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海王穿成恋爱脑 > 第 64 章 。

第 64 章 。

    鹿茗站在门口,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最后,他还是走了进去,然后关上了门。

    他没有和樊篱打招呼,在离两人都有一点距离的位置坐下后微微垂首。

    山景明见鹿茗没和樊篱打招呼皱了皱眉,对樊篱解释道:“他性格很胆小内向。”

    内向?胆小?

    樊篱的唇瓣抿成了一条线的状态,对山景明的描述不置可否。

    他想,再没有比樊篱更不“内向”,“胆小”的人了。

    山景明对鹿茗示意了一下,然后先对樊篱道:“我还没问你今天会什么会来这里?找灵感?”

    山景明知道樊篱有到处活动找灵感的习惯。别的作家,编剧都很爱宅,樊篱的话可能跟他以往的经历和性格有关系,反倒是好奇很重,喜欢到处去体验,尝试新东西,去新的地方。

    他唯一能想到樊篱会出现在一个线下电竞比赛现场的理由,就是樊篱来找灵感了。

    难道樊篱的下一部作品会和游戏有关?

    樊篱看了眼鹿茗,道:“嗯。”

    山景明道:“这样,需要我带你到处看看吗?如果你想去见见职业选手我也可以帮你安排。”

    樊篱摇头:“不用了。”

    山景明被拒绝了也没有不高兴的样子,反而笑着问道:“李导昨天还跟我提起你,说你有一段时间没出作品了。”

    樊篱会写涉及各行各业的故事,而且写的很专业有趣,这在圈内是非常吃香的,更难得的是,他还非常高产。

    但是樊篱最近一改高产的形象,近小半年没传出新作品的事情了。

    樊篱说:“我已经在筹备了。”

    山景明问:“是什么题材的?找好导演了吗?”

    樊篱道:“抱歉,是一个已经签约的项目,需要保密。”

    鹿茗在一旁听着,越听神情越发的微妙。

    在原身的记忆里,山景明是一个高傲冷淡的人,他的冷淡和樊篱的清冷不一样,他是真的不爱理人,亲近一些的人还好些,面对陌生人,他是多说一句话都欠奉。

    对此还有媒体批评过他,以及因此得罪了一些同行。

    这样一个与其说冷漠,不如说骨子里高傲至极的人,在樊篱面前却表现得十分健谈又活泼,哪怕樊篱谈兴淡淡,他也能笑着拼命找话题。

    鹿茗还发现,山景明看樊篱时,眼睛也过于亮了。

    这熟悉的表现……

    好家伙,原身这是捅了渣男窝了啊,一个个都有白月光的那种渣男。

    更要命的是,所有人的白月光都是同一个人。

    这是什么概率?

    哪怕山景明在拼命找话题,也没有留住樊篱太久。

    樊篱瞥了一眼鹿茗,早早的提出了离开。

    樊篱起身就走,山景明的视线触及到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鹿茗,勉强咽下了挽留的话,起身相送。

    把樊篱送走了之后,山景明的神情恢复了平时正常的模样。他坐回了位置上,对鹿茗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当游戏主播了?为什么没告诉我?”

    鹿茗斟酌了一下,道:“几个月前,我一个人在家无聊,就尝试开了直播。”

    他又道:“你放心,我没提起过你,别人不知道我跟你的关系。”

    山景明淡淡地道:“网上都在传你和另一个人是情侣关系你也不知道吗?”

    鹿茗双手交握,没有像之前樊篱在时那样低着头,反倒是眼睛直直的注视着山景明,没有半点的慌张退缩:“传绯闻是很严重、需要在意的事情吗?”

    山景明被鹿茗这个问题问得愣了一下。

    鹿茗和另外一个男人被公认是情侣关系,这不是很重要,需要严肃对待的事情吗?

    他不认为以鹿茗的性格会出轨,但是鹿茗这是什么态度?

    鹿茗不该好好解释一下吗?

    不等山景明质问,鹿茗再次反问道:“你近一年来大大小小的绯闻传了有两位数了吧,她们都明示暗示和你在恋爱,有过亲密关系,亦或是得到了你的另眼相待,这些绯闻,你知道的吧?”无广告网am~w~w.

    “它们是真的吗?”

    “你是怎么对待它们的?”

    “利用,对吧,只要是为了工作,你便丝毫不介意这类的绯闻,从未真正的去清理和表态。”鹿茗道:“我给予你信任和自由,哪怕很在意,很难过,也不去质问你为什么不能规避绯闻,保持了沉默。”

    “但是你现在,却用这种语气来质问我……我是否该庆幸你没有直接逼问我是不是劈腿了?”

    山景明的确是用质问的态度来了解详情的,可他才刚起了一个头,就被鹿茗一通指责把头给掐了。

    山景明沉默了片刻道:“抱歉。”

    “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

    “但是你打游戏需要和别人炒作绯闻吗?”

    鹿茗笑得有点冷:“你拍戏需要和别人炒作绯闻吗?你难道不能专注拍戏吗?不炒作绯闻会影响你的演技吗?”

    山景明:“……”

    鹿茗和山景明对视了一会儿,山景明破天荒的在对视这件事上先白败下了阵来。他撇开了眼,道:“我有我的理由。”

    鹿茗道:“我也有我的理由。”

    然后他开始翻起了旧账,细数媒体对山景明和绯闻对象相处的描写,把山景明念得坐如针扎了之后,他道:“你和她们在绯闻里少说也有拥抱,kiss,更甚者还有共度春宵,我和我的绯闻对象唯一一个拥抱是在赢了比赛后。”

    山景明:“……”

    他发现,或许是太久没见鹿茗,太少见鹿茗,导致鹿茗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改变,比如,变得非常的伶牙俐齿了。

    不过,鹿茗说的也是实话。

    被鹿茗这么一番质问下来,山景明对鹿茗的那丝丝猜疑也几近于无。

    他看得出来,鹿茗的态度。

    若是真的有什么,鹿茗不会这样的愤怒,这样的激动,正是因为清白,所以才会对他的质疑感到委屈和愤懑。

    鹿茗的眼神也很清正,与他对视没有丝毫的心虚,发倒是能接住各种眼神戏的他在鹿茗的眼神面前有些撑不住。

    山景明微微放缓了声音:“我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

    鹿茗语气有些冷淡:“就当如你所说。”

    山景明还想说什么,就见鹿茗下一秒“蹭”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道:“我先回去了,我还要和我的队友去聚餐。”

    山景明看着鹿茗不虞的背影,皱起了眉头。

    他不由的反思,他刚才所做的是否真的很不妥,是否真的太伤人了?

    想了许久,山景明想明白了,的确是他做的太不妥,太伤人。

    他想起鹿茗所说的话,他身处娱乐圈,和那么多人有着绯闻,也没有对鹿茗特意认真的解释过,他说什么,鹿茗便都信他的话,有委屈也忍着,倒是他…… m..coma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刚才做的不对。

    伤心的鹿茗关上了房门,朝队伍的休息室走,却在拐角的地方冷不丁的看见了樊篱。

    樊篱微微屈身靠在墙上,双手自然的垂下,其中一只的指尖夹着一根烟。他正巧在此时吐出了一口烟圈,烟雾微微模糊了他的脸,却挡不住他眼神的尖锐。

    鹿茗停了下来,哪儿还有面对山景明时的气焰,轻声叫了句:“樊篱……”

    樊篱没有应他,尖锐的眼神里带着漠然的审视。

    鹿茗微微蹙起了眉头。

    他该怎么解释呢?

    因为他不喜欢山景明,对山景明并不在意,所以他可以冷静的将山景明的军,谁让山景明自己也立身不正呢?

    山景明对原身没有爱,也没有尊重,鹿茗将军将的没有心理负担。

    但是他喜欢樊篱,樊篱对他很好,没有任何的对不起他,他不能拿对山景明的那套来对付樊篱。

    他可以算计樊篱的目光,却不能太欺负一个喜欢他,他也喜欢的人。

    樊篱突然伸出了手,手指按在了鹿茗眉间,不轻不重的将鹿茗眉间的褶皱熨开。

    “鹿茗。”樊篱道:“我曾相信你说,你没有把我当复仇的工具。但是现在我再次陷入了怀疑。”

    他问:“山景明喜欢我,我是知道的。你也知道,是吗?”

    在樊篱灼灼目光的注视下,鹿茗道:“我是刚才在他对你的态度中发现的。”

    樊篱点了点头,道:“我会相信你说的话。”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还有多少个男朋友?好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就这三个。”鹿茗道:“我保证。”

    樊篱再次点了点头:“我信你。”

    鹿茗抿了抿唇,刚想道歉,就被樊篱张开手,拥进了怀里。

    樊篱看着瘦,却很高,肩膀宽阔,胸膛宽厚,鹿茗靠在对方的怀中,莫名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除了安全感,此时鹿茗也不知道为何,鼻头有些酸涩。

    樊篱摸了一下鹿茗的头发,低头在鹿茗的耳边道:“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难道不应该是他向樊篱道歉吗?

    樊篱声音没有之前的冷淡,放柔了许多,他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却在不经意间伤害到了你。”

    鹿茗抿了抿唇,鼻子酸涩的更厉害了。

    这人是不是有点傻,居然还在这种情况下反过来对他道歉?

    明明完全可以站在制高点上。

    “这大概也是一种缘分。”

    樊篱的话在鹿茗的耳边重重的响起:“以后,他们欠你的爱,都由我来弥补给你,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迟到了,小红花没了,唉

    晚安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熊雪秋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晨亦寒30瓶;我因为嗑西皮死亡26瓶;耽美不胜收、软兔奶糖10瓶;是圆圆吖6瓶;小猫、哭泣的笑脸小丑、突然想换个名字、破笔摧折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