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在哄爸爸 > 第9章 第 9 章

第9章 第 9 章

    吃得饱饱的她回到家窝在沙发上,抱着自家边牧,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电视机,电视上正在放着猫和老鼠。

    “伯伯,你看这只老鼠好聪明。”

    “它们两个都不像是仇人呢。”

    “猫猫好灵活啊。”

    “……”

    半晌什么回复都没有,这可不是平常伯伯的反应,小朋友这下也不看动画片了,转过头,问道:“伯伯,怎么了?”

    南安康坐在沙发上,耷拉这脑袋。

    这显然是不对劲啊。

    小家伙麻溜地从沙发上下来,站在他面前,扶着他的膝盖,仰头想去看看他的脸,却被他避开了,“伯伯?”

    好半天,他才低低地道,“我好没用。”刚才在饭桌上,明明他也听出了那些人在说他们,但是都不敢吭声,诺诺却很勇敢,还把蛋糕扔在了那个女人的脸上。

    听着事情脉络的南诺:???这都是自己干的?

    她摸了摸小肚子,“虚荣”地接受了伯伯的表扬,眨着眼睛问道:“那要是有人要打我,伯伯会打他吗?”

    “……我不知道。”青年的目光澄净得犹如一汪泉水,他难过地道。“那要是有人打我呢……”

    “那我帮你打回来!”小拳头肉乎乎的。

    四目相对。

    两个人同时笑出了声,两双眼睛同样闪闪发光,漂亮干净,正在这时,陈姨在厨房扯子嗓子喊道,“小诺,过来帮我一下。”

    陈姨每次都喜欢使唤她。尤其现在爸爸在楼上工作的时候。南诺本身就是个心胸宽广的小朋友,也不觉得怎么样。

    “好——”小家伙小短腿正要跑着,一双手将她拦腰抱起,青年声音坚定宏亮,看着小家伙那双眼睛,头一次有了反抗的决心,回应地喊道,“她不去,我要带她去玩,你自己干!”

    在厨房的陈姨一愣,真是奇了怪了,现在南安康怎么这么有种了,都敢直接跟自己这么说话了。这不就是看南朗在家,所以找到靠山了吗?要是不在家……她气得不干不净地骂了好几声,终究是顾及南朗,没敢大声。

    南安康像是做贼一样把小家伙带到了楼上,心脏跳得贼快。每次被小家伙一怂恿,都会感觉心脏暖和和的,有股莫名的力量,但也有种格外的刺激,他现在脸都红红的。慢慢来,自己一定可以像她一样的,然后变成一个有勇气的大人。

    想着想着他把她放在软软的大床上,从书柜上拿了本故事书,想了下开开心心道:“我给你讲故事吧?”

    “我听过《睡美人》了。”

    是系统给自己讲的。 m..coma

    “那《豌豆公主》?”青年又从书架上拿了本书,有意识地避开了右手边一系列的专业金融书籍。

    “也听过了。”忽然觉得这样一直拒绝伯伯不太好,南诺伸手拽了拽他的衣角,小圆脸严肃认真,“还是我给你讲故事吧。”

    青年开心地点点头,“好啊。”

    “这是一个悲惨的爱情故事。”

    ………………………………………………………………

    南朗忙完了手上的活,又打电话跟秘书说了下何家的事之后才揉了揉太阳穴,心情颇为放松,他平时很少有什么娱乐,只是偶尔参加一些酒局,这两天倒是难得不太想去,起身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某个房间门口。

    房间门虚掩着,只听见一个小奶音:“于是,玛丽苏雨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只是一个替身。”

    南朗眼皮一跳,脚步一顿。

    “她伤心欲绝,正要离开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产检发现里面居然有七个小宝宝……”

    南朗面色铁青。

    南安康口中还发出哇的一声羡慕道,“好厉害啊。”要是他妈妈能给他生七个弟弟就好了。

    小奶音话锋一转,如同秋风的落叶般萧瑟,叹了口气老气横秋道:“只可惜,其中一个小宝宝因为她太过伤心而没有了心跳……”

    “啊?!”

    南朗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剧情太虐心了。”南安康小声道。

    “没事没事。”小朋友安慰道,“马上就能逆袭了。”于是她接着往下讲,绘声绘色道:“她受尽了别人的欺负和白眼,但就在这时,她爸爸回来了!只见他爸爸带着十几万的战友,战友们看到玛丽苏雨蝶的凄惨模样,一个个都愤怒地道‘我们战神的女儿怎么能受这样的委屈’!”

    ……!

    南朗面无表情:他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有些爸妈不让小孩打游戏看小说了。

    禁,都给他禁!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剧情像是有着诡异的魔性,他硬生生连上厕所都忘了,站在虚掩的门口听着小孩的软糯声音。

    只见这集大成的剧情终于走向了结局,小朋友拍了拍大床道,“于是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开始了晋江不允许出现的剧情。”她一本正经地道。这些都是系统给她讲的睡前故事,她只是把所有剧情都融合了下,包括最后的结局也是找着系统原样复述的。

    南朗:……气得脑瓜子嗡嗡的疼。

    南安康又举起了手,虚心发问道,“什么是晋江不允许出现的剧情?”

    这个触及到小朋友的知识盲区了,但小小的虚荣心决不允许她说自己不懂,于是她谨慎地道,“可能是她在报仇吧,毕竟以前那个男人对她这么坏。可能报仇的过程可能会教坏小朋友,所以就不允许了。”

    南安康点点头,理解了,他又再次发问道,“那刚才那个‘总裁冷冷一笑,天凉王破。’这句话里面‘天凉王破’是什么意思?”

    小胖球愈发谨慎。“天气凉了而且王子的衣服也破了,更冷了。这是个形容天气太冷的成语。”

    南朗:……现代词典不找小胖球去做编辑真是浪费人才了。

    他决定不再继续忍耐,站直了身体,敲了下门。里面一大一小瞬间像是做贼一样地把书藏好,仰着脸冲他乖巧的傻笑。

    “爸爸。”

    “小朗。”

    南朗看向整个房间,书柜上泾渭分明,一边是童话故事书,一边是金融书。哥哥什么时候对金融感兴趣了?他甚少来这个房间,或者说自从找了陈姨之后,他和哥哥的交流就更少了。方才南安康在南诺面前轻松开心,现在自己已出现整个人都局促起来了。他心中微微一颤,也没多想书的问题,只是不自在地开口道,“今天天气不错,你们要不要出门跑步?”

    作为一个二十大几的人,看着周围一个两个大腹便便的人,总还是需要保持身材的。他这个邀请一开口,南安康就看向小家伙,大有她去他就去的意味。

    跑步?

    她看了看自己的短腿,又看了看爸爸和伯伯的长腿,又想起了自家边牧四条腿交替的频率……

    “那你慢一点嗷。”

    “嗯。”

    “一定要慢一点嗷。”

    “……好。慢不下来大不了负重跑。”南朗没好气地道。

    负重跑?小朋友维护着自家边牧,振振有词道:“小白不重的。”

    “我说的是你。”

    “……”

    这回声音小了点,“……我也不重的。”

    “呵!”

    再说了,爸爸才不会抱她,只有伯伯会抱她。