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海王穿成恋爱脑 > 第 37 章 第三十七章

第 37 章 第三十七章

    此时骆尧其实还在游戏中,这一局他没有辅助,偏偏对面抓他抓得非常狠,他打得非常艰难。

    看到鹿茗那句话后,骆尧觉得受到了很大的激励,他一改之前谨慎发育、不停避让的打法,在对面又一次来抓他的时候利用走位拉扯进行反打,最后在对面三人有备而来又有经济优势的情况下极限一换三。

    对面是知道骆尧身份的,原本他们抓成功了几次后都觉得大佬也不过如此,但此时已经惊呆了。

    刚才那一波对战中,看似身处弱势的骆尧压制力却拉满,三个人对上一个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和慌乱。

    这就是顶级射王真正的实力吗?

    直播间的观众们也愣了一下,这样的情况还能反打?

    尧神的射手真的很牛逼!!!

    这是被抓出火气了?我怎么觉得尧神这次一复活整个人气势都不一样了?吃了兴奋剂一样

    刚才主播好像在拿另外一个手机跟谁聊天?会不会跟这个有关?

    这杀气腾腾的样子,是白茶跟他提分手了?狗头

    鹿茗昨晚和樊篱打过了招呼继续练“孙马”,樊篱同意了上午陪他打两个小时。

    他开播后,就先把樊篱拉进了房间。

    鹿茗对樊篱道:“等人,等一分钟。”

    樊篱没有说话,只打了一个字:好。

    樊篱其实还没做好平静面对鹿茗的准备。

    他是个天生偏理智的人,他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冷静的走下去,但是自从见过鹿茗之后,他的认知和感情世界就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动荡。

    以至于也让他做出了一些和以往风格相悖的选择。

    比如,鹿茗脚踏两只船他本该远离,可他现在居然主动的上了鹿茗开的“车”。

    一分钟后,“车”上又来了一个人,骆尧打的是大号,樊篱一眼就认出了人。

    原来,鹿茗要等的人是骆尧。

    桌上的另一只手机振动了一下,樊篱淡淡地扫了一眼,见是鹿茗发来的消息,顿了一下点开看了。

    鹿茗:我们来做个实验。

    待会儿我会和你多互动,你配合一下,以及少理骆尧。

    然后看他反应。

    实验结果会向你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

    此时骆尧还不知道自己要被整活儿了,他忽略掉那点小别扭,开着麦克风和两人聊天。

    他和鹿茗说刚才那一局游戏,又和樊篱聊马超,樊篱因为鹿茗的话,导致他对骆尧多了一分审视,与骆尧减少了交流。

    骆尧说着说着就发现,今天的樊篱格外的冷淡。

    不过他也没多想,樊篱的性格就这样,他就没见过樊篱热情活泼的样子,平静淡然的状态才是常态。

    骆尧拿了一手百里守约,然后一个人去了下路。

    鹿茗跟着樊篱,在帮完中路之后做了一个去下路的假视野,拐了个弯去了上路,樊篱看到鹿茗来了开始存枪,然后开着疾跑和对面对线,对面并未意识到严重性,直接硬刚,等他发现孙膑上来了,他的血线在疯狂往下掉的时候,他想逃已经来不及。

    firstblood

    樊篱刷新了他拿下一血的速度,骆尧愣了一下,都没来得及拖动视野看到上路的情况。

    这时耳边传来了鹿茗的声音:“真帅!”

    不仅鹿茗开了麦,樊篱竟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了麦:“嗯。”

    骆尧接下来频繁的拖动视野去看两人,然后就这样将两人默契的配合看在了眼中。

    进度拉到中期,河道发生了一波团战,马超收割了四个,但是对面法师已经往中路塔逃了一段距离,鹿茗快速的道:“先别追,我有干扰。”

    他没有说得很详细,但是樊篱明白了鹿茗的意思,他假装回上路,做完假视野后,毫不犹豫的从对面魔种熊坑里穿墙进塔,打了对面以为安全了,所有在塔下回城的法师一个措手不及。

    鹿茗的孙膑及时赶到,用干扰救下血线很不健康的马超。

    这一收割行云流水,鹿茗立刻对着直播间将樊篱夸了一通:“什么是t0?什么是通天边路?这就是了。”

    “我给大家分析一下这次团战a神马超所包含的细节……”

    鹿茗声音微微拔高:“马超太帅了,我简直想嫁给这个男人。”

    鹿茗这句话落,骆尧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耳机里听见有什么东西砰得落地的声音。

    樊篱道:“抱歉,书本被我不小心撞倒了。”

    说完,樊篱站在蓝buff的地方对鹿茗道:“孙膑过来。”

    鹿茗离樊篱很近,但马超打得很快,他过去时,蓝爸爸的血量已经降低到了四分之一。鹿茗帮着a,然后在最后一小点儿的时候,马超转身就走了。

    谁都看得出来,马超这不是失误,而是故意把buff留给了孙膑。

    马超的脚下还踩着从敌人身上薅来的双buff,这个蓝给鹿茗倒也不是不行,但是这种为辅助打蓝的行为太少见了,他这样一做,便天然的让人生出一股羡慕的情绪,让人觉得马超对孙膑有一种特别的宠爱。

    在马超和孙膑甜甜蜜蜜、天衣无缝的合作中,一局游戏很快落下了帷幕,两人平均15以上的评分闪瞎人眼。

    一局打完,骆尧觉得很累,比让他打一天两千分的巅峰赛都累。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那纠结万分的心情。

    做个不那么恰当的比喻,大概就是男神和自己的男友当着他的面亲密难言,宛若一堆璧人,仿佛下一秒他们就要抛弃他走进婚姻的殿堂。

    再配上鹿茗那句“我简直想嫁给这个男人”食用更加的酸爽。

    自以为最核心的人,是他们最亲密的人最后反而成为了一个旁观者,骆尧终于也感受到了酸的滋味儿,就是这两个对象,谁都不适合他酸。

    “……”

    骆尧只能一直一直的保持着沉默。

    他其实期待着他的沉默能让那两人意识到什么,但很可惜,这两人全程都是在认真打游戏认真的在亲亲密密,这边我给你抗个塔,那边我给你让个buff,再来一句崇拜的彩虹屁,整个王者峡谷都充斥着一股欢快的气息。

    直到樊篱要下游戏了,这对骆尧来说并不快乐的游戏体验才算到此结束。

    骆尧第一次这样开心于樊篱的离开。

    只是他大概开心的过早了,他刚松口气,觉得接下来可以正常的打游戏之后,他收到了樊篱发来的消息。

    樊篱自他安定下来之后就很少主动联系他给他发消息了,骆尧见此毫不犹豫的就点开来看。

    樊篱:我喜欢白茶。

    这句话是樊篱从鹿茗给的“教程”里直接复制黏贴过来的。

    骆尧看到这句话时,脑子轰的一声炸开。

    樊篱喜欢上了白茶?

    骆尧原本还打算继续直播,但是这会儿他知道他必须下播调整一下才行了。为了避免再次发生昨天那样的事情,他编了一个正当理由好好请好了假再关闭了直播间。

    关掉直播间后,骆尧总算有力气回复樊篱了。

    一双一打三也稳得一批的手这会儿抖得不行:你在开玩笑吗?

    他没有等来樊篱的回复,但是他意识到,樊篱的沉默或许就是他的回复。

    这不是玩笑,樊篱说的是真的。

    骆尧一只手攥紧攥成了拳头,一起陷入了沉默。

    骆尧喜欢樊篱。

    这是他在18岁那年就意识到了的问题,但是他也很清楚,他和樊篱之间没有可能。

    首先是上一辈的关系导致他们差了辈,他喊樊篱哥,但事实上他是该喊舅舅的,他也知道,樊篱是拿他当小辈看。

    虽然樊篱年龄其实只比他大了五岁而已。

    其次是他一直以为樊篱是个异性恋,不喜欢男人,具体体现在,樊篱对所有男人不假辞色,但是对女生总是显得绅士温柔得多,一副标准的异性恋的样子。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知道自己配不上樊篱。

    其他人只知道“a”厉害,却不知道樊篱本人究竟有多厉害。樊篱兴趣广泛,而且每一样都去尝试,而且都做出了成果,游戏只是他的兴趣之一,对樊篱来说或许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儿而已。

    而他,观众和粉丝都觉得他游戏打得好,觉得他厉害,事实上他只是一个从家里逃出来龟缩在角落里避难,还需要樊篱救济的废物罢了。

    骆尧想到那个家,拳头攥得更紧。

    骆尧还在失神的时候,看到了樊篱发来的新消息:我第一次对一个人动心。

    我们公平竞争吧。

    若是换做另外一个人对他说这样的话,骆尧一定把对方脑壳都捶爆。

    他正经男友,你抢人算个屁公平竞争?小三跑到正宫面前说“我第一次对一个人动心”这种话,他会教对方第一次学会怎么做人!

    偏偏对方是樊篱。

    他完全没办法对樊篱生气。

    甚至,他不得不承认他对鹿茗生出了几分嫉妒之心。

    樊篱原来也可以喜欢男人,只是他对别人没兴趣而已,现在他却对相处过三次的鹿茗起了兴趣。鹿茗真是个幸运的人,而鹿茗承载着这份他求而不得的幸运却还不自知。

    骆尧点起了一根烟,眉头皱得紧紧的。

    他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骆尧:我可以和白茶分手。

    樊篱:你要把他让给我吗?

    骆尧:我只是不想和你成为敌人,在我心里,哥你是这世上对我最重要的人。

    一想到樊篱会对他产生敌意,他们会成为竞争关系,骆尧便觉得头皮发麻。

    这是骆尧不想面对的。

    和鹿茗分手,是最好的选择。

    除了鹿茗。

    鹿茗喜欢的人是他,哪怕鹿茗看着和樊篱相处的很好,但是骆尧其实并不怀疑鹿茗会移情别恋。

    今天故意不理他,故意夸樊篱,应该只是想让他吃醋吧?

    若正是鹿茗这样才导致了樊篱喜欢上了鹿茗……骆尧的背后冒出了一层冷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算不算是,自作孽?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樊篱这次没有再复制黏贴鹿茗发的东西,他蹙起眉头,道:你把我看得比你的对象重要,那要是以后我还看上了你的对象呢?

    骆尧当樊篱是在开玩笑,便也趁机半真半假地试探道:哥你不如直接和我过吧。

    骆尧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樊篱却已经窥见了答案。

    樊篱依旧不确定骆尧对他是否是鹿茗所说的感情,但是骆尧对他的感情的确过了。

    樊篱有意和骆尧谈一谈,但是他今天上午浪费了不少时间,现在正被一通工作上的电话催得紧,便只道:我刚才说的都是假的。

    骆尧,我们下次约个时间好好谈谈。

    骆尧看到樊篱的话,心情再度来了一个大起大落。

    他万万没想到樊篱居然会真的和他开一个这样的玩笑。

    如果这是假的,樊篱没有喜欢上鹿茗,这当然是一件大好事,但是他也意识到,他一直紧紧捂着的事情,似乎被樊篱发现了。

    骆尧的内心涌起一阵新的慌乱,他一直紧紧捂着自己的心思就是怕樊篱知道之后的反应。

    樊篱会不会因此疏远他,远离他?

    樊篱除了是编剧,如今还同时经营了一家造型工作室,一般来说那边也麻烦不到他这里,但是今天出现了一点意外的状况,他不得不立刻过去处理。

    上了车,樊篱抽空给鹿茗发消息。

    谢谢。

    还有,我很抱歉。

    鹿茗刚打完一局游戏,他看到了樊篱发来的消息。

    他回复道:我让你去试探他,其实也是我在试探你。

    樊篱,我很开心你的确不知情。

    鹿茗这话说的半真半假,他不是试探樊篱,他是在验证自己的猜测他早在此之前就试探过樊篱了,樊篱对待闻子濯和骆尧的态度,他推测出樊篱十有八九是真的不知道这两人的心思的。

    以及,他在为之后和骆尧分手埋下一个伏笔。

    他不知道骆尧到底对樊篱说了什么,不过“考题”是他出的,他大概能推测出骆尧的答案。樊篱的回复也已经证明,骆尧的答案和他猜测的差不多。

    鹿茗现在继续和骆尧保持关系,并不是他喜欢骆尧,或者希望骆尧能能喜欢上他,而是他希望能替原身给这段感情做一次了断。

    原身爱得那么撕心裂肺,但他轻轻松松就把人给踹了,骆尧转头也轻轻松松把他给忘了,这会让他有一种对不起原身的感觉。

    不管怎么样,他用了原身的身体,总该为原身做些什么,原身无父无母,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他就只能在这三个男友身上费点心思了。

    鹿茗此时心中已经为骆尧安排好了结局。

    看在骆尧说分给他一半奖金的份上,他会让骆尧安心的走完这次活动。

    一般来说,被人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试探定然是不高兴的,但是樊篱能理解鹿茗。若是经历这种事情的是他,他只会比鹿茗更加多疑和小心。

    首先,他就不会将自己所做的事情主动暴露出来,让对面抓住自己的把柄。

    鹿茗到底太年轻,太单纯。

    又或者,过于信任他?

    樊篱的视线停在鹿茗那句“我很开心你的确不知情”上好一会儿,心中突然冒出一个猜测。

    不过这个猜测如一道白光只是在脑海中飞快的划过,眨眼间就消失了,他没能及时抓住。

    鹿茗和洛尧不管心里怎么想的,明面上是恢复了正常,某些人原本等着他们大吵一架感情破裂,但等着等着发现等了个寂寞。

    就在鹿茗一边直播打游戏一边宅家的时候,阔别三天没来找过鹿茗的易才瑾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约他出去玩儿。

    易才瑾说:“今天玩儿个比过山车更刺激的。”

    刚挂断易才瑾的电话,好巧不巧的,颜容容也在这时发来了消息,约他出去玩儿个好玩儿的。

    更巧的是,两人要带他去的是同一个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大家,久等了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夜子。丰神俊朗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凤落九天161瓶;yanzhaoyi、爷以气质出名30瓶;hermit、北北20瓶;君17瓶;几度15瓶;把名字写长好让你们注12瓶;困困、秉烛夜行、蟹儿酿、千安10瓶;久病成瘾、咸鱼孟婆阿汐6瓶;子道道是猛汉、渝是乎、无间、暖风撩人醉nini、娃泡面、青玄朱白粥19、落礜、月曾看花落、殊殊5瓶;划句、龙大大4瓶;一青灯下一3瓶;零默2瓶;周英俊、言兮兮、叶十七、燕和、曲家吃货喵、无关风月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