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杏花村小战医 > 第8章 揍尖酸刻薄女

第8章 揍尖酸刻薄女

    第二天中午,两个消息惊呆杏花村的村民。

    傻子打得刘长寿卧床不起,这件事令许多人家拍手称快。

    另一个消息是上午有人看到傻子穿着水管服,从小学出来。一打听才知道刘长寿辞去了水管职务,村水管办公室招了三个实习水管,打算从中挑一个来接替刘长寿空出来的位置。

    傻子阳,刘富贵的儿子刘耀祖,村长的侄子王灿。

    不谈个人本事,就凭刘耀祖和王灿的背景,村里人都不看好傻子阳。

    三个月的实习期一到,正式就职的水管的肯定是刘耀祖或者王灿。

    “气死我了,没想到刘富贵这么狠,会拉他的死对头入场!”

    村边的西瓜摊里,花儿婶帮美妇张小琴守着西瓜摊位。

    赵阳坐阴凉下,啃着西瓜,“村水路主管是王耀祖的亲姑爷。村长是王灿的亲伯伯。最后我们三谁转正?只要张主管和王村长意见统一,水路总管也只能捏着鼻子认。毕竟水管的工作还是在村里。”

    花儿婶恨得牙痒,“这个老狐狸!”

    “村子本来由刘富贵和村长把持着,双方就算不对盘,但旁人要伸手,双方肯定……”赵阳看到迎面走来一个打遮阳伞的女人,立刻停止了话头。

    女人三十出头的年纪,有几分姿色,淡紫色的纱织连衣裙飘飞,肤色丝袜和高跟鞋在村子里看着很亮眼。

    这是村里的冯会计。

    花儿婶装了一个西瓜,等人走到跟前,笑着说:“冯妹子,刚从地里摘的,特新鲜,拧一个回去给娃吃。”

    冯会计瞥了一眼朔料袋,嫌弃的上下扫视了一遍花儿婶,“多大年纪的人了,还不省事。水管的职位也是你们能惦记的?想巴结我,拿一个西瓜出来寒碜谁呢?”

    冯会计脚步不停。

    花儿婶只是看赵阳去当了实习水管,因为村水管办公室,村办公室都在小学里面,赵阳跟这些人低头不见抬头见,她给个西瓜只是维护友好。

    花儿婶气得花枝乱颤。

    赵阳站起来,“冯会计。”

    冯会计停步回头,赵阳一西瓜皮砸过去。

    啊!

    冯会计惊叫的躲避,西瓜还是弄脏了她新买的裙子。她没想到赵阳一个实习水管,敢向她动手,不敢置信的反应过来,“你个傻子?你敢拿西瓜皮砸我?”

    冯会计恼怒的收了遮阳伞,走到西瓜摊子边上。无广告网am~w~w.

    两个长条凳架着一块门板,搭的摊位。

    高跟鞋踩在门板边沿,用力一蹬,西瓜摊子翻掉。

    瓜滚的到处都是。

    赵阳看着滚地的瓜,几步冲到冯会计身后,扯着冯会计精美的卷发,往后拽向了一旁的灌溉沟。

    “疼,疼,撒手。”冯会计仰面倒退,反手去抓赵阳也抓不到。

    扯了一米多,到了长草的泥巴地,冯会计高跟鞋一歪扭到了脚,“疼,疼,我的脚。”

    赵阳不管不顾,拖着冯会计走了七八米,来到灌溉沟旁边,一脚把人蹬下水,“老子连刘长寿都能打得下不来地,你比刘长寿是多两个脑袋,还是多四只手?你要是个男的,老子打掉你满嘴牙!”

    灌溉沟水深不到半米却有淤泥。

    冯会计在沟里滚了一遍,梨花带雨的爬起来。紫天鹅变成了黑天鹅,她想骂,看着去捡西瓜的赵阳,到嘴的话硬是憋了回去。

    提着一双高跟鞋,眼泪汪汪的哭出几米远,这才敢放话威胁,“姓赵的,等我告诉你们张主管,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傻缺!”

    赵阳捡好了西瓜。花儿婶心里解气极了,却担心赵阳的前程,“阳阳,你现在是实习水管,凡是别太冲动。”

    赵阳说:“按照眼下的情况,三个月实习期一满,我就得卷铺盖滚蛋。我这是破罐子破摔,当敌人都以为我放弃了竞争,实际上我时时刻刻准备着,准备给敌人致命一击呢!这是战术。”

    花儿婶跟着一想好像有点道理,一个白眼,“就你歪理多!”

    “这叫兵不厌诈。”赵阳笑呵呵的吃瓜。

    花儿婶却惦记着冯会计骂她老。村里草木多,穿裙子一定要穿丝袜,她都是买长裤,但有裙子和丝袜,还是水路总管送的名牌,只是从没穿过,“阳阳,晚饭来婶子家吃饭,祝你前程似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