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在哄爸爸 > 第14章 第 14 章

第14章 第 14 章

    两个人固执起来太相像了。

    场面压抑安静到落针可闻,谁也不让谁,两双眼睛都睁得大大的。空气中似乎在瞬间变得粘稠,让人无法呼吸。小胖球抱着狗狗,也不敢上前。

    伯伯和爸爸吵架了……

    “我独|裁?要不是我,你能有现在的日子过吗?!”怒火在心中熊熊燃烧着,南朗的脸都快在这些的怒气中扭曲了,“我每天辛辛苦苦上班,现在给你请个老师让你学点东西,就是我独|裁了!”

    “我要是真独|裁,我恨不得马上把你送得远远的,这辈子都看不见才好!”

    这句话一出,整栋别墅都仿佛安静了。

    他早就受够了。凭什么一出生身上就全是担子,凭什么要一出生就被父母教导着要好好对哥哥,自己根本就是被父母生下来的工具人,一辈子的重担就是照顾这个心智不全的哥哥!

    到头来这个哥哥还抱怨自己独|裁?

    真是太可笑了。

    南安康沉默了很久,慢慢红了眼眶,抿着唇好半天也吼了一句,“那你把我送走好了!我也不要你这个弟弟了!我最讨厌小朗了!”

    两个人不欢而散,上楼的时候楼梯都快被踩成地震了。

    吵架了……

    小家伙慢慢地从沙发后面探出头,看了看楼上,眼眶也快跟着红了。陈姨一反刚才在南朗面前的“苦口婆心”,俯身趾高气扬道,“看到了吗?那个傻子马上就要被送走了!”她得意洋洋地看了她一眼,继续恐吓她,“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马上叫南朗把你也送走,送到街上讨饭去。”

    不要去讨饭。

    会饿的肚子都疼的。

    她怕极了那样的日子,这次就连陈姨掐她她都没有反抗,含泪乖乖的。就算没有系统的催促,她也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去看看伯伯和爸爸,她上楼去了伯伯的房间,只见伯伯憋着眼泪坐在书桌前,口中幼稚地念叨道,“小朗太过分了……我不要他了……”

    她上前摸摸他的手,仰头疑惑地问道,“伯伯为什么不喜欢上课?”

    上课多好啊,电视里放的电视剧里面都有耐心的老师,每一个看上去都这么智慧聪明,还愿意陪小朋友玩。她就挺想去的。

    南安康慢慢低下了头,闷闷道,“他们嫌我笨。”

    每次都用那种失望嘲弄的眼神看着他,只要他一解不出来题目,老师就会这样看着他,眼神有着微妙的怜悯和了然。每次都是这样,更有几个恶劣的老师,还会故意刁难他,然后再说,“毕竟是个傻子,我期望也不能太高。”

    可这些人在小朗面前又是另外的样子。哪怕有几个老师不嘲讽他,却也是常常很失望。只有美术老师会夸他画画很有灵气……无广告网am~w~w.

    他咬着唇,赌气道,“反正我不要上课。”

    他不想看着那样的眼神,也不想听那种话了。小朋友牵着他的手,安慰道,“没关系,我也很笨的,我可以跟伯伯一起上课,这样老师就不会嫌弃伯伯了。”她可比伯伯笨多了。在她眼里,伯伯还会画画,还会玩电脑。她就不行了。

    “不行不行!”青年连连摆手,那双澄净的眼睛哪怕难过也漂亮,他急急地道,“我不想让你也被嫌弃。”

    这对小孩子的成长不健康。

    “再说了,我马上就要被送走了。”他低着头,看着床单上的印花,失落又难过,泪珠在眼睛里打转,几乎就要砸下来了,他觉得特别难受,心里闷闷的,又酸又疼,“小朗他不喜欢我。”

    他很喜欢这个弟弟。

    弟弟刚出生的时候他就守在床边,摇着小床给他唱歌听。弟弟小时候也很喜欢自己,每次见到自己,都会咧嘴笑,妈妈都觉得很神奇。但是慢慢就变了,妈妈爸爸没有了,小朗去上学了,爷爷对小朗特别严厉……

    小朗就慢慢不喜欢自己了,每次一见到自己就铁青着脸,后来直接把自己丢给了陈姨……

    他知道小朗很忙很累,所以有时候陈姨对他不好他从来不告状,他怕小朗觉得烦。

    青年小声地念叨着,“他现在一定最讨厌我了。”

    他也不要这个弟弟了。再也不要他了!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小朋友一听这种语句里满满都是自我厌弃的话,就立马起身抱住了他,小孩子哄大孩子道,“他只是说气话,他肯定很喜欢伯伯的。伯伯不能这么想。伯伯也很喜欢爸爸的对吧?” m..coma

    她喜欢家里人和和睦睦,开开心心的。

    小胖手摸着伯伯的头,像是小孩子分享秘密般悄悄小声地告诉他,“伯伯,别怕,我帮你去打探消息,我去求爸爸不要赶走你。”

    爸爸一定会听自己的话的。

    一定会的。

    ………………………………

    说的时候一定要理直气壮,强烈谴责爸爸这种坏脾气!

    她蹲在书房门口,巴巴地看着书房门,好半天才鼓足勇气探头做贼般地看着里面。

    南朗坐在椅子上,背对着她。南诺迟疑了下,还是乖乖地走到他面前,搭着他的膝盖,踮起脚想要看他的表情,“爸爸。”

    南朗闭着眼,没回应。

    相比较南安康清雅的皮囊,南朗则要冷硬的多,淡色的唇抿着,浑身上下有股说不出的威压。但显然,这个没有任何危险意识的家伙压根不害怕。

    南朗总觉得她不是他小孩,尽管DNA说是,但……这家伙太笨了。又笨又吵,简直一点优点都没有。

    他阳穴隐隐作疼,闭目养神。他早就过了青春期,如今脾气好了很多,只是没想到家里人随随便便几句话还是让他动了气。他不太想理会她,一理她就没完没了了。

    这个小话痨却踮着脚,看了看桌面,木制的桌面上摆着一张照片,那是三个大人和两个小孩。两个小孩有着相似的小脸,阳光美好,最小的那个还在襁褓里。她踮着脚,一瞬间就把伯伯的事情抛之脑后了。她凑上去,指着照片,开开心心地道,“这个是我,一模一样。”

    她见过自己小时候的照片,也是这样的,圆滚滚的小脸,笑起来还没有小牙齿。

    “爸爸,爸爸,这个是我。”

    南朗睁开了双眸,低眸就看到了小家伙期待且闪闪发光的眼神。不是她,是自己。那是家里为数不多的全家福照片。

    他头一次没有排斥她的触碰,声音依旧低沉冷淡道,“那不是你,是我。”

    照片上的宝宝笑得天真烂漫,椅子上的爸爸冷面阎罗。

    爸爸?

    她显然震惊了,仰着头细细地端详着他,甚至还胆大到伸手想摸摸他的脸,她的手又小又软,那是格外陌生的触感。南朗退后了点,没让她得逞,小家伙毫不在意,满眼都是不敢相信,她咬着手指,困扰道:“可是,不像爸爸,像我……”

    南朗蹙眉。

    她踮着脚还在看照片,更加困扰道,“爸爸,伯伯,呀,这个肯定是爷爷和奶奶,那这个……”

    照片的中心坐着一位老爷子,手上拿着拐杖,面色冷凝严肃,在一圈人笑靥如花中格外突出。

    “是我爷爷。”

    “呀,诺诺的爷爷?”

    南朗眉头跳了跳,纠正道,“你的太爷爷。”

    “太爷爷?”小胖球懵了,她哪里懂什么叫做太爷爷?她重复着这句话然后脑子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挺着小肚子就正义凛然地质问道,“为什么你能叫爷爷,我就不能叫爷爷呢!爸爸你不能这么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