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我是葫芦娃人柱力 > 第13章 单挑

第13章 单挑

    山中清风面对着三个年轻人的围攻,自然也是游刃有余,完全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

    宗介一边在战斗着,一边也在想着自己,怎么才能隐藏实力,而且还可以取得最后的胜利,不过他对这场战斗的兴趣自然不是那样的大,尤其现在他们两个人已经展现出了很强的实力,尤其是山中一郎,因为在面对着自己的父亲,所以他更是展现出了强大的实力。

    星彩或许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的拼命,不过中介就看得出来,就是因为战中一郎想要经过此站变成他在这小队当中的地位。

    他要用无与伦比的表现来领导他和星彩,所以他才会这样做。

    三个人当中,现在表现最弱的自然就是宗介他一直都在划水,不过是拿着手里剑在对着山中清风攻击,不过他的这种攻击实在是太过于明显,自然都被他完全的躲避了过去,甚至来说想要靠近他也是不可能的。

    星彩在一旁默默的支持着的,因为他觉得既然宗介能被选在这个队里,必然是有他的长处。

    可是他现在无论怎么看宗介,也都没有展现出他应有的能力。

    难道说他在等待着最后一击吗?

    星彩自然知道有很多人都是这样的,因为实力强大的人并不会经历的展现出自己的能力,但是现在无论他怎么样的去想,也是没有看出宗介有一点点的特长。

    其实谁都不知道宗介的内心真实想法,他只想尽快的解决好这场战斗。

    这样的打斗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难熬了,他根本就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可是又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和他们进行周旋,尤其现在让他和战斗一郎进行配合,那根本就是煎熬,毕竟两个人的实力根本就不在一条水平线上。

    火遁·龙腾!

    山中清风突然使出了自己得意的忍术,这三个少年马上就往后一闪躲在了掩体后面,面对着这样强大的忍术,他们自然谁也没有办法前去抵抗,只见他们三个人的满脸都是灰灰的模样。

    一旁的山中一郎马上说道:“宗介你还在等待什么?反正使出你的能力了,你的那种刀枪不入的实力能马上用出来,而且你还会喷火喷水,你还在这里等什么?!”

    听到这话,星彩仿佛第一次认识宗介,瞬间睁大了眼睛,也完全看不出来他还有这样的忍术,不过从她的感知来说,根本就没有发现她的体内有多少的查克拉。

    尤其听说他还会什么刀枪不入,这怎么可能呢?

    即使任何的血迹限界,也没有过这样的能力,他还有着与众不同的能力吗?

    面对着种种的疑问,他特别的想问个究竟,不过现在的宗介却说道:“我爬到了我那只是碰大运而已,而且也是你当时太过于紧张看错了,其实那根本就不是我的忍术,而是葵司用出来的。”

    对于他的这种说法,山中一郎怎么可能会相信,“我当过小孩呢,难道我和你对战,我还不明白,你有什么样的能力吗?我究竟不知道你在隐藏着什么,难道非要看到我们三个人遇到最危险的境地,你才会这样吗?”

    其实现在的宗介也相当的纠结,因为他知道既然山中清风让他自己加入了这个队伍当中,必然是没有抱着任何的好心思。就这样的展现出了实力,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所以多加考虑之下,他决定还是先隐藏下来。

    毕竟不管怎么来说,既然让自己来到这里,就应该不会让自己回去,退一步说,如果真的将自己给退回到学校当中,他也是无怨无悔的,本来她就不想和他们在一个队伍当中。

    现在的星彩却相当的不担心,因为他知道山中一郎和山中清风的关系,他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己的儿子输给这场比试呢?

    不过她也在期待着宗介能展现出他那强大的实力。

    使用出忍术的山中清风看到他们三个少年都躲了起来,不禁也是冷笑了一下,不过他真实的目的真的就像宗介想的那样,他真的想要再次见识一下宗介的实力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变得如此。

    毕竟他也是见多识广的,任何的血迹限界和其他的人助他都特别的感兴趣,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倒不如真的要好好的利用一下总结然后再将他的能力夺过来,这才是他心中最为深处的想法。

    对于一个忍者来说,这样的忍术是相当吸引人的,包括他的能力,这都是让人为之轻狂的,所以宇智波家族和日向家族才会被村里保护起来。

    就是生敌人也对他们的能力也都是流着口水,甚至来说,他们做梦都想得到这两个家族人的双眼。

    不管是哪个村的,只要拥有这样能力的话,就会成全他们的战力,也让他们的战斗力成为几倍的上涨。

    而现在火影存备受大家尊敬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当中还有这样的人存在,所以让一般的忍者也是不敢轻易的起来,生怕受到他们强烈的打击。

    所以现在山中清风必定要搞清楚宗介的实力,所以他在纲手面前也并没有透露出半分,只是想自己将这种能力独为己有。

    可是现在的事情远远不像他所想象的那样,无论她怎么样地进行逼迫,现在的宗介都没有发生任何展现出来的意思。

    不得已的情况下,三种情况只能使用出他的最后一招了,只见他马上用出了一招影分身之术。

    不仅如此,他还使用出了自己的结界忍术。

    从这一个空间完全的密闭了起来,不让任何人踏入。

    应当三个少年觉得攻击已经完全结束的时候,刚刚站起来,突然发现这四周好像布满了杀气,而且远方也出现了巨大的黄色屏幕。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忍术,但是他们却明白这一定是结界。

    包括山中一郎在内,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以为是敌人来袭,他立马大声的喊道:“附近可能有敌人来袭,我们快点回去吧!”

    话音刚落,突然在不远处,山中清风站在那里说道:“一郎,你现在星彩离开这里,我要和宗介有话说。”

    东开的话就自己在开的话就自己在这里发生战斗因为宗介自然也是不想留在这里,但是现在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毕竟他现在是自己的导师,但是他觉得现在的事情好像并不是那样的安全,也不是想和自己谈话那在的话就自己在这开的话,只留自己在这里,即使发生战斗他也是没有任何的害怕,因为他知道凭借山中清风的本事应该是伤不到自己的。

    星彩自然是不想离开,但是碍于是老师所发的话,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只是紧张地看了宗介一眼,低声说,让他小心一点。

    这句话还是让宗介十分的温暖,因为自己不过是刚刚认识这个队友,但他居然对自己如此的关系,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这种感觉是在学校当中所没有的,因为所有的孩子们都会取笑他,但是想不到这个形态并没有嫌弃他任何的不作为,甚至来说自己不会任何的提出和忍住,也没有得到他的耻笑,反而是这样的关系呢,也是让她觉得有一点点的不可思议。

    当他们二人离开之后,山中清风慢慢的走了过来,看着宗介笑道:“小子你还挺能忍耐的,无论是出什么样的战斗时手法,你都不肯指出你的能力是吧,那你就不要怪我了。”

    原来如此,就是想要将自己留在这里,然后逼迫自己,使出自己最为真实的能力,这个王八蛋原来是这样的想法,看来自己也没有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和她进行对战,否则的话他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

    “老师,我觉得你呢。有点错误,其实那边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一所想象的那样,其实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你也看见了,当时有那么多的忍者都在现场,恐怕是他们所做的,尤其是那个卡卡西。”

    如果卡卡西能知道这件事情的话,应该肺都会被气炸了,因为现在不管什么样的事情,宗介都将所有的坏事推在了她的身上。

    但是清风是什么样的人只能上他的当,所以马上说道:“你这小子思想倒是还挺敏捷的,还知道脱离这其中的关系,但是我告诉你,这对于我来说什么样的理由都是没有任何的作用。我现在就是要让你使出真正的本领。”

    发现你如果他速度的冲了上来,而且同时还扔出了几枚手里剑,变到这速度前来的攻击中间,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往后推去,同时也是拿出了自己的飞镖向他扔去,叮当作响过后,两个人的武器都散落在地上。

    山中清风在空中一跳,用出了一招风遁。

    大突破!

    风遁夹杂着飞沙走石就向着他打的过来,宗介见到这招来的范围极广,自然也是不敢硬结,其实平见他的本领当然是可以站在那里,根本连防御都不需要,不过他现在确实不想展现出自己的实力,只是希望可以拖延一下,看看这附近有没有人经过,然后可以前来救援自己。

    不过看起来他的这个想法是落空了,毕竟这个地方特别的偏僻,平常也不会有什么忍者和村民路过。

    这一招过后,他刚才所站的地面已经彻底被这股飓风吹出了一个大坑,还泛起了那种清幽的香味。

    我知道山中一郎和星彩正在回村的路上,两个人相对无言,只是在默默地行进着,星彩有些担心的问道:“将宗介留一个人留在那里,真的不会有危险吗?我看你的父亲好像要找他的麻烦。”

    山中一郎摇摇头说道:“应该不会吧,毕竟我父亲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孩子下手呢?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毕竟他还是他的老师,而且我们还是一个队的队友。我妈应该找他只有一点别的事情不想让我们知道了,你就不需要考虑那么多了。”

    现在听完他的话,觉得他言之有理,事实也确实是如此,毕竟他们属于同一个。人类的忍者应该不会发生任何的战斗,或许真的是有什么样的秘密要对他去诉说,或让他们两个人回避,请到这里请他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就随着他一起往村内走去。

    现在的宗介当时确实已经陷入了危险之中之间,风遁过后,山中清风,接下来又使出了火遁和雷遁。

    接二连三的攻击可让宗介可是有一点吃不消的,一味的逃跑已经浪费了他的体力,而且他的怒意也逐渐地记叙了起来,这个往往能一直都在逼迫着自己,难道真的当自己好欺负吗,虽然自己在学校当中也一直如此,不过那也就是很快的事情就算了,但是想不到现在居然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在逼迫着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老师的模样,这让宗介特别的愤怒。

    终于,在山中清风再次使出了风遁·大突破的时候,这次的宗介并没有躲避,而是完全站在了那里,任由他的风落下。

    风卷残云里面带着许多的西樵沙砾房屋出,就如同一颗颗的石子打在他的身上,而宗介也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任由这些攻击落下,也是显得特别的镇定,见到他这副神情,山中清风自然是大惊失色,在哪里见过这样的人物,即使最为出色的忍者,面对这一招,可能就这样不删不避,没有任何的防御姿态进行接招。

    如果说能将它给打伤,他用强大的医疗忍术回复过来,这一点他也可以接受,不过这些攻击打在他身上,竟然没有产生任何的作用,甚至连一点的小红点都没有。

    这就是在山东一郎口中所说的刀枪不入。

    宗介扫了扫身上的灰尘,对着他说道:“你一直都在逼迫着我使出我的能力,那好吧,现在我就让你如愿以偿,让你见识一下,到底什么是真正的力量,也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绝望,山中清风,这是你逼我的,希望你不要后悔。”

    他一步步的往前走来三种情况自然也是有一点点的害怕,在哪里见过这样的战斗情况不得意的情况下,他立马从怀里掏出了几枚手里剑,往前飞速的正确,希望可以阻止他的前进。不过这样的攻击对于中介来说,就如同毛毛雨,打在他身上的刀刃,立马就断为了两截。

    看见这种物理攻击对他没有起到做任何的作用,战争情况马上开始了,决定使用出了自己的火遁。

    火龙乱舞!

    两条火龙瞬间砰涌的而出,而且还将空气防护都已经烧得扭曲了。

    就是一招特别的忍住,一般来说没有一个人可以抵挡得住,因为这也是属于禁术的范围之内的,因为这一招最特别之处是两条火龙可以跟随着敌人的脚步进行活动,仿佛如同追踪导弹,可以实施精确的打击。

    见到这招的力量中介也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跳在了办空中,张开了自己的嘴巴,突然在他的口中喷出了一股一股的泉水。

    这是让山中清风,也是大惊失色,这小子竟然可以不用任何的结印,就可以召唤出这么大量的水,而且看起来是无穷无尽的,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有这样的力量,而且他的身体里的查克拉量基本就为0,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股股的泉水马上在地上汇成了一条如同小河般的。水量开始向这两条火龙发动了进攻,顿时这两条火龙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威胁,开始不住的咆哮了起来,他们想要靠近现在的中介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而且同学现在还将他口中的水吐向了天空,顿时形成了阴云密布的状态,一场甘霖倾刻而下。

    这雨点打在火龙的身上,就仿佛一条条的利刃,顿时将他打得遍体鳞伤,很快就变成了烟雾消散而去,不过宗介的攻击还没有结束,他对着远方的山中清风张开嘴,顿时一口闪电就打了过去,山中清风自然不敢站在那里硬结,在她离开的同时闪电顿时在他脚下发响,一个巨大的深坑出现在了地面之上。

    怪不得自己的儿子会输在他的手上,这个人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山中清风想也不想立即的开始结业,随后后马上再次的使出了水遁。

    水龙蛟弹!

    他是要利用现在地上的水而汇聚成一颗颗的炸弹,向着宗介击打过去。

    看不出来他竟然还有这样的本领,怪不得山中清风有傲人的资本和他那不屑一顾的态度,这个男人的实力果然相当的强劲。

    不过宗介也没有任何的害怕,见到这几颗炸弹前来,跳起来的同时再次的从口中发出了闪电,希望可以让它击碎。

    不过这水龙蛟弹的力量,却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竟然穿透了他的闪电,直接奔着他的身体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