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杏花村小战医 > 第4章 花儿婶

第4章 花儿婶

    小石子滩边上,花儿婶被绑坐在树边,一缕头发散落盖着脸。

    哭过,挣扎过,惊慌过,静下来后一双眼冰冷到了极点。

    别拿过去的村花不当村花,当年追求她的人成群结队。眼下十里杏花溪的水路总管,就是当年暗恋过她的人。

    十里杏花溪地处偏远,杏花溪两岸有六个村子,一千五百多户人家,都看水吃饭。种田灌溉,饮水,总引发激烈的矛盾,每年总会因为水的事情,打出人命。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因地制宜,杏花溪设十里水路总管,每个村设一个村水路主管。

    主管下携五名水管,专门管这六个村子的种田灌溉,打架闹事。

    村里人都怕刘长寿,就因为他是一名水管,他才敢在村里嚣张跋扈,无所顾忌。

    而十里溪水路总管,几乎可以说,掌控着沿岸六个村子的生杀大权。

    过去暗恋她的人,如今向她表明了心迹,双方存在着外人不知道的关系。

    这一回,刘长寿是真的踢到了铁板。

    赵阳绕回到小石子滩,花儿婶看到赵阳从思绪中惊醒,摇摆着脑袋,呜呜呜的挣扎扭动了起来。

    赵阳走到花儿婶面前,揪掉花儿婶嘴里的臭袜子。

    花儿婶心有余悸的说:“阳阳,你好了?你装傻充愣可吓坏婶子了,婶子还真以为你要玩什么打针游戏呢?”

    赵阳之前被张小琴的哄骗,本来憋了一肚子火,看着花儿婶吐气如兰的模样,他没控制好火气。

    花儿婶看着赵阳宽松的迷彩长裤,美眸一睁,瞪大了眼睛。

    赵阳一个激灵绕到树后,替花儿婶解开绳子,一头冲到溪边,跳下去,溅起了半米高的水花。

    他要冷静,冷静。

    “呃?”

    花儿婶心惊肉跳的反应过来,逃跑了。

    两脚歪歪斜斜的跑着。

    跑出了几十米,花儿婶绕向赵阳所在的下游,也打算泡水里冷静冷静。

    赵阳见花儿婶跑开,担心花儿婶想不开寻短见。他连忙从水里起来,倒掉鞋子里的水。

    扭干迷彩长裤,收拾好了,追向了花儿婶离开的方向。

    追到花儿婶折返向下游的地方,西境医神追踪侦查的本事,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赵阳惊觉的停下脚步。

    他四下看了看痕迹,寻着痕迹,追向了下游。

    走了五六分钟,走到下游平常村里女人洗衣服的码头附近,看着码头那边,赵阳原本冷静下来的心情,再一次火热急促。

    码头那边流水潺潺,花儿婶的衣服放在石头边上。花儿婶背着他这边,泡在水里,动作温柔的捧着水,一下一下往肩膀上淋着。

    修长的玉臂,白皙如雪,温柔的捧水淋肩的画面,太美了。

    搭在后肩的头发,好碍事。

    赵阳看着感觉快要窒息了。

    他赶紧偏头看向别处,躲到一颗树后,不再多看。

    过了二十几分钟,赵阳通过穿鞋子的声音,判断出码头那边的情况,转眼看过去。

    花儿婶已经穿戴好,长发随意的挽着脑后,刚刚出水的脸颊,就像出水的芙蓉花。

    雪白的天鹅颈上,还带着水珠。

    徐娘半老,别有一番滋味。

    看着穿戴好的花儿婶,赵阳后悔没有乘人之危偷窥,他先一步回村,等到花儿婶过来,“婶子,我脑子好了。”

    “这是好事。”花儿婶深吸了一口气,“你有兴趣当水管吗?”

    堂堂西境医神当什么水管?

    十里杏花溪水路总管跟西境医神相比,就是蝼蚁和皓月的区别,根本没法放在一起比较。

    只是花儿婶讲的肯定,好像只要她一句话,就能让赵阳当水管似的。如果花儿婶真有这个本事,刘长寿还敢动她?

    赵阳古怪的看着花儿婶。

    十里水路总管在村里人眼中,那就是天,花儿婶以为赵阳的反应是震惊,“很惊讶吗?婶子跟杏花溪水路总管是老同学。”

    赵阳呃了一声,抓了抓后脑勺,也没说啥。

    花儿婶又说:“你好了,总要找点事做,我打算把刘长寿弄下来。到时候你顶替他的位置,你是战场受伤退役回来的,操作起来问题不大。”

    赵阳退役的时候已经傻了,听到退役有些萧瑟。不过他拿得起放得下,水管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职务,在村里也能打击鸡鸣狗盗,镇守一村太平,“那麻烦婶子了。”

    “婶子现在不想回家,能去你家住一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