皱,便问道:“那你就告诉一下你的原因吧,毕竟你是经过他的推荐才会毕业的,而且还可以成为他队伍当中的一员。”

    “而且你要知道,山中清风在我们的村子里地位相当的崇高,大家都相当的佩服他,如果你能在她的手下的话,成长应该会相当的快,这是一个求之不得的机会,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把握住,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就告诉我,你到底是因为什么,你们中间还是发生了什么样的误会,如果真的是有什么样的事情,我可以帮你去解决的。”

    冬夜想了想,觉得自己要是告诉他的话,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而且他要编出一个理由的话,好像也没有特别好的,毕竟这么大的事情纲手一定会去调查的,而且只要他一问的话,那事情也就败露了,想了一想,他只好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就是觉得强度实在是太大了,就凭我的本事,想要和他们进行任务的话,我觉得有点接他们的后腿,所以我觉得我还是离开比较好,换一个更加适合他们的队员,这才是对他们负责。”

    “其实我对于自己的水平也是相当的了解,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甚至来说也不和他们站在同一条水平线上,所以我觉得这个机会还是留给比较有准备的人比较好,甚至来说我及时回到学校再继续进行深造,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纲手哈哈的豪放一笑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这小鬼还挺有意思的,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既然你有这样的想法的话,那你就要坚持下去,这样他对你的成长有所帮助,而且我也要相当的看好你,既然你刚才找我的话,那我就认为你还是有上进心的,因为你也知道舍己为人的道理,不过我现在就要给你这个机会,我希望你可以拿出我最好的表现,希望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会给我不一样的成长。”

    看来自己应该是没有任何办法去说服他的,不得已的情况下宗介只好起身说道:“对不起,打扰了。”

    当他走出这里以后,还在回想这个帮手身上的味道,还有他的模样,更让他觉得有一阵的眩晕实在是太过于漂亮了,不过他很快摇了摇头就将这种想法放在了脑后,毕竟他现在还不适宜想这些事情。

    回到家中他表情相当的落寞,落在了自己的窗前,一直都在想着这件事情应该如何的解决,因为自己今天就算是通过了考试,而且下来的事情才是真正麻烦的开始,毕竟他们的三人小队也要进行了开始任务,而且现在来说他们属于叫做实习期间,一定会有清风跟随,这样一来的话那他可就是特别的危险了。

    而且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山中一郎和山中清风他们这两父子之间一定会达成某一种的默契,如果他们站在一起对付自己的话,那可就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包括那个善良的心态,他就是一只小白兔,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战斗力,如果真的打起来的话,恐怕他也会受到牵连的。

    太多的事情纠缠在了他的他的心中,正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东西立马就想到应该会是葵司来了,因为从他生活在这里以来,他从来都没有任何的客人上门,除了最近的新认识的朋友,日向葵司以外,再也没有任何的人。

    或许想到自己和葵司之间有一点点的误会,宗介立马就跳了起来速度地前去开门,而且脸上还带着一丝期待的神色,因为他真的想和葵司进行道歉,要将昨天晚上的事情对他讲清楚。他开门的时候却发现屋外站的竟然是星彩,这倒是相当的意外。

    “你怎么来了?”

    “不欢迎吗?”

    宗介挠了挠头,就将她让进了自己的屋内,还一边说道:“那倒不是,只是觉得有点意外,因为我这里很少会有外人前来。”

    星彩看着屋内的摆设,还有干净利落的房间,不禁赞叹道:“想不到你一个人生活还可以将卫生搞得这么好,真是令我相当的佩服,你知道吗?其实我的房间都是由父母收拾的。”

    宗介自然是不想和他说这些废话,马上就直接了当的问道:“你来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情啊?直接说就好了。”

    看着她如此冷淡的模样,星彩气鼓鼓的说道:“我当然是来关心你啊,而且你今天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事情,我当然想来看看你,而且我也早就知道了,那个山中一郎不是什么样的好人,虽然我没有表现出来,可并不代表我并不知道啊,所以我想看看你,怎么样了?”

    原来是这样,宗介对她的敌意也是稍稍放松了一点,毕竟两个人以后还是队友,他说道:“我当然没事啊,你看我现在不活得好好的吗?多谢你的关心。”

    现在看着他点了点头,便也觉得自己在这里好像有一点多余了,便准备告辞,或许是宗介觉得对他自己,他的态度实在是过于冷漠了点,立即叫住了她,“那个喝杯茶再走吧。”

    这话让星彩造成相当的意外,因为他知道宗介这个人一直都是独来独往,本来他就是知道自己竟然和这两个人成为了队友,本来他是相当的苦恼,不过现在看起来既然已经成为了事实,他就要试着去接受。

    能让他加入到这两个人中间,毕竟也是山中清风的安排,他就是看中了星探这样单纯的样子,知道他不会为自己的计划造成任何的麻烦,所以只不过是拉他来充当人数的。

    对于这一点宗介自然现在已经想清楚了,所以他才没有做出任何的生长,反而是留下了星彩,给她热情地倒了一杯茶

    看着她单纯的模样,宗介对她说道:“以后我们就要在一起做任务了,我希望你可以学会聪明一点,千万不要有任何的冲动。”

    “你要知道无论发生什么样的情况,你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保护好自己的安全,只有你能活下来才会有希望,你明白吗?”

    星彩点了点头说道:“我当然知道啊,其实我今天来也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其实我也希望你知道,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会保护你的,因为你是我的队友。”

    “如果有一天为了任务的需要,你可以杀了我,我也是毫无怨言的。”

    “不过在那之前,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安全。”

    “至于原因嘛,倒是也是相当的简单,因为你是吊车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