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洪荒养剑 > 第三十八章??说服

第三十八章??说服

    “老师,我想去试试。”杨昭道。

    “回去和你阿父商量后再说吧。若你阿父同意,我向上申请报备;若是他不同意,此事莫要再提,性命攸关,不可轻率。”王文钊道。

    “多谢老师。”杨昭躬身行礼道。

    杨昭告辞离开,走出卫苑后,刚进入街道,就看到聂红袖带着几名手下,还有作册、掌狱等两人正在街道中央等候杨昭。

    “大人。是属下连累了大人,我这就去向府尹大人请罪,罪责全在我一人,他不应该迁怒大人你。”聂红袖眼睛微红朝着杨昭道。

    “对,我们去找府尹大人讨个说法。”鹿石也义愤填膺道,聂红袖几名属下也都附和点头,一个个极为激动。

    杨昭摆摆手,众人顿时停止了下来,杨昭随即道:“诸位兄弟,此事和聂执首无关,也和府尹大人无关,是我主动辞去卫事一职的。

    能和你们共事一段时间,我深感欣慰,以后確州的安全还需要你们来维护。

    无论我是否担任这个卫事之职,我们始终是好兄弟,今后有事尽管来找我杨昭。”

    “大人,你当真是自己辞去了卫事。”鹿石不信道。

    “自然。家父一直希望我好好读书,我也想趁着年轻出去游学一段时间。”杨昭随意道。

    “大人!”聂红袖自然是知道杨昭这是推脱之辞,深深抱拳,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大人离开確州前,我们想给大人送行,到云楼一聚可好?”作册朝前一步缓解气氛道。

    “好。”杨昭豪爽道。

    ※※※※※※

    “你说我弟弟是在追杀那个叫杨昭的凡人时候消失不见的?”此时,在冯家书房内,一个高高瘦瘦的老道正居高临下昂然地看着跪倒在他面前的冯继海追问道。

    “是。上仙。小人绝对不敢有所隐瞒,王兄一去不返,随即我冯家就造了大难。这一切都是那杨家的阴谋算计。”冯继海眉头冷汗直流,不由得颤声道。

    “好,今晚我就去杨家看看那小子,看他有何能耐敢劫杀我弟弟。”王海冷声道。

    ※※※※※※

    杨昭回到家中并没有立即向杨天佑、瑶姬提及去参加镇卫使选拔之事,而是陪着杨戬和杨婵玩了半天,两个被他逗得留下一院的欢声笑语。

    “不行!”吃完饭的时候,一家人其乐融融之时,杨昭才提了出来道。想不到杨天佑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阿父。如今我已经踏入了修士之途,炼气之路,逆天改命,不进则退,若失了这份勇气,今后我很难有所成就了。

    而且,听老师说,镇卫使有机会得到诸多道术功法,只要我成为镇卫使,我才能获得修炼功法,否则我修为很难有所进步。

    其次,这次我杀了冯家十几个家奴,已经将冯家得罪了,以前我没有料到冯家背后有如此背景,若是我不成为镇卫使,一旦我杨家被冯家针对,我们很难在確州立足了。

    弟弟、妹妹还小,我不想他们流离失所。”杨昭很有调理的据理力争道。

    “唉。都是阿父无能,让你小小年纪就担此重任。但朗朗乾坤、昭昭日月,我不信他冯家敢对我们下手,你过虑了吧。”杨天佑道。

    “阿父,这段时间我担任卫事一职,看了很多案卷,也看了確州府下发的许多公文。

    给我的感觉就是,洪荒大地,并不像確州城这样安宁,弱肉强食处处存在,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不得不未雨绸缪,奋力向前。”杨昭道。

    说这话的同时,杨昭也若有若无的看向了低头给杨婵喂饭的瑶姬。

    杨昭知道,他能否去参加镇卫使选拔,最终还是要瑶姬点头同意。杨昭正是想通过这几句话打动瑶姬。

    “娘子,你看怎么办?”杨天佑见说服不了杨昭,看向瑶姬道。

    “大郎。你真的想好了么?”瑶姬轻轻的抬起头柔声道,这一刻,她的眼睛变得极为深邃,和以前大不相同。

    “娘亲,我想好了。如今我已经筑基,凡胎渐褪,初踏仙路;对很多玄妙东西渐有所感,我不想在尘世轮回受苦,我要追寻长生之路。”杨昭坚定道。

    “大郎长大了。既然如此,我和你阿父不反对你竞选镇卫使。但你要记住,这里永远是你的家,若是遇到大困难、大危机,记得回家来,家永远是你的避风港湾。”瑶姬若有所思的柔声坚定道。

    “多谢娘亲,孩儿知道了。”杨昭很清楚瑶姬这句话的含义,顿时心中一暖道。

    “娘子。你,也任由他胡闹么?”此时,杨天佑本想让瑶姬劝说杨昭,但看到瑶姬的态度,他真的急了道。

    “夫君,这次听我的好么?”瑶姬伸出柔嫩细白的小手握住杨天佑的手掌轻声道。

    “唉。我那次不听你的了!”杨天佑无奈道。

    “大郎,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瑶姬随即朝着杨天佑柔柔一笑看向杨昭道。

    “不急。咱家领地之事我还要安排一下。”杨昭道。

    “噗通!”子夜时分,一道土黄色的云气如同尘雾一样在漆黑的夜里顺风而来,朝着杨家院落飘落,但距离地面尚有三四十米,云气瞬间消散,一人坠落砸落在地面之上,但奇怪的是,他从如此高空跌落竟然无声无息,但其张口喷出来一口血箭。

    此人正是王洪的哥哥王海,从冯家驾土遁而来。

    但刚接近杨家上空,元神顿时遭到一股神识轰击,元神差点溃散,无法控制土遁云气,直接跌落下来。

    “上仙饶命、上仙饶命,看在我是截教弟子的面子上,饶我一次。”

    此时,王海自然知道自己遇到大能了,这股威压弹指间差点将其元神击溃,其威能虽然不如他的师尊吕岳,但也差不太远,绝对在天仙境以上,他如何会不知道自己踢着硬板了。

    “不要以为你是截教弟子,我就不敢杀你。滚出这里,以后莫要踏入確州城,否则神魂俱灭。”一道威压之声犹如洪钟大吕在王海脑海中震荡道。

    “多谢上仙、多谢上仙,小人再也不敢了、不敢了。”王海赶紧磕头道。

    “滚!”

    随着这一声,王海也不敢驾土遁了,而是直接从墙边的狗洞中钻了出去,抱头鼠窜,离开杨家数里后才吞服了十几粒丹药,稳定了一下元神,驾土遁仓皇的离开了確州城,连冯家也不敢去了。

    王海驾土遁飞出確州城,眼中露出来一丝怨毒之色,辨认一下方向,并不回自己的道场,而是朝着九龙岛吕岳所在的仙岛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