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在哄爸爸 > 第17章 第 17 章

第17章 第 17 章

    爸爸要去出差了……

    南诺高兴得一晚上都差点没睡着,搓搓小手蒙在被子里一直在跟系统聊天。

    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妈妈的工作从来不需要这些,每天都会按时下班。她趴在床上,头顶着厚厚的被子,认真地扳着手指道,“我已经有好几十天没有见过妈妈了。”

    在她被送给爸爸之前的那一天,妈妈抱着她哭了很久,然后还带她去吃了一顿肯德基才去找了爸爸。就连妈妈走的时候都一直回头看她……

    就算再舍不得,妈妈还是不要她了。

    可爸爸要她。哪怕爸爸一点都不喜欢自己,爸爸还是愿意带她回家。伯伯也喜欢她,会给她布置房间,晚上给她刷小拖鞋,还愿意听她讲故事。

    “系统,妈妈为什么不要我了呀?”她说着说着声音更低了,“我吃的不多的,要是妈妈嫌弃我吃得多,我还可以吃更少的。”每天饿肚子都没关系……她还会干活,洗洗碗都行。

    系统也是刚开始学习人类知识,懵懵懂懂地道,“可能是因为她觉得你更需要爸爸。”

    “——我才不要这个爸爸呢!”她可是个有脾气的小孩子,对妈妈的四年一扫而空,瞬间带来的是愤愤不平的控诉,“他还打我!”

    现在都还有点疼嗯!

    但是……她翻来覆去地看了看自己肉乎乎的手,爸爸的手那么大,一下去整个屁股都疼了,自己的手好小啊。

    好想快点长大,手变得大大的,然后去打爸爸。爸爸一定会害怕地看着自己,然后对自己笑得很好看,用很可怜的语气跟自己讲话……

    越想越开心的小屁孩撅着屁股美滋滋地睡着了。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兴致勃勃地牵着小白,目光灼灼地盯着南朗换衣服,盯着他走出门,如同一个小尾巴。南朗没理她,只当她是舍不得他。南朗正准备踏上车子的时候,小尾巴终于有动作了,一双小手拽了拽他,只见小朋友热情地叮嘱道,“爸爸,你出门在外面一定要好好工作。”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奇怪。孙秘书奇怪地看了看两人。面容冷峻的男人蹙眉,毫不客气地甩开了她的手。小家伙毫不在意,扒拉着他的手,示意他弯腰。南朗眉头紧锁,没弯腰。她却丝毫体会不到任何危险感和不自在,相反小奶音越发软和,“爸爸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晚上睡觉不要踢被子。”

    这会儿算是听出来了。这语气活像是长辈在担心远游的晚辈!

    孙秘书听着听着,努力憋着笑。他可不敢真的笑出来,要真笑出来的话,工资加绩效可能有点危险。

    小南诺努力回忆着以前隔壁家奶奶叮嘱隔壁阿姨的话,“爸爸啊,在外面一定要小心骗子。家里一切都好,你没事就往家里打个电话,千万不要相信外面那些陌生电话……”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南朗终于受不了了,单手拎起她的后领一把就塞到了哥哥怀里,“你跟她在家好好上课。”

    南安康点点头,笨手笨脚地抱住了她,正在小家伙奋力从他怀中探出头的时候,某人眼疾手快地又把她按了回去,南朗看向南安康,忽然也不知道怎么跟自己哥哥说话。更何况,他哥哥此刻也低着头,看不出什么表情,但从肢体上看就是在抗拒和自己的交流。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他敛眸,眸色微深,“我大概三四天之后回来,你们别乱跑。有事跟我打电话。”

    “……”

    “好!”

    他坐上车一回头还能看见小家伙那软乎乎的胳膊在半空中挥着——“那是老大你女儿?”孙秘书坐在前排问道。

    “对。”

    孙秘书羡慕道:“看上去真的好可爱啊。”

    “……”他面无表情。哪里可爱了?真是莫名其妙。

    但是……

    他又回头望了一眼:这两人一狗未免太高兴了点吧?他们两个这么高兴可以理解,狗……

    过分了点吧。

    ……………………………………………………………………

    爸爸走了之后,家庭教师就来了。美术课的老师是个在校的大学生,青春靓丽,不过眼睛总往南安康的方向看去——画室在一楼,阳光透过落地窗进来,靠窗坐在画架前的青年脸颊白皙如玉,棕色的围裙穿在他身上也丝毫没有损伤他的气质,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画笔在画布上画着窗外的美景,专注认真。

    真真是极品了。

    他脚边的小胖球一屁股坐在地上,穿着小围裙,双手扶着画布,看看外面,一面用各色颜料在画布上按下一个个色块,时不时还很满意地笑呵呵。

    至于这个孩子。

    这哪里是来学画画的,分明就是找个老师来陪小孩子完。毕竟这个年纪的小孩,的确玩得开心最重要了。

    少女不再关注小朋友,转头看向青年,从背后俯身,拿起画笔,轻声道,“这里的颜色太过浓了,弄淡一点才比较好。”

    少女如瀑的青丝垂下,落在他的脖颈,有点痒。眼前是女孩清秀美丽的侧脸,以及轻柔动听的声音。手指无意间的触碰带来的触感温润,有着女孩子特有的柔和。

    “你看,这样是不是就好很多了?”

    的确好很多,原本略显阴沉的颜色在这样的一改之下,整体风格都阳光灿烂了不少。但南安康却觉得脖子很痒。他想了想,“老师,你先去教她吧。我自己先画一会儿。”

    “不要不要!”玩得正开心的南诺摆摆手,毫不在意地在围裙上擦了擦胖乎乎的小手,“我要等会儿画完再给老师看。”

    “好呀,老师等会儿再看你的画。”这孩子虽然话多,但的确很识相啊。关海瑶摸了摸她的头,这才一抬头就看到了南安康聚精会神盯着她的眼神,语气带着淡淡的不满,“你不要摸她。”

    不要碰他们家的小孩。

    大人身上有细菌,万一传染给小孩就不好了。“她太小了,你可以洗个手再来摸摸她。”

    “不行不行。”小朋友摆了摆手,“要先问过我才能摸摸我的头。”

    “那我能摸摸头吗?”

    小家伙点头如捣蒜,开开心心地道:“可以可以呀。”

    一大一小又闹到一块儿去了。这叔侄的关系真不错,关海瑶的目光又落在青年的脸颊上,不由地脸红了,真好看呀,她在学校从没有见过比他更好看的人了。更何况家世也不错。关海瑶心念一动,要是……

    她等着这幅画快画完的时候才适时地惊叹道:“你画的真好,基础也很棒。”说着她还轻笑出声,“要是我的学生都跟你一样的话,我很快就没有饭吃了。”

    按理来说,这时候男人就应该回一句谦虚却又隐隐得意的话,毕竟对于女生的恭维,他们多多少少心里都会有涟漪。她自认为对付男人还有很有一套的。在学校也算备胎众多。这次的兼职本来也轮不上她,但是凭借着在画室的“好人缘”,这活也顺顺当当地落在了她的身上。

    但青年却摇摇头,“我画的不好,而且这画还有些是她画的。”他举起了怀中的小家伙。小家伙憨憨地笑了笑,手上还拿着沾满颜料的笔,小小地得意道:“我也就画了一点点,没有很厉害。”

    好吧……

    总感觉自己是个第三者。但小孩子灿烂的笑容的确含着某种治愈人心的暖意,惹得她在盛世美颜下也看了小朋友好几眼。

    外面忽然传来了女声,刺耳聒噪的声音一下子就打破了画室的平静:“小诺,你把杯子放哪里了,你出来找找。”

    这家的保姆说话倒真不客气!

    画室外的保姆似乎注意到了还有旁人,这才换上了和善的笑容,“老师好。我们家的孩子就麻烦您了。我先带她去找找东西马上就回。”可手上还不客气地直接拉着小朋友就往外走。

    手劲还不小,那白生生的小胳膊都泛青色了。

    哪怕是存了心思想要攀高枝的关海瑶脸色也微微一变,脚步一动,拦住了两人,将小朋友护在后面,笑盈盈地道,“这还得上几个小时,不如您过会儿再来找杯子?”她牵着她的手,一上手,就不自觉地捏了捏。

    唔,小孩子的手真小真软。

    真好摸。

    要是不打扰自己撩人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