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在哄爸爸 > 第20章 第 20 章

第20章 第 20 章

    第二天两个人都没爬起来,连美术老师的课都推掉了。南朗接到了家里打过来的电话,诧异道:“生病了?”这才过一天,怎么就都病了呢?

    “对。”

    的确是生病了。她现在看到南安康腿都打颤,没敢确认有没有发烧。

    陈南朗伸手示意孙秘书汇报暂停,声音微沉,“你叫……”男人顿了两秒,“小孩接电话。”

    两个一起生病也太凑巧了,而且家里几天前还买了些雪糕。呵,他还不了解家里两个人。

    那边嘻嘻索索的好一阵——“爸爸。”小奶音通过听筒传了过来,吸了吸鼻子,“你有在外面认真工作吗?”

    好一招先发制人!孙秘书一边整理资料,一边在心里感叹道。

    果不其然,这句话一说,南朗原本黑如锅底的脸色停顿了两秒,回忆了一下这几天干了些啥……等会儿,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

    南朗直接道:“你昨晚干什么了?”

    “晚上在睡觉啊。”她站在床上,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摸着肚肚,十分心虚地强调了下,“很老实的。”

    老实?

    他打断她:“吃了几根冰棍?”

    爸爸怎么知道的?她昨天和伯伯坐在冰箱面前吃雪糕,这次她也给伯伯讲故事了,不过这次伯伯笑得前俯后仰,大大地嘲笑了她。她越讲故事越生气,越生气就吃了更多的雪糕……

    一楼的地板还有点冷,最后就感冒了。

    但这些可不能跟爸爸说,是属于自己和伯伯的小秘密。她左顾右盼,惊叹道:“爸爸,你知道吗?今天姨姨给我们做了蛋糕,可好吃了。”

    围魏救赵是没有用的。孙秘书拨弄了下手里的文件,笑眯眯地想着。

    “——你要是不说的话,以后就没有的吃了。”

    “吃了一箱。”打了败仗的小朋友垂头丧气地说道,一边吸着鼻涕,旁边的青年还给她递着纸巾。 m..coma

    “我记得没有纸箱。”

    “一冰箱。”

    “……”

    气得脑瓜子嗡嗡的。南朗揉了揉太阳穴,连日的谈判都没让他疲惫,就这么个电话他差点站起来吼人了。他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是忍住了,小孩和哥哥都是自家的……

    就因为是自己家的!

    气死了都不能骂,因为骂了也不听,听了又不懂,懂不了还也不照做,不照做又得生气……

    “去医院找顾医生!”

    还没得她继续问问爸爸工作怎么样了,电话就被挂断了,她举着手机一脸茫然,伯伯坐在旁边,一感冒哪怕是翩然公子现在说话也奶声奶气了,他期盼地询问道,“我们要去医院吗?”

    “我不想去。”漂亮的护士姐姐可会骗人了。

    她放下手机,手边忽然摸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低头一看,是一份文件,可就是一低头,鼻涕落在上面了……

    “呀!你把这个弄脏了。”

    “啊!我把这个弄脏了。”

    “可这个是什么东西?”南诺举起了文件,她还小,字都认不全。南安康倒是认识,但一翻开文件全是带着雪糕渍的手印。他心里忽然有了点不好的预感……

    是自己拿过来的吗?

    看上去是很重要的东西啊。

    一大一小脑袋凑在一起,准备研究下这文件是什么,可正在这时,手机忽然响了。

    “爸爸真是个小孩子,出门在外再想小孩也不能天天打电话呀。”南诺挪到他旁边,期待的眼神眨巴眨巴看着不情不愿接起电话的南安康。“怎么样?怎么样?爸爸说什么呢?”

    只见青年低头,一脸茫然,“对面是个女人的声音,好像是要约我们出去玩。”

    ……………………………………

    东西居然落在了南安康那个傻子手上?

    不,不是个傻子!何娇然戴着墨镜,抿唇。她想着昨天电话那头的声音,那种条理清晰的谈话绝对不是一个傻子说得出来的。南家老大如果是个正常人,那这么多年都在装傻?一装就是二十好几年……

    南朗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哥哥隐藏得这么深?

    靓丽的美人坐在咖啡厅外,手上搅动着咖啡,思忖片刻直接按着号码就打过去了,抬起下颚,开门见山道:“南安康,我想和你聊一聊,你出来一趟吧。”她脾气嚣张的很,哪怕知道南安康不简单,也没有收敛。

    对面的声音老实地解释道,“不行,小朗不让我出门!”

    什么玩意?

    何娇然眉头一蹙,语气不好道:“你别给我装傻!你昨天的条件我回去想了下,也不是不可能,但我们需要见面谈谈。”

    见面才能衡量一个人的底细。

    “我没有装傻。”南安康委屈道:“我真的不能出门。”说着他就吸了吸鼻子。这回轮到南诺给他递纸巾了,她好奇地听着手机那端的女声。

    这……装傻都装成习惯了吗?可自己见识过昨天晚上如同刀锋的唇齿,自然不会信这些。

    何娇然懒得听这些话,直截了当道,“我在市中心,你带着文件过来。我只等你到下午三点!”

    说完这些话她就径直挂掉了电话。嘴上虽说得强硬,何娇然心里却没这么笃定。关于南安康的事情,她知之甚少。到现在她都没想明白南安康为什么要装傻,难道是为了南家的钱?还是说看弟弟很不顺眼,想动手除掉他?从昨天那种语气看来,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何娇然分析着,表情越来越阴沉。

    果然是个危险的人。

    自己得做好出血的准备了。而且……女人撩了撩长发,眼神微冷,还得防着他们兄弟演戏来骗她!

    …………………………………………

    “怎么办?”

    一大一小面面相觑。

    “她这是约我出去玩?”南安康的语气十分为难,可表情却跃跃欲试。自从上次偷偷摸摸溜出去溜小白之后,他的胆子就大了点。

    这话肯定是约着出去玩!

    小家伙胆子更大,她表情更“为难”,“对呀,我们答应过爸爸要乖的。可是……”

    “拒绝女孩子是不是不太好啊。”

    两个流着鼻涕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成功达成初步共识!

    “就玩一会儿就回家。”

    “对!”

    “反正爸爸又不在。”

    “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