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在哄爸爸 > 第18章 第 18 章

第18章 第 18 章

    一个兼职老师瞎管什么事啊!

    陈姨在南家嚣张惯了,也懒得回应,直接上手就想把南诺拽过去——顺道用眼神瞥了眼想要冲上来的南安康。

    “不就是找个杯子吗?难不成我还打小孩?!”陈姨骂了句,还沾着水的手毫不在意地掐了掐她的脸。也不知道南朗哪里来的小孩子,这才几天周围人都这么护着她了!连南朗都没有这样的本事!

    看得关海瑶眉头直跳。她挨着南安康,问道,“平常她都这么对她吗?”

    南安康慢慢低下了头,没有应声,像是彻底把自己隔绝起来了一样。

    要是,要是……能更勇敢一点就好了!他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尤其是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陈姨丝毫不客气的动作。他的手慢慢握紧……

    再勇敢一点,只需要再勇敢一点点,只要上去,拦住陈姨……

    可是他不敢,十几年的时间已经让他彻底不敢反抗这个大人,尤其她还会动用各种惩罚来恐吓他。

    ——“南朗才不会管你!”

    ——“你以为你算什么,一个傻子而已,有你这种哥哥我要是南朗我都觉得丢脸!”

    ——“你要是敢不听我的话,我就让你滚出去!”

    伴随着这些话语,与之而来的是那张可怖的脸,不复在南朗面前的慈祥,丑陋扭曲,好可怕。

    离开这个家就再也见不到弟弟了。他整个人却像是被什么冰冻在原地一样,张了张嘴却没有动。

    他真的好没用。

    倒影在落地窗前的青年如同没有灵魂的木偶般呆滞,那双眼睛黯淡下来了。

    看来有钱人家里也挺乱的。关海瑶看了看没动静的南安康,也不再拦着了。毕竟她也不是这家的人,也不好意思干预过多。倒是南安康之后画画的时候一直安静地可怕,连她小侄女回来了都没有开心。

    真是好奇怪的人家啊。

    她在接下来的课程中也没敢多说什么,上完课立马就走了。那小孩子乖得很,还拉着大人的手一直在跟他絮絮叨叨地说些什么。

    真的可爱。

    短腿短手圆肚肚。

    不行!不行!关海瑶惊恐地摇了摇头,再可爱也不能放弃自己来撩汉的目的!不过……下次来的话,还可以带几颗糖,她愉快地想着。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

    夜晚。万籁俱静,天冷起来,连外面昆虫都不怎么爱叫唤了。

    十点一过,原本懵懂干净的眼眸陡然间像是被注入了别的情绪,漆黑而深不可测。男人站起了身,把主人格今天发生的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嘴角掀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意,这是,被人看上了?

    真是不知道怎么这么眼瞎……还是说为了南家的钱已经不在乎是不是傻子了?

    他才下床,心脏处竟然猛地一阵抽痛,副人格的表情登时一变——心脏缓慢地跳动着,带起一阵疼痛,就像是父母去世那天一样。一想到父母,副人格的脸色格外难看,南安康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虽说副人格拥有主人格的记忆,但是情绪却始终不能共享。能让主人格这样,实在是让人太好奇了点。

    他沿着白天的记忆去了画室,夜晚的画室窗帘被风轻轻吹起,门外是各色艳丽的花朵,显得静谧安详。 m..coma

    画室中央的画板上放着一副花园的画,右下角还被写上了三个人的名字,南朗,南安康,南诺。字迹清爽,笔锋柔和,南安康的字迹一贯毫无攻击力,他的手指放在了画布上,摩挲着,但眼神却莫名更是嘲讽了。这个家弟弟不像弟弟,哥哥不像哥哥,保姆不像保姆,至于小孩……

    那就是个笨蛋。

    青年冷笑一声,手下用力,固定画布的木框扭曲变形,这种木头本来也不是很坚硬。这样就轻而易举地变形了。他眼眸幽暗,径自将手上的东西往后一扔——只是听到了一声并不算清脆的,砸到东西的声音。

    以及一声奶娃娃的,“啊呀。”

    他一愣,转头。穿着睡衣的小朋友一只小手扶着门,一只手摸着脑袋,一脸懵逼地看看他,又看看画,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当着面被抓包了。

    素来心狠手辣的人终于难得的有些尴尬了。

    他准备若无其事地抬头看看远处的花园的时候,眼角瞥见了小朋友嘴角向下的弧度,眼疾手快一个健步捂住了她的嘴,恐吓道,“不准哭。”

    “可是,痛痛。”她努力低着小脑袋,想给他看,瘪着嘴忍着眼泪,“这里有个包包了。”

    别说,一摸还真是。

    “伯伯你为什么要把画给弄坏呀?你不喜欢我画的吗?”她努力憋着眼泪问道,一边牵住他的衣角,显然是怕他把自己丢下。

    这个画室晚上太黑了,吓人。

    南安康对孩子没什么耐心,尤其是这个小孩,特别麻烦。他伸手摸了摸小孩头上的包,甚至十分恶劣地按了按,小朋友的眼泪都憋不住了,“不要,不要,痛痛。”

    “伯伯,痛痛。”小胖球拍着他的手,一面软软道。

    知道痛了就不要跟着自己,他早就烦死她了。说来也奇怪,一看到这孩子,他心口忽然就不疼了。青年低头看了她两眼,犀利地开口问道,“你大晚上来这儿干什么?你的房间不是在二楼吗?”

    完了,这下小脑袋都不痛了。圆溜溜的眼睛咕噜噜的转,小手搓搓,就是不看他。直到黑暗的画室传来了一声咕咕声。

    呵。这下懂了。

    她还牵着他,索性仰着小脸十分渴望地看着青年,目光灼灼,眼睛里仿佛有星星。哪怕是黑暗处都仿佛明亮如太阳。

    他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

    不,准确来说,自从这孩子来了南家之后,他就没有一天是顺心顺意的。又看动画片又洗拖鞋!南安康偏头,面色忽然柔和了下来,他缓缓地道,“我可以带你去吃东西。”

    小孩子眼睛亮了。

    “但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小朋友挺挺小肚子,眼睛更亮了。

    “你喜欢我还是喜欢你爸爸?”

    小朋友仰着头,声音响亮道:“我喜欢你!”

    “可你犹豫了两秒钟。”青年蹲在地上,纯黑的眼眸倒影着小家伙的影子,他此刻的表情绝对算不上和善,相反有些莫名的邪肆。他凑近她,尾音上扬,笃定却不悦道:“所以你还是喜欢南朗。”

    南诺:???伯伯真是个难以捉摸的大人!

    夜色如水,青年微笑着,幽幽地道,“对吗?”夜晚的南安康声音低沉如同红酒般醇厚,又有种说不出来的魅惑,如同一个循循引导孩子变坏的恶魔,危险又迷人。

    喜欢爸爸?不喜欢爸爸?

    但对危险很迟钝的小朋友丝毫没有害怕,正在扳着手指认认真真地思考,想到一半似乎觉得有点难回答这个问题,半身都靠在了他的身上。

    恶魔笑着道:“你上次不是说讨厌你爸爸吗?”

    “对呀。”

    “那……”为什么犹豫了。

    “可是我想了下……”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声音小的像是在说悄悄话一样,凑近他,“要是我都不喜欢爸爸的话,那就没有人喜欢爸爸了。”

    “谁说……”

    “——那伯伯你喜欢爸爸吗?”

    “不喜欢,很讨厌。”青年傲慢地站起身,青年忽然一把把她拎了起来,“走吧,带你去吃东西。”

    “这样拎着不舒服,要抱抱。”

    看,多会顺杆子往上爬的小胖球。

    “闭嘴,你再多话就不给你吃了。”

    “……凶巴巴的伯伯。”

    她隐隐有种晚上的伯伯和白天的伯伯不太一样的感觉,但这种想法在脑子里一过就没了,只是跟系统说了说。

    系统哪知道这个呀,它出生才不到两个月,真要算起年级的话,比南诺都还小。它小声道,“可能他在生你的气?”

    “为什么呀?”

    “因为你偷吃没叫他一起。”

    呀,这个理由……小朋友认真地想了想,不仅说得通而且还说得她有点点心虚。

    她“狡辩”道:“呀,我现在就在叫他一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