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在哄爸爸 > 第16章 第 16 章

第16章 第 16 章

    原来爸爸还会对人笑啊……可是爸爸从来都不对她笑。

    爸爸不喜欢她。

    南诺摸了摸自己的小衣服,低着头有点小难过。她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伸手拽了拽伯伯的衣角,好奇地问道:“伯伯,你认识爷爷吗?”

    清隽的青年点点头,也学着南朗的样子纠正她,“那是你太爷爷!”

    “那……会很凶吗?”

    小侄女的眼睫毛颤颤的,眼睛清澈得好像山间清泉般。青年也偏着头想了想才一脸害怕地道,“超级凶!”

    印象中的爷爷生起气来,全家都拦不住。不过他甚少对南安康发脾气,只是古怪地坐在沙发上,语气僵硬地教他识字。

    “呀。”那可怎么办呀!一个爸爸打屁股都已经很疼了。她又好奇又不安地问道,“太爷爷会打小孩吗?”

    “以前打过小朗。”

    “爸爸也挨过打?是因为爸爸不乖吗?”小朋友凑近他,一大一小蹲在地上,兴致勃勃地八卦着。

    一提到这件事情南安康也瑟瑟,小声道,“打得可狠了。”青年五官精致,白皙修长的手上是南诺软软的小手,她听得一惊一乍的,两只水汪汪圆溜溜的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人。

    小时候的南朗有些淘气,时不时会捉弄哥哥,有一次被爷爷看到了,大冬天狠狠地打了南朗一顿,还把他赶出门在门口睡了一晚上。

    爷爷啊……

    ——“系统,我也有爷爷耶!”

    ——“那是你太爷爷!”

    小朋友撑着下巴,满脸都是憧憬,“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太爷爷呢?”

    南安康低头看向小朋友。听完这些话的小朋友有点害怕却又期待,她小声地跟他分享着,“以前妞妞也有爷爷,她爷爷总是给她吃糖,还带着她一起坐三轮车……太爷爷也会给我吃糖吗?”

    那种期待的眼睛闪闪发光,清澈明亮。

    青年沉思了片刻,无情地打破了小侄女的幻想,“应该不会。”

    南家爷爷现在不在X市,一直都在H市养老,平时很少来X市,那是个铁血冷硬的老人,平时对儿孙辈也严苛,别说南安康怕了,就连南朗,也是这些年才慢慢不再惧怕老人。因为甚少来,就连去年过年都没见过。

    不会给她吃糖?没关系。

    “那我可以给他吃糖。”南诺完全没有被打击道,开心道。她撑开自己小衣服的口袋给伯伯看,里面是全是各种各样的糖,越发开心,眼睛弯成小月牙,奶声奶气道:“他要是来看我的话,我给他吃糖,吃好多好多的糖。”

    ……………………………………

    果然还是工作重要。

    何娇然踩着楼梯,恨恨地下了楼。本来都打算留在这里过夜了,只可惜——她才走到一半,眼神就顿在了某处——

    陈姨毫不客气地捏了捏小孩的脸,那手劲都把她的脸捏红了,小朋友没有哭,只是瘪着嘴,不敢吱声。“吃吃吃,一天到晚都知道吃!冰箱里的苹果是不是被你吃掉的?”

    知道有太爷爷的小孩才不要跟她计较。

    还真是过瘾。

    何娇然冷眼看着,忽然就想起刚才自己问他的话。“以后把那孩子养在外面好不好,我不喜欢她。”

    南朗也点头了,看来对这个孩子的确不上心啊。家里的阿姨都可以随便欺负。只是……看着这张和南朗还有点相似的脸,让她觉得真是不舒服。

    她勾唇,忽然朝着陈姨勾了勾手。陈姨当然认得这个将来的“女主人”,连忙上前,“何小姐。”

    “南朗喜欢这孩子吗?”她毫不客气地开口问道。

    “当然不喜欢。”陈姨话语间难免夸大,道,“今天还打过她呢。”这么小的孩子,要是喜欢的话怎么可能动手,再说了,以后这家里说不定是何娇然当家作主,她当然要挑着她喜欢的话来说。

    “是吗?”何娇然拖长了尾音,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孩子,若有所思。要真是这样的话,干脆……她忽然笑了笑,“陈姨,你想不想多赚点钱?”

    …………………………………………

    晚上吃饭的时候小家伙都故意不看他。

    南朗也懒得管她,只是看到她坐椅子的时候格外小心翼翼,虽说幸灾乐祸的确不好,但他的确有点想笑。

    她哼哼唧唧地坐上了椅子,摸摸小肚子转头看向南朗,大声道,“诺诺明天要出去。”无广告网am~w~w.

    “去哪里?”

    “离家出走!”她拍着桌子更加大声道。她这都是跟隔壁家哥哥学的。去找太爷爷去!让太爷爷教训爸爸!

    那边的南安康也跟着附和道,“对,反抗暴力,离家出走!”。然后南朗挽起了袖子。方才还很有骨气的一大一小立马怂了。小家伙捂着屁股,警惕地看着他,小声且心虚地道,“打小孩的不是好大人……”

    果然是话多的小屁孩。真不知道是怎么养出来的,话多也就算了,还贼会说。快三岁的孩子语言天赋这么好吗?南朗也想不起自己三岁的时候是什么样,他吃着吃着忽然开口道,“我前两天帮你把户口上好了。等你到了三岁,就去幼儿园。”

    户口本?还有……

    “幼儿园?”小朋友眼睛都亮了,歪着身子,搭着他的手臂,丝毫没想过刚才还有多警惕他,眼睛闪闪发光,极大地满足了大人的某种虚荣心,“那是去哪里的幼儿园?可以带上伯伯一起去吗?是不是有很多很多小朋友啊?那儿有滑滑梯吗?每天会吃怎么样的中午饭呢?”

    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

    这自己怎么可能知道?他伸手拨开她,敷衍道,“到时候你自己去看。”吃着吃着,他又轻描淡写地道,“我找的老师明天就到了,你和你伯伯一起上课。”他从来都是一个强势的人。不会因为南安康的不开心而妥协。

    南安康闷闷地拨了两口饭,只听见南朗又加了一句道,“是美术老师。”

    他知道自己哥哥喜欢画画,房间里都还放着一些半成品素描。只见这句话一出,方才还板着脸的南安康多少有了点喜意,又端起了碗。

    但小家伙却懵逼了,看了看伯伯,又看了看爸爸,好半天才有些羞赧道,“那我也不会呀。”

    她哪里会画画,从前在妈妈家的时候只是偷偷用口红画了只小猪,然后就被打屁股了。她一直觉得就是因为自己画的太糟糕了,所以才会被打的。她小声地问道,“老师会凶小孩吗?”

    哪怕是南朗都看出了她有点点不安,浓密的睫毛像蝴蝶般颤动着,双手绞着衣服,但仍然在椅子上规规矩矩地坐着。他想了想,“不会。”

    下次还是别打她了,看把这小胆子小朋友吓得。

    “那漂亮吗?”

    一个老师要漂亮做什么?

    “应该漂亮吧。”他哪里管过这些,大多时候都是叫秘书帮他找的人。

    “那——”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等明天见了不就知道了。”南朗先发制人,道,“我最近还要出差一趟,你和……他在家安分一点。别闹事!”

    ——“爸爸说得好像我很不乖一样。”她小小地跟系统抱怨。

    系统哼了一声,自然是站在自家小宿主这边,“明明这个家里他才最不乖。”

    没错没错,家里最不乖地就是爸爸了。他都不做一个好孩子。有时候晚上很晚才回家,有时候还会凶巴巴地吼人。

    “可是我觉得我们家这样挺好的呀。”小家伙边啃玉米,边疑惑地道。他们家的和睦值怎么就这么低了。“不吵架的话就很好呀。”

    系统看着明晃晃的负值,想了想才道,“可能你爸爸和伯伯之间有心结吧。”

    心结?

    跟海带结一样的东西吗?

    南诺想了半天,啃着甜甜的玉米,没好意思问系统。

    吃完饭还没开始工作的南朗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径直问道:“你找的美术老师脾气性格怎么样?长得漂亮吗?”

    对面的孙秘书迟疑了很久:“老大。”

    “嗯?”

    “老师是个男的。”

    “……”

    南朗沉默了两秒。

    “对不起,老大,我刚才看错了,我又确认了一遍,没错,是个女老师,五官端正,品行优良!”

    南朗满意地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