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在哄爸爸 > 第13章 第 13 章

第13章 第 13 章

    暴雨到下午就堪堪停住了。

    她牵着小白逛了逛就准备回家,结果在路上就看到了被卡在栏杆处的某位小男孩。她都懵了,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凑上前,“哥哥……”

    小男孩脸色微赧,但很快就镇定自若地朝着她招招手,“今天不能去看你家种的茉莉了。”

    “为什么呀?”

    “因为——”

    “辛承你个小兔崽子,你真当你爹教训不了你了是吧!老子告诉你,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你的屁股都保不住了!”一个粗犷的男音响起,一双大手直接从栏杆处把人拎了起来,伸手就往屁股上来了一下。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声音大的如同打雷般。

    男孩只是耸了耸肩淡定地道,“无能的家长才会打小孩子来出气。”

    哎哟!这小兔崽子太气人了!自己一声不吭,留了个小纸条就离家出走!还天天比谁都会说大道理!辛家爸爸气得跳脚,直接上手就要来一套“父亲的爱”时,眼角似乎看到了什么——一个小家伙扒拉着栏杆,呆呆地看着他。

    这孩子好小一个啊,圆溜溜好似葡萄般的眼睛,整个人看上去不太聪明,却又软乎乎的一团。

    好可爱。

    真的是好想摸摸那掐掐小脸和小肚子。

    她正从扒着栏杆,乖乖地仰头看着两父子。她小时候也挨过打,妈妈脾气上来了就会打她屁股,也不用力,也不是很疼。妈妈过后会哭的很厉害,就像挨打的是她一样。可是……这两个人不一样。

    “你在打他吗?”小朋友鼓起勇气问道。

    看看,别人家的小孩多乖巧好可爱,哪像是自家这个,从他妈肚子里出来之后每天自己都得测测血压,生怕哪一天就被气出毛病了。他一看到这个小团子,当下搓了搓手,声音都放轻了点,“对,这个哥哥太不听话了,他离家出走!不是个好孩子。”

    “可我,我,我也不是个听话的小孩。”这个叔叔太高大了,比爸爸都要高,她有点怕。“那你会打我吗?”

    听听这奶声奶气,看看这软软的小家伙,辛爸爸的心脏都觉得受到了暴击,当下放下了手中的男孩,头一次哄起了小孩,“那怎么会呢,我觉得你好可爱。”

    他蹲下来都比她高,她的手穿过栏杆搭在他的膝盖上,那种小小的触感让他舔了舔唇,没由来有些紧张。娘滴乖乖,怎么会有这么小这么软的家伙,真的是怕一伸手就戳疼了。“你是他爸爸吗?”

    “对呀。”

    “那爸爸会都会打小孩吗?”

    完了,这下自己刚才打小孩的印象深刻地留在了她心里了。辛爸爸难得想要扭转下自己在别人心里的形象,当下在凶横的脸上挤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怎么会?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小朋友做女儿,我肯定做梦都会笑出来。”无广告网am~w~w.

    这个叔叔笑起来比不笑还吓人。“而且打是亲骂是爱。我都是挑着地方打,不疼的,只是听起来吓人而已。”

    男孩看了看自己父亲,欲言又止。

    他倒不是不想揭穿他,单纯是因为不能吓唬她。

    女娃娃状似懂了地点点头,又问道:“你要带他回家吗?”她小脸蛋上的失落太过明显了,明显到男人也支支吾吾,好半天才反问道,“你不希望他回家吗?”

    “那样就没有小朋友跟我玩了。”她牵着小白,认真地道,“我现在只认识这么一个小朋友。”

    这话听得男人都砸吧了两下嘴,他顿感头疼,难怪自家的不愿意回家了,以前离家出走一晚上就差不多了,现在都好几天了。也许是因为新交的朋友太可爱了吧。

    南诺跟系统感叹道:“这个叔叔打哥哥哎。”她以为只有妈妈才会打小孩。爸爸就从来不打自己。

    “那他们家的和睦值一定比我们家还差吧。”她顿时觉得自己的这个朋友太可怜了,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系统默默地看了眼和睦值98的家庭,又看了看负98的家庭:……幼年系统深深地感叹道,人类真是复杂的动物啊。

    就在男人应付小朋友应付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穿着高跟鞋的靓丽美人拿着书包慢悠悠地走了过来,口中不急不缓地道,“揍得怎么样了?差不多得了,咱们走——”

    她对上了一双圆圆的大眼睛,手上还牵着一条大狗。

    美人抿了抿唇,“你们这是拐的谁家孩子!”

    “漂亮姐姐,我住在隔壁,是隔壁家小孩。”

    好乖的小孩子啊。她低头看了看自家男人头顶的汗,想了想,方才幸灾乐祸的声音也稍微柔和了点,“你怎么在这里啊?”

    别墅区相当注重隐私,每一幢别墅之间都栽种着一些树,也不太会串门。

    “我过来找这个哥哥的。”她回答着,“上次这个哥哥告诉我他住在我家隔壁,所以我就过来了。”

    隔壁家小孩……

    看着又有礼貌。美人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了块饼干放在她手心,一回头,拽着自家儿子的耳朵拖上前来,“来,跟妹妹说再见,下星期放假再来。”

    男孩揉了揉自己耳朵,不情不愿地看了自家妈妈一眼,老老实实地说了句“下星期见面玩”。

    她也点点头,站在栏杆旁边看着那一家三口的背影。

    唔,哥哥真可怜,还要挨打。旁边的边牧也学着她的样子,扒拉这栏杆,吐着舌头看着那一家三口,它看了一会儿之后直接转头,冲着小主人汪了一声,催促她赶紧回家。

    ……………………………………

    爸爸应该已经回家了呀,为什么客厅这么安静?

    她小心翼翼地探出头,观察了下客厅,这才发觉不大对劲——“我说了,必须要请老师教你点东西。”南朗的语气颇为不耐烦,“你都快三十了,总不能在家什么都不干吧。”他坐在客厅的上座,脸色微沉,西装革履自带气场。

    “我不要学!”南安康头一次表现出强烈的抗拒心,就差趴在地上打滚了,“我才不要学!小朗,我不要!”

    陈姨在旁边“苦口婆心”地劝着,“安康,你要听你弟弟的话,请老师教你一些课,这是好事啊……”

    南安康抿着唇,或许是不太习惯于反抗别人,被这么一说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口中还是固执地念叨着不要。

    南朗深吸了一口气,对,又是这样。一直在家玩,现在又添了一个“玩伴”,什么都不想干,什么都不想学,只想着玩。他想到这些,都觉得火气压都压不住,“我不管你怎么想的,明天老师就会来。”

    “……我不要!”他突然道,整张脸抬了起来,那张好看俊雅的脸上满满都是不开心,他头一次觉得自己的声音可以这么大,他再次道,“我不要!小朗一点也不顾及我的想法,这是□□!”

    南朗正在解着领带,一听这话,压抑不住的火气蹭蹭地就往脑袋里钻,他本来不是这么容易发火的人。但似乎一涉及家中事务,他的耐心就只有一丁点了。南朗一把就把领带摔在了沙发上,站了起来,手上青筋暴起,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你给我再说一遍!”

    四目相对。

    两张处于愤怒和反抗的脸细节及其相似,陈姨似乎都被这个场面震撼了,不敢作声。南诺牵着狗狗,看看这个看看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