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洪荒养剑 > 第二十三章 ?安排

第二十三章 ?安排

    “老大,我没事,咳咳。他比你厉害。”滚落在地上的黑大个一脸土的抬起头道。

    “属下执首聂红袖见过卫事大人。”此时,那人朝着杨昭躬身行礼道。

    “聂红袖,你是个女子。”杨昭顿时有点愕然道。

    杨昭还真是不知道卫事府执首是个女子,从其服饰上看倒像是一个男子,因为脖颈处被衣服遮住,也看不出喉结,所以杨昭一时间没有分辨出来,下意识认为他是个帅哥。

    “大人似乎对女子有偏见。”聂红袖脸色一寒道。

    “没有,只是有点意外而已。”杨昭一摆手道。

    杨昭自然是知道,这个时代女子也可以从军打仗,当一个“捕头”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属下作册王智参见卫事大人。”

    “属下掌狱韩晏参加卫事大人。”

    “属下参见卫事大人。”

    来到正堂,杨昭落座,作册、掌狱以及其他侍从等一起参加杨昭。

    “三位请坐。”杨昭摆手,聂红袖、王智和韩晏落座,他们的随从自然是没有资格落座,都站在了后面。

    杨昭扫了一眼,聂红袖身后立着六个人,包括刚才那个黑大个;作册王智身后没有人,他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一身书生袍,温文尔雅。

    掌狱身后四个人,他看起来近五十岁,身材不高、脸色黝黑,看起来很不起眼,但杨昭的天谕剑似乎对此人有点反应,很显然此人不简单,隐藏应该极深,这让杨昭颇感意外。

    “你。叫什么名字!”此时,杨昭看向那个黑大个沉声道。

    “大人,鹿石先前行事都是我指示的,他是我的属下,大人要责罚,我一力承担。”聂红袖豁然起身朗声道。

    “不,聂老大并不知情,我趁着他们在内院休息的时候出去堵大人的。大人要责罚就冲我来。”鹿石赶紧叫道。

    “刚才已经对你责罚过了。我想说的是,你的力气倒是不小,可是斧法太过拙劣,对战的时候难堪大用。今后要勤修斧法。

    若是不服气,今后可以随时找我练练,只要不怕吃苦头。”杨昭看向鹿石随意道。

    “多谢大人指点,聂老大也是这样说的。”鹿石头一缩道。他自然是不敢再找杨昭较量了,一个照面就接不住,他不想去找虐。

    “执首、作册、掌狱留下,其余人各自去忙碌吧。”杨昭摆摆手道,其他人躬身离开。

    “我知道,你们觉得我只有十六岁,是个娃娃,难掌大事,但我既然坐在了这个位置,我会尽忠职守。

    目前我也不想改变卫事府的规矩,你们以前怎么干,今后还怎么干。你们有困难就提出来,我会尽力解决,若是你们不提出来,没有尽忠职守,有所闪失,卫事府的律法可不讲情面,我可不轻饶你们。”杨昭接着严肃道。

    三人此时看向杨昭的眼神已经变得不同,一个娃娃如何能讲出如此大道理。

    而且从杨昭的话语中他们能看出,这杨昭是个稳重之人。

    一般新官上任都急于改变以前的规矩,这其实是大忌,因为不了解情况,往往会将事情搞得更糟,而杨昭先稳了一手,不改变以前做事风格,稳妥处事。

    “大人,我卫事府普通人员每月只有三百贝;我们三个也只有五百贝。红袖正处在修为提升的关键阶段,每日伙食开销极大,这点俸禄根本不够吃饭的,能否向府尹大人提出,给我们卫事府增长俸禄。”作册起身悠悠道。

    杨昭沉思一下,若真是按照作册所说,他们的俸禄确实是低了点。

    正所谓穷文富武,修炼武道确实是极为耗费钱财的。

    杨昭是深有体会,这段时间以来,杨昭的开销就极大,每日必须吃肉,而且数量还不少,即便如此还经常觉得腹中饥饿。

    也只有吃妖兽肉才感觉摄取的食物精气会充盈,但妖兽肉可是难寻。

    不过,如今杨家赚取了大量的钱财,自然不缺肉。而且,杨昭如今用一些丹药,可以大量提供精气。

    “我写一份文书,随后你送往確州府,请府尹大人增加俸禄。”杨昭沉思片刻道。

    “大人,关于此事小人已经多次去申请了,但都被確州府宰驳回了,恐怕非大人去不可。”作册以为杨昭糊弄他,竭力争取道。

    “你按照我说的办就是。”杨昭脸色一沉道。

    “是。”作册看杨昭如此,只能躬身行礼。但他不觉得凭着杨昭一份文书就能办成事。

    “大人,我这里有一件棘手的案子,凶犯至今未抓到。我们也曾多次和他照面,但属下修为不够,难以抓捕。如今其已经残害百十条人命。”聂红袖起身道。

    “作册,随后将其卷宗拿来我看。”杨昭道。

    “是。大人。”作册王智道。

    “大人,我这里没事。”杨昭看向掌狱,他躬身道。

    “若是没事,就各自忙碌吧。”杨昭点头道。

    随即,聂红袖和掌狱离开,作册将案卷拿来交给了杨昭,杨昭在竹简上写了一份凑请给卫事府人员增涨俸禄的文书,署上自己的名字后让作册送往確州府。

    杨昭翻了翻卷宗,发现这个时代的案件办理只能用“简单粗暴”四个字形容,没有口供笔录,没有证据,只有简单的案情经过。

    审讯嫌疑人的时候,若是普通平民、奴隶,经常采用五虐之法审讯、逼迫其承认罪行;若是有身份地位的领主,多少还询问案情,粗略侦查一下就无罪释放或者定罪完事。

    “这样要造成多少冤假错案呀!”杨昭摇摇头,也许这就是蛮荒时代,人命如草芥,但杨昭心中不舒服,觉得自己多少应该做点什么。

    杨昭对案件侦办知道的不多,但毕竟是后世之人,办案要有口供笔录、证据,要勘验现场等,这些杨昭都还是知道的。

    杨昭思索一下,觉得自己要写一本《刑侦论》,把自己所知关于后世办案的程序、证据搬到这个时代,结合这个时代特点写一点东西出来,然后给聂红袖等人灌输这种思想,潜移默化的来改变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