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洪荒养剑 > 第十八章 ?赴宴

第十八章 ?赴宴

    黄昏时分,杨天佑、杨昭在关武、龙岩的陪同下来到了確州城内最大的酒楼春鹤楼。

    杨昭自从穿越以来,也是第一次到酒楼吃饭,发现自己还是小觑了这个时代的商业,酒楼建筑虽然不够上档次,是一栋木楼,但里面布置还是极为排场的,彩带环绕、歌姬飙舞,酒肉飘香,算是极为豪华了。

    “来来,贤侄请坐。”姜衡见仆从带着杨天佑和杨昭走入了房间内,赶紧从主位上起身道。

    杨昭观察,发现此人年近五十,但身体甚是粗壮,通过天谕剑感知此人,发现其周身气血沸腾,有股无形的气势。应该是个不弱的武者。

    想想也是,確州府尹类似后世县级地方父母官,虽然现在是奴隶社会,每个领主都有私兵,官府体制只是代领主执行一些收税、对外征战、维持治安等基本事务,但在危险的洪荒世界能主政一方,肯定也非泛泛之辈。

    餐桌的摆放并不像后世一样成一桌,而是条形桌子,主位上是姜衡,其左手侧长条桌空着,右手侧坐着一个文士模样的人。

    “府尹大人!”杨天佑进来后躬身行礼道,杨昭也躬身陪同。

    “贤侄,今天是家宴,不需这些俗礼。坐坐。”姜衡一摆手道。

    “我年幼时,令尊大人对我多有教诲,我深感此恩,今后在確州城内有困难就找叔父我。”姜衡爽朗一笑,摆摆手请杨天佑和杨昭坐在了他的左手位,并让仆从给杨天佑、杨昭倒酒。

    “我给你介绍,这是你父亲生前好友冯继海。”随后姜衡一指旁边的那个文士模样的人介绍道。

    “叔父!”杨天佑赶紧起身行礼,杨昭陪同。

    杨天佑自然知道冯继海,他是確州城仅次于姜衡的大领主,远比杨家家大业大。

    因为都是读书人,都曾在確州尹下任事,倒是和杨昭的爷爷关系不错。

    “贤侄,可知你杨家即将大祸临头了么?”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冯继海放下酒杯悠然看向杨天佑道。

    “小侄愚钝,尚未可知,请叔父教诲。”杨天佑声音稍冷道。

    “我和令尊交好,所以不忍看你杨家遭灾。先前,你杨家推出煤球,在確州城大卖,甚至售到附近各城,也颇受欢迎。如此利润已经惹诸多领主眼红,若非府尹大人看护,你杨家安在?”冯继海悠然道。

    “我杨家在自己领地内制作煤球出售,未触犯律法,我不信他们敢来抢夺。”杨天佑冷声道。

    “贤侄你这是书生意气,不知道这些人的鬼蜮伎俩。以叔父看来,你不妨让出此领地以避灾。

    府尹大人愿意以城外黑石村肥沃领地和你清河谷换置,包括领地上的奴隶也一并换置,黑石村奴隶三百,远超你清河谷。我觉得此事对你杨家大大有利,贤侄不妨考虑一下。”冯继海道。

    “此事若成,我可以上书我叔父,将你杨家爵位加一等。”姜衡盯着杨天佑含着威胁意味道。

    杨天佑性子本就刚直,顿时勃然变色,就要拂袖而去,但杨昭轻轻拉住了他。

    “府尹大人的心思,我父子自然是尽知。府尹大人若想置换清河谷,我杨家势单力薄自然不能反抗,所以也未尝不可。

    只是我有一个更好的提议,能让大人赚得更多,不知道大人有意没有?”杨昭从刚才“埋头苦干”中缓缓起身,用桌子上的丝巾擦了擦嘴角油腻缓缓道。

    “哦,说来听听!”姜衡眼睛一缩颇为感兴趣的看着杨昭道。他先前就听说了,这煤球似乎是杨昭在清河谷发现的。

    “其实我发现煤这种东西广泛分布在地层中,并非只有我清河谷领地有,只要府尹大人按照我的办法寻找,定然还能找到,到时候我愿意以煤球制作之法无偿奉上;

    其次,我最近又发现了一些新鲜的东西,若是能推广出去,那将是一笔更大的买卖。”杨昭自信满满道。

    杨昭从杨天佑那里知道,这確州尹甚是贪财,以利诱之,其必然上钩。

    “好,若真是如此,我可以答应你的提议。若是你骗我,我到时候可不再念你我两家的情谊了。”姜衡道。

    “此事自然不假。我杨家势弱,岂敢欺骗府尹大人,但需要签下文书协议,到三皇庙焚香祈祷以作鉴证,否则我杨家不会拿出来。”杨昭道。

    “府尹大人!他虽然看似有成年人身体,实则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幼童,安能信。”冯继海提醒道,他知道一旦在三皇庙焚香祈祷以作鉴证,到时候无法反悔了,毕竟人族信奉三皇,从不敢违拗在三皇庙之誓言。

    “其实这是一笔巨大的买卖,若是冯公有意,只要府尹大人准许,你也可以加入,保准你能大赚。”杨昭自然知道冯继海所想,不过是想分一杯羹罢了,所以随即点明道。

    对于杨昭来说,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要将煤球、石灰、砖以及自己未来准备再创新的东西推广出去,赚取功德值才是上策。

    至于杨家的实力,短期内难以提升,让姜衡、冯继海帮助自己推广,未尝不可。

    “黄口小儿,杨家之事你安能做主?”冯继海脸色一红沉声道。

    “我家大郎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能做主。”杨天佑虽然不善于猜心思,但经过杨昭提醒,已然知道冯继海从中撺掇的嫌疑很大,顿时沉声道。

    杨昭对杨天佑性子自然是了解,他除了酷爱读书外,对于经营一道根本不擅长,也不喜欢猜人心思,能给他时间读书,他就心满意足了。

    所以,杨昭爷爷创下偌大的家业,现在基本快败光了。若非杨昭,恐怕杨家再撑几年,也只能将奴隶出售掉,沦落为无领地的普通平民了。

    姜衡是个武夫,花花肠子不多,若非经杨昭提醒,他还以为冯继海是真心帮助他呢。

    此时看冯继海不再发话,知道先前他这次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分点油水,顿时冷哼了一声,看杨昭反而越发的顺眼起来。

    “好,那就择吉日去三皇庙上香祈祷,缔结合约。”姜衡道。

    “我还以为大郎你血气方刚,会不同意。得罪府尹大人。”回去路上,杨天佑一笑道。

    “阿父,钱财不过身外之物。我们一家人快快乐乐才最重要。如今即便让出一些利益,以我们清河谷的产出,我们也富足了很多了,知足常乐才是。”杨昭自然不能给杨天佑说实话,随即道。

    “大郎长大了,考虑事情周祥,为父也就放心了。”杨天佑道。

    而此时,杨昭缓缓的看了一下家的方向,因为在此时,他才通过天谕剑感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意念从身边消失。若非有天谕剑,杨昭恐怕根本感知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