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洪荒养剑 > 第六章 清河谷

第六章 清河谷

    剩下的时间,三人都难以入眠了。

    这是杨昭前世今生第一次斩杀如此大的野兽,这让他略感不适,但在心理暗示下,缓慢就调整过来了。

    这是洪荒神话世界,实力为尊,这种软弱的心思不能有,他暗自告诫自己。

    第二天一早,关武、龙岩给杨昭准备了简单的早餐,也就是稀饭和麦饼,配一点咸菜。

    然后将牛犊一样的大狼装上了车,两人一拉一推沿着崎岖的山道前行。

    龙岩在后面步行相随,盘山山道蜿蜒盘旋,一路向上,晨雾升腾,有种仙境的感觉。

    山道周围林木茂盛,鸟鸣在空灵灵的林间震荡,野兔、野鸡偶尔在山路上闪现,倒是让杨昭心旷神怡。

    “小主人,哪里就是我们的领地清河谷了。”在山道上行走了二十里左右,走上一道山梁,关武指着一个山谷道。

    这是一个东西走向的狭长山谷,东高西低,从东面奔腾而来一条河流,犹如一条白色的飘带穿过峡谷。

    河道两旁沙石、鹅卵石遍布,只有在距离河道不远的地方才有零星的田地;而峡谷南侧没有植被林木,黑突突的荒山上都是石头,大大小小的石头遍布。

    北侧是一片山林,在山林边缘有一个村寨,简陋的石头墙圈了起来,里面的房屋也都是简陋、矮小的土石茅草房,只有中间一座石头茅草房建设的稍微高大宽敞,舒适豪华一些。

    杨昭三个沿着山道从西北侧走下,自然是惊动了村落中人。

    很快,无论老少都列队走出了村落,跪倒在村前的道路旁。

    “恭迎小主人!”当头一个近五十岁的老者带头高声喊喝,后面无论老少都齐声附和。

    有两个三岁幼童惊奇地抬头看,他们的母亲赶紧将他们的头按了下去。

    “可怜呀!”杨昭心中哀叹,这些人全都面黄肌瘦,衣衫褴褛。

    壮年汉子尚穿着粗布麻衣,一些女人、老人和孩子连粗布麻衣都没有,甚至披着草编织的衣服。在初冬的寒风中瑟瑟发抖。

    比较起来,关武和龙岩算是衣衫光鲜了。

    “起来吧!”杨昭摆手道。

    很快,这些人都起身低头不敢看杨昭,缓慢退开后各自忙碌了起来。

    “小主人,老奴关星,给你禀报一下,如今领地内有一百零二人,今年新出生的家生奴十个,夭折了四个。

    今年收获粟米十斗,另有鸡蛋两百个、彘三头。均已备齐,随时可以运往確州城。”那老者走到杨昭身边低头禀报道。

    杨昭知道关星,他是关武的哥哥,关家三代都是杨家的奴隶,他们都是家生奴,他目前是领地负责人。

    “好。木炭烧制可准备就绪?”杨昭看了一下南坡山林道。

    “俱已准备完毕,三年轮伐一次,今年是这片山林。这两年雨水不丰,林木长势不旺,恐怕木炭收成会略有减少。

    所以老奴盘算,今年领地内,除了刚出生婴幼儿配少量的木炭御冬外,其余一律送往確州城。请小主人决断。”关星低声紧张道。

    “先这样吧!”杨昭看了一眼领地内衣衫褴褛的奴隶,若是不配备木炭,洪荒世界寒冷异常,恐怕今年又要冻死不少人。

    但现在杨家就是这种境况,若是增加奴隶开销,就要削减確州城家人用度,杨昭带着前世观念,纵然有点怜悯这些奴隶,目前也不好决断。

    杨昭的住处自然是村寨中心的那间宽阔的大房子,内部铺着原木,刮蹭的很干净,床铺虽然简陋,但一尘不染。

    “小主人,这是函芝,这段时间她来负责小主人饮食起居。”时间不大,关武领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走进杨昭的房间道。

    这女孩身材纤瘦,穿着诸多补丁的粗布麻衣,可能是为了伺候杨昭,特意洗了澡,换了这身衣服。

    从其身上杨昭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草木香味,闻起来让人极为舒服,这让杨昭微微一怔,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但见此女孩虽然穿着破旧简陋衣服,瘦的皮包骨头,但皮肤白皙,闪现出一股乳白莹光,有股莫名的灵动之气。

    “好!”杨昭点头道。

    “不用这么拘谨,随意些就好。”关武离开后,函芝给杨昭泡了一壶茶,然后恭谨地跪在一侧,头不敢抬起,杨昭一笑道。

    “是,小主人。”函芝弱弱回应道,同时轻轻的抬起头,用一双灵动的眼睛偷偷打量品茶的杨昭。

    “好茶,这是用什么泡出来的?”杨昭询问道,这茶喝起来像是云雾茶的味道,顿时让杨昭大感兴趣。

    “禀小主人,这是小奴在清河上游,西山口附近采的。”函芝轻声回道。

    “下午陪我去看看。”杨昭心中一动道,若真是茶叶,倒是可以发展一下。

    龙岩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类似前世的茶树,但这种清香肯定会让很多人喜欢。

    “是。小主人。”函芝低声道。

    午餐很丰盛,也是杨昭来到这个世界后吃的最爽快的一次,一大碗狼肉,几条小白鱼,还有一只山鸡。

    杨昭也知道,领地内粮食产量低,打猎也是收入之一,但大部分都是要上缴给领主的。

    毕竟,杨家每年还要给確州尹上缴赋税,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函芝,将这些都吃了。”杨昭吃完,还剩下不少,看函芝跪在一旁,将头深深地埋在双膝间,她流口水的声音杨昭都听到了,很显然憋的难受,平常估计很难吃上这些食物。

    “小奴不敢。”函芝轻声道。

    “这是命令,必须吃,来坐着里吃。”杨昭起身坐在了床榻上道。

    函芝犹豫一下,起身坐在了桌子上,低头悄然的吃了起来,不经意间抬头偷瞄杨昭一眼,眼中满含着感激。

    “为什么藏在衣服内?”杨昭看似没有看她,但不经意间发现她偷偷的将一块鸡肉和一条小白鱼从衣领处塞了进去。随即大感兴趣道。

    “小奴该死。”函芝吓了一跳,赶紧将两块肉掏出来道。

    “我问你为什么藏肉?”杨昭严肃道。

    “小奴想、想拿回去给我弟弟尝一口,他太瘦了。”函芝低头弱弱道。

    “不用藏,都带回去吧,就说我赏给你家的。”杨昭摆手道。

    “多谢小主人。”函芝深深磕头道。

    随后,她将杨昭剩余的饭菜收拾好,用衣服罩着装肉的碗急匆匆的朝着自己家走去。

    午睡后,杨昭在门前打了一遍蛮牛拳,又练了一遍持剑术,全身热烘烘的,觉得身体充盈,气血沸腾,很是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