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杏花村小战医 > 第1章 找猫儿

第1章 找猫儿

    后半夜的杏花村一片宁静。

    傻子赵阳蹲在别人家篱笆院子里找猫。

    赵阳以前不傻。

    不单不傻,还是西境战医。十六岁入伍,六年戎马生涯,立下赫赫战功,封号西境医神。

    令敌人闻名丧胆,又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因为有医神妙手回春,将士们悍不畏伤。

    因此他遭到敌人专门针对,一次脑子受伤,退役回村。

    他每次身先士卒,上战场前的遗书都只有同一句:若是光荣,骨灰返乡,以普通士兵对待。

    以至于他傻了,被送回杏花村,村里人只知道他当过兵,没人知道他就是威名赫赫的西境医神。

    只是每当西境打胜仗,便有直升机飞来杏花村上空盘旋!

    村里人只当是普通的演练,并不知道是看望,是缅怀,是敬礼!

    而赵阳找的猫,是一只已经战死的山猫。是他过去驯服,一直陪伴他出生入死的伙伴。在他脑子受创的那一战中,被夺走了生命。

    人傻了总会莫名其妙的找猫。

    “赵阳,你的猫在嫂子床底下,快来嫂子家抓,别一会又跑不见了。”

    篱笆院内的人家打门打开,一个美妇向赵阳招了招手。

    赵阳挠着后脑勺,脸上带着憨傻的笑容跑向美妇。

    “快进来,小声点,别被猫儿听见了,又跟你玩起了躲猫猫。”

    美妇张小琴赶紧拉赵阳进门,关上大门。

    关上大门后,张小琴拍了拍心口,担心旁人瞧见的出了一口大气。

    这是夏季她又是在家里,就穿着一件白色冰纱睡衣,皮肤白净,五官精美,睡衣下摆盖到了膝盖,光洁白嫩的小腿下是一双三十五六码的小脚,脚形极美。

    可赵阳是个傻子,智商五六岁,压根不懂得欣赏。

    一进大门,他便冲进房间,趴地上双臂横地,眨眼大半个身子钻到了床底下,“姐姐,猫儿不在床底下啊?”

    张小琴站在房门口,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

    她嫁到杏花村三年多,新婚没两月,丈夫修房子摔死,她当了三年寡妇。

    新婚就死丈夫,那正是浓情蜜意,食髓知味的时节。她能抵住村里男人各种殷勤,从不给予什么好颜色,为丈夫守孝三年,这其中的艰辛只有女人才懂。

    这年头谁还守孝?她选择耗费女人最宝贵的年华守孝三年,是她的坚持,自问对的起去世的丈夫。反正这也是一个傻子,只要哄好了傻子,她不说就没人知道,也不怕遭到村里人的闲言碎语。

    想着张小琴一咬红唇,脸上不自觉的出现了一抹妩媚的笑容,关上了房门。

    “姐姐,你关门干什么?”赵阳到床底下没找到猫,从庄底下钻出来,拍打着头上的灰尘。

    张小琴笑着哄骗,“刚刚猫儿就在那,估计又躲到别处去了。姐姐关上门,免得猫儿跑到别处,让你难找呀!”

    “谢谢姐姐。”赵阳小心翼翼的拉开衣柜,一惊一乍的没找到猫。 m..coma

    又转到梳妆台,紧张的拉开抽屉,没有。

    蹲在地上,耳朵贴着梳妆桌上的小柜门听了了起来。

    张小琴突然意识到了一个被她忽视的大难题。

    换成别的男人,只要她手指一勾,一切水到渠成。

    可这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呀!

    这还不是一般的傻子,虎背狼腰,精壮有力,过去十几个恶棍一起欺负傻子,却被傻子一个放到了。

    这种傻子万一哄不好,要是犯犟闹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张小琴抿了抿干涩的红唇,想到了一个哄傻子的办法。

    找猫,看病,是傻子最喜欢干的事情。

    “啊哟,姐姐肚儿疼。”

    张小琴装难受的握着小腹,躺到席子上,“快来给姐姐看看,是不是病了?”

    赵阳一听有病看,停下找猫,一不小心踩到散落的鞋带,头撞到柜门上。

    脑中电石火花,战医苏醒。

    受伤变傻,退役,回村后的点点滴滴,犹如走马观花,记忆在眨眼间连成了一条线。

    赵阳好了,不傻了,看到席子上的张小琴心跳加速。

    张小琴急忙下地跑到赵阳旁边。

    拉开赵阳捂头的手,发现没什么大碍,假装脚一滑,腹部压到了赵阳脑袋上。

    在赵阳当傻子的记忆中,张小琴是村里出了名的贞洁烈女。估计也就他一个傻子能见到烈女的另一面。

    如果他这时被发现不傻了,估计张小琴又能激奋的上吊。

    赵阳只好继续装傻,扒开张小琴,憨憨的爬起来,往外走,“脑脑疼,我要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