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洪荒养剑 > 第三十四章??青瓦、青砖

第三十四章??青瓦、青砖

    “小主人!”此时,窑前硬实的广场上,诸多青壮正在忙碌,看到杨昭过来,一个个跪地参拜。

    “继续劳作吧!”杨昭摆摆手道,他们都起身继续劳动。

    “开窑!”关星来到小窑前,扯着嗓子满含期待吩咐负责三窑的十个青壮汉子道。

    他自然是想能试制成功,毕竟杨昭早就将方法教给他了,但始终未能成功,今天杨昭亲临现场,他自然是想讨个彩头。

    “成了!”当青瓦和青砖被搬出来放到杨昭面前的时候,关星禁不住欢呼道。

    “叮咚、叮咚。”两声悦耳的声音响起,三十万功德值到账。

    “小主人,老奴无能,这水泥制作又失败了。”此时,关星沮丧的将水泥带到杨昭面前道。

    “无妨。可能是火焰温度不够,随后我让龙大柱研制一种大型风箱,往里面鼓风增加温度,应该可以制作出来;或者改造窑的结构。

    参与这次制作青砖、青瓦的,每人赏赐三斗粟米、一匹麻布。”杨昭高声道。

    “多谢小主人!”参与制作青砖和青瓦的奴隶顿时大喜道。

    其它的奴隶都羡慕的看着他们,如今按照杨昭新制定的制度,每个参与劳动的奴隶都是按劳动量分配粮食、布匹,大大地调动了他们的积极性。

    “关星。青瓦和青砖可以大批量的生产了,先不要出售,先供我们自己使用。

    我打算将任家的赤焰岭收下了,到时候还要在哪里建一个营寨。

    以后,你不但要管理清河谷营寨,还要管理赤焰岭营寨,很多事情都需要你具体筹划办理。

    另外,我再传授你将煤烧制成焦炭之法,这焦炭制作简单,制作后你先储存下来,今后我有大用。

    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困难没有?”回到自己的住处,杨昭又仔细的给关星叮嘱道。

    “小主人如此信任老奴,老奴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只是,如此大的工程,如今我们人手不足。”关星道。

    “这个我已经有所考虑了,最近姜家有一批奴隶即将到確州城,我已经和他们说好了,优先让我们杨家挑选。”杨昭道。

    確州城奴隶交易基本全部垄断在姜家手中。

    “是。小主人。”关星赶紧道。

    “好了,我也该回城了,否则阿父、娘亲该担心了。”杨昭接着道。

    “小主人,我让人护送小主人回去。”关星赶紧道。

    “不用了,我现在已经修炼有成,普通人如何能跟上我的步伐,还不如我一个人回去快。”

    杨昭摆摆手,说着脚下罡气升腾,身体一跃而起如同大鸟一样跃过营寨墙头,几个忽闪间已经消失不见。

    关星怔了怔,对杨昭更加的敬畏了,下意识的检视一下自己,本想偷偷的给自家人多分一点粟米和布匹的心思再也不敢生出来了。

    距离確州城只有几百米的时候,杨昭缓缓放慢身形,缓步朝着城门口走去。

    “大人,你终于回来了,快走。”刚接近城门口,鹿石急匆匆的迎上来满脸焦急道。

    “石。发生了何事?”杨昭一愣道。

    “聂老大带着我们去冯家办案,冯家家主指示他家家奴对聂老大出手,聂老大马上支持不住了,冯家想杀人。”鹿石着急道。

    两个边往冯家赶路,鹿石边给杨昭诉说。杨昭很快弄明白事情缘由了。

    原来,昨晚冯家被任家那个凶犯江大牛偷袭,江大牛没有成功掳走冯家小姐,但杀死了五个家仆。

    今天一早,冯家报案,让卫事府去缉拿江大牛。

    聂红袖自然是极速带人去了冯家勘察现场,结果要勘察两个房间的时候,冯家拒绝勘察,双方发生矛盾,冯家家主蛮横的让家奴动手了,聂红袖竟然不敌冯家家奴。

    “冯家,这可是你自己撞在我的枪口上了。”杨昭心中冷笑,先前他让王洪对付自己,这笔账杨昭正愁没有借口出手呢,此时,一个计划在杨昭心中成型。

    至于冯家家奴,杨昭已经猜到是谁了,冯家这个奴才叫冯忠,资质不错,被王洪看中收为记名弟子,短短三年时间修炼到了炼气七层,聂红袖自然不是对手。

    其实上,冯忠是冯继海赐给他的名字,并将其收为义子,奴隶能接受主人赐名,在这个世界是大福缘,意味着可以脱奴籍,成为主子家的人了。

    以冯继海的为人,也正是看重了冯忠的利用价值。

    至于那两个不让检查的房间,里面藏着的正是两个尸鬼,是冯家央求王洪炼制,让冯忠掌控为其看家护院的。

    冯家在確州城地位仅次于姜家,是大领主,其在確州城的院落坚固宽大,足足是杨家的数倍大。

    “主人,卫事大人来了。”此时,随着杨昭和鹿石闯入冯家,来到了前院广场,府宰赶紧凑到冯继海耳边低语道。

    “竟然没死!”冯继海心中一怔,随即认为王洪没有找到机会,心中有点可惜,但并不在意。

    “今天我就要杀杀他的威风,让其知道,即便他是卫事,在我冯家面前也是一条上不了台面的狗。

    莫要管他,让忠儿当着他的面宰了聂红袖,我看府尹大人会为一个小小的执首和我冯家翻脸么?”冯继海冷声道,自然是让冯忠听的。

    冯忠一听,顿时兴奋起来,加大了攻杀力度,手中一把青铜斧如同风车般的飞旋,朝着聂红袖砍杀。

    此时,杨昭打量着冯家宽阔的前院,聂红袖手下五人全部被制服了,冯家家奴三个人按住他们一人,强迫他们跪倒在旁边看着聂红袖被冯忠虐,这些人悲愤的看着,根本动弹不得。

    而冯忠正疯狂的攻击聂红袖,聂红袖身上多处受伤,此时她已经是精疲力竭,只是凭着一股狠劲在顽抗。

    “住手,我家卫事大人在此。”鹿石着急怒吼道。

    “哼!”冯继海冷笑,毫不在意。冯家的府宰、家奴都一个个戏谑的看着杨昭和鹿石。

    杨昭脸沉似水,缓步走入广场内,那冯忠根本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加大了进攻聂红袖,对其开始下死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