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洪荒养剑 > 第三十九章?购买奴隶

第三十九章?购买奴隶

    “娘亲果然厉害!”而此时,闭目躺在床上的杨昭暗自沉思道。

    杨昭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但天谕剑在剑匣中却探查到了一丝异样,甚至将外面发生事件的模糊影像输入了杨昭的脑海中,但杨昭动用自己阴神神识探查的时候,外面什么都没有。

    很显然,这一切都被瑶姬屏蔽了。但,瑶姬却没有能屏蔽掉天谕剑发出的探查之力。

    很显然,随着天谕剑升级,其能力越发的玄妙了,百米之内,即便瑶姬也无法完全屏蔽剑之灵对周围危险灵气波动的探查;而且瑶姬似乎也没有发现端倪。

    这种情况下,杨昭倒是很放心,有瑶姬坐镇杨家,家人应该很安全。

    穿越以来,杨昭逐渐喜欢上这个家了,温馨、温暖,这正是杨昭前世渴求而没有得到的家庭氛围。

    但杨昭也知道,瑶姬肯定不能过多的使用自己的能力,否则很容易被天庭查到。

    幸而,如今天庭的影响力还不大,其势力还没有拓展到洪荒大地。

    而且天上一天地下一年,杨昭觉得自己还有时间准备。

    “你阿父同意你去参加镇卫使选拔了!”第二天,杨昭再来卫苑,王文钊听后惊讶道。

    “是。老师。”杨昭道。

    “唉。从我内心讲,我是不愿意你去参加这次选拔的,九死一生呀!”

    王文钊叹口气接着道:“不过,既然你执意要去,我就给你办理。”

    随即王文钊从衣袋中拿出一枚玉牌递给杨昭道:“这是上面颁下的身份牌,持此牌于三个月后抵达幽州城,自然有人接待你。

    此去幽州数万里之遥,洪荒之中危险重重,你当及早出发,规划好路线,沿着官道而行,每夜宿城内,不可露宿野外。”王文钊道。

    “多谢老师!”杨昭躬身行礼,翻手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小瓶放到了王文钊面前的桌子上接着道:“多谢老师照拂,这是弟子孝敬你的。”

    “这是上品血精丹!”王文钊微微一笑,随意的打开瓶子嗅了一下顿时惊喜道。

    “老师喜欢就好。”杨昭一笑道。

    这些丹药正是从王洪储物袋中发现的,可以大幅度的补充气血,正是武道之人的最爱。

    “哈哈哈。这份人情可是太重了,不过这丹药我收下了。”王文钊爽朗一笑道,下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出口,但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这几天,杨昭没有再出门,每日在家逗弄杨戬和杨婵,大量的时间躲在自己的房间内书写玉简。

    杨昭努力回忆,把炼制铁的相关知识,结合这个世界的工艺水平一点点写出来,当然了,杨昭前世并没有炼过铁,有很多细节问题把握不准,需要实验。

    但根据相关知识对出铁影响不大,至于一些细节问题,需要关星等去实验。

    杨昭准备传给关武等人,等自己离开后,让他们在赤焰岭开始实验研制。

    奴隶中识字的人不多,但关武在杨家服务多年,在杨天佑的要求下,如今已经识字不少,应该能看懂杨昭留下的书简。

    “大郎。你这手艺可以开食肆了,娘亲都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奇思妙想。”看着满满一桌芳香四溢的饭菜,瑶姬不由得道。

    这天中午,杨昭又亲自下厨,做了鱼香肉丝、卤肉饭、鸡蛋灌饼等。

    “这都是阿父和娘亲血脉传承的好,所以我才有此本事。”杨昭调笑道。

    “有空多读读书,莫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杨天佑故作严肃道,但其鼻子抽动,恨不得将菜肴上飘荡起的幽香全部吸入进去。

    “夫君,大郎这是有孝心。只不过,等你走后,娘亲可是会想念你做的食物的,二郎和小婵恐怕好多天都吃不下饭了。”瑶姬柔声道。

    “我最喜欢大兄做的饭了。”杨戬小嘴塞满食物奶声奶气道。

    “喜、欢!”杨婵也嘟着小嘴道。

    “娘亲放心,我已经将我的拿手菜传给她们了。”杨昭一笑道。

    “是的,主母。小主人已经传授给我了,只是我还需要练习。”旁边的家奴婢女有点不自信轻声道。

    “小主人,城北姜家奴隶牙行掌事派人前来,让我杨家去挑选奴隶。主人说让我征求你的意见,是我们代劳,还是小主人亲自去看看?”第二天,关武向杨昭禀报道。

    “关武,将我们目前所能支付的铜贝花出去,大约能购买多少奴隶?”杨昭询问道。

    “三百个左右。”关武道。

    “好,那就三百个奴隶。这么大一笔钱投出去,我还是去看看吧。”杨昭沉思片刻道。

    “小主人,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多奴隶么?”关武有点担心道。

    毕竟购买这么多奴隶不但需要一大笔铜贝,随后供养三百张嘴也是一笔大的花销,而且杨家领地内并没有肥沃的土地,目前清河谷窑需要不了这么多奴隶,关武不理解杨昭的想法。

    “赤焰岭需要这么多奴隶,随后你就知道了。”杨昭摆手道。

    “是!”关武点头道。

    姜家的奴隶牙行在城北,占据了一大片地域,建着坚固宽阔的土石房屋,其内还有地牢。

    到这里,杨昭才深切的感受到了奴隶社会的残酷,奴隶按照男女被分成幼、青、壮年以及老年数个等次,穿着破烂褴褛的衣衫,还可以根据购买者需求脱光衣服观看。

    这些奴隶被囚禁在木笼中,目光呆滞,如待宰杀的牲畜一样。

    “小主人,你在前面喝茶等候,老奴去挑选。”来到这里,牙行的掌事早就接到了姜衡的通知,自然对杨昭极为热情,奉上香茶后,关武道。

    “我随你去看看。”杨昭一摆手道。

    “小主人身份尊贵,还是不要去肮脏污秽之地了。”关武提醒道。

    “走吧!”杨昭一摆手道。

    “我陪杨公子。”掌事的见杨昭要亲自去挑选,顿时苦着脸道。

    进入关押奴隶的房间,杨昭才知道,这里真的是肮脏污秽至极,他们对这些奴隶就如同养猪一样,吃喝拉撒全部在木笼中,真是臭味熏天。

    这房间也极大,就如同养猪场一样,木笼子连成两排,放眼望去,各层次的奴隶都按照秩序排列在木笼中,上面还有牌子,标注了奴隶的数量以及年龄层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