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洪荒养剑 > 第四十章?袁牛、季礼

第四十章?袁牛、季礼

    “这个、还有那个。”杨昭神识扫了一遍,点出来两个奴隶。

    一个三十多岁,属于壮年奴隶,长得极为粗壮;另外一个近五十岁,看起来身体瘦弱,在老年区域。

    “小主人要那个奴隶干什么?”关武沉思一下,心中不解,但也不敢多说,掌事让伙计将两个奴隶提出来放在一边。

    随后,杨昭就离开了,让关武自己挑选。

    接着,关武挑选了五十个青年女子,加上杨昭先前挑选的二个,共计二百五十个青壮年男子。

    之所以挑选女子,自然是为了繁衍,凡是表现足够好的奴隶才能被主人赐给妻子,等他们的孩子出生就是家生奴,对主家归属感极强,这是各奴隶主通用办法。

    “关武,你们这是干什么?”将这些奴隶用绳子栓成一串带回杨家后,杨昭见关武组织龙大柱等人已经准备好了皮鞭,顿时诧异道。

    “小主人,这些奴隶回来后都要鞭打一顿,防止他们有体力逃跑。这是通用做法。”关武道。

    “不用了。给他们洗洗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吃一顿饱饭。若真是逃跑了,就随他们去吧。”杨昭摆摆手道。

    说真的,杨昭还真不怕他们逃跑,他们每个人肩膀上都打上了印记,且確州在边境蛮荒之地,城池之间动辄数百里,洪荒大地危险重重,若是脱离了城池、营寨和群体护卫,他们在洪荒中很难生存。

    “小主人仁慈!”关武赶紧躬身道。

    “随后将我挑选的两个奴隶带入我的房间,我有事询问。”杨昭随即吩咐道。

    “是。小主人。”关武说着随即离开去安排了。

    “小主人,人带到了。”午后不久,关武带着两人来到了杨昭的住处道。

    “你叫什么名字?”杨昭看向那个壮汉道。

    “禀小主人,小奴袁牛。”那人道。

    “你以前打过铜器?”杨昭道。

    “是。小奴曾跟随父亲冶炼过铜、锤炼过铜器。”袁牛道。

    “你父亲呢,没有和你一起被贩卖到这里么?”杨昭随意道。

    “老主人出事后,领地被攻破,我父亲已经死于战乱中了。”袁牛道。

    “好。你有冶炼铜的手艺,我领地内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只要你表现的好,我会好好待你,将来给你一个婆娘将血脉延续下去也不是不可能。”杨昭道。

    “小主人!小奴有事相求。”而此时,袁牛一下子跪倒在地道。

    “袁牛,莫要得寸进尺。”关武随即呵斥道。

    “说吧!”杨昭一摆手制止了关武道。

    “小主人,我家娘子和四岁儿子也被卖到了確州,恳请小主人也将他们买回来,小奴必然肝脑涂地报答。”袁牛磕头如捣蒜道。

    “关武,带着他去将他的婆娘和孩子买回来。”杨昭一摆手道。

    “小主人,先前一批他们优惠价给我们的,我恐怕这次姜家牙行会坐地起价,值不值得?”关武迟疑道。

    很显然,他完全是为了杨家利益考虑,在他眼中,奴隶和一般的货物没有什么区别,现在回去购买,肯定价更高。

    而且,杨家并没有铜矿,铜矿分布极少,確州城都没有铜矿,根本用不上他的炼铜技艺。

    “值得,去吧,莫要迟疑,耽误了事情被人买走就不好了。”杨昭一摆手道。

    “随我走吧!”关武见杨昭如此坚决,知道不能迟疑了,招呼一声,带着袁牛匆匆离开了。

    “你叫什么名字?”两人离开后,杨昭看向那个瘦弱的汉子道。

    “老奴季礼。”那人眼神呆滞,朝前几步迟疑一下跪倒在杨昭面前道。

    “好名字,你是读书人吧。”杨昭一笑道。

    “禀小主人,小奴不识字,不是读书人。”季礼将头深深埋下去道。

    “哀莫大于心死,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若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我可以留给你一点时间听听你的故事。”杨昭微微一笑道,随即坐回到了自己书桌前。

    季礼跪倒在地上,身躯已经微微颤抖了。

    “老奴撒谎了,我是个读书人,一直以来,我认为读书才是拯救我季家的唯一出路。

    但最终我发现我错了,我父母的积蓄全部因为我读书而耗尽,等他们去世,我甚至买不起一副棺木将他们安葬,我不得不把自己给卖了给父母买了一副棺木。

    所以,我发誓从此以后不再读书。”季礼沉思一阵子最终缓缓道。

    刚才杨昭动用了神识之力,抓住了季礼心神震荡间隙对其产生了诱导,他最终是吐露了真情。

    毕竟,杨昭是炼气士,对普通的凡人手段还是很多的。

    “若你信我,我可以给你一个好的生活,让你在我的领地内负责传授奴隶识字,不需要干苦力,而且我给你双倍的口粮。”杨昭缓缓道。

    “奴隶,可以识字么?”此时,季礼顿时震惊了道。

    “大商律法也没有规定不让奴隶识字吧,文字是承载文明的手段,文章千古事,可以流芳百世的。”杨昭道。

    “多谢小主人,我愿意,愿意。”季礼顿时嚎啕大哭起来。直到成为奴隶他才觉得找到了一个赏识他的人,此时怎能不肝肠寸断。

    其实上,杨昭正是通过神识发现袁牛和季礼的特长的,经常打制和经常写字人的手掌是有特征的,当然了,一般人看不出来,但作为拥有神识的修士完全可以分辨出来。

    找到这两个人,对杨昭至关重要,毕竟炼铁,甚至今后要研制出更多新工具,都需要他们。

    杨昭不可能经常呆在家中,要将自己的想法用书简写出来,然后交给季礼,让其传授给不识字的奴隶。

    先前想用关武,如今有了季礼,更便宜行事了,毕竟关武的事情太多,主要在確州城内照顾杨家。

    但可惜的是,杨昭搜索栏整个牙行,也只发现这两个可用之才。

    季礼其实上不到三十岁,如此沧桑,正是心无所恋,很少吃饭所致。

    黄昏时分,关武带着三人回来了。

    在袁牛强烈要求下,关武才勉强带着他来到了杨昭房门前。

    因为这个时候,正是杨昭修炼的时候,杨府下人从不敢打扰。

    袁牛带着他婆娘和女儿来到杨昭门口,对着里面盘腿而作的杨昭砰砰砰地磕了几个响头,然后默默的离开了。

    至于奴隶的安置,自然是由关武和关星负责,按照杨昭的规划,会将这些奴隶打散,和清河谷的奴隶融合,平均分散到清河谷以及即将开建的赤焰岭领地中去。

    当然了,如此重大的事情,杨昭自然是要亲自去监工。所以,杨昭和父母说下,借故离开了確州城,来到了卧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